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04章 前所未有

第三百零四章 前所未有

德高前河新区开发,最早是无人问津的。

为了吸引招商引资,当初新区是制定了一系列招商引资优惠政策的,而这些优惠政策,其中就涉及到优先购地的政策!

当时这个政策是陈京提出来的,后来被前河区采用,一直以来都沿用,新区管委会也是严格的执行这个政策。

但是这个政策弊端很明显,那就是,随着新区开发人气渐渐旺盛,土地的价值水涨船高,优先购地政策,会对政府造成不小的损失!毕竟,土地只有通过拍卖的方式,才能够让利益最大化。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现在新区的发展遇到了困扰,在新区内部争斗也激烈起来。

就在侯氏兄弟找陈京汇报诉苦的同时,廖哲瑜那边也在行动,他从新区管委会开始疏通,到前河区然后到市政府,最后找到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刘明明。

廖哲瑜和刘明明算是老关系了,刘明明以前在省城任过职,当时他们就很熟悉。

只是后来刘明明到了德高,两人中间有几年联系比较疏淡,但是现在廖哲瑜投资了德高,以前疏淡的关系渐渐热络起来。

廖哲瑜的特点是喜欢走高层路线,在中国有句话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所以,廖哲瑜从来都是从上而下的拓展自己的路子,事实证明,他的这种做法,屡屡让他获得成功。

但是这一次,他却有些失望,刘明明是负责城建的常务副市长,可是在新区问题上,他出言很谨慎。

他明确告诉廖哲瑜:“新区是比较特殊的地方,新区的主要发展、规划都是由前河区委和区政府来操作的,在这一点上,市委是给予了下面充分授权的,既然充分授权了,这块工作就不太好干预了!”

廖哲瑜一听刘明明这话,心中就觉得恼火。

他在找刘明明之前,和前河区区委书记古魏以及区长周进然都接触过,提到了他有意的两块土地问题。但是,这两人的回答都含糊,言下之意就是他们可能决定不了这事。

他们能做的,就是按照以前的路子走,如果那样走,廖哲瑜没有购地优先权,土地的归属就不可能是他的。

古魏还告诉廖哲瑜,这件事情如果要改变,那只能走市委和市政府的路子,如果上面决策改变,前河区委肯定坚决执行!

在这种情况下,廖哲瑜再找到刘明明,得到的却是这个回答,他怎能不恼火?

“刘市长,你得给我个准信,这事我得找谁才管用。我找您不行,找下面区委和区政府不行,我现在应该怎么走?”廖哲瑜话说得很直白。

刘明明脸色微微的变了变,有些尴尬,沉吟了半晌才道:“要不这样,小廖,这事你找市委周秘书长问问……”

“周秘书长?”廖哲瑜一听刘明明提到周秘书长,他立马就反映过来,敢情这事最后十有八九还要找陈京才管用。

在德高市委,周秘书管市委日常工作,但是真正贴近伍大鸣的人是陈京。所以,下面很多人进市委,把周青和陈京是放在一个层面来对待的。

刘明明让他问周秘书长,这不是将方向指向陈京是什么?

一念及此,廖哲瑜心中感到憋闷。

他在德高新区投资的计划是几十个亿,目前也购买了大量的土地。这么大的手笔,要想得到新区的一点破优惠政策,竟然这么困难,最后,绕来绕去,还得要绕到自己最不想打交道的人那里。

就在廖哲瑜来见刘明明之前,下面的人已经向他汇报了。

他们在动,侯氏兄弟也没落后手,据说他们俩兄弟为了款待好陈京,还专门从楚江进口了一个模特过来,当天侯冠中亲自作陪,陈京就在夜总会玩了半夜。

现在看来,侯氏兄弟功夫是做足了,廖哲瑜亲自出马,还屡屡碰钉子,这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和荒谬感!

“侯氏兄弟不识抬举,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廖哲瑜心中寒声道。

他心中暗暗的下定决心,这件事情,决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

澧河,在面临重重压力,痛定思痛后,易明华终于意识到了发展的重要性。

经济高速发展,大家的精神都集中到了搞发展上,内部的矛盾和斗争,以前种种问题,都会得到自然而然的解决,有些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了!

