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05章 下放吗???

第三百零五章 下放吗???

澧河金玉酒楼,自从金璐出去以后,酒楼一直就交给父母打理。

奈何父母年岁以高,后来金璐就大胆启用了殷虹来负责,有了殷虹,加上徐丽芳的诚实,两人把酒楼倒经营得有声有色。

殷虹白白的得了酒楼的百分之五的股份,而且摇身一变成了负责人,无论是虚荣心还是本身的需求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工作起来特别卖力。她本身就在澧河混得久,手上有了点小钱,自然就更能混了,路子也是越来越野了。

以前人家叫她殷虹,现在谁也不那样叫了,都叫虹姐,这一称呼的变化,让她俨然成为了一方成功人士了。

殷虹长袖善舞,徐丽芳忠厚勤劳,两人做一个店,算得上是相得益彰,金玉楼在她们的手上,又重新装修了一次,生意是越来越火爆了!

陈京和洪任博来这里喝酒,殷虹和徐丽芳双双过来,两人都毕恭毕敬,尤其是殷虹,一改平日的张扬,显得特别的文静!

她见到陈京,心里就七上八下。她可是知道的,当初金总要让她负责酒楼的生意,陈京可是坚决反对的,陈京反对的理由就是殷虹太过华而不实,好逸恶劳,好吃懒做。

这一些金总都对殷虹说了,最后还鼓励她道:“殷虹,你看看,陈局长就觉得你不行。所以你得争气一些,把事情做好,让陈局长看看,你到底行还是不行!”

就因为这句话,殷虹对金璐感恩戴德,完全是全心身的投入来经营酒楼,但是今天一看到陈京,她却有些犯怵。

以前殷虹就特别怕陈京,现在陈京人家进市里了,官儿更大了,县委书记都跟在他后面屁颠屁颠的,那神气和气场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她更是心里打鼓,生怕陈京这次过来有什么不满意,把她给逐出酒楼,那样的话,她的生活就又回到公元前了。

和殷虹的担心不一样,徐丽芳见到陈京是特别的高兴,一边是殷勤的招待,嘴巴里同时想说点好听话,又不知从哪里说起。

倒是陈京问了她不少问题,问了徐叔两老的近况,又问了徐彬上学的情况。

徐丽芳回答就是一个好字当先,心情很是愉快。

她在陈京身边当保姆前前后后有半年的时间,在此之前,她的生活是没有着落的,而且又带着一个拖油瓶,想嫁人,也嫁不了什么好人家,那个时候,可愁坏了老徐两老。

后来是陈京和金璐给了她机会,让她有了立足的地方。

再后来,金璐更是委以重任给她,让她和殷虹一起来负责这么大一家酒楼,她的生活从此就改变了!

自己能够养活自己,而且还能常常给父母孝敬,儿子上学也不用再担心钱的问题。

人生活好了,也就有了面子,整个人的气质和形象,也就有了相当大的改变。以前担心嫁的问题,现在却是追的人特别多,还有一个乡里的年轻干部,人长得英俊潇洒,追得她死去活来,倒是让殷虹都大跌眼镜。

徐丽芳是老实人家出身的人,懂得感恩,她清楚这一切都是陈京给的,所以她见到陈京,心中只有欢喜和热情,没有任何其它的想法。

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陈京第一眼见到她们俩还真的很吃惊,这一年以来,两人变化太大了。

徐丽芳以前样貌的确不错,但是气质上还是土包子一个。而殷虹以前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女人调皮捣蛋,特别轻浮不稳重。

但是现在,徐丽芳给人的感觉很大气,很雍容,而殷虹也一改往日的轻浮,看上去沉稳干练很多了!

看到这两个女人的变化,陈京不自然就想到了金璐,他情绪慢慢往下沉,便不想和两人多说什么,摆摆手道:

“你们先去忙吧,我和洪书记随便吃点饭,聊聊!”

“好咧!”徐丽芳咧嘴笑道,“专门给您准备了上好的澧河绿茶,我马上给您送过来!”

