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2章 偷窥无罪!

第三百二十二章 偷窥无罪!

时光如梭,转眼又是冬季,德高的第一场雪终于沸沸扬扬的落了下来。

陈京有些累,他没有乘车,下班后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步行回家。

又是一年了!

陈京感叹时间过得太快,过了今年,他就二十七岁了。这一年忙忙碌碌,四处奔波,让他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静静的想一想自己的未来,也就只有今天,他才猛然想到了这些,想到了生活,想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恋人,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伤。

今天陈京步行回家也完全是偶然决断的,最近一段时间,市委内部风云突变,各种各样的矛盾一下多了起来。市委的气氛,随着冬季的到来,似乎也是在降温,整个市委大院,气氛都颇为凝重。

陈京作为市委重要的存在,他对这一点,是有切身体会的。

就在今天下班前,秘书长周青将他叫过去,拿着一份文件给他,语气有些责备:“小陈,你这是怎么回事?我特别叮嘱过,这份文件要交给书记批示的,这上面怎么什么批示都没有?”

陈京拿过文件一看,这东西是组织部拟定的全市新一批副处干部挂职名单。

他愣了一下,心中有些纳闷,这东西什么时候周青给过自己?

“秘书长,这文件我从未看过啊,怎么……”

周青皱眉道:“你没看过?那书记怎么又知道这件事情?他没看过文件,就知道文件的内容?我可以肯定的说,这份文件书记看过了,只是没有批示过,没有批示,你让下面怎么安排?”

陈京将文件一页页翻看,到最后,陈京看到有组织部长郑康康的签字,还有副书记方克波的签字,就唯独没有伍大鸣的签字。

周青道:“小陈啦,我跟你叮嘱多少遍了,让你工作仔细一些,认真一些。你倒好,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掉以轻心,刚才方书记把我叫过去问文件为什么空白,我措手不及,十分难堪!”

陈京连忙认错,说自己疏忽大意了,他忙拿着文件去伍大鸣办公室,伍大鸣看了文件一眼,问陈京:

“这文件是谁拟定的?谁安排他们拟定了,拟定了文件,签了字再送过来,这是干什么?这是搞霸王硬上弓吗?”

伍大鸣罕见的发火了,他一发火,陈京就知道不妙。自己是上了周青的当了!

周青拿这东西,十有八九是有问题的,问题在哪里?

他略微沉吟一下,脸就转白了!这份名单是组织部拟定的,市委方书记又签名同意了,这份名单中涉及到的人员,说不定就有人知道这东西。如果这东西最终被伍大鸣一票否决,伍大鸣就断了很多人的挂职之路,这是得罪人的事儿。

这分明就是方克波和郑康康耍的一个手腕,意图是逼着伍大鸣表态。在这种情况下,伍大鸣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都很被动。

因为,他如果认同这个名单,那以后组织部都这样干,他这个书记权威怎么树立?

在此时此刻,他如果反对,人事问题太敏感,尤其是德高现在经济形势一片大好,伍大鸣一直倡导的以政绩为导向的用人办法,也渐渐有了实施的舞台。在这个时候,正是伍大鸣需要一步一步将自己影响力渗透进这方面工作的时候,他怎么能够因为几个挂职干部就破坏班子内部的和谐?

“周青是干什么吃的?他就不知道这东西是乱弹琴吗?”伍大鸣道。

陈京神色尴尬到了极点,他万万没料到,周青会突如其来的给他一个难堪,这是明目张胆的让自己好看!

周青来得很快,伍大鸣将文件扔到他面前,一语不发。

周青扫了一眼文件,上上下下看得十分仔细,最后他对陈京道:“小陈啊,我叮嘱过你,凡属是要让书记批示的文件,你觉得拿不准的,都要让我看看。

你看这……”

周青说了一个半截话,道:“这东西还有多少人看过?”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恢复的平静,道:“秘书长,是我工作疏忽,文件能够送上来,说明知道的人不少了!”

陈京心中明白中了周青的套儿,他反而心中平静了一些。

说起来,周青的今天有些反常,一直以来,陈京和周青的关系都处理得不错,两人从来没有红过脸,但今天,他为什么突然会给自己下这么一个套?

