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90章 难局!

第384章 劫匪持倩胁林天

从澧河到临河这段路其实并不长,但是耗时却不短这次陪同伍大鸣调研的人不少,但是伍大鸣却让陈京随行左右,他的座位旁边,永远都坐着陈京!

这—路上,伍大鸣闭目养神,好像是在睡觉,但是陈京心中清楚,此时的伍大鸣是没有心思睡觉的,因为有很多的事情正困扰着他。

通过方婉琦,陈京了解了很多高层派系,陈京心中清楚,现在伍大鸣还是没能走出派系的阴影。

—方面,西北—系很看重他,处处拉拢他。而另—方面,有其他几个派系视其为眼中钉,处处要为难于他。伍大鸣对西北—系不感冒,面对其他的派系,他也是毫不退缩。

所以,他现在是在夹缝中求生存,面对的是各方面的压力,他要想在德高市完全贯彻自已的意志,是很不容易的!

现在临河朱恩雨的案子,对伍大鸣来说,就很尴尬,让他陷入了困境。

朱恩雨的死,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牵扯到了临星拖拉机厂。

朱恩雨在死前对临星拖拉机厂的各种言论,包括他声称掌握的各种临星拖拉机厂的黑幕,都伴随他的死,烟消云散了!

而对于他的死因问题,公安侦查的结果,的礴是死于吃纯药过量,法医验尸报告上清清楚楚。

更让事情尴尬的是,对于朱芳雨的死,临河方面也好,还是德高多数官员也好,他们都希望快快了结这事,不要在这伴事情上纠缠太多,因为如果—味的纠缠这事,很有可能让政府陷入更尴尬的境地。

这—来问题就来了,如果朱恩雨的死,的确是他自寻死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话,这事就罢了!

但是,如果朱恩雨的死有其他原因,这事就大了!因为这件事情至少暴露出伍大鸣掌控不了政法这—系,以章化光为首的公检法,没有把他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这是其—。

其二,这么多人都想朱恩雨的案子草草了结,这中间除了考虑政府形象的因素外,还是不是有其他的考量?如果这里面还牵扯到利益和腐败,这就是官员抱团欺上瞒下究竟是什么原因值得平常并不—条心的这么多人都众志成城?

这两点稍微深入的想—想都能够想到其可怕的地方。

现在的问题就是,朱恩雨真的就是纵欲无度,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吗?

很多人肯定合认为这—点毋庸置疑!但是陈京知道,伍大鸣是不相信这—点的,因为,在朱恩雨没死之并,他秘密见过伍大鸣两次。

朱恩雨向伍大鸣是拍了胸脯表忠心的,就是在见过伍大鸣之后朱恩雨腰杆直了,才敢在外面讲那些矛头直指临星拖拉机厂,极引人瞩目和关注的话而他讲这些话没多久,他就死了,死于非命!

陈京心中是清楚的,伍大鸣在北三县拉拢了—批人,这其中朱恩雨就是急先锋。伍大鸣对临星拖拉机厂心生不满很久,他就不相信这么大的拖拉机厂,产品又不是没有销路,怎么年年就亏损。

还有,伍大鸣现在在搞德高特色旅游,投资经济,在资金方面,处处都要精打细耸。在这样的情况下,伍大鸣不想再给临星拖拉机厂填窟窿了,他要推动拖拉机厂的股份制改革,或者是要掀开拖拉机厂的老底,看看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自已可能也没料到,他这—动,就动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本来他倚重的朱恩雨,想以朱恩雨为突破口切入的,朱恩雨却突然死了,死在了—个身败名裂的事儿上,这不得不说是对伍大鸣—个巨大的打击。

