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97章 措手不及!

第二百九十七章 措手不及!

用力的将烟头摁进烟灰缸,邵洪岸从椅子上弹起身来,他的对面,市委副秘书长满延波坐在那里云淡风轻!

“邵总,您交代的那件事,我已经给方书记汇报了,他的意见没有跟我讲,究竟是支持还是反对,目前都还不清楚啊!”满延波轻声道,他手中捧着一杯清茶,眼神中尽是不可捉摸的味儿。

邵洪岸脸色铁青,轻轻的哼了一声,一语不发。良久,他抬头,眼睛瞪着满延波道:“老满,澧河的易明华是怎么回事?他娘的是反了天了吗?想抓人就抓人,丝毫不顾忌市委的意见,他这是干什么?”

满延波叹一口气道:“邵总啊,易明华可是铁面包公,这么一些年以来,他的冷脸无情可是出了名的,这一点连方书记都恼火得很。这一次,他既然大张旗鼓的抓人,那就一定是有事情的,易明华是老纪委,是不会犯低级错误的!”

满延波面上叹气,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在他内心,却是喜滋滋,幸灾乐祸得很。

邵洪岸平常跋扈,自以为自己关系四通八达,根基深厚,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这一次倒好,人家郊县公安局直接进城把他亲妹子给带走了,而且外面放出风声,说邵冰莹和临河朱恩雨的死有关,这个事情应该够邵洪岸喝一壶了!

邵洪岸很焦躁,烟一根接一根的抽,过了很久,他又问满延波:“老满,你经验丰富,你觉得这次澧河抓冰莹究竟是什么原因?又是关于彩水集团的事情吗?

彩水的事情,已经了解了,冰莹牺牲了大笔股份,现在彩水的主要控股方变成了政府,这中间还有什么事情?”

满延波眯着眼睛摇头,道:“这一点我也把握不清楚,照理说,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邵总,不知你注意了没有,外面有个传言,说邵小姐和朱恩雨……”

“胡说八道!”邵洪岸打断满延波的话,脸色变得铁青:“朱恩雨自己不检点,死于非命,怎么扯得上冰莹?冰莹去临河,完全就是去散心的,真是有好事这瞎编,这些谣言无凭无据,也只有那些愚蠢的人才信这些鬼话!”

“人言可畏啊!”满延波淡淡的道。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听得邵洪岸心里咯噔一下,心情一下变得沉重起来!

他闷头坐在那里坐了半天,缓缓的拉出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信封里面装了一张银行卡。

他站起身来走到满延波身边,将信封拿出来塞到满延波的手上。

“满秘书长,这一点小意思,发生这样的事,是谁都不想见到的,谢谢你了!”邵洪岸淡淡的道。

满延波将信封接在手中,摸了摸,里面是一张卡。他嘴角**了一下,道:“老邵,你我不用那样客气,我该回去了!方书记今天的日程很忙,有什么消息,我一定会及时通知你的!”

满延波转身出去,片刻,从门外便再进来一西装笔挺的中年人。

“邵总!”中年人微微的鞠躬。

邵洪岸眼睛盯着中年人:“什么事情?”

“那个叫黄玲的女人不见了,报社找不到人,整个德高都不见踪影!”中年人道。

“不见了?”邵洪岸惊道,“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不见了?”

无数念头在他心中转动,黄玲这个女人,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了,怎么会突然之间消失?

一种莫名的恼怒在邵洪岸内心滋生,他觉得自己被人无视了,自己这么多年的积累的,从未失手的手段,今天失手了,这对他来说,觉得接受不了!

“阿洪,你的意思怎么办?”邵洪岸问道。

叫阿洪的中年男人道:“邵总,我觉得这一连发生的事情都很蹊跷,我感觉这些事情背后不简单,可能有人在和我们作对!”

邵洪岸眉头微微一皱,阿洪又道:“邵总,关于冰莹小姐和朱恩雨死因有关的这个谣言,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说出来的,这里面明显有问题!”

他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阴狠:“就是不知道是谁,如果知道是谁,我找人废了他,这事摆平就容易了!”

邵洪岸没有做声,又一次拉开了抽屉,抽屉里面一沓全是信封,信封里面装着的都是红闪闪的钞票。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件事情我们不能犹豫,得果断一些。不管怎样,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冰莹给捞出来再说!”邵洪岸果断的道,他轻轻的抽出一个信封,在手上掂了掂,缓缓的闭上的眼睛。

这个世界,最好莫过于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有这个钱的底气,他邵洪岸能够有今天的地位?

