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10章 敲山震虎!

第三百一十章 敲山震虎!

邵冰莹案子的庭审,陈京到了现场。

而在陈京到现场之前,邵洪岸和邵坤两人也到了现场,邵洪岸这次还明目张胆的把以前他在临星拖拉机厂的厂办公室主任,也是他的情妇,宋歌也带来了!

今天的邵洪岸,情绪是非常低沉的,他就只有邵冰莹一个妹妹,两人的感情是很深的。

但是,今天的庭审结束以后,邵冰莹注定逃脱不了牢狱之灾了,这一点,让邵洪岸内心极度的痛苦。

而当他看到陈京的时候,这种痛苦刺激得他恨不得站起身来,就这样冲过去把陈京乱刀砍死!

一切痛苦都化为了仇恨,他心中十分清楚,邵冰莹之所以落到今天这般下场,这一切都是拜陈京所赐,如不是陈京,怎么会有今天的事儿?

邵洪岸一向就是以我为尊,自私自我的人,从来就不会反思自己。

此时的他看到陈京,那是典型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邵坤轻轻的咳嗽,提醒邵洪岸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今天这个场合不一般,很多记者拿着相机都等着拍那些充满火药味儿的镜头呢,邵洪岸这不是往这些枪口上撞吗?

陈京进到法庭,左顾右盼看到了邵洪岸。

邵洪岸是个什么角色,他已经非常清楚了,陈京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和邵洪岸之间的关系有缓和的可能。

有一句名言说得好,千万不要树敌,千万不要得罪小人。

但是,如果树敌了,又得罪小人了该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弄死他,让他永远也威胁不了你,除此以外,任何的想法都只能是幻想!

实际上,陈京今天来这里也不全是为了看这个案子。

邵冰莹的案子是个铁案,证据确凿,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再说,邵冰莹本来就有前科在身,现在又出了新的问题,几个案子一起宣判,后果可想而知。

事实上,法庭庭审的进展也一如陈京所想,庭审进行得很顺利,邵氏兄妹高价请的律师,也没有了施展的机会,因为在法庭上,公诉人的攻势犀利,招招致命。

而邵冰莹在精神上显然也已经崩溃了,她自己的供词中,也把自己的犯罪事实交代得清清楚楚。

陈京自始至终听完了庭审,对军队查案的能力,已然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果不是军方介入,今天的庭审不可能这么顺利,正因为在军纪委那边已经把情况弄得清清楚楚了,再将邵冰莹移交地方,省了很多的工作,这个案子的侦查到公诉,时间耗费极短。

最后,庭审被预定的时间早四十分钟结束,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法官退场,法警将嫌犯带离,这时候场面有些嘈杂,有记者凑上前去企图采访邵冰莹。

而有相当一帮记者凑到了邵氏兄弟身边采访他们,参加庭审的很多人也接受记者的采访。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忘记陈京,但是陈京似乎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就在记者到处张望,找陈京的时候,他却宛若人间蒸发了一般,了无踪影了!

好不容易应付完记者,邵氏兄弟进到了车中,邵洪岸脸色铁青,冲司机摆手道:

“开车,开车!今天真是疯了,什么狗屁事儿都能够遇见!”

司机小卓回头看向邵坤,道:“邵总,刚才市委董秘书过来了,说想跟你谈点事,看您方不方便?”

邵坤一

问:“董秘书是董建吗?他在哪里跟我谈事?谈什么事儿?”

司机小卓点头,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奥迪,道:“董秘书就在那辆车里面,他说如果你方便的话,就可以直接过去!”

邵坤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变了变,最后道:“洪岸,你们在车上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邵坤下车,四顾没见到周围有人,他慢慢走过去,奥迪的车门自动打开,董建从车上下来。

“董……”

他话说一半,戛然而止,他看到了车后座还坐着一个人,赫然是陈京。

陈京面带微笑,道:“邵总,不好意思,有些冒昧了!实话讲,是我有事想跟你谈谈,怎么样?方便吗?”

邵坤脸色变得十分古怪,他脑子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和陈京见过面,但只是点头之交而已,陈京什么事情要找自己?他为什么在这个场合找自己?

既来之,则安之,容不得邵坤多想,他稍微点点头,就坐了进去!

董建掏出一支烟,笑道:“行吧,你们聊,我随便走走!”

