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14章 陈京出手!

第 323 章 陈京出手!

邵洪岸被廖哲瑜任命成为三江地产的副总,这个消息是范江告诉陈京的。

范江在三江传媒脱颖而出,很受廖哲瑜的器重,从去年年底开始,廖哲瑜就把他送到了新加波学习,现在,他也是刚刚回来。

这几年,廖哲瑜的事业蓬勃发展,盘子越来越大,范江也是赶上了这一波风潮,屡屡被提拔。

目前而言,在廖哲瑜的集团内部,跟随廖哲瑜打天下的老一派和范江还有从廖氏家族精心选拔的新一派之间的矛盾尤其激烈。这一次,范江从新加波回来,本来是要重新到三江传媒担任副总的。

奈何集团内部竞争太激烈,廖哲瑜不得不改变初衷,最后只给了范江一个总裁助理的位子。

而三江传媒的老总就是由廖哲瑜亲自兼任的,可能是这一点,恰恰能够弥补范江职位上的不足!

进入了集团高层,范江的消息就灵通了,他早就知道陈京和邵洪岸不对付,所以,对邵洪岸的信息,他是非常的上心,一有什么动静,他便打电话给陈京!

廖哲瑜说到邵洪岸,情绪有些激动,他道:

“京子,你可得小心这个人。这个家伙不简单!廖总本不是很信任他,把他安排在重工那边做老总,估计也是在试探他。现在倒好,他把那边的位子辞了,去给邵坤做副手去了,他这一手很漂亮,而且很出人意料。

廖总对他的这个举动很高兴,那天两人交了很久的心!”

他顿了顿,道:“对了。说到德高的事情,邵洪岸还惺惺作态的表示了他对自己的担忧。他说他担忧和市委的一些领导搞不好关系,会影响到公司的业务。所以,他主要工作还是要在公司管理上多用心,以后公关、外务方面,还得少露面……

你说这人阴险不阴险。他明明知道你和廖总之间有些不对付。他就照着这个地方发力。一下就收到奇效了!

那天,廖总还亲自签发了一个任命,好像是任命一个宋歌的女人担任地产公司公关部经理,这个女人也是从临星拖拉机厂出来的。估计和邵洪岸是有关系的!”

听了范江的描述,陈京大致了解廖哲瑜及其手下的情况了。

真就是不是冤家不聚头,邵洪岸竟然出了这么一狠招,放弃了一个公司的老总不做,宁愿给邵坤当帮手。他留在德高,是忒能使坏了。以后陈京面对他。还真得小心谨慎一些!

廖哲瑜这边重新调整三江地产的班子。意欲要在德高大干一场的架势已经拉开了。

而侯氏兄弟这边的三楚一品集团,却忽然之间陷入了危机之中。

纪委在结束了对陈京的调查之后。忽然矛头指向了前河新区管委会主任易先平的身上,而且好像很快就掌握了易先平受贿的证据。而行贿的一方好像就是三楚一品地产。

这个消息在德高一被披露出来,引发了一片哗然,很快,社会各界和媒体都将矛头指向了易先平和三楚一品。

三楚一品公关部不得不站出来向外界拼命的辟谣,即使如此,三楚一品在德高的办公楼也被记者围堵,侯氏兄弟无路可走,完全是束手无策!

不得不说,这个变化来得太突然了,不仅是外人,就是当事人之间都没有想到,纪委会将矛头指向自己。

无论是易先平还是侯氏兄弟,他们都自认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

但是,纪委拿出的证据和纪委调查组调查取证所得到的进展,对他们是非常的不利。

被困在家中,连班都上不了的侯氏兄弟,两人就在客厅里面踱步。

一盒烟被两人抽得一根不剩了,谁也想不出什么策略来。

侯林脾气暴躁,一脚踩在空烟盒上,道:“狗日的,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这都是什么狗屁事儿嘛!”

他冲侯冠中嚷嚷道:“大哥,你说这事做得,不就是几万块钱的事儿吗?我们又不是直接送钱,他还能把我们怎么地?再说,易先平背后也是有人的,难不成覃飞华这点事都帮他担不到?”

侯冠中嘿嘿冷笑,摇头道:“你呀,你呀,你这个性子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改!像你这个个性,以后我看你还是回楚城去得了,省得跟我惹麻烦!”

侯林讪讪的笑笑,神情很不自然,道:“哥,您别生气,我也就随便说说,我这不是也担心吗?”

