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19章 鱼儿上钩了!

第三百一十九章 鱼儿上钩了!

德高市委第三季度末市委全体会议,今天会议的主要目的很明确,就是总结前三季度,全市各单位各区县的工作,另外,部署最后一个季度工作任务,一年工作最后的冲刺时间,终于要到了!

这是伍大鸣执政德高的第一个自然年,伍大鸣用人唯才是举,提拔干部也是以政绩为导向。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各区县各单位争相努力,都是卯足了劲儿在工作,而愈到最后,竞争越激烈,气氛越紧张,像这样专门做总结的市委委员会议,一开始就有颇多激烈的气氛。

市委这边市委秘书长周青,还有几个副秘书长负责会前的接待工作,会议还差半个多小时,会场就已经特别的喧闹了!

满延波昨晚睡眠有些不足,早上起来,眼睛明显有黑眼圈,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

因为状态不佳,所以,他是理所当然的偷懒,拿着一支笔和文件夹,躲在会场的最角落,写写画画。

他这个架势摆出来,别人自然都不好意思找他,而他则冷眼旁观,斜睨着窗外的走廊。

在外面,陈京被几个区县的头头脑脑围着说话,他个子比较高,被几个人众星捧月,看上去还真有几分鹤立鸡群的样子。

满延波叹了一口气,心中暗暗的摇头,他堂堂市委副秘书长,却比不上陈京一个办公室副主任,这在市委已经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

他眯着眼睛,看着会场穿梭忙碌的周青,他心中想,恐怕周青的风头也就和陈京差不多罢了。

就像今天这样的市委委员会议,陈京根本就不是市委委员,他是没有权利参加的。

但是偏偏,他出现在走廊上,立马就吸引人过去找他,看那些人那热乎劲,满延波想到自己的处境,心情有些糟糕。

“方书记来了!”

前方有人嘀咕,满延波神情一动,眼睛看向外面,果然,方克波出现在了外面的走廊上。

他连忙起身,将钢笔往笔筒中一插,打起精神迎了出去。

昨天晚上,大名鼎鼎的三江集团的董事长廖哲瑜请客,满延波作为他宴请的唯一客人,廖哲瑜陪他玩了大半夜,这很是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廖哲瑜的大名在整个楚江都是如雷贯耳的,不仅是因为廖哲瑜年轻有作为,生意做得大。

更重要的是因为廖哲瑜来头太大,京城廖家那是个让下面人仰视的存在,一提到廖家,给人内心留下的就是有些神秘的印记,这也让廖哲瑜在很多人的眼中,是很神秘的存在,这其中甚至包括方克波。

满延波感觉得出来,方克波在和三江地产接触的过程中是相当谨慎的,这种谨慎不是戒心,而是一种忐忑或者说没有自信!

这样一个人物专门宴请满延波,而且席间的话也让满延波觉得有面子,这也让他有些飘飘然。

满延波一直追随方克波,他也不是没风光过,只是方克波时来运转,手握权柄的时候,他就风光。现在,方克波被伍大鸣压制住了,他满延波在市委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和方克波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廖哲瑜和满延波的谈话,字内行间都流露出对方克波的欣赏和仰慕,最近,他又听闻市委出了一个大企业联系制度,市委常委各联系一家大型企业,以方便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

方克波联系的企业就是三江地产,廖哲瑜作为三江集团的老总,听闻了这事后非常的高兴,但又不好冒昧和方克波见面,所以,希望满延波能够从中斡旋,让两人有一次接触的机会。

满延波对这个要求,自然是满口应承了下来。

其实,方克波和三江地产的邵坤以及邵洪岸都已经见很多面了,最近一次见面是在剧团歌厅,邵坤和邵洪岸陪着方克波放歌了几首。而这期间,宋歌又来献歌,当时满延波还和邵坤说了宋歌的处境,邵坤是非常的惋惜。

后来,散场之后,邵坤主动找到满延波,说三江地产可以安置宋歌,宋歌做过企业,有办公室工作经验,而且谈吐大气大方,三江地产也正需要这样的人才。

满延波一听邵坤的这个要求,他当即十分高兴。

他跟在方克波身边,方克波的内心世界瞒不过他。

通过了这么久的接触,宋歌在方克波心中是占了一席之地的,在方克波的心中,一直都在想给宋歌一个稳定的安置。

奈何,方克波为人谨慎,做事向来滴水不漏,不愿意落下什么口实。

这一次,邵坤如果能将宋歌安排,这事由满延波去运作,来个先斩后奏,到时候纵然方克波生气,那事已经是木已成舟了,相信他也不会再坚持。

再说,宋歌在三江地产上班,工资待遇肯定要比机关待着要强,生活有了着落,以后到剧团来兴许发挥还会更加好!

