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4章 两个女人!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两个女人!

沈小童最近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在家的时候,都喜欢把双层门,内面的门开着。

双层面外面的门是铁栅栏门,内门开着,外面走廊上的动静,她就可以知道得清清楚楚。

以前,对面陈京那边都是很安静的,没有什么人来拜访,最多的就是陈京自己上下班回来,沈小童可以听到外面的脚步声。

可是最近,过来拜访陈京的人是越来越多了,有梳着大背头、腆着大肚子,肥头大耳的官员。有脖子上挂着小指粗金项链、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有钱的土老板,还有夫妇一起过来的,手上拎着大包大包的东西。

沈小童在家中,有时候通过客厅的落地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院子里停的各种各样的豪华汽车。

那些车上走下的人,竟然有一多半都是拜访陈京的。

这让沈小童心情很复杂,好像自从她洞悉陈京的身份之后,陈京这个住址就一下广为人知了,每天过来的人络绎不绝。

大部分时候,陈京都不在家,有些人也会敲沈小童的门问情况,每每这种情况,沈小童都会否认对面住的是陈京,她以一种很诚恳的态度告诉对方,对面住的是一位老师。

沈小童的这个撒谎是下意识的,不知为什么,她很不喜欢现在的这种状态。

因为,拜访陈京的人多了,她也就不好到陈京那边蹭饭吃了,毕竟,她和陈京可什么都不是,陌生人不了解情况,可能会闹出洋相来。

这一天,又跟往常一样,沈小童回家后不关内门。

她蜷缩在沙发上,就听到楼下有零碎的脚步声,脚步声一直到门口,然后戛然而止了。

沈小童皱皱眉头,心想,这又是有人找陈京的了!真是够烦人的。

前几天沈小童和陈京一次打车回来,两人开玩笑的时候,陈京还说要做一顿好吃的,犒劳一下她呢!

沈小童一直就盼着这事,可是,这人一波一波的来,她怎么好意思向陈京提这事?

再说,她看到陈京那样忙,她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赖在陈京那里蹭饭吃不是?

不知为什么,沈小童心中莫名其妙的开始烦躁,她站起身来,鬼使神差的走到门口,往外一看,她整个人呆住了!

门外走廊上,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大美女,女人穿着一套长羽绒服,虽然是冬天,但是其身形依旧是窈窕多姿。 而更让人惊艳的是对方的气质和容颜。

女人的一张脸很精致,不施粉黛,却白皙无暇,五官搭配十分的协调,让人望之便觉得惊艳。

而气质方面,女人双手插在口袋里面,耳朵上戴着耳机,很休闲随意,但是处处都给人一种高贵洒脱之感,沈小童作为女人,内心都动了一下,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这种感觉在沈小童身上太稀有了。

沈小童人年轻气盛,人又漂亮,平常眼睛就是望着天上的,她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是有绝对信心的。

那些追她的男孩,如过江之鲫一般多,可是沈小童都视而不见,她坚信,只要她愿意,她随时可以找到自己中意的如意郎君。

但是今天,沈小童见到门外走廊女人的那一刹那,她真的感到自卑了!

她心中想,这个女人难道也是找陈京的吗?

她偷眼观察这个女人,发现她和其他的人不一样,其他人来拜访陈京没有如此轻松,而且手上基本都是拎着大包大包的礼品,唯有这个女人,悠闲惬意,十分的闲适。

就在沈小童胡思乱想的时候,“咚!”“咚”!的脚步声从下面响起。

这个脚步很有力,节奏非常的熟悉,沈小童连忙往内躲,她清楚,是陈京回来了!

他躲进去,又忍不住好奇,总想出来看一看。她早就听说陈京有老婆,难不成这女人就是他老婆?

如果是这样,陈京也太有福气了吧?这女人简直就一天仙下凡呢!

沈小童隐隐约约,听到外面陈京的声音,然后又有女人的声音,然后“砰!”一声,门被关上了,沈小童什么都听不到了!

引起沈小童好奇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方婉琦。

陈京对方婉琦的到来很惊讶,而方婉琦能够找到他的住所,更让他吃惊。

进到家里面,方婉琦从耳朵中将耳塞拔出来,一下委顿在沙发上,道:“太累了,你是不知道多累,修梅的那趟路太难跑了,让人受不了!”

