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3章 扬眉吐气?

第三百二十三章 扬眉吐气?

对邵洪岸,陈京是非常警惕的。

这个家伙为人做事没有底线,睚眦必报,诡计多端,而且手段很邪,这样一个家伙,实在是一个人让人头疼的存在。

有句话说,敌人最了解对手。

不管陈京承认与否,邵洪岸都已经成为了他最大的心腹大患了。

邵洪岸从临星拖拉机厂出来,直接投到了廖哲瑜的旗下,当时陈京对廖哲瑜都有很深的戒心。

但是,他又从一些渠道听到,说廖哲瑜并不信任邵洪岸,本来让邵洪岸打理的一家重工机械公司,邵洪岸却就没有能力掌控局面,最后没办法,只把邵洪岸安排在德高当邵坤的副手。

陈京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他心中就很警惕,深为邵洪岸这以退为进的做法感到危险。

邵洪岸在德高经营了这么多年,在最风光的时候,市委书记他都不放在眼里。他底子如此深,继续留在德高,他迟早会干出名堂来,到那个时候,一定又是个天大的麻烦。

陈京让的士司机跟着邵洪岸的车跑,一直出城,然后到西郊,陈京心中有些纳闷,想不明白前面的车怎么这么走,难不成是他们发现自己了?

这种事儿如果被发现,是很尴尬的,毕竟,方克波在前面的市委二号车上,陈京跟踪领导的车,这个行为实在算是胆大妄为。

一念及此,陈京心中就打退堂鼓,不想继续冒这个险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身边的的哥嘿了一声,道:“兄弟,前面的车是往机场去的,我们继续跟下去吗?”

陈京一愣,心中豁然开朗,连忙道:“跟着,跟到机场!”

德高机场很小,处于的位置也很偏远,偌大一个机场,就寥寥几个人,陈京不敢让的士车靠得太近,只让他将车远远的停住。

在机场外面的停车场,方克波的车和廖哲瑜的车都停了下来。

从奔驰车上没有看到廖哲瑜下车,只见到邵坤和邵洪岸两兄弟,他们两人从车上下来,快步上前替方克波拉车门。

方克波从车上下来,顾盼神飞,然后和邵坤以及邵洪岸两人握手,神情很是开怀。

陈京的心就渐渐的往下沉,他看得出来,方克波和邵氏兄弟关系很熟,可以说是非同一般,他们是什么时候搭上关系的?

另外,最近市委内部暗潮汹涌,是不是和这些因素有关?

陈京又想到了伍大鸣的感叹,伍大鸣感叹,在高速发展过程中,党政班子建设跟不上步伐,就会制约发展。经济在进步,政治也就要有相应的进步,否则,党政领导的思维转弯太慢,而社会发展又太快,这中间就会有矛盾,而矛盾就是不团结的因素。

不得不说,伍大鸣是很有经验的,德高市委矛盾凸显,和德高经济的高速发展是分不开的。

经济发展了,眼花缭乱的东西就多了,有些干部就失去了固有的沉着和冷静,开始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方克波现在是不是正走在一条危险的道路上?

陈京很想把自己今天所见的东西向伍大鸣做个汇报,但是他又有很多顾虑,这样的汇报有多少价值?

“走吧,老兄!我们回头!”陈京冲身边的的哥道,“咦,等一等!”

陈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走出机场大门,沈小童身着一套空姐的套装,手中拎着手提袋,另一只手伸手招呼的士,她个子本来就高挑,现在再穿上高跟皮鞋,看上去更是窈窕。

“把那个女孩带上,是一个熟人!”陈京道。

司机将车开过沈小童那边,沈小童一看不是空车,神色间有些失望。可是很快,她顿住,直愣愣的看着陈京。

车缓缓的停在她面前,陈京放下车窗,道:“怎么了?发痴了?不上车吗?”

外面很冷,陈京一开车窗更冷,他看沈小童穿那么单薄,他很想问问,沈小童是否扛得住!

沈小童拉开后面的车门,坐到车上来,陈京扭头笑道:“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在这里,这个问题太没营养了!”

