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06章 风波来了!

第三百零六章 风波来了!

伍大鸣视察完北三县结束,立刻又进省城去跑资源和款子去了。

而这一次,陈京没能跟他随行。

就在那天早上,一切都准备就绪,伍大鸣把陈京叫过去,直愣愣的看着陈京,一语不发。

陈京忍不住问他:“伍书记,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伍大鸣沉吟了一下,道:“这次去省城,你留下来!稍后,纪委杨书记有事情要跟你谈!”

陈京一愣,嘴唇掀动了一下,没有说话。纪委找自己谈话,那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陈京自忖自己行得正坐得稳,哪里来的问题?

但是,这个疑问,他是不能和伍书记说的,只能埋在心里!

“不要有思想包袱,纪委谈话,既可以说是了解情况,也可以说是对干部的一种保护!”伍大鸣道。

就这样,伍大鸣去了省城,陈京留了下来。

纪委书记杨杰是个很低调的人,平常不苟言笑,到哪里都戴着一副厚厚的老花镜,手中拿着一支老式的上海牌钢笔,给人一种很古板严肃的感觉。

他找陈京谈话,先不说话,而是先上下打量陈京。他那一双深邃的眸子,飘忽不定,让人读不懂他的内心世界。

过了很久,他缓缓开口道:“最近,省市纪委都接到了多起关于我们德高干部的举报信,举报信多,同时举报的内容靠实,所以,这一次,我们纪委拟定,针对这一些举报,我们专门成立一个调查小组,来详细调查此事!”

陈京一语不发,心中却在想,究竟是谁在举报自己,为什么要举报自己?举报自己的是什么内容?

“今天我和你谈话,就是明确告诉你,在这些举报中,你是被重点举报的人。这一次,我们纪委的调查,可能会从你身上开始,这件事情,我已经和伍书记通过气了!”杨杰淡淡的道。

他顿了顿,接着道:“你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包袱,组织上到目前为止,对你都是充分尊重和信任的。在调查期间,你的工作也不会受到影响。相信伍书记也跟你讲过,这样的调查,我们旨在查明真相,同时也是对干部的一种保护!”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道:“杨书记,您放心,我一定配合调查!”

杨杰点点头,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也许他很少笑的缘故,这一笑起来,给人的感觉颇为诡异。

一件事情能够惊动杨杰,这说明这件事情已经颇为严重了,而实际上,纪委的这次调查,也是相当严格的,纪委和市检察院成立的联合调查组,深入到全市的各个层面,开始展开这次举报调查。

……法国波尔多红酒,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殷红如血,两只酒杯轻轻一碰,发出清脆的声响,紧接着便是狂放的笑声。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坤哥,你既然是替廖总在做事,那就一定要忧老板之所忧,要时刻准备替老板做他想做,而又不方便做、不屑做或者不能做的事情。”说话的人是邵洪岸。

他的对面,坐着的是邵坤。

邵坤沉默不语,问邵洪岸:“洪岸,冰莹的事情怎么样?我听说,她已经被移送到地方检察院了?”

邵洪岸脸色一变数变,露出颇为痛苦的神情,道:“她还在服刑期间,现在又发生了事情,还能怎么办?这次蹲监狱是必然的了,就不知时间有多长!”

邵洪岸说了这话,脸上露出怨毒之色,道:“就是伍大鸣,还有他那个爪牙陈京,害得我和冰莹两人累累如丧家之犬。无论如何,我这一辈子,都要和这两人斗到底。”

他嘿嘿冷笑,道:“现在好,他们在明,我们在暗,有的是机会!”

邵坤一语不发,沉吟了很久,道:“可是洪岸啊,这一次你弄的这个大举报,我怀疑不能把陈京怎么样。毕竟,这些举报真要查起来,多半都会查无实据的!”

“谁说查无实据?”邵洪岸打断邵坤的话,道:“你想想,现在最引人关注的事情是什么?是新区土地争议的问题。就在这争议的当口,新区管委会竟然做主就直接以优先价给了侯氏兄弟一块地。

这就奇怪了,前两天侯氏兄弟请陈京到夜总会半夜不归,然后,他们又请易先平打牌,据说一晚就让易先平赢了三四万,这里面没有问题吗?

就在这个之后,管委会易先平就给侯氏兄弟拨地,甚至连区委和区政府都没审批,侯氏人的脚就踩到了那块地上了,这里面说没有猫腻,谁能信?

