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16章 赌约!

第三百一十六章 赌约!

邵坤被安排在休息室闲看电视,他就觉得有些不妙。

在此之前,根据廖哲瑜的设想,今天邵坤过来是需要和陈京谈一些具体事情的。

主要谈的内容,应该是在新区土地方面的问题,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次侯氏兄弟已经到手的土地,可能不得不全吐出来。到那时候,天下一片大乱,大家对新区西|区土地的争抢,必将进入白热化。

在这个时候,廖哲瑜审时度势,认为那样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应该也不是市委想要的。

要知道,把三楚一品作为标杆竖起来,虽然是前河区委和政府的决议,但是这个决议背后,是有很浓的伍大鸣的影子的。

如果土地的问题,最后闹到不可收拾的程度,三楚一品的地位一落千丈,这对侯氏兄弟,以及对整个新区投资企业的积极性,都是一种很大的打击。

伍大鸣不会不考虑这个问题,所以,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他不会同意纪委一棍子捅到底的提议。

廖哲瑜内心也很支持这个做法,毕竟,把侯氏兄弟逼上绝路没有好处,廖哲瑜看中还是侯氏兄弟另外的两块协议土地。

如果能够在事情处理结果出来之前,就洞悉侯氏兄弟平价购买土地最后的补偿方式,廖哲瑜趁这个机会,也比照侯氏兄弟的办法,把剩下的两块风水宝地拿下来,三江地产在德高的发展,就再也不用他担心了!

廖哲瑜这样的心思,他叮嘱邵坤,一定要找机会和陈京多沟通,把中间的厉害关系谈清楚。

说白了,新区的发展,陈京是伍大鸣的代言人。

从前河区区委书记和区长的任命,一直到新区管委会领导和普通人员的选拔,陈京在其中都是发挥了重要影响的。

所以,陈京对解决这次土地风波的态度应该是最积极的,同时,他也应该和伍大鸣有了充分的沟通,也是能够说得上话的。所以,邵坤这次跟随廖哲瑜过来,是肩负重任的。

可是,他怎么也没料到,陈京就让人把他安排在了休息室,再也没过来了,跟本就没有意思和他谈话。

他哪里坐得住?只坐半个小时,就焦躁不安了,开始站起身来吸烟,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溜走。

一直到晚上十点的样子,他实在是忍不住了,起身就直奔伍大鸣所工作的套房。

房间的门开着,他慢步走到门口,听到里面有人说话。

“纪书记,你这来的时候也太绝了,半夜三更你过来,我怎么好安排你和书记见面?”是陈京的声音,“书记也是人,也需要休息,把他的休息时间都占光了,我这个秘书也就不用当了!”

邵坤往房间内面瞅了一眼,认出来和陈京说话的人是后河区区委书记纪连军。

纪连军在陈京面前碰了钉子,一点也不恼怒,反倒满脸推笑,道:“陈主任,我这不是有个积极的工作态度吗?你想啊,现在发展机会这么好,省里又有要求,让我们搞好城市基础建设。

这对我们后河是个机会,今年以来,前河区的发展如火如荼,搞得一派红火。我们后河的老城改造是口号喊得凶,实际上稍微大一点的工程,我们都做不了。

这一次,书记从省里回来,带回了新的指示精神,我这是迫不及待的过来学习呢!”

纪连军边说边递烟,那副模样哪里像是平日在外面赫赫威风的区委书记?

邵坤和纪连军说起来是旧识,邵坤最早也在体制内混,当初在省委党校青年干部办培训,他和纪连军是同学。

在那一届同学中,纪连军算是混得不错的了,毕竟,大家的并不高,以那个,走到今天,是很不容易的。

陈京接过了纪连军的烟,两人在房间里面吞云吐雾,又是一通好聊。

最后,陈京实在是没办法,便说了实话:“纪书记,书记现在在钓鱼,三江集团的廖总陪同着。如果你真要见他,我带你去水库,你敢不敢去?”

“我有什么不敢去?又不是做亏心事,哪有不敢的道理?”纪连军道,说着便站起身来。

一直在外面站的邵坤大惊,连忙后退,退回了休息室。

他刚进门,陈京和纪连军便过来,让他一起去水库,看看那边夜钓的情况!

就这样,三个人,一人一根手电筒,往水库边上赶。

他们才走几步功夫,便看到对面有手电筒晃,原来伍大鸣和廖哲瑜已经回来了。

陈京上前帮伍大鸣拎渔具,伍大鸣举了举鱼护,几尾鲜活的鲤鱼在鱼护里挣扎,收获颇丰!