坐进去以后,邵坤才觉得自己离陈京距离有些近,他往前看,发现前面并没有司机。

他等着陈京说话,但陈京似乎在考研他的耐心,一直就是沉默。

终于,他忍不住了,开口道:“陈……”

“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场合和你谈话!”陈京几乎和他同时开口,他只好把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陈京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你们廖总手下又添了一员大将,可喜可贺,廖总有了你,还有了洪岸老总,看来他的事业是如虎添翼了!”

邵坤道:“陈主任,您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无须绕圈子!”

陈京嘿嘿一笑,道:“绕圈子谈不上,我找你谈话,在这个场合和你谈话,自然不是聊天谈心来的!”

陈京顿了顿,道:“这么说吧!对德高最近发生的事情,你对廖总应该是有一个汇报的。你的汇报也是说土地没拿到,反而惹了一身骚吗?如果是,我即刻就可以把你这个汇报给推到,你行不行,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廖总看一看,他的手下究竟在德高干了一些什么事儿!”

邵坤脸色连变数变,道:“陈主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京冷冷一笑,道:“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吗?洪岸老总跟我有仇,那我们自会了结。你和他是兄弟,你可以帮他!但是,廖哲瑜不是傻瓜,我陈京更不是傻瓜。

还有侯氏兄弟是傻瓜吗?侯林可能有点傻,侯冠中你们没有交过手?

算了吧,你自己回去想想,有句话说得好,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现在的德高,不是当年的德高了,说句张狂的话,我知道的,永远比你和洪岸老总知道的多……”

陈京说,邵坤在旁边听,两人的距离很近,邵坤如坐针毡。

他跟廖哲瑜多年,了解廖哲瑜的脾气。廖哲瑜做事,最重要的是体面,体体面面,大家既挣钱,又有面子,那该多好?

像邵坤做的那样,因为丢了一块土地就肆意造谣,然后煽风点火整事,最后事儿没整好,反倒惹火上身,这是廖哲瑜最不喜的事情。

因为这样的事情丢了面子,显得他三江传媒气量狭小,输不起。

陈京能够和邵坤说这些话,邵坤清楚,自己和邵洪岸背地里干的那些事情,陈京已然了解了!

尤其是他最后一句话,让邵坤心中很忐忑。

在德高这个地方,陈京知道的,永远比他和邵洪岸知道的多。

这话内涵太深了,自从伍大鸣来德高以后,他手段既高,又非常的强势,现在在德高已然是相当有威望了。

陈京是伍大鸣最信任的人,他的触角可以说遍及整个德高各个地方,有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邵坤再干什么小九九,他能不知道?

还有,最重要的是,现在三江传媒在德高投资的计划相当的大。

廖哲瑜最在意的就是要想办法和德高市委和市政府把关系搞好,这样,他的项目就能进展得更加顺利。

现在,邵坤得罪了陈京,陈京手上明显是握有实权的人,这会给三江传媒带来多少麻烦!

缓缓的拉开车门,从车上下来,邵坤的神情有些恍惚。

他和邵洪岸毕竟是不一样的,他多年在廖哲瑜手下工作,远没有邵洪岸那般胆大妄为和阴险狡诈,也没有邵洪岸那般睚眦必报,自私自我。

他在邵洪岸身边,被邵洪岸影响倒没感到什么,现在经陈京这样一说,就如一盆冷水从他头上浇到脚下,他的大脑渐渐清醒了,心中也开始有些害怕了。

“等一下!”陈京在车中道。

邵坤连忙站定,身子有些僵硬,陈京笑道:“给洪岸老总带句话,冰莹老总的事儿,很让人遗憾啊……这样的遗憾,我希望以后永远不要有了……”

邵坤连连点头,道:“我一定带到,一定带到!”

陈京哈哈一笑,点点头,道:“有句话说得好,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如果冰莹老总的事儿,换另外一个角度或者说方式,今天的庭审可能又是另外一种场景了!

澧河发生的事儿,临河是不是也有事?好了,好了,我说得有些多了,耽误了你太多的时间,你先去忙吧!”

邵坤轻轻的欲关门,陈京又道:“让董建过来吧,今天我临时拉了他当车夫,呵呵……”

董建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他和邵坤是颇有关系的,一看邵坤的脸色不对,忙问:“姐夫……”

邵坤笑了笑,道:“你想忙去,回头多来家里吃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