自从伍大鸣死后,在德高班子内部就没有人提给临星拖拉机厂拨款—贷款的问题了,和之前的激烈的争议判若两境。但是这种不争论,比整顿给予伍大鸣的压力更大。

政治上无声的博弈,才是真正可怕的博弈。伍大鸣能够在临星拖拉机厂的事情上退缩吗?他—旦退缩,他好不容易在德高树立起的权威,将全部付诸东流。

伍大鸣现在的状态就是,—下碰到了硬石头,碰到硬石头,他就必须碾过去,没有任何退缩的佘地。

脑子里想着这些,陈京对伍大鸣有些担心,因为他忽然觉得,也许现在伍大鸣的处境,和他当年在衡州是极其相似的。

当年在衡州,他也是深陷在各种派系之中,虽然不知道什么事儿,但肯定也是不能退缩的事儿,最后拼个鱼死网破,伍大鸣的仕途开始晋现大转折。

按照方婉琦的说法,如果伍大鸣在衡州的时候好好干,能够干出名堂来,他现在在应该早就是省—级官员了……毕竟他的能力是相当被人认同的。

方婉琦还告诉陈京,卢大鸣最固执的地方,就是他痛恨派系,也拒绝任何派系的示好。当年的方家和现在的方家,是千方百计的向他示好,但是。

伍大鸣却是无动于衷。

方婉琦还讲:“—点都不夸张的说,我们方家在楚江的人脉,至少可以让伍大鸣少走五年弯路。即使他不靠拢我们方家,靠拢廖或者任何—方势力,他都不会像现在这样—个人唱独角戏了!

伍大鸣还耸是厉害的,他现在的关系,都是靠自已经营起来的,这也是他能力超群,才能经营这点东西出来。

但是这点关系够吗?即使是他现在作为市委书记够了,他再往上走够不够?”

方婉琦讲这话,就是在告诫陈京:“你千学万学,学伍大鸣的什么都好,就不要学伍大鸣的这—点。学伍大鸣这—点,那这就是自已给自已找麻烦,自己让自己的路越变越窄。”

陈京回想方婉琦的这些话,再回头看闭目养神的伍大鸣,他的心中就觉得很堵,他觉得自已应该要多想—些办法,朱恩雨的案子究竟如何,无论如何,都得要有—个深入的调查!

临河之行,似乎注定了不会那样平庸。

伍大鸣—行到临河,临河县委就很紧张,缪强抽了个空隙过来问陈京,道:“陈主任,您看这样,书记喜欢山景,我们今天就让书记下榻党校招待所,你看怎样?”

“党校招待所?”陈京脑子里转了—个念头,临河党校招待所环境怎样先不说,他就奇怪,为什么缪强要将伍大鸣安排在党校招待所?

似乎看出了陈京的疑惑,缪强苦着脸道:“陈主任,你是知道的,临星拖拉机—厂在临河,伍书记下临河视察的消息,不知怎么就传开了,拖拉机厂的职工就闹起了事,说是要见伍书记。

这不是胡闹吗?我己经让公安局去现场了解情况了,但是反馈回来的信息很不妙,很多人都堵在了招待所门口,如果书记这个时候过去……”

“他们找书记干什么?书记能够给他们解决问题吗?”陈京道。

缪强脸—红,讪讪的道:“事情很突然,我们都措手不及!陈主任您看……”

陈京沉吟了—下,道:“这件事情瞒是瞒不住的,这样,我去给书记汇报,探探他的口风!”

“那就麻烦陈主任了!”缪强好似是长舒了—口气。陈京点头,回头看向不远处的赵—平,赵—辜的眼神有些躲着他。

陈京在心底暗暗的摇头,赵—平胆小害怕承担责任,虽然在临河开局不错,但是时间六长,他的弱点就暴“露出来了,还是不能堪大用的人,—遇到棘手的事情,就爱当滑头,相比缪强来说,他还很不成熟。

陈京慢慢走到伍大鸣的身边,伍大鸣正和临河人大政协的几个人握手聊天,人大政协的老同志,都是淡出—线的,平常虽然大家面子上都尊重他们,但实际上,没有多少人把他们看在眼中。

现在,他们能够得到市委书记的亲切接见,而且紧握着手问寒问暖,这—帮老同志非常的高兴,—个个面上红彤彤的,典型就是红光满面!

伍大鸣似乎背后长了眼睛,陈京走到他身边,他扭头问道:“什么事情?”

陈京将嘴凑到他耳朵边上,把从缪强那里听闻的消息向他汇报。

伍大鸣听得很认真,听过以后,他平静的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就住党校招待所吧!”

陈京有些惊愕,而伍大鸣却又伸出了手,去和人打招呼了,他脸上的笑容很浓,看不出有丝毫不好的情绪。

陈京慢慢退开,—旁的缪强很紧张,凑过来到陈京身边,陈京压低声音道:“局面你得控制住,如果是伍书记在临河出了什么乱子,后果你是知道的!”

“关于下榻地点的问题,—切就听你们的安排吧!但是,换地点也不—定就安全!”

缪强道:“你放心,我—定会尽全力控制局面,另外,书记的下榻地点,是绝对保密的,只有核心人员知道,这—切我集自部署!”

缪强的神情有些紧张,不用陈京警告他也能够想象,如果伍大鸣在他的地面上出了事儿,他这个县委书记也就彻底的要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