而在这时,纪连军也赶到了,径直冲到伍大鸣面前打招呼。

伍大鸣青着脸,道:“谁让你过来了?都这么晚了,你过来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不干什么!就是来这五里山走走,五里山不是户外旅游减压的胜地吗?最近区里工作压力太大,我也想学一学书记您,来这绿水青山间缓解一下压力!”纪连军道。

伍大鸣忍不住笑起来,道:“你这人啊,不愧是纪牛皮,被你黏上了,要摆脱不容易!”

他指了指廖哲瑜:“认识一下吧,这是三江集团的廖总,廖总年轻有为,可是享誉楚江的企业家,你们多亲近一下吧!”

“廖总好!我纪连军,后河区的,欢迎您也来咱后河投资!”纪连军道。

廖哲瑜笑笑,伸出手来两人握了一下,伍大鸣道:“进去再说,进去再说!”

几人在一个房间聊天,陈京忙前忙后,给大家准备热茶,还准备了一点点心。

晚上吃点点心,其实是伍大鸣的习惯。但是今天既然有客人,陈京也就多备了一份,这样一个格局,看上去,就有了一点喝茶的意思了。陈京并没有参与聊天,他自顾在外面履行着自己秘书的职责。

十一点过的样子,廖哲瑜和邵坤告辞出门,伍大鸣亲自送他们都门口。

上车后,汽车刚开动,廖哲瑜便问邵坤:“怎么样?”

邵坤脸色变了变,摇了摇头,道:“陈京没有跟我说任何东西,他这个态度,我也不好率先开口不是?”

廖哲瑜皱皱眉头,脸色渐渐的变得有些难看,良久,他道:“老邵啊,人家是不怎么在意咱们的意见呢!我们可能还真高估自己了!”

廖哲瑜哼了一声,嘀咕了一句:“倚老卖老,装神弄鬼!”

廖哲瑜这个情绪,邵坤不敢接口说话,连忙将头看向下面,一语不发了!他心中清楚,廖哲瑜和伍大鸣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一点什么,不然他不会是这种情绪。

轻轻的按下车窗,外面的冷风猛然吹进来,廖哲瑜打了一个寒颤,他心中的郁闷,稍微有了缓解。

就在今天晚上,廖哲瑜和伍大鸣的一次钓鱼之旅,让他心情郁闷透顶。

伍大鸣很聪明,他不仅知道廖哲瑜的来意,还知道廖哲瑜现在面临的困难!

由于廖哲瑜盘子拉得过大,而德高方面的投资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收益,所以最近廖哲瑜的集团面临了资金的困难。

廖哲瑜现在的想法,是想从两个方面着手,一个方面是扭转德高目前的局面,也就是要拿到两块好地。另外一个,就是要动用关系,通过银行渠道再弄资金出来。

而家族的扶持和帮助,可能是他最后迫不得已才会想的办法。

毕竟,像廖家这样的大家族,内部远没有外面表现的那般团结,廖哲瑜不能够把自己的弱点就这样暴露出去。

廖哲瑜和伍大鸣两人钓鱼聊天,两人从钓鱼聊起。

可能是廖哲瑜做了一些功课的缘故,他在伍大鸣面前大谈钓鱼理论,说现在的秋天,天气太凉了,晚上鱼很难咬钩,所以这样的钓鱼,价值和意义都不大,主要作用可能是修身养性。

他一个人夸夸其谈,伍大鸣一直都含笑不做声,一直等他说完了,伍大鸣道:

“那这样廖总,我们今天看谁先钓上来鱼,如果是你先钓上来鱼,我可以在土地问题上面给予你支持,这一点,我说到做到,我力排众议,都能够让你有机会拿到最好的地。”

廖哲瑜一惊,此时他才明白,自己的底牌,已经被人弄得清清楚楚了。

不得不说,伍大鸣的这个承诺,诱惑太大了。

对廖哲瑜来说,现在他最重要的,最关切的就是这件事,仅钓鱼这样简单?

廖哲瑜心中忍不住激动,但他还是问伍大鸣,道:“书记,可是假如,我们俩谁都没钓到鱼呢?那该怎么办?”

伍大鸣呵呵一笑,道:“如果是那样,我不仅在土地问题上给予你支持,而且在资金方面,我们政府还可以出面给你做担保,再从银行融一笔资过来,以解你资金上的燃眉之急,你看如何?”

伍大鸣的这个回答,让廖哲瑜当即就是唇干舌燥,他生怕伍大鸣反悔,道:“你可当真?”

伍大鸣哈哈大笑,道:“我说话向来说一不二,绝对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