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11章 兄弟情深??

第三百一十一章 兄弟情深??

陈京把邵坤叫过来说说话,这是他认真想过后做出的决定。

最近发生的事让陈京意识到,背后老是有人等着暗算你,是一件非常讨厌的事儿,尤其是像邵洪岸这样的人,他做事没底线,像一块牛皮糖一样,一有空隙就整事,实在是如芒刺在背。

陈京这几天左思右想,想到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便让人摸不透。

另外,像邵洪岸这样的人,从临星拖拉机厂离开,这对他来说,不能不说是个很大的打击。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够主动出击,让邵洪岸自顾不暇,事情肯定是有改观的。

再说,古语就有云,叫民不与官斗,邵洪岸现在是铁定了心要和自己作对,陈京也可以铁定心专门找邵洪岸的麻烦。

邵洪岸在临星拖拉机厂经营了这么多年,包括他近段时间出来的所作所为,里面有很多都是有破绽的,陈京今天和邵坤谈,就是谈这些破绽。很多地方他都装作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他相信自己的这一手,对邵洪岸绝对是一个极大的震慑。

退一步说,即使震慑不住邵洪岸,能够给邵坤提个醒,这对邵洪岸来说,也是一次内部矛盾的分化,他相信,邵氏兄弟经过了这次的挫败,短时间能对自己构成威胁的可能性不大了!

事情的进展和陈京想想的相差不大。

邵坤回去以后很受惊吓,把陈京和他说的所有话都向邵洪岸说了,最后他道:

“洪岸啊,我刚才跟纪委的朋友通电话了,纪委对陈京的调查查无实据,已经取消调查了!不仅如此,陈京狡猾得很,把自己的情况说成了是个案例,在暗中鼓捣财产申报的事儿。

这个事儿的敏感,让纪委现在很被动,纪委最近专门开会研究过对不实举报责任追究的相关办法呢!”

邵坤顿了顿,沉吟了一会儿,道:“还有,从陈京的话中,可以明显听出来,他对你的事情已经了解够多了!你在临星这么多年,得罪的人肯定不少,陈京如果真要和你较真,事儿可能会很棘手!”

邵洪岸一听邵坤的这些话,他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道:“大哥你可不要上了陈京的当,陈京这是在诈你,最近这段时间,他被纪委查得惶惶不可终日,哪里有可能有精力去搜罗那些东西?

再说,我在临星拖拉机厂的事儿,纪委和检察院都成立过调查组调查过,审计局也查过临星的账目,这些都没有问题,他陈京能够整出问题来?

他这明显就是打了心理战,大哥,我们可千万得稳住,不能够被他的话弄乱了自己的阵脚。”

邵坤脸色泛青,他脑子里面又想起廖哲瑜的叮嘱。

做生意要和气生财,三江地产投资德高的计划是几十个亿,将这些所有的投资都弄成功,都规划好,都把握好,这才是他工作的重心。

如果太意气用事,树敌太多,尤其是和市委书记成了死对头,这可能才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一念及此,他道:“洪岸,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你在德高留的时间也够长了,也该去把楚江重工那边的事情理一理了!廖总是很器重你的,你一定要把他交待给你的工作做好,这才是重点!

至于三江地产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有信心能够把握住!”

邵洪岸一听邵坤这样说,心中一下子透凉透凉。

此时他才明白,邵坤这人也是不堪大用的人,一点小挫折,立马卵蛋都吓破了!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成事?

在邵洪岸的心中,他这一辈子,注定了是要轰轰烈烈的。

这年头,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胆子不大,就成不了事。

邵坤似乎看出了邵洪岸的神色不对,他道:“洪岸,你我是兄弟!既然是兄弟,在关键问题上,你就得听我的!你要记住,现在我们是同在廖总手下做事,已经不是你在临星拖拉机厂的时候了。

廖总的为人不错,但是也不是傻瓜,真正能够让他交心,让他信任的人不多。

你老哥我能够算上一个,所以啊,洪岸,你听我的话,是注定了没错的!”

邵洪岸心中一凛,听出了邵坤话语中另外一层意思。

在邵坤的心中,他还是想驾驭邵洪岸的,最好能够让邵洪岸成为他的一杆枪,这样的话,他在集团内部,就有足够的资本和对手博弈了!廖哲瑜对他的信任和器重,肯定会更胜往昔。

可惜,他想驾驭邵洪岸的念头有些天荒夜谈了,邵洪岸听出了邵坤言语中的这层意思,他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厌恶。

但是在面上,他却诚恳的道:“大哥,我自然是听你的,我不听你的听谁的?”

