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13章 坚决打压!

第三百一十三章 坚决打压!

沈小童精神有些恍惚。

侯林是个什么角色,她大致也了解一些。

这家伙据说是省城某大人物的儿子,自己拥有牛哄哄的公司,裴翠湾就是侯林和他的兄弟开发的楼盘。

上次沈小童去看裴翠湾的楼盘,还是因为侯林炫耀,非得带着她在裴翠湾很拉风的参观了一遍,看到那些售楼小姐,还有楼盘工作人员面对侯林毕恭毕敬的样子,沈小童对他的身份也算是确定了,知道这家伙还真就是个高富帅。

沈小童很难想象,像侯林这样的时尚帅哥,有钱又年轻的小伙,能够和陈京这样老土的家伙,能够有什么交集。

但是让她吃惊的是,侯林在陈京面前坐得前所未有的端正,脸上挂着笑,虽然有一种让人不太舒服的感觉,但是总体上,他在陈京面前还是非常恭敬的!

他一口一个陈主任的叫陈京,说的内容好像是什么哪块地的事儿,沈小童也听不太明白。

陈京叫沈小童,安排他出去买瓶生抽,沈小童一百个不情愿的出门,她清楚,陈京和侯林肯定有事情谈,让自己买生抽,就是让自己先去打酱油的意思呢!

沈小童走了,陈京和侯林之间的谈话也就深入了很多。

陈京忽然想到一件事,今天上午的时候,古魏过来见伍大鸣,他和古魏在秘书室聊了一会儿。

古魏现在很苦恼,主要的那块土地的事情,在民间的反映很大。

以前,为了土地政策问题,很多企业都到前河区委和政府咨询过。当时古魏很慎重,表示土地政策的更改,和不合理政策的修正,这都会召开听证会,认真想办法解决。

但是,易先平忽然弄了这一出,把地就平价放给侯氏兄弟了。

这件事情让前河党委政府很被动,很多其他的投资人也认为政府没有尊重他们,最近在闹情绪。而前河区委和区政府,现在要重新追究责任,却又不知道责任从哪里追究。

古魏和陈京说这话,陈京心中已然明白,易先平这次做得过分了,前河区委内部对这件事有了很大的看法。

陈京当时不好表态,但表示这事,他会帮古魏想个万全之策,争取把事情妥善解决,不伤及前河班子的积极性……

陈京心中装了这件事,现在在看侯林的这个态度,他觉得事情不动点真格,可能还真如古魏所说,这个口子一开,以后新区的工作就难做了!

一念及此,陈京心中便有了主意。

既然易先平这人不堪大用,那就不能留。不留易先平,然后从易先平突破,把土地的问题重新更正过来,这不仅是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也可以让纪委有个台阶下。

虽然纪委的动作有些夸张,根据几封举报信就对陈京大肆调查,后来却有查无实据,很是下不了台。

但纪委下不了台是一回事,陈京能够有个机会让纪委下台,就得把这个机会利用让纪委顺坡下驴,这是维护纪委的权威,也对以后他和纪委的关系是一个缓和。

邵洪岸的事情,让陈京意识到,有时候做人做事,得圆融一些。

行为做事,要有作为,不要怕得罪人是没错。但是,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还是不能够太过随性而为,要心胸宽阔一些,气量大一些。

做事和考虑问题多注重大局,这是非常重要的。

脑子里想到这些,陈京心中便有了主意,他道:

“侯林,土地的问题,究竟怎么处理,目前来说,应该还是没有定论的!这个事情,我得跟你先打个预防针!”

侯林一愣,道:“陈主任,您这话我就听不懂了,土地出让我们是有合同的,难不成市委能够连这个合同都否定?这对我们企业来说,是怎么也难以接受的,从法律法规来说,也是不符合的,您说……”

“行了!”陈京淡淡的道:“你放心,违法的事儿谁都不会干,还有,打击企业投资积极性的事儿,我们也不会干!”

“那就好,我们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侯林道。

他来见陈京,起因还是因为易先平。易先平弄了这事儿,影响大了,他知道坏了!

