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99章 太失望了!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太失望了!

陈京?

邵洪岸一脸疑惑的看着满延波和阿洪,道:“这家伙是什么人?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阿洪凑上前道:“这个陈京是伍大鸣的秘书,以前就是在澧河工作,是伍大鸣上任后,亲自提拔起来的!”

“秘书?”邵洪岸一脸惊奇,他冲满延波道:“老满,一个秘书能有这么大的能量?能够影响整个澧河都围着他转?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满延波今天心中很爽,心想,秘书又怎么样?你姓邵的也不过就是一个搞企业的,你怎么能够在德高呼风唤雨?搞得比市委书记还要嚣张?

他沉吟了一下,道:“邵总,陈京这个人很难对付,年纪轻,出手却是狠得狠,这一次冰莹老总看来是难了,你得早想办法!”

阿洪有些看不惯满延波的那股阴柔之气,道:“秘书长,有些危言耸听了吧!一个秘书能够成多大气候?”

满延波阴阴一笑,不发一言,阿洪这个角色的心态满延波心中清楚得很。

邵洪岸的手下,有几只忠实的狗,阿洪就是其中最为佼佼的一只。这只狗牙齿锋利得很,但是大脑却和牙齿的锋利成反比,动辄就只知道喊打喊杀,要不就拍邵洪岸的马屁,满延波从骨子里面看不上这样的人。

阿洪见满延波不理他,他轻轻的哼了一声,眼睛看向邵洪岸。

邵洪岸的手轻轻的敲打着桌面,多年在江湖上摸爬滚打,邵洪岸练就了狡猾多疑的性格。

陈京他不了解,这是一方面。

另外,陈京既然是伍大鸣的秘书,这件事情就极有可能出于伍大鸣的授意,陈京他没交手过,伍大鸣是个什么角色,邵洪岸可是清清楚楚。

不得不说,伍大鸣是极其强横的,来德高之后,他做的一切,可以说是大刀阔斧。

而对临星拖拉机厂的问题,伍大鸣表现出了极深的城府。

其实,伍大鸣刚到德高的时候,矛头就指向了临星拖拉机厂,但是一直隐藏很深。

一直到最后,大家图穷匕见,彼此撕破脸的当口,伍大鸣才祭出杀手锏,打出了一张天牌,硬生生的把临星拖拉机厂的财路给堵住了。

邵洪岸在临星拖拉机厂经营了这么多年,他做厂长的经验有两条。

第一条不能亏待员工,企业亏损,员工待遇不亏,这是邵洪岸把握得很好的一点。

千年之前,就有人懂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邵洪岸更是把这一点奉为经典,把厂里职工福利待遇搞好,工人们日子过得红火,在其他企事业单位的人面前有面子,他们自然就拥护厂领导,整个厂就团结。

第二条,邵洪岸从不亏领导和朋友,领导无论大小,那都要勤送,送得多,就是得道多助,送得少,就是失道寡助。临星拖拉机厂一年接待费上千万,这可是真实的数据,对这一点邵洪岸也不忌讳。

邵洪岸还有名言,他的名言就是不要怕花钱,钱都不会花,怎么会赚钱?

所以,大方是邵洪岸的特点。

但是,这么多年,邵洪岸已经习惯的模式,因为伍大鸣的到来,悄然的发生了变化。

伍大鸣这个角色,是个狠角色,堵住了临星拖拉机厂的资金来路,让邵洪岸感到了相当大的压力,就在他竭力反击,要挣回主动权的时候,现在却又碰到了伍大鸣的主动出击。

而伍大鸣的这一击,直接就击中了邵洪岸的软肋,邵冰莹可能是邵洪岸留下的一个破绽。

“邵总,冰莹小姐在澧河被拘留,人也飞不上天。章局长可是拍了胸脯保证的,人可以说万无一失,我看这件事,迟早得让那个姓陈的弄个灰头灰脸!”

阿洪沉声道。

邵洪岸一语不发,对这件事情,他的信心是很足的,章化光的话很可靠,这么多年都可靠,从未失信过。

“叮,叮!”桌上的电话急遽的响起,阿洪忙过去抓起电话,他嗯了几声,将电话递给邵洪岸:“是章局长!”

邵洪岸皱眉,将电话接在手中,脸上堆满了笑容:“章局长,你好,正在等您电话,您的电话就到了!”

章化光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道:“老邵,情况有些复杂了!你可能要有一些心理准备!”

