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01章 金蝉脱壳!

第三百零一章 金蝉脱壳!

邵冰莹被移交军纪委调查,邵洪岸有些慌神。

他实在是束手无策,最后没办法,便通过邵坤找到廖哲瑜。邵洪岸和邵坤是叔伯兄弟,两人平常就颇有交往,现在到了关键时候,邵洪岸其他的人都信任不了,只能信任邵坤。

邵坤抱怨他太张扬,在德高有地位不错,但是再有地位,非得要去挑战伍大鸣的权威,这又是何苦?

邵坤的话说得毫不客气,他道:“洪岸,你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你比之我们廖总如何?我们廖总在德高做事,都是规规矩矩的招标,踏踏实实的做生意,你却了不得,偏偏要去碰伍大鸣……”

邵洪岸这几天焦头烂额,这类话他听得多了,便摆手道:“坤哥,咱们兄弟,就不要说这些事后诸葛先生的话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渡过难关才是根本!”

邵坤摇了摇头,带着他去见廖哲瑜,见到廖哲瑜,邵洪岸也不矫情,把自己的困难竹筒倒豆子般的倒出来了!

廖哲瑜一语不发,眉头拧成一团。

一旁的邵坤有些怪邵洪岸说话夸大其词,听邵洪岸的话,这次德高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全都是陈京干的。

陈京授意澧河抓人,陈京去联络军纪委,最后把邵冰莹送到了那边,把事情一下就搅成了现在的复杂局面。

陈京就是一个秘书,他能够有这么大的能量?

再说,当年陈京在澧河的时候,据说和现在澧河县委书记方明华两人水火不容,现在怎么回事?两人难道还会握手言和?

就是握手言和,陈京也是没有能力驾驭方明华的,他有能力授意方明华去抓人?

邵坤觉得,邵洪岸这样说,就是说给廖哲瑜听的,因为廖哲瑜和陈京可是有一层很奇怪的关系的。

“嘿!”廖哲瑜轻笑了一下,看不出他的喜怒。

作为廖家的一员,他对德高政坛的关注丝毫不弱于体制内的那些消息灵通人士。在邵洪岸来之前,他对这件事情已经颇有了解了。

他清楚,邵洪岸说的话有很大的夸张成分,但是大体说得是没有问题的。

伍大鸣对陈京的器重,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领导对秘书的器重。本来市委的第一幕僚应该是周青,但是现在在市委,陈京才是伍大鸣的第一幕僚和爪牙!

廖哲瑜关注这事,很大程度上他也是关注到这件事情背后竟然有方家的影子。

邵冰莹就是被方连杰亲自带走的,军队反腐这杆大旗之下,有方家的影子,这说明什么?

“廖总,我说的话可是千真万确,这个姓陈的以前我太忽略了,早知道这家伙这么阴狠,我早有准备,断然不会有今天的狼狈!”邵洪岸道,廖哲瑜一脸的深沉,让他心中七上八下。

他今天来找廖哲瑜,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要探探口风。

廖哲瑜是什么人,廖哲瑜知道什么,邵洪岸都是知根知底的。

廖哲瑜的视野不是他能望其项背的,所以,在关键问题的决策上面,邵洪岸不敢草率决断!

“这个陈京的确不简单!”廖哲瑜嘴中吐出几个字,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廖哲瑜说这句话,却不是无的放矢的,他说陈京不简单,是有感而发。

他知道这件事是邵坤告诉他的,邵坤和邵冰莹的关系,廖哲瑜自然清楚。

邵坤跟了他这么多年,问到了这个问题,廖哲瑜也明白他的意思。他没多考虑,便跟方连杰通了个电话。

说起来方连杰算是他准舅子,以前方连杰见他,那是客气得很,对廖哲瑜这个姐夫,他是很满意的。廖哲瑜有什么事情问他,他非常热情。

但是这一次,廖哲瑜明显感觉到了方连杰的敷衍。

当廖哲瑜问他,邵冰莹的事情严重与否的时候,方连杰竟然说不知道,他只是跑腿的,他哪里知道案情?

廖哲瑜便追问他,谁知道这件事情?

方连杰被逼问没办法,便说陈京知道这件事,可能也只有陈京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多严重。

方连杰提到陈京时的那种语气,让廖哲瑜联想到以前。

以前的方连杰哪里能瞧得上陈京这种草根出身的人?可是现在才几个月?陈京竟然似乎就能驾驭他了,这个一个厉害的角色,怎么简单?