他可能是担心陈京饶不了他,他干脆跑到了覃飞华那里诉说明情况,侯林和侯冠中一看风往那边吹,便立马跟着易先平去走覃飞华的路子。

两人见到覃飞华,覃飞华表示,这件事情既然出了问题,政府愿意为这个草率的决定买单。

有了覃飞华的这个承诺,侯氏兄弟心中有底了,后来,两人一商量,还是觉得不能像易先平那样没出息。事儿虽然做了,但是还是不能把陈京这边的路封死,这才有了侯林过来见陈京这茬儿。

但是侯林毕竟太年轻,为人做事还是藏不住锋芒,侯林今天过来那谈话的口气不像是来缓和关系的,反倒像是来示威来的。

不得不说,就是因为他这个态度,让陈京坚定了信心,是该好好的正一正开发区的风气了……

侯林走了,说起来还是因为有些话不投机。

侯林走到楼下,沈小童听到有人下楼,便从对面出来蹑手蹑脚的推陈京的门。

陈京的门虚掩着,他人站在窗口,眼睛望着楼下。

在楼下停着一辆宝马,侯林走到车边,拉开车门,狠狠的摔了一下,好像还爆了一句粗口。

沈小童看到陈京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然后,他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一接通,沈小童就听到陈京道:“是古书记吗?我陈京呢!上午你说的事儿,我经过慎重考虑,觉得这事还是得从严从紧,要坚决刹住这股邪气。

新区对我们太重要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我们对错误过度的宽容,我们失去的会是更大的原则!”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很高兴,紧接着,沈小童发誓,她从来没见过,陈京的那张脸会变得那么有杀气,和气平日温文尔雅判若两人,让沈小童觉得特别不真实。

“既然有这样的行为,为什么你不早汇报?早说这事,哪里有那么多麻烦?”陈京的语气冷厉。

又等了一会儿,陈京的语气变得异常干脆果断,道:“还能怎么地,把事情直接反馈到纪委杨书记那里,如果他敢有什么出格的动作,直接抓人!”

“抓人?”

沈小童心怦怦的跳,她听出来了,陈京好像是在跟某个书记通电话,好像是在做着什么指示,其中竟然还涉及到市纪委。

这一下让沈小童脑子彻底懵了!

陈京是个官儿?听口气好像官当得好不小,他这么年轻,当什么官能让他这么牛逼哄哄的?

沈小童偷眼看着陈京的样子,虽然是侧面看,但她笃定,以前她从未见过陈京的这一面。

她是先入为主,一直以为陈京是老师,所以,陈京给她的印象都是温吞水,古板男,土帽男,在她内心深处,对陈京还是不怎么认同的,觉得陈京就是一个毫无攻击性的邻家男孩。

可是今天,陈京彻底的颠覆了她对其一贯固有的认知,陈京露出的锋芒,让她感到心悸。

显然,陈京和侯林的谈话不欢而散,陈京应该是在动手要对付侯林。

侯林可是省里高官的儿子,有钱又有势,他的风头沈小童可是亲眼见过的,陈京能够有能力对付这样的人?

看陈京的样子,一副胸有成竹、智珠在握的样子,还有那充满了杀气的语言,沈小童忽然之间对陈京有了一种莫名的信心!

她缓缓的退开,生怕陈京知道了她在偷看。

她也需要时间消化一下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了。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过了一会儿,又嗅到了陈京这边房里飘来的菜的香味。

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等她在一次过陈京家,陈京已经将一盘盘的菜放在桌子上,穿着打扮,又成了居家男孩,和刚才的形象判若两人了!

吃一顿饭,沈小童不住的往肚子里面扒饭,一遍偷眼看陈京。

陈京实在被她看得不自然,皱眉道:“你看什么?你今天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沈小童嘀咕了一句:“你真是个大骗子,一直都隐瞒身份,真是太可恶了!”

陈京摊摊手道:“我可从来没隐瞒过什么,是你自己没问我而已!”

沈小童道:“谁说?这么久了,人家都以为你是老师,你这人也是,还真会装!”

陈京摇摇头,道:“小童,我记得没错的话,我可从来没说我自己是老师啊,这可都是你封给我的职位!再说,老师又怎么样?我还羡慕老师呢,整天在象牙塔里面,接触的都是真善美,哪里有外面社会这般复杂?”

沈小童瘪瘪嘴,道:“才不羡慕老师呢,女人当老师倒也罢了,男人当老师,那就是真没出息!”

陈京愕然,道:“你这话说得,真是无意吐真言,原来我在你的眼中,一直都是没出息的存在了,今天我总算找准自己的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