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08章 如何应对?

第三百零八章 如何应对?

伍大鸣不在德高的日子,陈京度日如年。

习惯了跟在伍大鸣身边,习惯了什么事情都围着伍大鸣转,伍大鸣忽然不在了,陈京倒不知怎么办了。

当然,度日如年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陈京现在正在面临难局,纪委对他的调查,还有外面那些以讹传讹的谣言,这一切都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他一个人呆在办公室,有些百无聊赖。

他觉得有两个事情必须要搞清楚,第一个事情,就是究竟是谁举报了自己,第二,易先平批土地的做法,背后究竟有些什么东西。

是易先平鬼迷心窍被侯氏兄弟灌了迷魂汤,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对土地的问题,陈京一直都是非常谨慎的,即使侯冠中和侯林表现得很急切,陈京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给他们任何的答复。

现在,易先平弄的这事儿很被动,关键是媒体和老百姓不依不饶,他们觉得这里面有内幕、有猫腻,再加上有人推波助澜,事情一下就变得很复杂了。

这件事情如果最终要追究责任,应该谁承担责任?

首先,前河区委、区政府要承担责任,毕竟他们放权放得有些离谱,那么大的土地问题,竟然一个新区管委会主任就能决定签合同,这明显是管理混乱,监管不力!

因为易先平的鬼迷心窍,让前河区委区政府承担责任,这对陈京来说,他以后如何跟古魏还有周进然见面?

他们对新区充分放权,是考虑到市委对新区的影响,易先平是伍大鸣调过来负责新区的,现在出了问题却要他们承担责任,这在情理上来说,是很冤枉的,而对陈京来说,是很没面子的。

陈京心中有很多想法,但是他清楚,心中有想法,也不能付诸行动。在现在这个时候,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要特别小心,任何疏漏,都可能成为别人攻击自己的靶子。

这样的感觉是很难受的,就像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一般。

很多情况,他都没法知道,也不好去打听。平常有些人可以联系的,现在也不方便联系,总是缩手缩脚!

按照往常一样,陈京亲自给伍大鸣整理桌子和书架,也许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今天的他表现得非常的专注,忽然,他在办公桌文件最下面看到了一份东西——邵洪岸的履历和相关资料。

陈京有些吃惊,因为,伍大鸣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交给自己办的,这份履历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是谁送过来的吗?

陈京拿起来认真的看了看,这份材料是新打印的,而伍大鸣去省城已经两天了,难不成,是他去省城前留下来的?

一想到这里,陈京心中瞬间就转过了无数念头。

对邵洪岸,陈京印象极其深刻,他对邵洪岸的印象,就是这家伙狡猾透顶,也坏得透顶。这个人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人物,根据陈京掌控的邵洪岸的资料,这个人竟然擅长和喜好搜集官员隐私,好像以前就要挟过不少官员。

陈京认真的将这份资料看了一遍,然后翻过来,背后写着几个字:

“天大麻烦!”

这几个字字迹清晰,完全就是伍大鸣的手笔,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心中已然明白,伍大鸣留这个东西给自己,就是在提醒自己,这件事情的背后的猫腻。

邵洪岸从临星拖拉机厂出来后,直接进了楚城重工机械做老总,但是楚城重工的主要股东是廖哲瑜,据说他初去,还不太能站稳脚跟。

反倒是,他和廖哲瑜旗下三江地产的老总邵坤走得特别近。

邵坤和邵洪岸同姓邵,而且两人还是堂兄弟的关系,邵洪岸虽然离开了临星,但是人却并没有离开德高,估计就是他在背后替邵坤出谋划策,才搞出了这么多事!

一捅破这层窗户纸,陈京豁然开朗了,他认真的将材料放回原位,就坐在伍大鸣的椅子上,认真的开始思量这个问题。

不得不说,这件事情极有可能引发很多问题。

陈京很容易把这件事和侯氏兄弟和廖哲瑜之间的矛盾和斗争联系到一起,这一来,有可能是侯氏兄弟利用了他,也有可能是廖哲瑜暗算了他。

这事过后,陈京和侯氏兄弟还有廖哲瑜之间的关系必然紧张。

不管是哪种情况,陈京都不可能会想到邵洪岸,邵洪岸完全就可以在后面稳坐钓鱼台,冷眼旁观这一切。

“对方这个盘算,弄得有些大了!”陈京心中暗道,他轻轻的哼了一声,脑子里面转过无数念头。

他心中清楚,和有些人结怨了,就没办法化解。要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要把他彻底的击倒、击溃,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退路。就像面对邵洪岸这样的人,此人睚眦必报,做人阴狠狡诈,如果通过妥协的办法能行,他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又贴上来咬人了。

