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07章 十分投机!!

第三百零七章 十分投机!!

陈京接受调查,事情比想象的要棘手!

前段时间,备受关注的前河新区土地争议事件,新区管委会竟然没有通过任何上级机构审批,直接就向三楚一品公司拍板,以低价批给了他们一块土地,这件事情在德高引起了轩然大波。

而这件事情,有谣言说是陈京干预了新区土地政策,才让三楚一品捞了这么大的好处。

紧接着,陈京在三楚一品开发的楼盘裴翠湾有住房的事情也被人到处散播,三楚一品和陈京的关系,被人恶意的渲染,这件事情一下就变得很复杂了!

陈京对易先平的这个做法也感到十分的意外,易明华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权利了?新区的土地寸土寸金,他怎么就可以直接决定土地的处理方式?

陈京的这个疑问,前河区委和区政府的解释也很明白,新区一直都是高度放权的,为什么会高度放权?就是因为新区不仅是前河的新区,而且还是德高的新区。

这个说法的言下之意就是,易先平和市委领导是暗通款曲的,前河区委和政府对他是放任自由的,最后结果就弄成了谁也不管他,他手上的权利越来越大了!

而易先平直接将土地指给三楚一品的事情,这恰恰就是权利太大的后遗症,而这件事也直接让陈京有理说不清。

毕竟,侯氏兄弟在购买土地前专门请了陈京吃饭玩乐,有传言还说,侯氏兄弟为了讨好陈京,专门从省城调了美女过来,可谓是煞费苦心。

侯氏兄弟和陈京会面后,然后和易先平见面,这事就定了。

这中间明显是有因果的,陈京干预这件事的几率极大!

而这一次,纪委调查组调查的重点,也恰恰就是这一点。

……陈京被调查,邵洪岸这边也没闲着,他先是示弱于满延波,装起了孙子。

另外,他和堂哥邵坤形成了联合,邵坤这么多年一直都帮廖家做事,在楚江的关系网虽然比不上邵洪岸那么庞杂,但是有用的关系网,触角的深度,他要比邵洪岸扎实得多。

有邵坤帮他出面,很快,满延波就走入了他们设想的路。

满延波开始出面帮他们约方克波,对方克波,邵洪岸一直就想认真攻一下他的关系。但是,对这样的重要领导,他还是相当谨慎的,不敢操之过急。

以前,他埋了一枚棋子下去,巧妙的给方克波送了一副字画,那一次,邵洪岸是真用了心的,他相信,那次的事,在方克波心中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了。

时隔这么久,邵洪岸现在开始炒这碗老饭,他觉得时机相对算是成熟了。

邵洪岸这么多年一直和官员打交道,怎么和官员搞关系、套近乎,他是轻车熟路,他向邵坤建议,道:“大哥,这次我们得下点血本。英雄难过美人关,我们这次得多想点办法,得在这上面弄点东西出来。”

邵坤道:“这方面,以前和我廖总也动过心思,方克波这个人还是很谨慎的,不太容易在这方面犯错误!”

邵洪岸呵呵笑道:“大哥,这方面我比你擅长,方克波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如真是没欲望了,他也用不着再争红争绿了,这事我想过了,急不得,得慢慢来!”

两人议论着这些事儿,商议好对策,便同时去见方克波了!

初次见面,场合很正式,就在市委招待所,方克波办公,在招待所有个点,这边环境优雅,很是不错。

方克波先和邵坤握手,然后对邵洪岸很是客气,道:“洪岸老总,我们这些身在樊笼你的人都佩服你的勇气啊!有公职在身,说不干就不干,下海就成功,很让人羡慕哦!”

邵洪岸谦虚道:“方书记您抬举我了,我是引咎辞职,临星拖拉机厂在我的手上,毫无起色,我实在是惭愧啊!”

方克波拜拜手,道:“那个事情不是哪个个人能负责的,体制机制的问题,得从跟不上找原因想办法,但是你敢于承担这个责任,还是很让人佩服的!”

几人寒暄几句,分宾主坐下。

邵坤开口道:“方书记,今天我和洪岸来,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就在前几天,我们收拢资金准备购买的一块土地,忽然之间没经过拍卖就让三楚一品给拿走了,这事您可能听过!”

方克波微微的皱眉,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拢,道:“我知道这事!”

