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0章 搭上关系了!

第三百二十章 搭上关系了!

自从上次见了伍大鸣之后,廖哲瑜的情绪都不太好。

这么多年以来,廖哲瑜做生意,虽然嘴巴上说自己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但实际上,或多或少,还是利用了一些关系。

廖家在京城势力大,在楚江廖系官员也不少。

廖哲瑜的生意在楚江各市,总会得到一些照顾,有时候,这些照顾根本都不需要他打招呼。

但这一次在德高,廖哲瑜碰到了伍大鸣,这次是真的碰到了硬壁了!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三江地产公平竞争,要打垮三楚一品不太容易了。廖哲瑜进入德高的时机,比之侯氏兄弟,晚了也就差不多一个月而已。

可是,这一个月,就决定了整个新区发展的走势,三江一下陷入了被动的境地。

廖哲瑜年轻气盛,做生意向来又是顺风顺水,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受挫折。

现在三江地产一下被动了,他整个集团的资金都出现了紧张,这给他带来的压力是非常大的,而在这个时候,他痛定思痛,分析自己遭遇挫折的原因,赫然是他在德高的上层路线走得不到位。

在德高政坛寻找合适的盟友,在廖哲瑜看来,已经是势在必行了。否则,这样下去,新区的发展一直进入不到对三江有利的轨道,三江地产要走出困境,谈何容易?

廖哲瑜在办公室闷头吸烟,思绪纷飞。

门被人咚咚的敲响,他看向门口,道:“进来吧!”

邵坤推门进来,跟在他后面是一袭青色西装的邵洪岸,邵洪岸换了一个发型,改变了过去国企老总大背头的形象。而变成了比较时尚的平碎发,看上去年轻了一些,也更时尚了一些。

廖哲瑜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二位老总,怎么样?事情成了吗?”

邵坤笑眯眯的过来,道:“有廖总搭台,事儿哪里会不成的?晚上安排在西郊望月山温泉,方克波喜欢唱歌跳舞,也喜欢泡温泉,望月山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

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包了一处独立别墅,那里泡温泉,洗天然桑拿,是个绝对的好地方!”

廖哲瑜点头,道:“那就成,方克波这个人我是知道的,为人有些不好相处。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和其接触,可能才恰恰是良机!德高不能一个人说了算,我们总需要一些不同的声音!”

邵坤连连称是,他想说取得这一切进展,都是邵洪岸的功劳。

但是邵洪岸来之前找到他,坚决不让他推功,他想了想,也就坦然受之了!

“廖总,还有一件事。关于资金的问题,目前我们现金流遇到了困难,洪岸在德高人脉比较广,我们看能不能从德高本地银行先融一笔资?”邵坤道。

廖哲瑜皱眉道:“能行吗?我们新封顶的楼盘已经做了部分抵押了,而且下一步,根据目前的形势,我们再新开工的可能性不大了,银行怎么会跟我们贷款?”

廖洪岸这时不慌不忙的道:“我们不以三江地产的名义贷款,最近,我听说德高要大力投资搞老城改造,改造老城,这里面有大笔的拨款要下来。我们三江内面可以剥离一个工程公司出来。

工程公司如果能拿到老城改造的项目,以项目做抵押,这款项不就很容易拿下来吗?”

“工程公司?”廖哲瑜心中一时没反应过来,邵坤在旁边道:“老城改造的工程,我们是有把握拿下的,毕竟,这一快伍大鸣的触角还波及不到,不能小看这些项目,这次投资也是几十个亿。”

邵坤这样一说,廖哲瑜明白了。

和方克波搭上关系后,这个关系怎么利用上,原来在这里还可以做文章。一念及此,廖哲瑜大喜,道:“哎呀,这一茬我还没考虑到,还是洪岸考虑仔细!这样吧,搞工程建设的企业我们现成就有,在楚城的泛江建设不就是吗?

泛江建设是有资质的工程企业,我回头去打个招呼,安排其马上在德高成立分部,这个老总就洪岸来当,你全权负责泛江在德高的一切业务,我回头给邹海打招呼,让其全力配合你工作。”

得到了廖哲瑜的这个承诺,邵坤和邵洪岸两人也是很高兴。

尤其是邵坤,说到泛江建设,这其中有涉及到三江集团内部的一些争斗。当年,邵坤出任三江地产的老总,以现任泛江建设邹海为首的一帮人不服,他们向廖哲瑜建议,将地产公司和工程公司剥离。

廖哲瑜同意了他们的建议,于是就有泛江建设独立的存在,邹海手中掌控了泛江,在地产工程方面屡屡掣邵坤的肘,让他苦不堪言。

而且,更可恶的是,邹海在三江地产内部还有盟友,一帮人里应外合,要搞邵坤的鬼,给邵坤下套,致使邵坤这个老总当得异常的辛苦。

如不是这样,他身为三江地产的老总,怎么会被派到德高一隅来负责项目?