沈小童嘴张一半又闭上了,她刚才正要问的就是这个问题,现在被陈京抢了先,他的问题也问不出来了。

两人一个问题没对上,车子往回开,竟然是一路沉默。

而此时,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了,天空也暗了下来,城市的地面上都开始积雪了,看这架势,将是好大一场雪。

陈京眼睛望着窗外,有些发痴,他不说话,是因为他脑子里面在想事情。

而和陈京不同,沈小童不说话,是因为,她不知道说什么。

自从上次沈小童识破了陈京的身份,她专门打电话到杜青那里问陈京的情况,杜青被逼无奈,只好将陈京的事儿全抖了出来,陈京的身份,被她毫无保留的都告诉了沈小童。

沈小童不是傻子,市委书记是什么他自然知道,陈京竟然是市委书记的秘书?

现任市委书记伍大鸣上任德高后,视察过一次机场,那一次整个机场很紧张,光打扫卫生,都耗费了很大的气力,说是要给领导留个好印象。可是,人家市委书记过来,根本就是走马观花,沈小童还是躲在人群的最后偷偷的看了一眼,然后,不知有多少人簇拥着他,迅速离开了,沈小童对那次印象很深刻。

陈京能作为那么大领导的秘书的人,其才华自然不是一般人。

沈小童觉得自己以前就是个白眼瞎,怎么就会把陈京错当成老师了呢?

在沉默中,车不知不觉到了,两人下车,陈京忽然问沈小童:“晚上机场就只有一趟飞京城的飞机吧?”

沈小童愕然,顿了一顿,才道:“是啊,你不知道?哦,对了,你刚才去机场是接人还是送人啊?”

陈京笑笑,道:“我嘛,既接人,也送人!”

“是吗,我怎么没看见?”

“送的人已经送走了,接的人不是已经接到家了吗?”陈京轻松的道,他说这话是故作轻松,他脑子却在想方克波去京城的事儿。

地方官员进京,很多时候都只有一个事儿,那就是搞关系、跑码头、批项目。

陈京又想到,刚才他看到方克波的车是从市政府大门出来的,是不是可以认为,方克波在此前和覃飞华还碰了头?

如果是碰了头的话,他们碰头谈了一些什么东西?是和方克波这次进京有关吗?

……

在冬季,能见度很低,天空飘雪的情况下,飞机起飞难度是很大的。

飞机早跑道上飞驰,在巨大的颠簸中,终于起飞了。方克波手紧紧的握着扶手,手指指关节都有些发白,心怦怦的跳,是紧张的缘故。

选择这种天气进京,方克波这次是下了大决心的。

他最近一段时间,在市委开始活跃,在他看来,他韬光隐晦这么久,只到现在,他的机会终于来了!

现在,德高市委面临前所未有的机会,同时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所谓机会那就是德高现在找到了适合自己发展的路子,德高从市到县到乡镇,大家对于经济发展的问题,意识空前统一。所谓齐心协力成大事,只要大家一起同心,德高必将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但与此同时,伍大鸣现在把德高的摊子铺得太大了,各个区县,一年固定资产投资累计超过百亿,这对德高这样的穷市来说是相当惊人的数据了。

而这个数据,可以肯定还会被刷新,德高要高速发展,加大固定资产投资是必然的。

伍大鸣把摊子铺这么大,个自己的能量已经挥洒到了极致了,这样的发展要想稳定住,要想保护发展的成果,德高必将需要面临更艰难的挑战。

现在,德高市委的很多投资设想都实现不了,而招商引资的难点依旧存在,旅游开发需要融资的问题也解决不了。

这些所有的问题,都可能困扰着伍大鸣,让他一筹莫展。

在这个时候,方克波果断介入,强势为德高拿下项目,拿下投资,收获沉甸甸的政绩的同时,也尽情的挥洒自己的才华,这怎么能不让他激动?

一想到这些,方克波乘飞机的胆怯都消除了。

他此时脑子里正在想,如果这次去京城能够顺利,能够在发改委批到项目,他再次返回德高,那可就是成功凯旋了。

能够成功凯旋,方克波在德高翻身的机会就到了,他拉过来的项目自然他负责,这样全市的几个重点项目,全部归他把持住,这不是权利又是什么?

“京城廖家,果然不一样啊!廖哲瑜出手,他一个人挡抵得上德高一套班子。”方克波心中暗道。

他这次进京,走的关系就是廖家的关系,发改委投资司的副司长就是廖家的嫡系,廖哲瑜和其在电话中通过电话,对方是拍过胸脯表示要帮忙的。

一想到这里,方克波心中喜不自禁,他深感自己和廖哲瑜结识很有先见之明。

方克波这么多年在官场,一直战战兢兢停滞不前,现在一朝攀上了廖家,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