陈京主动将责任担下,就要面临责罚。

伍大鸣主持的市委,赏罚向来分明,而这个赏罚,实际掌控人就是周青。

周青当着伍大鸣的面,把市委工作重新讲了一遍,对以后陈京的工作范围进行了相应了限制。

说起来,以前陈京在伍大鸣身边干的事儿太多了,如果按照规矩来,他根本就干不了那么多事。最多就是平常写写稿子,然后伍大鸣出去,他帮伍大鸣拎拎包,负责安排一下书记的生活。

不得不说,周青这一次举动出乎陈京的意料,陈京对这个变化完全是措手不及。

一个人走在街道上,陈京抬头看天,天上雪花飞舞,马路两旁的大树上,都已经白了。鹅毛一样的雪花落到身上,迅速的化去,成为一个小点儿,而落在头上的雪花却一直都那样顶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头上都顶着皑皑白雪。

通过今天的事儿,陈京细细回想最近市委发生的一些事,他隐隐觉得,有一种危机在慢慢的袭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没有任何根据,也没有基于任何判断,纯粹是一种感觉。他心中想,这种危机会从哪里来?他这样一想,却又毫无头绪,不知道从何说起。

陈京从怀里掏出手机,翻开电话薄,找到王洋的电话拨了出去。

那份挂职干部名单中有王洋的名字,王洋作为覃飞华的秘书,一直都想着要下放,这一次机会来了,他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陈京平常和王洋打交道多,两人的关系算是不错的,陈京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他觉得还是应该跟王洋交个底。

电话接通,王洋道:“陈大秘,接到你的电话我太荣幸了。你直说,有什么指示?我随时准备听候调遣。”

陈京哂笑道:“你这个王大主任就尽喜欢说取笑人的话,我能指挥动你?”

他顿了顿,道:“对了,有个事我倒要跟你说,我接触到了一批副处以上干部下去挂职的名单,你老兄其中有名字呢!”

“啊……”王洋在电话一声惊叫,过了一会儿道:“这样啊,真是……”

王洋在电话那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未见高兴,陈京有些纳闷,他心想王洋不是一直想下放吗?以前天天念叨这事,觉得在市政府工作展露不了才华,还是去下面区县过瘾,现在事到临头了,怎么又不高兴了?

陈京心中有些好奇,但是这种事不好问,他几次准备开口,最终都压下去了!

两人主题谈论完毕,陈京听出王洋好像兴致不高,他便主动提出结束电话。

将手机挂断,陈京从怀里掏出一盒烟,因为天冷,他特意买了一顶帽子,他将帽檐稍微往上抬了抬,然后从烟盒中拿出一盒烟点上。

前面路口是市政府的大门,陈京深吸一口烟,一抬头,看见政府大门口停着一辆奔驰越野。

他皱皱眉头,忽然觉得车牌很熟悉,他心念转动,蓦然想起,这牌不是廖哲瑜那辆车的车牌吗?内面坐着的人是谁?是廖哲瑜?

廖哲瑜在市政府大门口干什么?在等人吗?是什么人这么大面子?

陈京停下脚步,心中很是好奇,他慢慢往后退,退到一棵大树下面,那里有个凳子,他便坐下。

他坐了一会儿,觉得不妥,他又起身拦了一辆车,上车后他便给的哥一百块钱,让他停着不动。

等了大约十五分钟样子,从市政府大门开出一辆车来,陈京一看车牌,赫然是市委二号车牌,这不是方克波吗?

方克波怎么从政府大门出来了?他什么时候到政府大楼上班了吗?

方克波的车停在奔驰边上,后车窗缓缓的摇下来,从内面伸出一个脑袋,不是方克波是谁?

方克波好像有话和奔驰车上的人说,他说了几句话,将车窗关上,汽车开动。

廖哲瑜的奔驰车跟在他的后面,两辆车鱼贯上了大路。

陈京让司机跟上,他眼睛盯着前面的两辆车车屁股,脸色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严肃。

他对这事先开始是好奇,觉得堂堂的廖公子,怎么等在市政府门口,他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现在,陈京心中更多的是警惕,因为,他在奔驰车后座,看到了一个他十分熟悉的人的脑袋,这个人便是邵洪岸!

对邵洪岸这个人,陈京可谓是看得相当的透了,这家伙就是个极度危险分子。

他实在不明白,这个家伙怎么会和方克波有关系?方克波这一行是往哪里去?

心中无穷的疑问升腾,陈京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觉得跟上去看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