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6章 密谋!

第三百二十六章 密谋!

临星拖拉机一厂出事了,拖拉机厂职工闹事,要求政府督促企业给他们发应得的工资。

今年拖拉机厂不是很紧气,因为在改制过程中走得并不顺利,以至于今年整个厂的生产都遇到了问题。生产有问题,销售渠道又不畅,再加上,拖拉机厂股份制改革招商引资工作的困难,整个厂的效益就不佳。

厂里效益不行,拖欠工人工资就顺理成章。

到下半年,现在这个当口,临星一厂有些工人已经半年没发工资了,每月就只发点生活费。

没有工资,年关将近,工人讨薪的情绪自然就激动,另外,不排除有人煽动,这就终于演变成一场激烈的冲突了。

就在冲突发生的当晚,邵洪岸偷偷的摸到临江阁,见了他当年在临星的时候安插下的几个心腹。

而这其中,临星拖拉机一厂的副厂长林斌赫然就在其中。

几人见到邵洪岸都恭恭敬敬起身,口称邵厂长。

邵洪岸矜持的摆摆手道:“行了,我早就不是什么厂长了,今天大家看得起我,我就请大家吃顿饭,我们一起聊聊天!如此而已!”

临星拖拉机厂副厂长高根明忙道:“邵厂长,在我们心中,您可一直是厂长。说句实在话,您没在厂里了,我们的日子难过了,尤其是普通职工的日子难过,大家都念着你呢!”

林斌接口道:“这倒不错,实在是都念着你。当年你在厂里的时候,我们的效益特别好,大家年节都有钱有物,大家都知道,你是从来不亏待工人的,嘿嘿,现在工人的日子可难过喽!”

邵洪岸淡淡的笑了笑,并不再客套。

在邵洪岸的意识中,笼络人心是非常重要的。他也是博览群书之人,知道自古以来,对付普通老百姓是最容易的。

很多时候,只要一点小恩小惠,他们可能就会一直铭记着你。

邵洪岸在拖拉机厂的时候,怎么贪、怎么送,怎么跋扈,唯有一条他一直坚持。那就是给职工把工资发到位,让职工福利待遇有优势。

邵洪岸能够再拖拉机厂厂长的位置上待这么多年,他的这个手段就是杀手锏。

他深谙人性,他清楚知道,拖拉机厂的职工才不管公司是赚是亏呢。

他们工资待遇好,在人前人后有面子,他们就觉得领导好,至于领导是不是贪,是不是腐败,那些离他们的生活太远了,他们哪里会管这些?

就像现在这样,邵洪岸走了,临星又没有起色,说职工怀念邵洪岸,这倒是真有其事的。

大家的一通恭维,让邵洪岸心情畅快了不少。

最近,他正在重新布局,很多事情进展都很顺利。这也让他心中大定,不再像刚从拖拉机厂出来的时候那般失落了。

没在拖拉机厂了又怎样?邵洪岸还是有信心在德高掀起风浪来的,他失去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

一通酒喝完,邵洪岸微醺醉意,他大手一挥,冲自己昔日的这帮手下道:“各位,我们共事多年,我老邵是什么人你们知道。这样说吧,你们如果干得不开心,随时跟我吱一声,我老邵给你们新的机会。

跟着我干,多的我不敢承诺,但是年薪十万我可以打包票,怎么样?你们谁有兴趣?”

“我有兴趣,我有兴趣!”有几个人纷纷表态,其中有个人情绪很激动,仗着酒兴道:“在临星,我是受够了!还是像邵总这样下海让人羡慕,挣自己的钱,用得舒坦开心,还不用管别人的闲言碎语……”

邵洪岸哈哈大笑,道:“好,聂星算一个,我们改天再详谈这些事儿,今天我们几个老兄弟见面,我实在是高兴,实在是兴奋呐!大家继续喝,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大家同声附和,酒桌上气氛更加激烈,新的一轮拼酒又开始了。

酒足饭饱,大家纷纷离去,到最后,就只剩林斌一人。

吩咐服务员将酒菜撤去,邵洪岸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神情变得严肃认真,刚才的醉眼朦胧,早就消失不见了……“邵厂,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我就说过了嘛,这些都是您的老部下,不可能有什么问题的。再说,现在临星这个样子,谁都觉得自己朝不保夕,谁还有信心干?都想着后路呢!”林斌压低声音道。

邵洪岸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冷笑,道:“林斌,你不要太自信。这个世道,小心驶得万年船,稍微疏忽大意,带来的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林斌敬服的点头,道:“邵厂,您说得是,我会小心!”