邵坤在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本没有什么,我们也没想过因为丢了一块地就怎么样!但是最近,因为这事,引起了一些风波。外面就有人造谣,说是我们在煽风点火挑事!

这完全就是把屎盆子往我们脑袋上扣嘛!

廖总的实力您是知道的,我们在新区的投资计划是几十个亿,我们有这么多的计划,会因为这么一小块土地挑这么大的事儿吗?”

邵坤顿了顿,道:“所以,方总,今天我和洪岸来得冒昧,来意也很简单,就是希望市委能够给我们一个公道,不然,这件事情会对我们造成很消极的影响,我们整个投资计划,都可能因此受影响!”

方克波沉吟不语,用手轻轻的抚摸沙发的扶手。

过了很久,他道:“这件事情你们放心,是非曲直自有公论,用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会水落石出!”

他停顿了一下,道:“邵总,以后我们对于一些龙头企业,我们会专门设一个联络机制,按照市领导一对一的负责联系。比如说,你们三江地产公司,以后我们安排了专门的领导,你们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问题,就可以直接向他汇报。

他会紧急处理,处理不了的问题,他会向市委汇报,由市委出面处理!”

邵坤大喜道:“那就太好了,这个政策实在是让我们没想到!”

邵洪岸在一旁道:“联络制度确实好,我们三江还真希望由方书记您来联系我们,以后我们工作上的事情,就有人可以汇报请教了!”

方克波微微一笑,点头道:“那也未尝不可,是没有问题的!”

联系制度这个问题,上次常委会上已经形成决议了,决议明确了,以后市里的大项目大企业,都需要有专门的市领导直接联系,以方便市里第一时间了解项目和企业的信息,同时也方便企业第一时间找政府寻求帮助。

这个提议最早是方克波提出来的,当时在班子中引发了一些议论,但是最后,这件事情通过了,这对方克波来说,也是一次很引以为傲的事情。

他自己提议的事情,自然是热心,邵洪岸这句话正中他下怀,他当然是慨然应允。

因为谈得投机,中午方克波就宴请邵坤和邵洪岸两人吃饭,饭是工作餐,但是吃起来大家兴致都高。

邵氏兄弟多年在商海沉浮,很能揣摩人的心思,再加上,两人又专门针对方克波做了工作,所以,两人说的话,都特别贴合方克波的嗜好,方克波渐渐的情绪是越来越高。

方克波本身是个很矜持深沉的人,平常话不多,给人的感觉有些冷。

但往往这样的人,一遇到可谈的人,谈起来兴致就特别高,显然,今天就是这种情况,方克波谈得很投入。

最后还是秘书提醒他,他才止住话头,邵坤两兄弟走的时候,他还亲自相送,非常的热情。

邵坤和邵洪岸乘一辆车回家,邵坤回头道:“洪岸啊,你真行啊,对方克波研究很透彻嘛!今天,我们是有的放矢,效果很好!”

邵洪岸淡淡的笑了笑,心中在滴血,为了和方克波搞关系,邵洪岸这几年都在埋伏笔,都在做准备。

单单满延波那个贪得无厌的家伙,邵洪岸在他身上花的钱都是不计其数,下了那么大的决心,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到头来邵洪岸差点都没有机会用到了,他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一想到这件事情,邵洪岸心中就充满了仇恨,就恨不得把伍大鸣和陈京两人一口吞下去,此仇不报,他觉得自己誓难为人了。

“大哥,这件事情,我们要趁热打铁,得一鼓作气的把工作做得更细致一些!”邵洪岸道。

邵坤心情大好,大手一挥道:“洪岸,一切都你拿主意吧!你比我强,我都听你的!”

邵洪岸连连谦虚,不断的推辞。

邵坤道:“洪岸啊,你跟我还客气什么?我们现在都跟廖公子做事,廖公子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对下属交心,对自己的人护短。今天这事我们做得好,如果能够和方克波把关系搞好,我可以肯定的说,廖公子一定会大喜过望的!”

他凑到邵洪岸的身边,颇为神秘的道:“你肯定也听说了一些派系的东西。但是我们廖总有句话说得好,我们做生意,广交朋友,不要太狭隘,不要太设限制。这次我们贯彻他的思想很到位。”

邵洪岸连连点头,讪讪的笑,他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闭上眼睛,谁也不知道他心中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