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98章 针锋相对。

第二百九十八章 针锋相对。

伍大鸣突然袭击让陈京和章化光两人都措手不及!

陈京没料到伍大鸣会在个时候,这种情况下突然就摊牌,他脸色连连变幻,差点站起身来。

而章化光则更是惊讶,他脸色一变数变,站起身来,眼睛盯着陈京,又扭头看伍大鸣,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抓人自然有抓人的道理,公检法的存在,目的是为了公平、公正,是为了维护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法律圣神不可侵犯,对依法办事的做法,任何人不得干预司法!”伍大鸣瓮声道。

他语气一转,道:“老章,什么事情可以按程序来,你这样心急火燎的上窜下跳,你让别人怎么看我德高?”

伍大鸣的批评极其严厉,没有给章化光留丝毫面子,这在高级干部中,是很少发生的事情。

都是领导,人人都有面子观念,在政治博弈中,虽然大家彼此争斗很厉害,但是争斗都在暗中,面子上无论如何都是客客气气的。

像伍大鸣这样毫不留情面的批评人,陈京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

章化光显然也没料到这种情况,他脸涨得通红,都成了酱紫色了。看得出来,他内心极度的恼火,但是在伍大鸣灼灼目光的注视下,他不得不冷静下来,眼神中闪烁的光芒却是异常的飘忽。

“书记,邵冰莹的案子,已经结案宣判了,而且我专门电话问过澧河方面,他们对案子并没有新的进展,既然没有新问题出现,就这样抓人,是不是草率了一些?

还有,即使要抓人,能不能跟市里先汇报一下?这样冒冒失失,能不让人心生疑惑?”章化光道,他强压着心中的火气,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已经是咄咄逼人了!

陈京一听章化光这话,便接口道:“章书记,抓人的事情,自然有道理。有时候说没有,那可能不是真的,而是需要保密!是非曲直,终究会有定论,太急躁了,是不是反映了某些不正常的心理?”

章化光被陈京这句话呛得不轻,他瞪了陈京一眼,道:“小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京心中对章华光颇为不满意,他刚刚收到一条信息,章华光去澧河停了汤奕阳的职,而且还在政法委和公安局开了类似批斗一样的会议,在澧河掀起了很大的风浪。

章化光这种做法太跋扈了,不可忍受,不把这家伙他打下去,实在是伍大鸣的一个心腹大患。

面对章化光的质问,陈京一语不发,既然撕破了脸,任何口舌之利都是苍白的,真正要角逐,那就得真刀实枪,那个上面才能见到真章!

章化光在德高经营的时间长,尤其是在政法一系根子深,可以说是进可攻,退可守。没有这个底气,他断然不敢这么跋扈。

而陈京现在手上的牌是把易明华彻底拉下了了水,易明华既然能够找到抓邵冰莹的理由,后面如何侦查立案,他应该可以在澧河强势干预,这件事情还有一搏。

陈京现在是放手一搏了,所以他的言辞和表现是异常的强硬。而章化光能够走到今天的位置,他也不是傻瓜。

他表面上以势压住陈京,但内心却在盘算自己可能出现漏洞的地方。他这样闭眼一琢磨,从各区县到市里,公检法三条战线,全是自己的人,这简直就是天罗地网。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钻了一个空子把人抓了,但是侦查立案能够顺利的将意志贯彻下去?

章化光有些不相信陈京,虽然,他自己心中清楚,在政法系统内部,有一撮和自己作对,还有有一撮天天把法律放在至高无上位置,不顾忌自己意见的刺头。但是,这些纤芥之疾,根本无伤根本,局面永远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章化光心中也明白,陈京只是前面的人,陈京的背后是伍大鸣。

不得不说,在章化光的心中,对伍大鸣是极其忌惮的,伍大鸣做事,节奏让人很是把握不住,章化光对伍大鸣的判断,是次次都失误,今天,伍大鸣忽然把自己叫过来,章化光没想过过来就是如此激烈的一次碰撞。

“好了,不要争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很快就会知道,用得着那么着急?”伍大鸣道,他俨然成为了陈京和章化光之间打圆场的人。

章化光心中十分恼怒,陈京一个副主任,副处干部,和自己的位置相差十万八千里,这样悬殊的地位,他偏偏却丝毫不给自己留面子,公然顶撞自己,这实在是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但是在这里,这里是市委书记的办公室,章化光哪里敢撒野?