今天,邵洪岸用妙计解决了三江地产的难局,而且还摆了邹海一刀,这让邵坤心头着实出了一口恶气。

三江地产如果能够拥有泛江建设的力量,邵坤便是底气大增。这样下去,明年邵坤还真有希望回省城坐镇,再也不需要干这种类似项目经理干的粗活儿了!

在邵坤看来,现在的局面,真是应了那句,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话了。这个世道,打虎还得是亲兄弟啊!

在望月山温泉,廖哲瑜亲自作陪,一起和方克波泡温泉。

泡了温泉,又安排了晚餐,邵氏兄弟一并出现在晚宴上,经过了不长时间的交流,方克波渐渐放开了,开始和大家谈笑风声。

谈到三江地产的未来,方克波很有信心,他道:“新区目前看来,三楚一品这边发展得快一些,但是这只是暂时的。三江投资的那一边,迟早会发展起来,而且要赶超。

今年年底,五里山旅游开发正式启动,这是国家级旅游开发项目,目前正在紧张的审批中。

一旦审批下来,项目开工,必将带动新区井喷式发展。”

对方克波的这个说法,大家都附和,现场的气氛很热烈融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廖哲瑜忽然道:“对了,方书记是书画收藏名家,这洪岸跟我说过了!今天,第一见面,我恰好带了几个卷轴,还希望书记能够指点一二!洪岸啊,你把东西拿来,让方书记看看?”

邵洪岸连忙起身出门,只片刻,他就拿了三个卷轴过来。

饭桌旁边,早就铺好了桌子,几人都起身到桌子便是。

邵洪岸在桌子上缓缓打开第一幅字,草书主席诗词:“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书法跳跃大气,有一种辽阔的气势,方克波睁大眼睛,一眼扫过,眼神再也挪不开,道:“好字!”

他先一眼扫过,然后仔细品读,一直看到最后,落款写着:“昆仑书于京。”

他脸色一变,昆仑是谁他立马想到了,昆仑不就是廖昆仑将军吗?开国元勋,军中书法家,主席都夸过他的字写得好,这可是廖家最大的一尊大佬,而且,廖将军早已经作古了,这样的字更是珍惜。

第一幅字,就让方克波很是很是震撼。

接下来,邵洪岸开始将第二幅卷抽打开,这是一幅画,画上是水墨兰花,落款是松涛。廖哲瑜认真看了看,也连说好,但相比那副字,魏松涛这幅画虽然是佳品,但给人的震撼就弱了。

第三个卷轴也是一幅画,这幅画是彩画,是当代著名书画名家鸿雁的作品,也是一幅精品,廖哲瑜看得也是大叫好,神色很是兴奋。

他冲廖哲瑜道:“廖总不愧是出身名门,这三幅字画,廖老的作品就不用说了,那是空前绝后的。这后面两幅画,也是大有讲究,松涛先生和鸿雁都是当代书画名家,这两幅作品,可以说是代表了两人近年来最高水准。

见到这两幅画,就如同见到这两个人,通过画,就能够感受到两人现在的生活状况和思想状况,就如同这两位艺术大师,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了!”

“高论,高论!”廖哲瑜拍手大笑,他指着邵洪岸道:“洪岸起初还说我,说我的字画价值太低,不是收藏者所钟爱的,入不了您的法眼,看来,洪岸是落俗套了,落俗套了!”

廖哲瑜很高兴,他拿过廖昆仑将军的那副字,道:“这样吧,方书记!您鉴赏书画,不能让你做白工,这三幅卷轴我都喜欢。松涛先生和鸿雁的两幅画我就不割爱了。但是这幅字,我郑重赠与你,这是我爷爷的真迹,我得送给一个懂字的人……”

“那怎么使得?”方克波忙道,他声音都有些颤抖。

他起初一听鉴赏字画,心中就有戒心,但三幅字画看完,他的戒心也就消除了。

这三个卷轴都不错,但从经济价值上,均不算高。只要没有这个顾虑,方克波心中就会很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