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96章 成败在此一击!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成败在此一击!

洪任博和易明华两人一同进德高市,两人面见的伍大鸣书记,晚上,陈京宴请两人。

易明华和陈京这一次握手时间很长,两人对这一次握手,都有很多感慨,而这其中,自然是易明华的感慨最多。

易明华是老纪委出身,身上就摆脱不了的纪委干部的那种冷脸冷面,他靠冷面崛起,最终走上了县委书记的宝座。而同时,他也因为冷面,而犯了一个重大错误。

在陈京问题的处理上,不能不说是易明华的一次大失败,他错误的以为可以将陈京一棍子打死,而结果,陈京却是一飞冲天,他也因此结下了一个最不该结下的梁子。

今天,两人能够再度握手,这让易明华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

三人落座,举杯畅饮,陈京忽然开口对洪任博道:“老洪,澧河的事情,易书记可是行家,你初去澧河,两眼一抹黑,多尊重尊重易书记,在他那里取点经是很有必要的。”

洪任博点点头道:“陈主任一针见血,说到点子上了,最近我跟易书记学习了很多,对澧河也比以前更加熟悉理解了!”

易明华有些吃惊,陈京这话他听出来了,明显是在批评洪任博。而洪任博坦然受之,而且承认错误很诚恳,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

易明华了解自己的这个副手,洪任博就是一头牛,真正抬起杠来,用什么都拽不回来,这样一个家伙,竟然能够对陈京这般俯首帖耳!

作为县委书记,易明华时时刻刻都不忘记自己的权威。

他让洪任博全权负责彩水集团的案子的深挖,这话就是说来好听的,洪任博怎么能够负责这个案子?

先不说彩水的事情很复杂,洪任博根本就不熟悉,更重要的是,易明华自己是纪委出来的干部,把控澧河纪委这么多年,在彩水这个案子上,谁有问题,谁的问题多大,在他那里都是门清的。

邵冰莹出事后,能够被保出来,这至少说明其背后大有靠山。想让邵冰莹再次进局子,没一点重量级的东西怎么成?

整个澧河,可能也只有易明华手上掌控有邵冰莹更多的把柄,也唯有他出手,才能够把事情做好,洪任博哪里有那个能力?

再之,澧河公检法这一条线,和市公检法一脉相承。在市一级层面上,伍大鸣都掌控不了这条线,洪任博在澧河能够把握这个局面?也就只有易明华作为老澧河干部,而且他一直就注重思想教育和廉政教育,公检法也是他特别狠抓的部门,他是有能力在这条线上贯彻自己意志的领导。

洪任博不知天高地厚,没有识破易明华给他挖的坑,一头就扎了进去,这个亏吃得不小。

陈京批评完洪任博,话锋一转,看向易明华道:“那个事情弄得怎么样?有几成把握?”

易明华心一凛,他刚给洪任博一个下马威,还没来得及想如何收摊子,陈京的问题就过来了。

陈京问这话意思很明白,易明华想在班子中树立老大的威信什么的,他不管。而且,陈京可以让洪任博以后变得乖觉,极力配合他工作。

但是,他交代的事情,不能打折扣,否则,一切就要回到公元前。

易明华不敢大意,忙正色道:“说把握的话,应该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行动之后,人员审查的地点问题,这个地点在澧河肯定不行!

在其他地方,我们没有把握,陈主任您看?”

“三天吧!在澧河控制三天,三天之后,换地点秘密审查,到时候就不用你操心了,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陈京道。

他加重语气:“三天行不行?有没有把握!”

易明华端起酒杯又放下,不自觉的站起身来在旁边踱步,抓人容易,把人抓了守住难。邵冰莹的关系是四通八达的,从县到市到省,一级一级全是关系。

真正要抓了她,立马电话就来了,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领导都有来电,说来说去就是要先放人。

作为一名长期在纪委工作了多年的干部,易明华深知这其中的艰难,易明华这些年争得一个铁面的好名声不容易,为了这个名声,他不知牺牲了多少人脉和关系。

“行吧,三天就三天,我只能保证三天!三天之后……”

陈京接过他的话头道:“没有三天之后,三天的时间足矣!”