方克波提前到会场外,参会的很多人都上前打招呼。

方克波在德高经营了这么多年,他做人为官还是颇有手腕的,因而在市里面还是颇有威信的。

方克波面带微笑,向大家一一点头示意,慢慢踱步到满延波身边。

满延波凑上前道:“方书记……”

“你过来!”方克波道,满延波心知他有事,便跟在他屁股后面,两人到了旁边的休息室。

一进休息室,方克波冷眼看着满延波道:“老满,宋歌的事儿是怎么回事?”

满延波一惊,他没料到邵坤办事这么迅速,昨天才说的事儿,今天就办妥了吗?

他稳定了一下情绪,便将宋歌去地产公司的事儿说了一遍,方克波冷着脸道:“胡闹,谁让你操心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的?你这不是乱弹琴吗?”

满延波道:“方书记,这事其实我只是推荐而已,是邵总和宋歌一聊天,才立马拍的板!以前邵洪岸在临星的时候,对宋歌就比较熟悉,宋歌是个人才,很擅长办公室的工作,也善于搞接待和业务。

所以……”

方克波听满延波这样说,他面容稍微好看了一些。

就在几分钟之前,方克波正收拾东西准备过来开会,忽然接到宋歌的电话。

在电话中宋歌对他千恩万谢,说是给她解决了工作问题,让她没了后顾之忧,孩子读书的问题也有着落了。

方克波当即听得就有些发懵。后来,宋歌一解释,他才搞明白,敢情是满延波背着他,把这事给安排了!

从安排的地方来说,让宋歌到三江是合适的,那边待遇不错,而且不是体制内,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但是,方克波为官多年的谨慎,还是让他不得不把事情问清楚,不能无故收人家的好处。

满延波见方克波神色缓和了一些,他便道:

“方书记,还有一件事我要跟您汇报!三江集团廖总得知您以后联系三江地产,他非常高兴,提出来想请您吃个饭,互相认识一下。同时也想和您聊聊德高的情况,更希望您能给他的工作,出一些点子!”

方克波微微的蹙眉,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和三江接触。

他对这家公司的印象不错,不愧是廖家的企业,很大气,很正规。不像有些私营企业老总,一见面就不知轻重的送礼,有些人还死皮赖脸,硬要塞钱。搞得场面很尴尬,不知道要还是不要。

因为收了别人的钱,那是违纪了,可能会落下口实。

再说,有些人的钱哪里那么好收?收了钱就得替人办事,后面的麻烦不胜其烦。

方克波做官这么多年,看透了这些,所以,他平常根本就不和这些人来往,所以,德高官场都说方克波不近人情,不好相处。

面对这些说话,方克波心中很坦荡,为官之人,在官场上打滚,哪里能够做到十全十美?

这些年,方克波一直都坚持这个准则,他的名声倒是越来越显了,威信也越来越高了!

当然,只有极少人知道,方克波的关系是在精不在多,方克波在德高自有一份自己的力量,这张大网平常看不见,但一旦启动,威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行吧,你安排一下,抽个时间我去见见这个年轻的廖总。说起来,我对其也是久仰大名呢!”方克波淡淡的道。

满延波一听方克波答应了,喜出望外,整个人的精神都好了很多。

廖总说过,方书记的仕途已经到了瓶颈了,需要多一些资源,才可能有机会突破。听廖哲瑜的意思,他对方克波是很认同的,会不会因此,方克波会搭上一条很硬的大船?

方克波突破了,满延波的春天也就来了,现在的满延波,在市委出不了头,只能做缩头乌龟。这对他来说,太痛苦了,他做梦都想有一天能够扬眉吐气!

“书记,开会的时间到了!”满延波听到外面的嘈杂声俱无,忙提醒方克波。

方克波神色立马恢复了严肃,轻轻的点点头:“走吧!”

两个字从方克波嘴中吐出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平淡,就像今天的会议一样,他方克波参不参加,都无伤大雅,作为一市副书记,他心中又哪里没有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