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15章 闲杂人等!

第三百一十五章 闲杂人等!

易先平被调查,因为他是副处干部,而且牵扯到的事情又很严重,关于这次调查的事情,纪委杨杰将这个情况向常委会做了汇报!

在常委会上,方克波极力支持杨杰,他表示对受贿的干部要绝不手软,德高现在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如果干部队伍的素质跟不上,德高的建设成果可能终究是个空。

他又讲说新区现在是全市发展的标杆,新区管委会的职位权利非常重,这样一个关键职位的干部出现违纪,群众的眼睛都雪亮,大家都盯着看市委的处理办法呢!

方克波的这个讲话,在常委会上引起了一股躁动,所有人都听出来了,他这明显是将矛头指向了覃飞华呢!

在德高,易先平和覃飞华之间的关系不是秘密,方克波明知到易先平和覃飞华关系匪浅,依旧一口咬着易先平,这不是和覃飞华做对又是什么?

很多人看方克波语气这般坚决,立场如此坚定,都忍不住惊讶官场上的变化之快。

在这之前没多久,方克波和覃飞华在很多事情上可都是高度一致的,两人似乎有默契,要共同限制伍大鸣。

但现在情况说变就变,昨天的盟友,今天分裂得如此快,连覃飞华似乎都没有料到这一点。

最后,针对这个问题,大家又是各抒己见,没有达成共识,最后又要伍大鸣来拍板。

一向果断的伍大鸣,在这个问题上留了一手,表示这件事情先这样议,具体怎么定,在下次常委会上面敲定。

伍大鸣这个一锤定音,不由得让人思考。

说起来,用易先平这个人,还是伍大鸣的决策。现在,这个用人失察,伍大鸣对此是什么态度?

不知不觉,在班子内部,已经没有人敢质疑伍大鸣了。尽管易先平的使用问题,算得上是用人失察,但是这样的失误,都没有人认为伍大鸣有什么过错。反倒是大家都以一种好奇的心态,在看伍大鸣究竟怎么处理。

易先平的案子被搁置,整个德高就笼罩在一种很凝重的气氛中。

易先平牵扯到的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还牵扯到侯氏兄弟的三楚一品,还有廖哲瑜的三江地产。

到目前为止,德高前河新区都还是把三楚一品作为一家标杆企业在打造,而三江地产则更是厉害,它是进入了市重点招商引资笼子的大企业,市委高度重视的企业。

首先这两家企业之间存在矛盾,另外便是,易先平所炮制的土地问题,和这两家企业都有关系。

这件事情德高市委和市政府究竟怎么处理,德高社会各界,都拭目以待。大家都想看看,德高高速发展以来,所引发的经济第一案,究竟以何种方式收场!

……

五里山度假村,已经是深秋季节了,这里满山的枫叶红遍,景色分外的美丽!

伍大鸣最近都在度假村办公,这里一下也就热闹了起来,每天来来往往的车很多,大都是来汇报工作或者见伍大鸣的。

五里山旅游度假的开发,是德高发展旅游投资的第一个点。

五里山旅游景区的投资,计划投入是二十个亿,投入的方式是国家投入加民营资本加盟。

主要的旅游开发项目包括天目仙洞观景探险、万亩橘林、五里山泛湖观景、西华尖索道、杨家山野外狩猎还有洪水河野外漂流。

这条旅游线路开发,首先底子是非常好的。

这几天,陈京和伍大鸣在市旅游局官员的陪同下,认认真真的把这些地方都走了一遍,陈京很惊讶这些地方的潜在开发价值。

首先天目仙洞,洞中景色千奇百怪,在洞的深处,还有一对天然的岩石缝隙,外面的阳光可以通过这两条缝隙照进古洞中。就如同上天睁大了眼睛,正在俯视着这芸芸众生一般。

带给人的视觉感受是很震撼的,那种上天开眼,俯视芸芸众生的感觉,让人在天目洞中,感觉自己的命运似乎在冥冥之中,自有人在主宰着。

而五里山的水库,本来自然环境就相当的好,周围的山起伏跌宕,水碧蓝碧蓝,一如丽江一般清澈平静,这一路上行,整个水面面积数万亩,几乎是一步一景,非常的唯美。

而水库上游的洪水河,又是汇集了山泉之水而形成的天然河流,河水水流湍急,是天然搞野外漂流的圣地,尤其是夏天,河水充沛,漂流的条件更是得天独厚。

最后是西华尖索道,西华尖是五里山最高峰,这座山峰一枝独秀,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众山峰的正中间。山峰四面绝壁,人无法攀爬。