殷虹在一旁期期艾艾的道:“陈局长,待会儿我们酒楼这一季度的账目,还得您过目……”

“我过目什么?你们两人是老板,我又不是税务局,我看你们的这些干嘛?”陈京道,殷虹脸一红,心中就有气,自己想得没错,陈京是官当得越大越官僚了。

金玉楼的事情,金总走的时候可是有交代的,遇到了问题,还有账目问题,都可以找陈局长。

现在倒好,陈京不管事,什么都不管倒罢了,回过头来还批评自己两人的不是。

但是殷虹虽然心中有气,但是面上却是万万不敢表露出来的,讪讪的退了出去。便责怪徐丽芳,问徐丽芳为什么不挑个好时间把事情讲出来。

徐丽芳皱眉道:“阿虹,你没见陈局长不高兴吗?金总这都去半年多了没回来,也不知怎么样了……”

“没回来又怎么样?金总可是经常给他打电话的。而且几乎每个月都安排我给他买好吃的山货,然后安排人送到市里去,我看男人啊,没几个好东西。说不定这家伙把金总都给忘记了,又有了相好了……”殷虹道。

“别胡说八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告诉陈局去!”徐丽芳脸色一沉,有些生气。

殷虹做了一个鬼脸,连忙告饶:“行了,行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我靠,我看你总是护着你的陈局,你不会……”

殷虹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我明白了!你难怪拒绝那天那小子的追求了,条件那么好的人,你都看不上,你是心中有人……”

“你再胡说八道,我可饶不了你!”徐丽芳怒声道,脸已经涨得通红。

……

洪任博最近表现很不错,尤其是和方明华的相处,他尺度把握得好,很好的捏住的分寸,在配合方面,也能够找准自己的位置。

陈局夸奖他:“你比我要强多了,当初我在澧河的时候,和易书记关系搞得很僵,这个事上上下下谁都知道。”

洪任博自然知道这些轶事,他连连谦虚,称自己的工作还得努力才行。

他道:“陈主任,我可是犯了错误的人。当初如果不是您和伍书记信任我,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到澧河来!所以,对伍书记和您得要求,我是坚决执行的!”

陈局点头,颇有感触的道:“是啊,伍书记说得好,一个班子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家团结一心,一起努力,找准正确的方向,就一定能出成绩!”

他看向洪任博道:“老洪,我事先跟你透露一个消息!今年年底的时候,可能各区县班子还会有些微调。伍书记就是这个性格,对不作为,对作为少的人就是不喜欢。

到时候,全市所有的区县都会有个大排名,那个时候,机会就会出现,你老洪可得要早做准备,争取把机会把握住啊!”

洪任博一听这话,神情有些激动,对陈局也是充满了感激。

他在临河干了五年副书记,本来就是要提拔的,后来出事了,又干副书记,这等于是走了弯路了。如果年底有机会,这对洪任博来说,无疑是一大喜讯!

陈局轻轻的摘掉眼镜,用眼镜布使劲的擦了擦,道:“这个地方,我干了三年啊!”

“我干的三年,澧河都是碌碌无为的三年,澧河经济那个时候毫无起色,死气沉沉!那种落后的样子啊,实在是让人心里难受。”陈局长吐了一口气,“现在好了,澧河经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路子,尤其这半年来,澧河的变化太大了,很了不起啊……”

对澧河的情感陈京是很复杂的,当陈京离开澧河的时候,他并未觉得这个地方有多么的让他难以割舍。

但是,随着时间的沉淀,他再回想自己在澧河的那几年时光,他发觉,自己越来越留恋从前自己在澧河的那段时光了!

那个时候在澧河,那是真的苦,年轻的郁郁不得志,年轻的浮躁,年轻的冲动,都在澧河淋漓尽致的展露了出来。

更重要的是,在澧河这个地方,他开始恋爱了,找到了自己的初恋,那种甜蜜和快活,至今都无法忘记!

“陈主任,凭你的才华,我觉得还是得在下面干。现在德高的发展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好时候,下面的机会真的很多,真的很大。而您本身工作经验又丰富,尤其是基层工作经验丰富,这是得天独厚的优势啊!”洪任博忽然开口道。

陈京一愣,脱口道:“到下面干?你的意思是我下放下来?”

洪任博点头:“当然,伍书记在市委的威信已经树立起来了,你在市委远没有在下面那般有利于展露您的才华。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下放?”

陈京微微有些失神,不得不说,洪任博提的这个问题,陈京还真没想过。

他在伍大鸣身边,每天都被无穷无尽的事情包围着,说句实在话,他也没有多少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他甚至也不敢想这个问题,毕竟,今年他才26岁,此时的他下放,能够到什么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