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5章 又闹事了!

第三百二十五章 又闹事了!

一顿晚餐颇为丰盛。

用过餐后,陈京忙活着收拾,方婉琦和沈小童两人则在客厅聊天。

方婉琦性子本就随意直爽,而沈小童更是小孩心性,两人一聊开,倒是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沈小童很乐意探究方婉琦和陈京之间的关系,她和方婉琦聊天,总觉得方婉琦大气不凡,绝对不是普通人物。这样一个既漂亮,又厉害的人物,难不成就是陈京的女友?

对沈小童,方婉琦倒没有什么探究之心。她向来心思开阔,考虑问题思路独特,和常人很不同。

陈京收拾完毕,回客厅的时候,方婉琦也不和陈京说话,只是偶尔用眼睛瞟一眼陈京。

两个女人聊得欢,陈京也不插嘴搅合,最近这段时间,他实在是感到心力憔悴,就那样眯在沙发上沉沉睡着了。

方婉琦微微皱眉,想把陈京叫醒,但沈小童在,她也觉得颇为不方便。

此时的她,心中的感觉,是分外奇怪的。

她这次来德高,其实是即兴而来,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让她心中很是不舒服,出来走走,也当是一种散心。

就在几天前,她和廖哲瑜见了一面,那次见面,两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廖哲瑜追求方婉琦已经很多年了,这么多年以来,他对方婉琦算是一往情深。

不管方婉琦怎么闹,不管方婉琦怎么发脾气,他都能忍受,而且还能坚持向方婉琦示好。

而在上次,廖哲瑜又再次向方婉琦表白,再一次遭拒。

廖哲瑜颇有情绪,便说是不是因为陈京的原因,一说到陈京,廖哲瑜的火气也就上来了,说的话就很难听。

陈京比廖哲瑜怎么比?以前就不说了,就说现在,陈京也不过就是一个依靠伍大鸣狐假虎威的小官,他的仕途又能够走到哪里?这样一个身份的角色,能够和方婉琦的条件匹配?

而且廖哲瑜明确的和方婉琦说,陈京在德高太过锋芒毕露,树敌太多,迟早要出事,这样的人,又有哪一点值得方婉琦去喜欢的?

其实,这些问题压在廖哲瑜心头已经很久了。

在他看来,他廖哲瑜家族显赫,他自己又能力超群,他内心是非常自傲的。 而像陈京这样的人,根本就没进入他的视线。

他实在难以接受,方婉琦能够和陈京走得那么近,却和他走那么远。

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爆发出来,廖哲瑜当时是非常的激动,从未有过的激动。

方婉琦当时很恼火,反唇相讥的道:“你以前不是很大度的吗?怎么回事?现在心中还是没底了?没那么有自信了?是觉得陈京威胁到你了吗?”

方婉琦的几个反问,问得廖哲瑜哑口无言。

廖哲瑜当初的确是自持身份,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当初陈京是个什么角色?一个小县城的局长,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存在。他最初根本不相信,方婉琦会和这样一个人有什么关系,他觉得那就是一个冷笑话。

可是,这一年的时光,陈京成长的速度太快了,在德高,陈京的名字开始频频出现在政坛,就是廖哲瑜自己,他和陈京都碰过几次面。

不得不说,方婉琦的反问,或多或少说中了廖哲瑜的一些心思。

面对廖哲瑜的无言以对,方婉琦只觉得心烦意乱。

她自己是什么情况,可以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她和陈京又有什么关系呢?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从理性的角度来说,她和陈京即使有关系,就能够长久吗?

这个问题在她心中没有答案。

对方婉琦来说,她追求的是独立的生活,追求的是自我的生活。

可是现实中,偏偏有家族的压力,有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烦扰着她。

心中有事,方婉琦和沈小童聊天就有些跑神。凭她的阅历,能够感觉得出来面前的这个小女孩有些八卦,总是旁敲侧击的想弄清楚陈京和自己之间的关系。

她看陈京那副其貌不扬的模样,还真没看出来,这家伙还挺有女人缘呢!

说到陈京,陈京对方婉琦的态度一直都比较平淡,普普通通,甚至还略有一些排斥。

但是很奇怪,方婉琦和陈京在一起,她就觉得自己可以随心所欲,没有一点压力。远不像她见到廖哲瑜,总是担心廖哲瑜又会说什么让她肉麻为难的话,干一些让她觉得多余,又为难的事儿。

而和家里人在一起,她又会担心家里各兄弟姐妹说那些乌七八糟,纷繁芜杂的事儿,她不愿意过那样的生活,她就习惯这样自由自在,很自我的生活。

陈京打了一会儿盹,终于醒来了,他一醒,看到方婉琦和沈小童都在,他打了一个哈欠道:“什么时候了?不早了吧?”