侯冠中端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道:“这次易先平是完了!你想现在的形势,纪委那边要找地方下台,前河区委区政府古魏和周进然那边面临重重压力,他们需要给大家有个交代。

把易先平拿下,是他们共同都乐意的事情,这么多人需要易先平完蛋,而且现在事情又证据确凿,这事覃飞华能够兜得住?”

侯林听得连连点头,道:“乖乖,听你这样一说,还真是那么一回事。这下完蛋了,拿下易先平,肯定就会涉及到行贿的问题,这些所有的事情一曝光,我们必然受到牵连,我们三楚一品好不容易在德高闯的一点名气,就完蛋了?”

侯冠中脸色铁青,轻轻的哼了一声,道:“你知道事情这么严重,你平常还不知道收敛?我早跟你说过了,我们做生意需要如履薄冰,要和气才能生财。有时候需要的是多装孙子,小时候,爸妈宠我们,把我们惯坏了。

现在你我都得清楚,在德高谁也不是咱爸妈,谁也不会宠我们,在利益面前,我们就是个屁!”

侯林面对哥哥的怒火,一语不发,但心中却还是很不服气,他沉吟了半天,道:“哥,这事硬是不行,我们给老头子打声招呼,反正不管怎样,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不能够付诸东流!”

“狗屁!”侯冠中脸色一青,“你以为老头子是谁?他的触角能够到德高?我告诉你侯林,你稍微动脑子想想,你就能明白,现在德高谁才是老大。再说,你让老头子怎么说?

让他把易先平给保下来吗?覃飞华自己都不保,让老头子来保?这里面有多少麻烦?”

侯林道:“那怎么办?难不成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局面这样一直进行下去?我说哥,这事八成是廖哲瑜那家伙从背后使坏!这个鸟人,仗着自己财大气粗,背景厚根子深,对我们是经常的欺负、给我们下套子,这一次一定是他使的坏!”

侯冠中一语不发,伸手又去拿烟,可是一盒烟已经抽完了,又哪里来的烟?

侯林忙转身到抽屉里面拿出一盒烟拆开,给自己点上一支,然后给老哥一支,两人又开始闷头抽烟。

不知过了多久,侯冠中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你打电话让赵一平进市里来!”

“赵一平?他来顶什么用?他现在好像在临河就搞得一塌糊涂,他能帮得上我们?”侯林一脸不解的问。

“你还有脸说!不是你尾巴翘太高,会发生今天的事儿?你弄了半天,事情出在哪里你都没搞清楚。你想想,什么时候前河古魏和纪委杨杰站一条线去了?

这中间,如果不是陈京,他们能够走到一起?”

侯冠中顿了顿,又道:“还有,你想,为什么前段时间就没这些事儿?纪委查陈京无果,形势很被动,杨杰一怒之下还专门开了会议讨论不实举报的处理问题。你说,如果那时,杨杰手上有易先平的把柄,他还会等到今天?

最后,我们和易先平的来往问题,那都是谨慎了再谨慎的,这么谨慎,还会出这么严重的问题,这说明什么?”

侯林眼睛一亮,道:“这说明是易先平身边的人出了问题!”

侯冠中马上问:“那谁有能量把人安插在易先平的身边?新区管委会成立没多久,据说每一个人都是陈京甄选,伍大鸣谈过话的。你说这些人中间,谁能够做到把易先平的辫子全揪在手中?”

侯林怔怔呆立当场,喃喃的道:“奶奶的,这个陈京还真是狠!自己一手提拔的人,说不行就砍掉,这种手段还真了不得!”

侯冠中脸色铁青,道:“我上次让你去陈京家,你去谈了一些什么?”

侯林脸色变了变,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他敢跟老哥说,那天有个沈小童在,影响了他的情绪,还有,在女人面前他需要极力的维持自己的面子吗?

还有,那个时候的侯林,心中又哪里会想到陈京能够有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

在他的心中,总会认为陈京就是一个秘书而已,而陈京真正牛的地方,也不就是和方婉琦有特殊关系,沾了方家的一点光而已。

他哪里能想到,陈京拿下易先平,剑指三楚一品,真要动真格,侯氏兄弟这一次在劫难逃,至少公司的形象会因此一落千丈。一旦那样,他们在德高先行的优势就会丧失殆尽,损失不可估量。

“我去给赵一平打电话!”侯林站起身来,心中有些发虚,更有些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