“邵总,你怎么想?”廖哲瑜问邵洪岸。

邵洪岸沉吟了一下,道:“根据我目前掌握的情况,冰莹这次被军纪委带走,也只是协助调查。真要有问题,最后还得要通过地方司法程序,这一方面,我们是有优势的!”

廖哲瑜冷冷一笑,眼睛看着邵洪岸,道:“谁跟你说的?章化光跟你说的?”

邵洪岸直愣愣的点头,心中觉得有些不妙了!

果然,廖哲瑜道:“章化光他那是阿Q精神,邵冰莹从军队移交地方,这个时间长度完全可长可短。这个时间的长短,取决于伍大鸣什么时候将章化光拿下。你当伍大鸣是干什么吃的?

章化光在政法委弄出了这么大的洋相,伍大鸣还不趁机把局面控制住?你心中还在做邵冰莹移交地方后,借章化光之力化险为夷的路?”

廖哲瑜一连两个反问,就是迎面两盆冷水,将邵洪岸淋了一个透心凉!

良久,他道:“那廖总,我现在该怎么办?”

廖哲瑜笑了笑,缓缓站起身来,道:“自己的路,自己才知道怎么走,别人怎么能知道?”

……邵洪岸辞去了临星拖拉机厂厂长的职务,临走时,他发表了极其煽情的离职演讲。

他讲他对不住人民,对不住厂里的职工,对不起领导的信任。在他的手上,临星拖拉机厂年年亏损,他已经无颜在担任厂长职务了。

另外,在讲话中他还提到了,坚决支持市委市政府改革拖拉机厂的决定,他认为,只有实行股份制改革,才是企业真正的出路。他建议,在股份制改革中,引进民营资本,组成股份制企业。

然后走企业创新的路子,在拖拉机厂、挖掘机厂等工程机械方面加大投资研发,努力开拓创新,临星拖拉机厂的未来必定会更加美好!

邵洪岸辞职,市委和市政府批准,在辞去临星拖拉机厂厂长的职务以后,邵洪岸同时辞去了公职,正式下海了!

这个变化非常的快,陈京听闻这个事情,简直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而就在邵洪岸辞职的第二天,市委召开会议讨论临星拖拉机厂的问题。在会上,周青第一个发言,他认为,拖拉机厂的改制改革固然重要,但是第一步,要坚决打击腐败,打击拖拉机厂这么多年内部贪腐。

邵洪岸走了,究竟是引咎辞职,还是惊弓之鸟,逃之夭夭?

周青的讲话措辞非常激烈,他列举了近五年来临星拖拉机厂的各项经济数据,最后得出结论,临星拖拉机厂年年亏损,一定牵涉腐败。如果这个腐败案子不查清,拖拉机厂改制之路就会蒙上阴霾,拖拉机厂的未来就会充满了变数。

周青的这个讲话,在会上展开了热门的讨论,在班子内部,明显非常了两派。

一派坚决反对,另一派则是支持派,两派在会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最后双方各执一词,决断不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市委副书记方克波向伍大鸣提议,道:“伍书记,既然这件事情大家没有定论,我建议我们投票决议!”

方克波说这话是动了肝火了,他是坚决反对继续深查临星拖拉机厂的。原因很简单,目前的拖拉机厂百废待兴,既然要换班子,在这个时候,考量一个好的领导班子,同时马上出台一个可行的股份改制的方案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没有把握主要矛盾,一味的只算成年旧账,一来现在的临星已经经不起那样的折腾了。二来,目前正是发展的大好时机,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耽误了发展,那影响的可能就是临星厂的未来。

方克波的这个意见冠冕堂皇,但是在会上就有人反对,认为方克波这个提法根本就是有包庇腐败分子的嫌疑。邵洪岸眼看事情要坏,就这样逃之夭夭,如果市委在这个问题上还犹豫,不敢继续深挖,这如何对得起临星的几千辛勤劳作的工人?

方克波是彻底的被这种说法激怒了,所以,他干脆放出了自己的杀手锏,要在会上通过常委投票来做一个决断!

他投票的提议一出,会议室立刻鸦雀无声。

方克波这是要玩真的了,政治博弈,到了方克波这一步,那就表示,他是绝对不会动摇自己的意见的!

这一来,局面一下就僵持了下来。方克波在德高经营了这么多年,他在班子中是相当有威信,他这一生气,一发火,要摊牌,倒是非常的有气势,让人不敢轻辱。

“哈哈!”一直没说话的伍大鸣忽然轻轻一笑,“好了,老方,你就消消气,你的心思我是理解的!你刚才这番话是老臣谋国之言,很有道理,这件事情我们还要从长计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