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91章 釜底抽薪!

第二百九十一章 釜底抽薪!

赵一平见到陈京,他神情颇为闪烁。

他本来是想见伍大鸣的,但是却被陈京拒之门外了,理由是伍书记已经休息了,原定日程取消。

这让赵一平有些沮丧,在此之前,伍大鸣和缪强谈话了将近一个小时,谈了什么,赵一平一无所知。但是,看到缪强出去那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缪强应该是受到了鼓舞的。

这让赵一平对见伍大鸣也充满了期待,最近一段时间,临河受到了方方面面的挑战,不仅是经济发展方面的问题,就是最近朱恩雨的问题,就让临河班子备受打击。

临河县政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赵一平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以前很多被掩盖的矛盾,现在都暴露了出来,让本来根底就浅的赵一平,有些疲于应付。

“陈主任,书记对我们临河的工作很不满意吧!”赵一平压低声音对陈京道。

陈京缓缓的摇头,道:“书记的心思谁能懂?临河的工作很特殊,临河面临的局面也特殊,这就不好说了!”

赵一平被陈京模凌两可的回答弄得有些发懵,他想再问,却有不知道如何开口,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陈京对赵一平的能力很是失望,本来陈京对赵一平是寄予了很大希望的,但是赵一平却根本没有替伍大鸣排任何忧,解任何难,反倒在关键时刻,表现非常的软弱。

和缪强相比,赵一平各方面综合素质差了不止一点半点,他的这种表现,实在是让陈京难以有好脸色看。

就在将赵一平拒之门外之前,伍大鸣对陈京有一番推心置腹的讲话。

他讲话直接就涉及到了最近的敏感问题。

他首先跟陈京讲,朱恩雨的死,是百分之一百有问题的,伍大鸣没有给理由,但是他的语气很是斩钉截铁。

朱恩雨的死有问题,这牵扯到的东西就很可怕了,伍大鸣讲了三点,第一点,说明临星拖拉机厂内部存在问题,第二点,以临星拖拉机厂为核心,周边牵扯到的官员,尤其是政法系统的官员,已经成了尾大不掉之势。

像这样**裸的隐瞒,完全指鹿为马,扭曲黑白,完全超出了正常的公理伦理的范畴,这其中隐藏的黑幕是非常可怕的。

第三点,朱恩雨的死,说明,黑幕已经到了被曝光的边缘,很多问题已经到了一触即发,岌岌可危的境地。否则,如果能够掩盖住,用得着这样的非正常死亡?

陈京听伍大鸣这个分析,过了很久,他问:“书记,事情既然这样,我们是否请示省委,或者更上一级?”

伍大鸣盯着陈京,良久,摇摇头,道:“陈京啊,你以后做事一定要谨记一条,那就是什么事情千万不要贸然往上捅!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你看像朱恩雨这样的事情,有人既然敢如此胆大包天,那其背后没有依仗是不可能的!

他们的依仗在哪里?在市里,在省里,甚至在京城?谁也不知道,哪里都有可能。既然如此,贸然动作,贸然向上反馈,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有可能打草惊蛇,最后坏大事!”

伍大鸣很冷静,话锋一缓,道:“考虑事情,做事情,一定要善于利用事情本身的规律,利用人性本身的优缺点考量!”

“目前来说,看上去我们很被动,处处受到压制。但是实际上,我们拥有千载难逢的机会!”

陈京侧耳细听着伍大鸣的分析,他心中清楚,伍大鸣能够把话说到这种程度,那定然是有事情交代自己去办。

这是伍大鸣的性格,伍大鸣平常口风很严,很多事情都不露丝毫口风,他一旦露出了口风,那就绝对有任务下来,陈京跟伍大鸣这么久,对他已经很了解了!

“有一个关键点,总理在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上特别强调,政企分开,政府不再为企业的亏损买单,要下这个决心很难,但是,再困难的决心也要下。所以,对目前临星拖拉机厂的问题,我已经将拖拉机厂的情况通过渠道反馈到国务院政策研究室。

国务院的专家们都一致认为,像临星拖拉机厂这样的企业,政府不能够再为企业买单,有两个路,一条是改制,另一条是承包,不管怎么样,就是政府不能再拿钱了!”