“邵总,我觉得姓满的靠不住!那个姓黄的女人失踪,是不是这个姓满的耍了花招?”阿洪道,声音压低。

邵洪岸摆摆手,示意阿洪不要再提这件事。

女人是祸水,邵洪岸是很懂这句话的,黄玲是个**妹子,邵洪岸握有她的把柄。更重要的是,有人偏偏就看上了这个骚妮子,非得要把这女人弄到手。

邵洪岸本以为自己能够驾驭这事,没想到这女人还有几分野性,事情做砸了。

愤怒过后是冷静,邵洪岸心中清楚,事情说起来还是自己不地道了,尤其是对满延波不地道了。现在多事之秋,不能再意气用事了……

……

接到易明华的电话,陈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易明华在电话中语气很严厉,道:“陈主任,事情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难处理,逮捕邵冰莹,抓人容易,现在处理很难!来自市里各方面的压力很大啊,我们很多同志已经很动摇了!”

陈京怒道:“易书记,三天可是你说的期限,现在才一天时间,怎么就说顶不住压力了?再大的压力也要顶住!”

易明华道:“三天顶住了,能够多大效果,三天之后放入,和现在放入区别有多大?”

陈京心中有一股子气发泄不了。易明华现在在风口浪尖,这一点是不错的,但是,此时此刻,陈京是不能够轻易暴露的,陈京暴露了,这事一旦出问题,直接会牵扯到伍大鸣。

现在对伍大鸣来说,本来就进入了难局了,陈京如果再引火上身,引出麻烦来,这事就很困难了!

一念及此,陈京对易明华道:“易书记,你要相信我,就要顶住这个压力。现在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如果退缩,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只有华山一条路,我们一路走下去,能退吗?你是老同志了,这个道理你比我懂!”

陈京挂断易明华的电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忽然之间感到了压力。

他深刻意识到一点,那就是公检法这一条线,市委章化光触角太广了,澧河一抓人,章华光反应过来,就直接给澧河施加压力,易明华就有些扛不住了!

毕竟,澧河班子也不是铁板一块,易明华并不能驾驭整个班子,班子内部分歧来了,而公检法又是实际执行部门,这种压力实在是大!

“咳,咳!”两声咳嗽。

陈京一愣,抬头,站在门口眼神如刀,凝视着自己的中年人不是章化光又是谁?

“章局长?您找书记吗?”陈京迅速恢复常态,淡淡的冲章化光道。

章化光眼神如电,从陈京的脸庞扫过,嘴角微微的翘了翘,道:“是书记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的!”

陈京忙退一步,用了一个请的手势,道:“那章局长这边请,我去问一下书记!”

“不用问了,老章来了就进来吧!”伍大鸣在办公室中好像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他大声道。

章化光大踏步推开伍大鸣办公室的门,径直走了进去。

陈京在外面泡茶送进去得时候,伍大鸣已经坐在了沙发上。他指了指陈京,道:“你也坐一下!”

他眼睛看向章化光,眯眼道:“怎么了?老章,你风尘仆仆的,是从澧河刚回来吗?究竟发生了多大的事儿,劳你亲自去澧河?”

章化光道:“书记,是这样,澧河公安局情况就没弄清楚,竟然直接跑到市里来抓人!事先招呼都不打一个抓人,简直是乱弹琴,我实在是气不过,就去澧河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陈京一颗心怦怦跳,他万万没料到章化光会亲自去澧河,难怪易明华打电话来说扛不住,这哪里能够顶得住压力?

还好,易明华是个老纪委,抓人藏人这一方面经验极其丰富,不然情况可能更糟糕。

伍大鸣忽然抚掌而笑,道:“老章,你说的那事啊,那你还真的舍近求远了!真正授意抓人的人不是在澧河,而是在市里!”

“书记此话怎讲?”章化光一脸疑惑的道。

“你不用吃惊,授意抓人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又何必去澧河那般辛苦?”伍大鸣道,他指着陈京:“就是陈京授意抓人的,邵冰莹他很熟悉,用澧河的人好像也是他的主意,有什么疑问,你直接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