邵坤愣了一下,哈哈大笑,甚为得意的道:“这才是我的老弟,我们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楚江重工那边,我也知道一些情况。那边廖家的几个元老都在,你初去虽然是股东的身份,但是要掌控局面,估计难度不小。

但是有我帮你,再加上凭你自己的才华,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定然有改观了!”

邵洪岸沉吟不语。

他脑子里面飞快的运转,各种念头如走马灯一般在他脑子里面划过。

他审视自己的形势,发觉现在的确是不比在临星的时候了,他从临星出来投靠廖哲瑜,本意就是想找一尊大的靠山,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

但是,廖哲瑜现在并不信任他,明明给他一个老总的位置,却是安排人左右掣肘,让他把握不住局势。

他心中有了这个判断,他终于清楚,在现在这个时候,站稳脚跟可能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事情。

邵洪岸本来脑瓜子就灵活,鬼点子和小手段是信手拈来,他没思索多久,便想出了一条妙计。

他装出一副意志颇为消沉的样子,给自己点上一支烟,闷头抽烟,一语不发。

过了很久,他对邵坤道:“大哥,我有一个想法!我不想在楚江重工干了!”

邵坤一愣,道:“洪岸,你这是犯的什么浑?廖总给你这么好的条件,有那么大的舞台让你展露才华,你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呢?”

邵洪岸苦笑的摇头,道:“大哥,你刚才的话让我明白了,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这句话说得好啊!我想过了,我干脆在你手下干个销售经理得了,您在德高一个人太辛苦,集团有些人还不理解你,在背后捅你的刀子。

与其这样,还不如咱们兄弟在一起,我在德高也有一些人脉,虽然陈京我是得罪了,但是,我没想过要抛头露面,就干点脏活累活,只要能把大哥你顶到省城去,不用再窝在德高这个小地方搞开发,我就算是成功了!”

邵坤一听邵洪岸这话,心中大喜过望,他正要哈哈大笑。

但是一想邵洪岸以前的身份,他便讪讪的摇头道:“洪岸,你的才华到我这里屈才了!屈才了!大哥我脸皮再厚,也不敢让你来做我的下属!这事我看休提了,你还是好好的去楚城吧!”

邵洪岸不回答邵坤的话,只是低头吸烟,良久,他再一次抬起头来,眼眶中眼泪都流出来了,语气哽咽的道:

“大哥,我不甘心啊!您说说,咱们兄弟为什么就这么不得志?就说我吧,替党工作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可是结果你看到了,伍大鸣上台就把我给踢走了……

还有您,这么多年任劳任怨的在集团工作,作为三江房产的老总,却来负责德高的几个楼盘项目。美其名曰集团将来要把投资德高作为重点,但其实,目前投入德高的都是一点小钱。

就因为这点小钱,就将你束缚在德高,你可是三江房产的老总啊……”

邵洪岸这一动情,一下就说到了邵坤的心坎上了!

邵坤在集团内部也遭排挤,廖哲瑜对他的忠诚不怀疑,但是对他的能力颇为怀疑。加之,邵坤又是本土派,没有喝过洋墨水,学历层次方面,和廖哲瑜新吸纳的来自廖家各种重要位置的人才相比,也是相形见拙了!

就这样,邵坤被廖哲瑜调到了德高来负责项目,等于是变相的削了他的权。

这件事情邵坤一直藏在心中,藏得很深,邵洪岸就把握了这一点,把邵坤的情绪一下就调动起来了。

邵坤很是激动,道:“洪岸,你放心,只要你大哥在,就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我这几天就去一趟省城,我亲自给廖总说,把你调过来……”

看着邵坤动情的样子,邵洪岸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对这个大哥,他的确是信心不足了,太容易动情,太容易动感情,就是不堪大用的。

他一想到这里,对廖哲瑜也是高看了一眼,这个廖公子不是个省油的灯啊,用人很准,看人看得很透。看来,要把他这一条线走通顺,还真得想点办法!

邵洪岸心中充满了斗志,他坚信,这世上还没有他走不通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