沈小童道:“你这个陈主任,方姐来你这里做客,你倒是呼呼大睡得香,真是没有待客之道。”

陈京尴尬的笑笑,道:“我不看见你们在说话吗?我就小眯了一会儿,呵呵~”

陈京呵呵一笑,样子有些憨。

方婉琦轻轻的哼了哼,道:“对了,陈京,上次给你打的钱你收到了?”

“钱?什么钱?工资吗?”陈京道。

“提成!修梅那边的业务是你联系到的,理应按照标准给你提成的,我已经打到你卡上了!你可以买一辆车嘛!”

“有多少钱?还买车?你这算是违规吧?”陈京惊讶道。

“没多少钱,就十万块钱!什么违规?你的意思是我在行贿?”方婉琦挑眉道。

方婉琦眉头一挑,陈京就不说话了。心中却想,以后这种事儿再不干了,这些钱来得太容易,总归不太好。

“哎,我有个想法,想在德高开一家分公司,专门做传媒和接业务。”方婉琦道,“目前,德高这边这块市场还是个空白,没有人做,但这一块的市场前景是很广阔的!”

她顿了顿,道:“你看看,修梅一个县今年搞了多少活动?马上,他们的宣传片又要上,这对我们来说,这类业务都是很挣钱的。德高不止一个修梅,而且,德高今后旅游产业发展,还需要举办大量的活动,以后,可以说是商机无穷。”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这个事儿你就不用征求我意见了吧!你自己是老板,看好这块市场就可以过来,这类传媒公司开分公司,又不需要多少投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你这人,跟你说个话,征求个意见都心不在焉,你究竟对什么事儿才能够上心?”方婉琦有些不高兴的道。

陈京轻叹了一口气,他现在哪里有精力想这些事?脑子里一想到工作的事情,头就有些大!

就在这个时候,陈京腰上的手机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陈京将手机掏出来,看了看来电,站起身来便进房间边接电话,电话接通,赵一平的声音很低沉,他道:“陈主任,临星一场出事了!”

“出事了?什么事儿?”陈京心猛然下沉。

“职工闹事,把县政府大门都给堵了,目前我们正在调动警力来维持秩序,但是这次闹事规模太大,一时我们还掌控不了局面……”

陈京打断他的话,道:“你马上亲自打电话给刘副市长还有伍书记,详细跟他们汇报。

“是,我们已经做了汇报了,就不知道市委对这件事什么态度,是不是能够办法把这事压下来。”赵一平道。

“你们怎么搞的?前几天我就打电话给你提醒过了,让你们注意这事……”陈京心中一窝火,说话态度就有些不好了。

他迅速意识到了这一点,忙做了一个深呼吸,放缓语气道:“一平县长,你不要急,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我现在马上过书记那边,有事情我随时联系你,你一定要稳住!”

陈京挂了电话,回到客厅有些歉意的冲方婉琦摊摊手道:“没办法,又有事儿来了,当领导秘书就是这样,身不由己!”

方婉琦挥挥手,道:“你这人就是这样,每次和你说点事,都说不成!行了,你去忙你的国家大事吧,我和小童再聊聊天,你放心,走的时候,我会跟你关门的!”

陈京也不和方婉琦再客套了,回到房间换上衣服,拎上包,下楼欲打车直奔伍大鸣家。

他又想到,伍大鸣这两天感冒了,口味很差,老是喜欢吃杨记豆腐渣,他又跑到杨记豆腐渣那边买了一盒辣味的豆腐渣,才又打的。

坐在车上,他将窗户摇下,冷风嗖嗖的往车中灌,他却并不觉得冷。

陈京忽然觉得,自己对目前的局面有些束手无策了,不得不说,从各方面来说,陈京的成长都进入了瓶颈了。现在他的眼前,他只觉得迷雾重重,困难重重,这些困难如何解决,这些困惑如何冲破,现在实在是想不出妥善的办法来。

他有一种感觉,觉得临河的事情可能只是一个开始,接二连三,肯定会有各种不同的事情发生。这些事情,无一不是让人感觉为难的,今年这个冬天,无论对德高来说,还是对陈京来说,都是一个很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