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18章 陈京的权柄!

第三百一十八章 陈京的权柄!

易先平在前河新区管委会主任的位置上,风光了大半年,终于还是免不了要被拿下。

新区闹得沸沸扬扬的土地问题,最终市委通盘考虑了现实的情况,尤其是企业投资积极性,以及社会影响。

另外,易先平个人认错态度的积极,还有涉嫌行贿的三楚一品地产认错态度良好,最终,市委选择将这件事情秘密处理。

免去易先平前河区政府副区长及前河新区管委会主任职务,新的管委会主任由前河区委常委,副区长高近楼担任。而三楚一品平价获得的土地,最后经过协商,三楚一品同意每亩土地按照市场价补偿十万元给政府,最终整块土地一百亩,补偿费用为一千万元人民币。

补偿后,三楚一品这一次拿的土地价格,创了整个新区土地价格之最,而与此同时,前河区委和区政府公布了当初政府和三楚一品地产之间的投资约定,当时约定已经明确了,土地购买优先权的问题,所以,三楚一品这次拿的土地,虽然没有经过拍卖程序,但是并没有违规违纪。

而政府也同时宣布,以后新区土地将全部市场化,取缔以前任何关于优先购地的一切协议。为了公平公正,以后新区土地将一律以拍卖的方式出售,任何愿意在新区投资拥有土地的企业和个人,都可以参与拍卖,价高者得之。

就这样,新区土地争议问题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各方面对这个解决方面都没有提出异议,算是认同了市委的这一处理!

……德高市武陵江边,此时正是深秋,对面山岚起伏,枫叶红遍。

江上百舸争流,一派热闹繁华。

在江边茶楼坐着,远远看着这一幅亦动亦静的江上美景,陈京只觉得心中一阵的快活和惬意。

而他的对面,赵一平捧着茶杯,却没有他那么好的心情,此时的赵一平,心情忐忑,又有几分凛然。

前河新区那么大的事儿就这样结束了,赵一平几乎是亲眼目睹了易先平彻底玩完的整个过程。当初,在澧河的时候,易先平就是让赵一平感到非常棘手的一个人。

易先平在政法委,为人锋芒毕露,总有一些时候会干一些出格的事儿。

而那个时候,赵一平分管党群、政法,常常感到很伤脑筋。他不是没想过教训一下易先平,可是人家背后的靠山太硬,赵一平当年根本就动不了。

而现在,陈京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把易先平用起来,甚至可以说是捧起来。

但是,这家伙一旦不听话,不听招呼,陈京也硬就是活生生的把他给废了,陈京动手犀利老辣,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赵一平还清楚的记得那天侯林给他电话,让他火速进德高。

赵一平人到了德高,才清楚侯氏兄弟是想约陈京出来,当时他很惊讶,不明白为什么侯林两人会绕这么大个弯子。

可等他把陈京约出来后,他才大跌眼镜的看到,敢情这事就是侯林的一次负荆请罪。

侯冠中当着陈京的面,把侯林臭骂一通,紧接着便是侯林的一次诚恳的道歉,他那副神态,一点不像平日看到那般样子,就像是个犯错的小学生一般。

而就在那个时候,赵一平才弄明白,原来德高前河新区还出了这么一大宗关于土地的问题。

陈京就在那一晚和侯冠中讨论了相关处理的问题,那一天陈京的态度很坚决,表示这件事闹这么大,一旦按照规矩来办,因为内面牵扯到行贿受贿等违法行为,十有八九会将这次土地交易定位非法交易,最后,三楚一品失去了土地,更失去了名声。

所以,陈京希望侯冠中能够谨慎考虑,合理补偿,至少要把土地价格补偿到合理的价位。

两人在这个地方展开了拉锯战,最后,陈京定价,要求三楚一品每亩土地补偿十万元,为了帮助三楚一品解决资金困境。前河区委和区政府同意出面担保,帮助三楚一品得到建行一笔三千万的贷款,这笔贷款,政府贴息三分之一。