要上山峰,目前唯有的安全手段,只有直升机。

而当年在峰顶存在的庙宇,采用的都是在绝壁之上凿的古栈道,古栈道的栈道之险,超过华山。

而在西华尖顶,不仅可以一览众山小,周围千山万壑尽在脚下,更难得的是,从山顶往西眺望,竟然可以看到洞庭湖的渔火和繁华,从德高到洞庭湖,数百公里之遥,中间相隔万水千山。

但是,站在西华尖,这万水千山都臣服在了他的脚下,可以让游客一览无余,将整个北楚江尽收眼底。

最后一个地方是杨家山猎场,杨家山的地形和长白山的地形如出一辙,山势雄伟,方圆一望无尽头。这样的大山,有一块区域竟然奇迹般的四面环水,这样的一块区域,恰恰是野外狩猎场最佳的开发区域。

这里如果能够建成一家大的野外狩猎场,可以肯定,整个五里山旅游区的美誉度都因此要上升很大一个台阶!

不得不说,伍大鸣钟情于五里山,还真是有道理的,陈京这一路参观下来,感触非常深,对伍大鸣的特色旅游战略的信心又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而他本身,用伍大鸣的话说,性情也因此受到了陶冶,最近整个人的精神面貌,要比以前好多了!

伍大鸣告诫陈京一句话:“在任何时候,眼睛都要看到目标,只有看到目标了,才不会偏离方向。也唯有这样,人的心胸才会宽广,气度才会洒脱!”

陈京仔细品味伍大鸣的这句话,不得不佩服。

的确,一想到德高的未来,那些诸如易先平还有侯氏兄弟,还有邵洪岸这些种种的人和事,都似乎变轻了!在那些人和事上的一点小得失,终究就是一点小事而已。

真正重要的是,德高的未来,德高数百万人的未来!

易先平爱夜钓,这已经成了习惯了!

夜钓钓海竿,他一个人打四五根竿子下去,就那样搭着帐篷,在那里等候鱼儿上钩,可以等整整一晚!

这期间,他依旧主持工作,但是在这期间见的人,都是他自己和陈京事先打了招呼的,都是身份不一般的人。

这一天晚上,易先平又约陈京去钓鱼,而就在出门的时候,廖哲瑜的车到了,新的奔驰越野,霸气十足。

廖哲瑜从车上下来,老远就伸出手,几乎是跑过来,道:“伍书记,你看我来的时间刚刚好,刚好赶到你出行的时间?”

他的车上不止一个人,陈京隐隐就看到了洪坤,但是只廖哲瑜一个人下车。

廖哲瑜今天穿得并不正式,一身休闲装,看他那副打扮,陈京恍然,原来伍大鸣和廖哲瑜是有约的。

伍大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扭头对陈京道:“既然廖总来了,他也好这一口,你的位子就让给他!”他指了指汽车,“我和廖总去钓鱼,你负责招待车里面的客人。”

陈京点头,将手上的工具递过去给廖哲瑜,廖哲瑜接在手中,装作颇为内行的样子,道:

“哎呀,还真不错,这个牌子的糠饼钓鲤鱼是一绝。”

他眼睛落在陈京的身上,陈京冲他点头,叫了一声:“廖总!”

面对廖哲瑜,陈京不卑不亢,这一点,似乎让廖哲瑜感到有些不舒服,他道:“陈主任,邵总在车上,在德高,邵总才是三江地产的老总。我和伍书记只是朋友相约掉鱼玩玩儿,如果真要谈事情,得和邵总谈!”

陈京含笑不语,道:“谢谢廖总提醒,我有事定然不麻烦你!”

廖哲瑜微微愣了一下,算是碰了一个软钉子,伍大鸣此时却开始迈步向前走了。廖哲瑜调整得很快,干笑一声,道:“好,如果是这样就最好!哈哈,我得走了,看今天有不有口福……”

望着廖哲瑜和伍大鸣消失的背影,陈京摘掉眼镜仔细的擦拭,然后转身进了度假村。

他并没有看一眼旁边停着的那辆奔驰越野,更没有主动去和邵坤打招呼。

他谨记自己的身份,在这个地方,他是伍大鸣的秘书,德高还没有一个人在这里需要他主动去搭讪的。

官场的等级就是这样,陈京以前有些不适应这一套,但是渐渐的,他也习惯了!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随时都要做和自己身份符合的事情,今天伍大鸣的客人是廖哲瑜。

除廖哲瑜以外,其他人都只能是闲杂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