一想到这里,陈京心中就有一股无名的怒火,他觉得在这个时候,此时此刻必须要行动了。

坐以待毙绝对不行,而要动,就要动到关键的地方,要弄得让对方害怕,让对方心中忐忑不安…………廖哲瑜心情烦躁得很。

他先收到消息,说德高那边他看中的那块地已经被管委会以平价划给侯氏兄弟了。这着实让他郁闷了一把。

在楚江地面上,廖哲瑜做事向来畅通无阻,就像这种拿钱买地的事情,在很多地级市,拍卖竞争的时候,价位到了一定的程度,圈里人甚至主动放弃竞标,以此来给他面子。

而在德高这个地方,廖哲瑜夹起了尾巴,一本正经、工工整整的做生意,拿着比别人多的钱,却买不到自己中意的地,这实在是让他觉得很郁闷。

如只是这个郁闷倒也罢了,就在这个消息过后两天。

最让他头疼,也最让他欲罢不能,同时又是他最忌惮的女人方婉琦打电话过来,开口就是警告他,让他不要搞那些龌龊事儿。

廖哲瑜从未想过“龌龊”两个字会跟自己有关系,他连忙问原委。

谁知,他不问原因方婉琦还没那么生气,他一问原因,电话那头方婉琦大声道:

“你少假惺惺给我装糊涂了,你自己做了什么还要问我?廖哲瑜,我看不起你的就是这一点,搞得城府很深,神神秘秘,遮遮掩掩,哪有男人像你这样活的?”

“你……”廖哲瑜脸色一青就要发火。

方婉琦声音像打机关枪一样又抢到了他的前面:“反正这样说吧,事儿就是那个事,如果你真要一条路走到黑,那这事我们就没完。不要以为你们廖家势大就太张狂。欺人太甚了,兔子还会咬人呢!”

“啪!”一声,方婉琦将电话挂断,廖哲瑜对着电话面红耳赤,恨不得将电话砸碎。

良久,他平定心绪,开始拨电话了解情况,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邵坤。

一问邵坤,他明白了,原来是这次德高出事了,新区土地平价出让的事情受到了质疑。邵坤道:“廖总,您说冤枉不冤枉,我们调了这么多资金没拿到土地,这也就算了。偏偏,最近这个关于土地的质疑还有纪委成立调查组调查此事这一大帮问题,有人全往我们脑袋上扣。

说是我们没拿到土地心生不满,就举报了那些人,同时还煽动了很多谣言,这真是岂有此理!”

廖哲瑜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道:“谁被纪委调查?哪个人被纪委调查?是陈京吗?”

“好像有陈京,反正不止一个人,有好几个人都被举报过!”邵坤汇报道。

“哼!”廖哲瑜冷哼一声,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道:“这个事你自己把握,一定要搞清楚、弄明白,还要讨回公道来!我就不信德高真就是某些人一手遮天的地方了!

别说我们没做什么事儿,就是做了事儿又怎么的?我们作为投资德高的大企业,对不公平的事情说不,又有什么值得别人质疑的?”

“是,是!”邵坤连连称是,“廖总,这件事我没跟您汇报,就怕您心烦。我们指着把这事处理妥当了,再告诉您呢!”

“怎么样?有眉目了吗?”廖哲瑜挑眉道。

“有眉目了,前两天我去见了方克波,方克波对我们的工作表示了充分的支持。这件事情波及我们的可能性就不大了!”邵坤道,他顿了顿,接着道:“还有,方克波最近态度上有了大转弯,上次我们去拜访他,他盛情款待了我们。而且,他还主动承诺,以后市委由他亲自联系我们三江地产……”

邵坤认真仔细的把最近和方克波接触所取得的一些成果向廖哲瑜做了十分详细的汇报。

廖哲瑜的神色稍缓,道:“这件事情很好,你们工作做得到位。德高不比其他地方,德高的几个主要领导,都不是我们人脉圈中的人。我还是那句话,做生意要广交友。

你需要什么支援,大胆给我说,我定然全力支持你,关键时候要我出面也说一声,我听你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