邵洪岸一愣,一颗心往下沉,面上却道:“章局长,在德高地面上的事情,还能难得到您?谁跟您过不去,那真是太不识抬举了!”

“我说的是真话!”章化光声音很低沉,“这件事情涉及到驻军,冰莹老总被军纪委带走了,人已经没在澧河了!”

“什么?军纪委?”章化光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他这一事态,旁边的满延波和阿洪脸色都变了!

在地方工作的干部都清楚,什么事情一旦涉及军队,那立马就会变得很复杂。在地方上再有权势,再有面子的人,和军队比起来,那都是小虾米。

军队自成体系,极其排外,内面的秩序和社会上完全不同,就像邵洪岸,在军队这方面人脉就是零。

不管什么人,对自己无法掌控的东西,都会觉得很担心害怕。

邵洪岸也是这样,邵冰莹被澧河公安局抓捕,只要在德高的地面上,他都有信心把握这个局面,内心都是非常停荡的。

但是,事情一旦涉及到军队,邵冰莹被移交军纪委审查,他的心一下就没底了!

“老邵,事情也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军纪委只是调查而已,即使证明邵总有问题,最后还得走司法程序,只是转了一个弯而已,事情最终还是要回到原点的!”章化光在电话那头大声道。

他在极力的让自己的语调平缓一些,但是,话一说出口,还是能够听出此时的他很恼火。

章化光掌控德高政法委这么多年,在这条战线上的事情,他有绝对的权威,他从来就没有受到过大的挑战。

而这一次,他实实在在的碰了一颗大钉子,从澧河抓人开始他就一无所知,而且没有控制住局面。

本来,按照他的想法,今天是澧河放人的最后期限,不管怎样,澧河今天必须放人,这一点澧河从县委书记易明华到公安局具体负责人,都已经承诺过的。

只要放人,章化光就会重新掌握局面,不仅这样,他还可以展开反击,以这件事为契机,倒打一耙。

回头倒打一耙可能伤不了伍大鸣,但是至少可以狠狠的压一压陈京,即使压不了陈京,也可以把陈京这次行动依仗的所有人一网打尽,从此,章化光在面对伍大鸣的时候,会更加有优势。

可是,章华光自己都没有料到,就在他对局面信心十足的时候,竟然半路杀出程咬金,驻军纪委竟然强势介入了这件事,把邵冰莹就这样带走了!

这一将人带走,把章化光所有的如意算盘都打破了,局面一下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章化光可是在邵洪岸面前拍了胸脯保证的,而且邵洪岸为了这件事情,也是给了章化光重礼。现在这件事情弄成这样,他面子往哪里搁?

更何况,在市委有很多人眼睛都盯着这场博弈,章化光信心满满,现在却一脚踏空,可以想象,以后他在德高的威信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下降姿态!

挂掉章化光的电话,邵洪岸有些坐立难安,开始踱步。

一旁的满延波点上一支烟,悠闲的吞云吐雾,他还真没料到,陈京还会有这一招,竟然和军方搭上了关系,这一下,邵氏兄妹的气焰要被压下来了!

满延波忽然觉得陈京是如此可爱,他以前看不起陈京,又妒忌陈京,直到今天,才觉得陈京实在是解气,把邵洪岸这个家伙,整得心急火燎!

“老满,这个陈秘书你很熟?”邵洪岸问满延波。

满延波淡淡的道:“很熟,但是关系很一般,这个家伙和伍大鸣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出来的,就是茅坑里的一块石头,又臭又硬,难对付啊!”

满延波明白邵洪岸的意图,事已至此,邵洪岸想走大丈夫能屈能伸那条路了。

邵洪岸的强项就是这里,什么时候都能够放下身段,这件事既然陈京在其中作梗,他那点钱打点打点,然后用点其他的手段,这事估计也就抹平了。邵洪岸的这一套,满延波太熟悉了,所以,他便这样说,以便让他打消那些鬼念头。

“陈京这个人啊,他是伍大鸣钦点的秘书!在澧河的时候,那就是个胆大包天,敢把天捅破的家伙,澧河县委书记和|县长出事,那都和这家伙有关系。后来,他和易明华又是势同水火,搞得关系非常糟糕,易明华是下狠手要压他的……”

满延波展开如簧之舌,像说书先生一样开始向邵洪岸介绍陈京这个人。他说的内容大都很夸张,故意夸大其词,有些事情不是陈京干的,也安在陈京的身上,完全采用了艺术的手法,目的就是要把陈京这人说得很鲜活,最好是要邵洪岸对这家伙心生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