就这样,两人喝着酒就把事情谈了,那天,陈京当即表示,易先平会以最低调的方式离开。易先平的离开不会影响新区的发展,更不会影响到新区投资者的既得利益和将来的利益。

就这样,几天的功夫市委就把这件事情处理下来了。

只有亲身经历过这件事的人才知道,这件事陈京在其中扮演了多重要的角色。

这件事情能够如此顺顺当当,波澜不惊的处理掉,陈京从中斡旋,让这件事情的多方达成妥协,才是事情顺利解决的根源。

忽然之间,赵一平觉得自己已经远离德高的政治中心了。

他这个临河县长,和陈京这个市委办公室副主任比,相差得不止一点半点。尤其是赵一平在临河,发展方面遭遇到了重重的困难,而临河的社会矛盾和干部内部矛盾也是非常的激烈,赵一平刚去的时候,舞动了几下,还觉得能够展露才华。

可现在,经过了时间的沉淀,他才发现,临河留给他的空间原来很少,他想有作为太难、太难!

这样的现状,让赵一平心情难以释怀,他这些年尽在几个穷县转悠,却没有干出任何拿得出手的成绩,实在是无颜见江东父老。

而陈京,赵一平曾经忽视的存在,当年在澧河,一个小小的副科干部。

人家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市委赫赫的实权人物,手上的权柄,足以让赵一平咋舌。

赵一平脑子里面思绪纷飞,陈京脑子里面也没闲着。

他和赵一平想的不同,在陈京的眼中,赵一平的变化也太大了。

当年在澧河,赵一平虽说作为不大,但是那股子斗志,那些歪点子,还有那种省派干部的优越感,给人感觉虽然不太成熟,但是依旧是颇有生气的。

而现在,赵一平变了,变得战战兢兢,眼神闪烁没有自信,说什么话都畏畏缩缩,让人见之,便觉得失望。

就在昨天,市委内部在统计第三季度全市各区县经济各项指数,陈京拿着这个初步统计表给伍大鸣看。

伍大鸣看过以后,就是一句话:“临河让人失望,那个地方真的就没有办法吗?”

从书记口中直接说出失望的话来,这至少说明,他对临河的忍受已经到了极点了!

年底,马上就是各区县班子的微调,在那个时候,临河班子的调整势在必行,这一次调整,赵一平是否还能够继续在那个位子上无作为?

陈京很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这个信息给赵一平透露一点。

实际上,陈京甚至还有些后悔,当初赵一平从澧河到临河,陈京在其中是发挥了积极作用的,早知现在,当初他也没有必要在伍大鸣面前替赵一平说好话了,客观的说,临河现在的发展真的落后了!

“陈主任,我对临河的经济发展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不知过了多久,赵一平开口道。

陈京眉头一挑,赵一平继续道:“临河在德高的十个区县中,是最特殊的一个地方。首先这个地方多灾难,每年水灾、旱灾特别的频繁,发展传统农业,难度极大!

另外,临河因为处于澧河下游了,整个区域辽阔平坦,一马平川却又土地贫瘠。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旅游资源值得开发,和德高其他区县旅游资源丰富完全不同。

所以,我认为临河的发展,不应该跟着德高的大步子走,应该走出自己的特色之路。

目前看来,最合适临河走的路子,应该是大力发展水产养殖,以养殖也为龙头产业,激发老百姓的积极性,形成养殖规模效应,唯有这样,临河的发展才有未来!”

陈京一语不发,仔细咀嚼着赵一平的话。

对临河的发展问题,陈京也的确是想过的,临河还真和德高其他地方不同。

临河土地一马平川,但却不肥沃,农业产业发展、传统农业生产搞不出成绩,而发展特色经济,又缺乏特色。

至于现在市委规划的这一套经济发展模式,又完全不适合临河这个地方。

最后,赵一平说得好,临河这个地方多灾多难,几乎每年,这里都会被水淹一次,水淹过后,临河便是满目疮痍,一切又得从头再来。

想到这些,陈京心中一软,道:“一平书记,不管怎样特殊,临河经济停滞不前是客观存在的。伍书记已经多次批评临河班子不作为了,就在昨天,书记还专门约了政府的几个分管领导过问过临河的情况,不夸张的说,临河已经到了非进步不可的时候了!”

陈京顿了顿,道:“早则今年年底,迟则明年年初,市各区县班子又有一次调整,这次调整如不出意外,临河班子肯定会是重点调整的对象。现在时日不多了,一平书记,您也要早作打算……”

赵一平一听陈京这话,神色变得异常激动,一扫刚才的颓废和猥琐,眼睛中焕发出别样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