“坐,喝酒!”陈京招呼易明华坐下,亲自给易明华将酒斟满,他自己将一杯酒喝尽,道:“易书记,行动的事情,就让奕阳来办吧,他是最可靠的人了!”

……

邵冰莹被抓了,被抓的地点在家中,抓捕是来自澧河公安局的警察,批准抓捕的单位是澧河县检察院!

邵冰莹这一次被抓捕是二进宫了,人多人对这个时间,都有疑问,这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难不成澧河彩水集团又爆出了什么新的惊人的内幕?

不得不说,邵冰莹的这一次被抓,很出乎人的意料。自从在澧河出了事以后,邵冰莹被保监外执行,她就非常的低调,从来不在公共场合露面,平常都是深居简出待在家里。

而且,她据说已经中断了一切和生意有关的事情,完全就在家里伺候花花草草,差不多就是归隐田园了。

不得不说,邵冰莹是谨慎小心的,她小心翼翼的,就是不出任何的纰漏,可是为什么她会二进宫?

也许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抓捕人员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直接在她家里就将其带走了,以至于嗅觉最敏感的媒体,都没有察觉到这个突然的事件。

只到她被抓捕的第二天,在德高社会各界才开始沸沸扬扬的传这则消息,关于邵冰莹再一次被抓捕的各种说法,众说纷纭,多达数十个版本。

但是有一个版本,受到了很多人的青睐,越传范围越广,知道的人越来越多。

有人说,邵冰莹被抓和临河朱恩雨的死有关,这个说法说得有板有眼。

说是朱恩雨死前接到了邵冰莹的电话,两人约定一起吃饭。然后就在朱恩雨和邵冰莹一起吃饭的那天晚上,朱恩雨就死了!

说这个版本的人,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还列举了很多证据。

他们的第一个证据是,邵冰莹现在本身就是戴罪之身,长期都在德高深居简出,这样一个人,她为什么偏偏要去一趟临河?她去临河干什么去了?

另外,她去临河见朱恩雨,朱恩雨就死,这又怎么解释?

这只能解释成,朱恩雨的死和邵冰莹是有关系的,所以,这一次邵冰莹被抓捕,原因就是因为她关系到朱恩雨的死!

这个说法一经传播开来,整个德高都震动了,很多媒体和老百姓都开始关注这件事情,甚至有省外媒体都关注了这件事。

作为这件事的策划者,陈京在事发的当天是非常紧张的,他几乎是将手机捏在手中,不住的看手机上的时间。

只到下午六点左右的样子,唐奕阳亲自给陈京打电话报告一切顺利,工作已经完成,正赶往澧河途中。

陈京终于舒了一口气,他这一手打草惊蛇,已经正式开始了!

陈京并没有料到,这件事情会引发这么大的影响,他第二天早上上班,进市委就听市委各科室的人议论这件事情。

其中,有个秘书说得神秘兮兮的,他道:“你们看看,澧河公安局抓人抓到德高市的地面上来了,这说明了什么?我看啊,这第一说明了澧河人蛮横嚣张,没把市委和市局放在眼里。

这另一方面,可能也是事情的确紧急,这次抓邵冰莹,可能是大事,非常大的事儿,不然不至于搞得这么突然,搞得这么让人意外!”

这家伙这个分析一出,周围的人立马炸开了锅,都开始分析这件事。

有说澧河人嚣张的,也有说事情紧急的,还有说邵冰莹多行不义的。

陈京悄悄的退开,很聪明的没有出现在这些人的面前。但他心中,也警惕了,这件事情关注这么大,自己有没有能力掌控局面,如果一旦掌控不住局面,打草惊蛇就真成了打草惊蛇了。

什么都捞不到,反倒将自己暴露出去了,局面就会进一步陷入被动。

这种局面再被动一些,可能在省委的层面上,就要考虑质疑德高班子的能力了!

一旦一个班子被领导质疑能力欠缺,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儿就来了!这年头,升官发财人人都想,能够有一个机会将整个班子都摁下去,很多人都是很乐意的。

德高自伍大鸣上任以后,这段时间,是出了不少风头了,抢了人家的风头,就要有被落井下石的准备。

目前,德高的根儿一点都不稳,陈京心中非常清楚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但是现在的局面却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动手了,这件事情就没有回头的余地,就必须往前冲。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成败就在这一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