“你去修梅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有业务呗!上次茶叶节我们公司做得很好,马书记很满意。最近,修梅又有举措,他们想到省电视台做一条宣传广告,宣传修梅的茶文化和葡萄园,你还别说,这个马步平的思维还是挺先进的!”方婉琦目光流转,语气慵懒,趟在沙发上,硬是非常的享受。

陈京吐了一口气,心中却有些羡慕马步平。

马步平掌控局面的能力实在强,不管内外环境怎么变化,他修梅永远都是热火朝天,他修梅班子给人的感觉都是团结一心、干劲十足。不得不说,马步平的这个能力,是很值得人学习的,陈京就想学。

相比修梅的形势一片大好,最近市里的烦心事儿越来越多,首先班子内部的矛盾凸显,另外,市里相继有几个大事出问题。

临星拖拉机厂的改制工作搁浅,投资方突然撤资,因为资金周转困难,临星拖拉机厂百分之九十的厂房停产,大量的工人停工、无事可做。这个事情现在给德高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伍大鸣亲自批示,让常务副市长刘明明亲临厂区试图想办法解决内面的问题,但到目前为止,问题都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

除了临星的问题外,原定年底动工的五里山旅游区,项目审批搁浅,被中央国务院紧锁银根、压缩投资的大环境所伤,项目被押后了!

最后,由于工程投资和基础建设投资规模巨大,工程监管不力的问题凸显了出来。

在几个区县,都相继出现了豆腐渣工程,这在社会上引发的消极影响是相当大的。

而且,古语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今年一年,德高的发展前所未有,这样的发展速度,也必然让人眼红。所以,德高面临的问题,也有被媒体越来越放大的趋势,德高宣传工作,因此面临了相当的压力。

各种各样的问题,带来的是各种各样的烦心事。

这些所有的事儿,都和陈京有关,陈京最近压力是相当的大,几乎是夜不能寐!

就那样依在沙发上,陈京竟然就沉沉睡去了。

方婉琦大力将他摇醒,道:“你看你这个当主人的,怎么回事?回来就睡觉吗?你将我置于何地?”

陈京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道:“我们自己做饭吃吧,家里什么都有,一会儿饭菜就做好了,也省得外出!不瞒你说,最近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人累得快散架了,吃不消啊!”

方婉琦瘪瘪嘴,道:“你跟我说工作累起什么作用?当你偷懒的借口吗?我可跟你讲,我脑子里面可不懂那些弯弯绕。”

她顿了顿,道:“你这话应该向你们伍书记反馈。秘书也不能当牲口使唤不是?所谓张弛一度,一张一弛才是正确的做法,这样一直紧绷弦人能不崩溃?”

陈京起身做饭,方婉琦从沙发上做起来到厨房观摩。

她有意想帮点忙,奈何厨房里的一套她什么都不懂,爱慕能助!

陈京朝她摆手,道:“行了,你回去坐,这里我忙就行了!你在帮不上忙,反而影响我状态!”

陈京忽然皱皱眉头,道:“对了,我还真可以找个帮手!”

陈京放下手中的活计,出大门,就冲对面嚷嚷着叫沈小童。

叫了一会儿,沈小童从门口伸出一个脑袋,眼珠子乱转,道:“什么事儿,大呼小叫的?”

“想吃大餐过来帮忙,我们早点开饭!”

沈小童笑嘻嘻的从家里出来,进到陈京的家,自然又免不了和方婉琦互相认识一番。沈小童一听方婉琦是省电视台的领导,她心中暗暗咋舌。

楚江省电视台那可是享誉全国的电视台,是很了不起的存在。

寻常人等能够在电视台工作就够神奇活现了,何况还是电视台领导?

而方婉琦一听沈小童空姐的身份,也是一惊,在她的记忆中,德高机场小的不成样子。这样的机场能够有几个工作人员?

感受到两个女人古怪的目光,陈京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好了,别忙着寒暄了,小童,我把大蒜和洗辣椒的事儿就交给你了,我们先备餐,然后将所有的菜一起炒,今天我们弄出一点风味来!”

方婉琦嘿一笑:“风味?什么风味?你能做出哪种风味?”

“自然是土家风味了,你没有吃过陈京做的饭吗?”沈小童扬眉道,她这话说得方婉琦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说话才合适。

不知为什么,沈小童见到方婉琦的尴尬,她内心竟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