澧河的发展,依托的优势就是澧河的交通优势,尤其是铁路交通优势。

随着鸿成集团进驻澧河,以电子产业为中心,整个产业链条在逐步的成型,而在这个时候,澧河党委政府果断决策,激励中小科技企业进驻开发区,这一来,让澧河开发区的发展驶向了快车道。

于此同时,随着各种专项资金的到位,澧河的投资开始如火如荼的展开。

原计划只有一条快速干线建设的,现在从一条快速干线延伸到四条主要道路的改造,投资也从以前计划的一个多亿,一下提升到了四个多亿。其中有近两亿是银行贷款。

澧河的经济发展计划,是要建立德高北方三县的物流中心,修梅、临河等物流中转,需走澧河的铁道运输,为达到这一目的,澧河新的火车站和物流园的建设,也正式启动。

大量的投资的到位,和在决策上面向市委决策的大方向上靠拢,澧河虽然比修梅慢了一步,但是发展的势头竟然也是相当的迅速。相比内部矛盾特别多的临河,澧河竟然有赶超之势。

时隔半年后,伍大鸣再一次视察澧河,看到的是个完全不同的县城,他的兴致自然非常高,对澧河班子这半年的成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同时,伍大鸣也很自豪的向澧河县委通报了德高市今年以来,在全省各市中经济各项指数的排位。

其中最引以为傲的数据,是德高经济发展活力以及经济发展速度都排在了全省第一位。对经济发展速度过快的问题,虽然有很多种观念,但是德高落后这么多年,在这个时候加大投资,伍大鸣认为是非常必要的。

而经济发展活力方面,德高的经济发展思路非常的清晰,不盲目的学外面的大力招商引资,以环境换发展,以土地换发展的策略,而是走自己的特色经济和特色旅游的路子。

虽然,德高现在的旅游产业发展还很弱小,但是最近的城建改造,旅游景点的规划和投资已经陆续到位,德高人居城市,旅游城市的定位,正在愈来愈清晰。

德高的发展前所未有,澧河的发展也是前所未有,这一次伍大鸣视察北三县,相比以前,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黄昏时候,伍大鸣和陈京在德高主要班子的陪同下走上了澧河的街头,走到了街上,陈京才真正感受到澧河的变化。

以前的商业街已经全部整修完毕,澧河县委和政府已经正式作出了规划,整个德高北部的第一条纯商业的步行街马上就将开放,以后澧河县城的繁华,将更是超过现在。

易明华在伍大鸣身边指指点点,洪任博却在陈京的身边,他指了指整修一新的街道,道:“陈主任,这半年多,我们可是干了活的吧!实话跟你讲,城建工作是我负责的,不是我自夸,澧河的城建档次比以前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陈京点点头,道:“你是搞建设的一把好手,但是变化这么大,你可没少用钱吧?”

洪任博呵呵笑,道:“陈主任,要敢于用钱,要敢于投资,这可是你经常说的话。怎么?为了澧河城建,提升整个澧河的形象,花点钱就不行了?”

陈京和洪任博开着玩笑,洪任博忽然道:

“金玉楼现在变化也不小,今晚我们去那边聚聚?”

陈京愣了一下,脸色变了变,现在他到澧河,最不愿见得就是金玉酒楼。

现在的金玉酒楼,是典型的人去楼空,金璐飞走了,飞到了不知多远的地方。两人都忙,忙起来都不可开交,这样天各一方的日子,有时候陈京想想,就觉得心中异常的发酸。

见到金玉酒楼,无疑就是睹物思人,现在的金玉楼里面有什么呢?有昔日的佳人?有昔日的温馨吗?

陈京回首这近一年的宦海沉浮,在伍大鸣身边,已经差不多快一年了。也就有近一年没有和金璐见面了。这一年不简单啊……

陈京想起一年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又会有多大的变化?陈京自己都感觉自己的变化太大了,经历了在市委一年的磨砺,陈京觉得自己在官场周旋更加得心应手了,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而金璐呢?

整整一年多,一直就在外面摸爬滚打,外面人生地不熟,她又是一女流之辈。这一年,她是成功抑或失败?她经历过多少的人情冷暖和风霜雪雨?

想着这些,陈京一时有些痴了,而在他一旁的洪任博也知道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便是再也不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