他凑到邵洪岸耳边,道:“事儿闹起来了,闹得还不小。那些个工人,根本不用做什么工作,只要稍微放一下,点一下火,立马就成燎原之势。临河那边应该压不住了,估计这时候,消息已经传到市委来了!”

邵洪岸叹一口气,道:“真是作孽啊,领导无作为,普通工人受苦了!”

邵洪岸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很是动情,林斌也颇为动情,道:“朱那边的情况现在好像没闹了,我就说过,那个朱芳婷不能用钱打发,一使钱,准坏事,现在看来,我的那个想法是没错的!”

邵洪岸微微的闭上眼睛,道:“那就不用说了,扯得有些远了吧!”

“是,是远了,是我疏忽了!”林斌道,他又道,“邵厂,我有一事不明,您为什么要鼓动聂星他们离厂?现在是用人之际啊,我们要实现目标,不能够让人都走了!”

邵洪岸叹口气道:“有些事情要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临星的问题,我们要有耐心,有耐心的第一步,就是要任其自乱。不走几个重量级的人,怎么自乱?”

邵洪岸顿了顿,道:“我们要做到一点,那就是需要的乱的时候就能乱起来,需要稳的时候,我们要能稳住,这才是你现在要重点把握的东西。”

林斌拧了拧眉头,道:“邵厂,您这是不是太谨慎了一些?妈的,照我说,我们就来几次大乱子,狠狠的给市委施压,我看他们是否能抗住。”

“嘿嘿!”邵洪岸冷冷一笑,道:“你当伍大鸣是那么简单吗?改制临星,一直都是他心中的既定计划。如果动作太大,他的态度可能就会更坚决。只要他态度坚决,对临星全盘改制的时候就到了,到了那个时候,一切情况就变化了。

我说得不好听一点,现在临星固有的管理层,可能要撤换百分之九十,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什么都没了,还怎么实现计划?”

“所以……”邵洪岸拉长声音,“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我们要时刻动一动,但又不能动太厉害,这是疲兵之计,也是麻痹之策。唯有这样,渐渐的,才能有成熟的机会等着我们。”

邵洪岸和林斌两人密谋,悄无声息,邵洪岸终于再一次将自己的触角伸出去了,这一次,他有信心,自己完全东山再起。

……很久没有看书了,陈京把自己关在书房,强迫自己静下心来读书。

信佛之人有放下一说,陈京发现自己,最缺乏的就是这一点。

脑子里总是想着各种各样的事儿,心中总是不平静,被各种各样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

伍大鸣对陈京的批评就四个字:“六神无主!”,这四个字,让陈京非常惭愧,而这四个字,也让陈京不得不深刻的反思自己。

马步平送给陈京的那本书中,有他写的一句话:“人情世故,人情练达,唯一个字要把握住,那便是‘利’。”

还有一句话:“为官之智,为人之智,智从‘利益’之处而生。”

陈京读到这句话,他心中颇为触动,的的确确,任何事情的解决之道,都和“利”有关,只要很好的把握好了这个字,平衡到了利益,事情自就会迎刃而解!

就以临星拖拉机厂的事情为例,这件事细细想原因,还就真是一个利字。

工厂职工闹事,无非就是没有得到工资,大家都有钱,谁闹事?另外,还有重要的一个层面,那就是临星拖拉机厂的中高层干部的人心浮动。

工厂改制,中高层干部的去向问题目前很不明确,这也导致了,他们根本就不管事,也不愿约束职工闹事。

甚至,可能还有个别情况,有些领导干部可能还鼓动员工闹事。向政府施加压力,可以说是整个临星厂上上下下的共识,这种情况下,怎么能不出事?

而解决这个事情,可能还真只能从利益的角度来想办法,是不是可以想其他的办法稳定一下德高中层高层干部人心?

陈京的思路这样一走,遂觉得豁然开朗。

他缓缓的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一些。

不管情况多乱,心不能乱,心一旦乱了,事情就不可能有解决办法。而只要沉着冷静,世上又有什么困难是真的解决不了的呢?

陈京心中忽然之间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