官策

第289章 书记动肝火

第二百八十九章 书记动肝火

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完毕后,伍大鸣选择立刻开始下基层调研。

伍大鸣将第一站选择在澧河,让陈京颇为惊讶,伍大鸣现在下去视察,都是一辆金龙中巴车,最多还有一辆安全车跟随,可以说是非常的轻车简行。

这次伍大鸣随行人员的情况,陈京打电话告诉了洪任博,而易明华和鲁权,他都没有知会。对洪任博来说,这是个在班子中露脸挺腰杆的机会,陈京作为领导秘书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

在领导身边,能够第一时间知道领导的动态,而这个信息,往往是下面的人非常想知道的。

在德高十个区县中,澧河是反应最迟钝的县。伍大鸣上任以后,在经济方面做了很多的新的举措,尤其对北方三县,伍大鸣是非常重视北方三县发展的!

不夸张的说,现在德高大多数区县都积极的在经济建设上面下苦功,伍大鸣倡导的是经济为核心,干部提拔以政绩考评为准绳的理念,这种理念可以说渐渐的在德高政坛渗透下去了。

而导致的结果便是,各区县争相谋发展,各区县争相找资源,以前德高被人诟病的外派机构过多,驻京办、驻省办泛滥的局面,现在没有多少人诟病了。

现在德高各区县所做的工作并不是撤销这些外派机构,而是调整这些外派机构的人员构成,各县都派精兵强将到外面找路子、跑关系,可以说是忙得不亦乐乎。

而相比其他区县的热火朝天,澧河就显得不温不火了,易明华纪检干部出身,特别强调党风廉政,他上任之后,就在全县范围内搞了两三次廉政活动的风潮。

而澧河应该争的资源没有争,澧河经济应该做的发展规划没有做,这在澧河班子中引发了相当大的分歧。

尤其是邻县修梅和临河县目前都在如火如荼的投入基础建设,发展势头明显超过了前几年,这让澧河人更是暗中焦急,而易明华的威信也因此打了大折扣。

易明华自己也焦急,其实在他看来,澧河的发展一直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只是修梅发展的势头太猛,而市委明显在政策上给予了修梅极大的倾斜。这样一比较,就显得澧河落后了。

另外,易明华担任|县委书记不久,在澧河内部,他还没有完全树立起威信,他想要贯彻意志,就总有人掣肘。

尤其是他和陈京的关系不好,这直接影响了他和市委伍书记的沟通,和市里一把手沟通不通畅,这是易明华非常被动的地方。

和市里一把手沟通存在问题,而班子内部有其他人却能够时刻洞察市委的动态,他县委书记的威信能不受到损伤?

伍大鸣这次视察澧河,易明华是高度重视的,他顾不得挨骂,直接率领班子所有成员到县城外迎接。

伍大鸣将车停在城外,让陈京下去叫易明华和鲁权两人上车,其余人原路返回。

在这个时候,易明华终于按捺不住,开始主动向陈京示好,他道:“陈主任,欢迎回来,自从你离开了澧河,澧河的发展就一直停滞不前。受到的质疑相当的多,看来,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太保守了!你们年轻人是正确的。”

易明华这话说得有技巧,听起来他好像说的是关于发展的问题,其实他却是在说他和陈京两人的过去。

陈京在澧河的时候,那个时候易明华对陈京是赶尽杀绝,不把陈京的头摁下去,他誓不罢休。

可是最后,他不仅没把陈京摁下去,反倒是让陈京冲出了澧河的樊笼,一跃进市里,成为了市委书记的秘书。

而易明华当初对付陈京的举动,不仅没有提升他的威信,反而备受人诟病。

今天,易明华终于和陈京面对面的说话,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了。

陈京淡淡的笑道:“易书记,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我们应该把握现在,展望未来!行了,书记请您上他的车,还有鲁县长,书记也有请!”

易明华向鲁权招手,然后扭头对其他人道:“你们都先回去,老鲁,我们上大巴车!”

而就在这时,洪任博挤出来过来和陈京握手,他道:“陈主任,一路辛苦,晚上我们可得多喝几杯!”

陈京和他两手紧握,道:“喝酒我不在行,但你老洪要喝酒,我肯定奉陪!”

他说这句话,和洪任博对望一眼,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洪任博在大家的羡慕眼神中退了下来,向其他人挥手,道:“我们回去,书记和|县长去伍书记的车!”

