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95章 政治交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政治交换!

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陈京和易明华是曾经的死对头,在澧河的时候,陈京吃足了易明华的苦头,差点被易明华逼得无路可走了。

而陈京进了市委以后,易明华也没过几天安生日子,内部人心不稳,易明华在市委的靠山方克波完全处在了伍大鸣的光环之下,连带他在市委这个层面能够寻求到的支持几乎等于零。

在伍大鸣上任后,做出的一系列的改革和改变,以及伍大鸣替德高争取到的大量的优惠政策和资源,以易明华为代表的澧河,没有得到一丝一毫。这是易明华在澧河让人批评的,遭人诟病的主要方面。

而市委在澧河班子中掺的沙子,也让易明华有苦难言。首先,县长鲁权根本就不听易明华的招呼。对澧河的发展问题,易明华有想法,政府却又有另外一套想法,两边的想法统一不了。

而鲁权的背景比易明华硬,搞经济水平比易明华高,凭这两点,鲁权在澧河班子中拉拢不少人,隐隐和易明华分庭抗衡。

除了鲁权,新任的县委副书记洪任博虽然是在临河犯了错误的官员,但是洪任博是伍大鸣推上位的副书记,更重要的是,洪任博和陈京的关系匪浅。洪任博到澧河,那明显就是过来掺沙子的,易明华怎么敢信任他?

班子中几个主要成员,易明华都驾驭不了,他这个班长当得实在是很凄惨。

易明华今天这样惨,其实仔细想想,都只能怪他做事做得太绝,如果当初他不把陈京往死里整。陈京现在人家是市委书记秘书,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陈京是澧河培养出来的干部,他这一点本土观念没有?

从修梅的成功就可以看出澧河易明华的失误,修梅能够迅速跟上伍大鸣的节奏,能够获得省市大量的支持,这不是得益于陈京和马步平的特殊关系?

修梅的发展势头前所未有的火爆,更是衬托得澧河死气沉沉。

这么多年来,修梅和澧河毗邻,不仅是官方大家互相之间较劲,就是民间,老百姓之间也攀比较劲。现在修梅和澧河,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动摇的不止是政坛的信心,更多是来自老百姓的声音,他们对县委和政府领导的能力多有质疑。

在澧河群众中间,易明华就有人叫他“易明输”,还有更难听的叫“易发瘟”的,这是易明华很尴尬,同时又很无奈的事情。

他自己都没有想过,就因为一个陈京,就会给他带来这么多麻烦,让他在澧河举步维艰!

不止一次,他都想过和陈京把关系搞缓和一些,但是这种事情他怎么能够低声下气放下架子?他毕竟是执一方牛耳的人物。

当易明华接到陈京的电话的时候,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声音甚至有些发抖,比接到了市委领导的电话更激动。

陈京陪同伍大鸣视察澧河,虽然伍大鸣大为光火,但是易明华礼数没有少。

而且,他还特意用了心思,让县委专门给陈京备了一份上好的土特产送到了陈京家,陈京是识货之人,是懂得这份礼品的价值的。

现在,他终于接到了陈京的电话,看来,这份心思没有白费。

陈京和易明华很熟悉,他开门见山,直接跟易明华讲道:“易书记,上次你说的关于投入资金修澧河临河公路的事情,这一次应该有一点底了!今年省交通厅公路硬化指标有一万多公里。

具体这些指标能不能够落到我们头上,还是个未知数,这一来需要你们自己努力,二来也要考虑现在的实际路况和实际需求。我今天就跟你通个气,希望你们能够把握这个机会!”

易明华一愣,心中涌出一股狂喜,现在对澧河来说,基础投入,最重要的就是交通基础投入。

最近这几年,澧河周边的几条主要的干线,道路老化很厉害,这其中尤其是连接澧河和临河的公路,又窄又难行,本来只有五六十公里路,但是走起来要几个小时,遇到下雨天,更是费时。

就因为这条道路,让澧河和临河两县的交流极其困难,严重制约了两县经济的发展。

在去年,澧河提出要重新修一条澧河到临河的快速干线,路面宽度要达到四车道,整条路的投资计划近一亿人民币,但是这个项目迟迟没有被审批。

而在今年年初,伍大鸣争取的交通厅的立项中,澧河申报的这个项目又没有批下来,这对澧河以及易明华个人来说,都算是一次重大的挫败。

易明华激动的道:“陈主任,您带来的这个消息,太振奋人心了!我代表澧河人民谢谢你!”