陈京一听伍大鸣这几句话,心中大吃一惊,伍大鸣手上还真有牌啊,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伍大鸣打出一张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的牌,这不能不说时机太妙了。

最近这一段时间,在德高班子内部,大家意见分歧最大的莫过于对待临星拖拉机厂的态度问题,而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说一千,道一万,也不过就是围绕了临星拖拉机资金和政策倾斜展开的。

现在倒好,伍大鸣手上有了一张底牌,那就是不管怎么样,不管什么原因,政府都不再为拖拉机厂的亏损买单,政企严格分开,因此造成任何后果,都是值得的,因为这都是国企改革中所必须经历的事情,和必须积累的经验。

伍大鸣的声音有些冷,他道:“任何牢固的城堡,都是从内部开始崩溃的。临星拖拉机厂的整个利益链条,也必然是这个规律。前面发生了多少事?他们这么多人团结一起,目的就是希望我能开口,我这一开口,就是几个亿的资金。

真金白银砸在一家注定不会有起色的企业上面,那不是钱往水坑扔?

反过来,只要不给临星拖拉机厂钱,围绕着拖拉机厂组织起来的整个利益链条马上就会崩溃,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们内部的矛盾立刻就会凸显出来。有了矛盾,就有了纷争,有了纷争就有了破绽。

临星拖拉机厂终究不会是铁板一块的,那些发生了的事情,那些内部牵扯的种种黑幕,势必迟早会暴露出来。”

陈京越听伍大鸣的话,心中越吃惊,同时也是豁然开朗!

伍大鸣的考量很仔细,很有道理,可以说把握到了要点。伍大鸣的这一手,就是巧妙的利用对手内部的矛盾,逼对手从内部开始瓦解,从而他就可以乘虚而入,彻底的解决问题。

下意识的,陈京道:“书记,您有什么任务交代给我,我定然努力完成!”

伍大鸣目光炯炯,颇为欣赏的冲陈京点头,道:“是有事情交给你!”他叹了一口气,道:“如非万不得已,我怎么会去让你去做这些事?我刚来德高,就知道德高是个烂摊子,不好收拾。

但是,现在我才知道,德高不止是乱摊子,而且还染了重病沉疴,非常的严重。不能说是病入膏方,但是病情沉重是肯定的。

你要做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必须尽快的熟悉临星拖拉机厂,熟悉其中的一些人和事,熟悉其各种业务和关系,要切切实实的深入到其中去!”

伍大鸣说到此处,不理会陈京的迷茫,道:“目前来说,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你也是值得信任的人选!”

聊了这些话,陈京看日程表,道:“书记,一平县长应该到了!”

伍大鸣摆摆手道:“我就不见了吧,你出去跟他说,就说我要休息!晚上我们再抽点时间,我们再聊一些事情!”

……事情和伍大鸣判断的相差无几,在北方三县调研结束,伍大鸣回市里召开常委会,讨论临星拖拉机厂的相关问题。

在会上,伍大鸣向常委会汇报了德高市临星拖拉机厂被纳入国务院政策研究试点的事情,国务院专家认为,政企分开,政府不再为企业的亏损买单,这是国企改革必须要下决心迈过去的坎儿。

所以,临星拖拉机厂政府将不再为其投资一分钱,而其亏损后,应该走的路线,将由国务院的相关专家介入讨论,最后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为整个全国的大中型国有企业改革提供实践支持。

伍大鸣抛出的这张牌,震慑了常委会,但是伍大鸣把事情说的很明白、很清楚,而且国务院政策研究专家代表也出席了常委会,这件事不可能作手脚。在这种形势下,德高市常委会一致通过决议,原定计划调拨给临星拖拉机厂的所有资金,将全部更改用途。

而政府原定给临星拖拉机厂做担保贷款的一个多亿贷款,政府也退出担保,全部交由企业自身去和银行接触,政府再也不参与其中的交易。

这次常委会注定了会引起轩然大波,就在常委会作出决议的当天,来自楚江以及外省的各路媒体赶到德高,着重就是采访政府“见死不救”,任企业自生自灭举动背后深层次的动机。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热门的话题,一家由国家控股的国企,在亏损的状态下,国家不出面给予支持?其如果维持生存?如果其不能维持生存,因破产造成了大量的下岗失业人员应如何安置?

这些问题无可避免,在质疑声中,伍大鸣的强势政策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