在洪任博的招呼下,大家纷纷上车,陈京抿了抿嘴唇,对洪任博来澧河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找准位置,见缝插针的站稳脚跟,很是满意!

看来洪任博不愧是在临河久经考验过的,是一个人才!

对澧河班子,伍大鸣没有留丝毫面子,他批评澧河班子不团结,不认真,没有责任感!

他说得很动情,他道:“我们一直以来,都强调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有一心一意谋发展。但是,很多人都不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们最需要发展、最需要进步的地方其实不是沿海,不是大城市。

而应该是我们欠发达,落后的地区。

为什么这样说?就以澧河为例,你们作为澧河的干部,应该清楚澧河老百姓的生产和生活情况,老百姓过着怎样的生活?”

他几乎是铁青着脸正对着易明华说话,气势咄咄逼人:

“不夸张的说,澧河的老百姓,尤其是偏远地区的老百姓,目前还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有几个土家村寨,还年年都需要民政的救济才能够度过艰难的年景。

在这样的地方,作为父母官,不一心为民谋福利,不一心解决发展的问题,这样的班子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伍大鸣的讲话可以说让所有人都抬不起头来。

……

从澧河到临河之间是109国道,这一段国道路面已经有多处地方受损了。

一路上,汽车颠簸,车速怎么也提不起来。

刚刚从澧河离开,伍大鸣在澧河一共开了三场会,视察了两个乡镇,每一次开会,伍大鸣的火气都很旺,整个澧河班子,被他训得非常的厉害,最后易明华和鲁权,甚至都不敢坐在他的旁边了!

澧河的干部和社会各界都清楚,伍书记对澧河的现状很不满意,他虽然没有说,如果再没有起色,让书记县长滚蛋的话,但是,从他字里行间的讲话可以感受出来。

伍大鸣的的确确是动了肝火了!

市委书记震怒,这不仅是在澧河,就是在整个德高都是一个很受关注的事情。

从德高到澧河,需要经过修梅和临河两个县,伍大鸣经过这两个县先视察澧河,然后再到临河,而他又在澧河大动肝火,仅仅只是因为他对澧河班子的不满了?

澧河的社会各界肯定会这样的认为,但是在外界,却有更多的解读。

陈京就清楚一点,伍大鸣最近恼火的可不止一个澧河,相比澧河的停滞不前,伍大鸣最恼火的还是临星拖拉机厂还有临河的朱恩雨案。

朱恩雨死了,死得很不光彩。但是在朱恩雨死前,他在临河班子中表现是非常积极活跃的,而在思想倾向方面,他也是相当倾向伍大鸣的。

伍大鸣的执政理念出来后,朱恩雨在临河第一个提出了要改革临星拖拉机一分厂或者是拆分临星拖拉机厂,将目前拖拉机厂的几项核心业务全部拆分开来。

砍掉一些不盈利,发展前景不好的项目,重点发展前景好,利润高的项目。

朱恩雨的这些讲话,当时还引发了相当大的争议,因为在临星拖拉机厂内部,有人认为朱恩雨已经离开了拖拉机厂的领导岗位,对拖拉机的运营就不应该再过多的干预。

而朱恩雨又公开向外界表示,临星拖拉机厂是永远不可能亏损的,而其一直亏损,核心原因在于国资大量的非正常流失。

朱恩雨的这个讲话,当时是非常震动的,整个德高市都很震动。

市长覃飞华为了了解真实情况,他还专门约谈了朱恩雨,两人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最后,朱恩雨便在言辞上开始有所收敛了。

而就在这一些风波看似风平浪静的时候,朱恩雨突如其来的就死了!

朱恩雨的这种死法,让他以前所有的讲话都成了一个荒谬的无稽之谈,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讲话,老百姓唾弃他都来不及,谁还会信任他以前所讲的那些东西?

这些所有,就是伍大鸣恼火的根源所在,朱恩雨的事件让他太震惊了,同时也让他太有危机感了!

这种危机感,不仅只限某件事,或者某几个人。

而是他对整个德高政坛的危机感,政坛的风气,干部队伍腐化堕落到了什么程度,还有,临星拖拉机厂究竟有些什么东西,有多少疑点,这可能才是伍大鸣真正担心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