邵坤微微皱眉,道:“洪岸啊,这些事情你说得有道理,但是真正追究起来,陈京能负多少责任?他就是一个秘书而已,根本就不是直接责任人,陈京能够授意易先平?

即使真是情况是如此,证据也不充分,这件事情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打草惊蛇了?”

“大哥,你这是迂腐!什么事情都等证据确凿,黄花菜都凉了!”邵洪岸大声道,语气有些生气:“证据的事情,都是纪委和检察院要想办法的,我们能够想什么办法?

最近,我们要做工作,要把陈京和易先平的关系多在外面渲染,这两人都是澧河过来的,当年澧河就是个腐败堆,而易先平在澧河还是犯过错误的人。

反正一句话,要把声势做足,要把风放出去,要把握这个机会,把陈京搞臭,搞得伍大鸣不敢用他!”

邵洪岸斩钉截铁的道,他越说情绪越激动,脸上涨得通红,一脸的阴狠!

他紧握拳头,心中转过无数的念头。

这一次,邵洪岸是看准了机会出手的,为了搞垮陈京,他想的办法多了!这一次,他有信心,把事情导向自己希望的方向。如果是那样,陈京就会臭名。

他的名声臭了,伍大鸣还敢用他?

只要伍大鸣弃用陈京,就是自断了一臂膀,对付伍大鸣的时机也就成熟了!

“没把我弄死,现在也让你们尝尝邵爷的厉害!”邵洪岸心道,他在德高经营这么多年,手上的关系网络、利益网络遍布整个楚江省,将这些所有的东西都运作起来,别说搞垮一个市委书记,就是搞垮一省委高官,都是有可能的!

再说,即使这次没有成功,也可以让陈京和廖哲瑜结怨。

有廖哲瑜这样一个大BOSS在前面做掩护,邵洪岸根本就不担心自己会暴露。

因为谁都知道,最近廖哲瑜和侯氏兄弟有矛盾,因为这个矛盾,廖哲瑜干什么事情都不令人意外,凭他廖家的声望,这事干得多大,干成什么样,也不让人惊奇。

从这个角度说,邵洪岸是立于不败之地,这样的机会不把握,真就是脑子坏了!

两个人沉默,邵洪岸一直在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敲响了。

邵坤起身开门,邵洪岸站起身来,脸上阴狠之色瞬间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笑容,他远远的伸出双手,道:“满秘书长,您终于来了,我和坤哥可把您盼来了!”

来人是市委副秘书长满延波,邵坤手搭载满延波肩膀上,颇为亲昵的邀他落座。

这一坐下,邵坤瞪了一眼邵洪岸,道:“洪岸,还不把东西拿出来?简直是乱弹琴!”

邵洪岸脸色变了变,很是惶恐,从包里面将两张光盘拿出来,缓缓推到了满延波的面前,道:“秘书长,以前我老邵就是个混蛋,是个大混蛋,真是猪油蒙了心了,竟然干这种生儿子没屁眼,卑鄙下流的事儿。

你老千万大人大量,饶我一次。如果我早知您和坤哥还有廖总是这样的关系,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干这事了!”

满延波将光盘拿在手中,脸上的肌肉抽搐,神色极度难看,他哼了一声,看向邵洪岸的眼神异常的阴狠。

邵洪岸脸色的阴霾一扫而过,邵坤这时开口道:

“秘书长,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亲自督办的,洪岸那里绝对再没有拷贝了,今天让您过来,也就当着您得面,我把这事了结了!

以后,你对洪岸就多看看廖总的面子,不跟他一般见识,不跟他一般见识!”

满延波嘿嘿一笑,冲邵洪岸道:“邵总啊,你也有今天啊!怎么?外面这几天风声紧,好像有人瞄准了陈京了。这看这做事的手法,好像是你在其中作祟啊,是不服气啊,被陈京整得不服气吗?”

他眼睛阴阴的盯着邵洪岸,一改以前低声下气的摸样,又变得神气活现起来。

他手上拿着光碟,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这是个好东西啊,保命的好东西,你既然能够拿出来,嘿嘿,我就看在廖总的面子上,给你留一条活路。”

他轻蔑的看了邵洪岸一眼,站起身来,道:“二位老总,我公务繁忙,失陪了!”

邵坤站起身来送满延波出去,到门口问:“秘书长,关于见方书记的问题,您还得多帮帮我们……”

“等着吧,方书记很忙的,有时间我定会打电话给你的,你急什么?”满延波的声音已经到了门外。

邵洪岸一个人在包房中,脸色早已经变成了酱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