陈京淡淡的道:“谢谢的话就不说了,我是澧河出来的干部,能够看到澧河一天比一天好,就是最高兴的事情了!”

易明华脑子里面转过念头,心情说不出的畅快,他便打蛇随杆儿上,问道:“陈主任,您在书记身边工作,这一次到交通厅,您认为有几成把握?”

陈京道:“你这话还真问住我了!这样吧,我给你安排一下,最好能够有机会让你陪同书记一起去省厅,这样的话,几率就大得多!”

“那就太感谢了!能够有这个机会,我相信省领导会考虑我们澧河的!”易明华道。

他心花怒放,他心知,如果真有陪同伍书记进省城的机会,那这条路批下来,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伍大鸣毕竟是一市市委书记,在整个楚江政坛都是有名号的人物。他能够亲自求上门,厅里不可能没有一点表示,随随便便的一点表示,就够澧河这一条路的资金了!

挂了陈京的电话,易明华心情不错,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而且这个好消息是陈京送过来的。这意味着他和陈京的关系在慢慢的缓和,这个关系的缓和对他来说意义太大了。

这也许对整个澧河都是一个机会,修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澧河班子能够迅速调整战略,能够立刻向伍大鸣靠拢,也许澧河能够有更多、更大的发展机会。

“咚,咚!”秘书敲门。

易明华朗声道:“进来!什么事情?”

秘书小王鬼鬼祟祟溜进来,道:“书记,刚才洪副书记来电话,问您有没有时间,您看……”

“洪副书记?”易明华皱眉,在他的记忆中,洪任博来澧河以后,从来就没有主动向电话请示要汇报工作的,这难道?

易明华心念电转,他是久居官场之人,仔细一想便明白,陈京刚才给了自己一个甜头,洪任博就过来说条件来了,这天下哪里来的免费午餐?

一想到这里,易明华心里平静了,陈京有条件就好。

易明华怕就怕陈京无欲无求,陈京有条件,就代表易明华还是有作用的,这年头,能够发挥作用,其实就是价值,唯有有价值的人,才不会被人遗忘!

洪任博过来脸上挂着笑,易明华这张老纪委脸,今天也笑得特别的灿烂。

两人进来就喝茶聊天,聊的都是国际国外形势,什么大就聊什么,洪任博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侃爷,就是迟迟不进入主题。

易明华也沉住气,一连推掉了好几个日程,这不管怎么说,这是书记和副书记之间的一次很愉快的接触。这在之前的几个月是根本从未见过的。

易明华明白,这是一个信号,以后,洪任博在配合自己工作上面,肯定要进一大步,今天两人聊天其实就是在交流感情呢!

这可能也是陈京的一种示好,陈京支持易明华在澧河的工作,他想要易明华做什么?

易明华心中的这个疑问在慢慢的升腾,他心中多了更多的好奇。

“易书记,我今天翻阅资料,看到了易周水泥厂改制的前前后后所有的卷宗,易周水泥厂改制真是经历了大波折啊,现在的彩水,竟然有那么多经历,让人很惊奇!”洪任博把话题率先引入了正题。

还没等易明华反应过来,他又道:“我发现,这前前后后,搞臭易周水泥厂,搞得彩水很被动的,有个关键人物,这个人物就是邵冰莹!”

“我们垮了一任班子,邵冰莹还毫发无恙,这件事情很蹊跷,很不能让人理解。尤其是最近,彩水好像又有些事情发生,这背后是不是还有他们主要股东的身影?我看是有的!”洪任博侃侃而谈。

易明华眉头一皱,道:“那老洪,你有什么意见?”

洪任博道:“书记,澧河能够有今天稳定的局面实属不易啊,彩水集团的事情,我们绝对不能重蹈覆辙了!我认为,我们一定要把危险扼杀在萌芽中!”

“这个建议好,正合我意!”易明华道,“那这样,这个任务就交给你老洪全权负责!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有条件要支持你,没有条件,我创造条件也要支持你,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