陈京送章化光到电梯口,章化光眼睛眯成三角形状,嘿嘿笑道:“小陈是英雄出少年啊,很好,很好!”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章局长客气了!是英雄是狗熊,那都得拭目以待!”

章化光脸色一阴,电梯门缓缓关上,隔断了两人的视线,也隔断了两人的气场。

陈京返回,心中就有些七上八下了!

伍大鸣公然撕破了脸,这件事情就没有了突然性,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很被动了!

以前是敌在明,我在暗,现在这个明暗优势没有了,后面的步骤应该如何走?

他再一次到伍大鸣的办公室,伍大鸣坐在茶几上,正捧着一杯茶,他见陈京进来,挑眉道:“怎么了?有些胆怯了?”

陈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的确还有些没有缓过劲儿来。

伍大鸣指了指自己办公桌的方向,道:“那边有个文件,你过去看看!”

陈京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文件,一眼扫过去:“中原军区第一集团军楚江省军区纪委转楚江省委……”

陈京忙别过头去,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文件上交的保密的标志。

“让你看你就看!”伍大鸣淡淡的道。

陈京这才回过头来,将文件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这份文件是从军纪委发过来给德高的,目的是让德高配合军队反腐。

中原军区第一集团军这个牌子太响亮了,整个楚江省都是第一集团军的防区,而在德高驻扎的预备役第三师,也隶属第一集团军预备役部队。

军队反腐,这是个很大的题目,也是很敏感的主题,这一点从文件的秘密等级就可以看出来,陈京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还是看不出端倪来,不知道伍大鸣为什么让自己看这个东西。

陈京在市委工作,自然能够看出这份文件应该是省委转下来的,既然省委能将文件转到德高市,那其他的几个地级市肯定也要转,这份文件有什么蹊跷?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伍大鸣道:“这是省委转的文件,文件能够转到市一级,就说明这次是一次大规模的反腐。我们作为地方政府,一定要配合军队做好这个工作!”

伍大鸣顿了顿,道:“军队腐败问题,永远不可能孤立存在,军队的腐败和地方总是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就以工程为例,军队的工程建设,固然有工程部队,但是很多材料也是从地方采购的。

进进出出这么多材料物资,内面有没有腐败问题?

中原军区的部队驻扎在我德高的地面上,就会有腐败滋生,我们德高党委政府就应该要积极的响应军首长和省委领导的要求,对这样牵涉腐败的事情,给予坚决的揭发,要让腐败分子,无所遁形!”

伍大鸣这几句话掷地有声,陈京听得一愣一愣的,过了半晌,他有些明白了,敢情伍大鸣是有意把邵冰莹的时期和军队腐败牵扯到一起。

一念及此,陈京心中转过无数念头,他蓦然想起,驻军曾经还真和彩水集团有大笔的水泥采购合约,好像有超过千万的水泥合约。这里面有问题吗?

“一定是有问题的,不可能没有问题!”陈京心中暗道。

现在大批工程合同和用料合同就鲜少没有问题的,再说,邵冰莹是何许人?当年他在澧河彩水长袖善舞,没有她不行贿的地方。

“把嫌疑人交给军队,让军纪委去调查!”伍大鸣斩钉截铁的道,“我们作为一方政府,一定要在这方面给予他们充分的配合!”

陈京心中豁然开朗,肩上的压力瞬间卸掉了。

不得不说,自己搭台唱戏,伍大鸣一直是在背后冷眼旁观的。自己的膀子细了一些,这个台搭起来了,但是有些扛不住局面,局面在崩溃的边缘,等待自己的很可能是功亏一篑。

但是在关键时刻,伍大鸣给予了援手,而且这个援手太厉害、太及时了。

将邵冰莹送军纪委,这件事情最后就无法善鸟,陈京的打草惊蛇计划就会进行得很顺利!

陈京动邵冰莹,目的就是要狠狠杀一杀邵氏兄妹的气焰,同时也要挑战一下政法委的权威,即使那一边是铁板一块,陈京也得砸一条口子来,以方便伍大鸣的强力介入。

伍大鸣是时候排除障碍了,他要掌控大局,必须要把章化光这个障碍彻底的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