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7章 好事连连!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好事连连!

周青和陈京之间的关系,不知不觉裂痕越来越大。

和秘书长搞不好关系,这让陈京在很多工作方面,效率远比不上以前。

但是和周青缓和关系,不能光依靠陈京努力,周青本身是挑事者。所以对陈京来说,他能做的,就只能是把握自己的这一块工作。

作为办公室副主任兼综合一科的科长,陈京向来对一科的工作是非常重视的。

一科是服务伍大鸣的专门科室,对陈京来说,凡属是服务伍大鸣的工作,他都亲自过问。

而综合一科,在陈京的手上,他也做了很多改革和调整,按照自己的用人习惯,他也提拔了几名年轻人,所以,对一科的把控,他是非常到位的。

陈京心中清楚,只要他能够把握住这些核心,工作就乱不了。

方克波从京城回来带来了好消息,五里山旅游开发项目立项的问题,此前一直被搁置,但是这次,方克波进京成功攻克了这个问题,国家发改委已经明确明年将要把五里山旅游开发项目立项。

这个喜讯,让方克波回来大有面子,在回来的常委汇报会上,方克波大谈京城风情和国家发改委的种种立项经过,很是高兴得意。

能够拿下这么大的项目,伍大鸣拍板,市委要庆祝一下,当晚,所有在市里的常委到西山望月山温泉集中, 伍大鸣自己出钱请大家泡温泉,并请大家吃地道的土家土菜。

在望月山温泉会议上,方克波又提出,最近在临河发生的临星拖拉机厂职工罢工的问题,市委需要引起高度重视,要妥善想办法解决。而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被弄得焦头烂额的常务副市长刘明明,在会上被方克波的冷眼冷语气得干脆尥了蹶子。

明眼人看得出来,方克波这次是挟京城余威,开始在班子中要话语权了。

会议最终在方克波的要求下,他负责取代刘明明处理临河临星拖拉机厂的罢工问题,他向常委会保证,他一定能够将临河的问题妥善解决!

而事实上,还真是方克波有办法,他亲临临河主持工作,很快便将这股罢工潮压了下去,临星拖拉机厂恢复生产秩序,解决了最近市委一直头疼的问题。

方克波这一连几次露脸,这让他信心十足,一改前段时间的低调,开始频频出现在公共场合。德高新闻,关于副书记方克波的报道也明显增多,他大有和伍大鸣还有覃飞华争锋之势。

……

五星剧团歌舞厅。

方克波今天请客庆祝,他最近好运连连,公私两方面的事情,都可以说是很不错。这让他心情大好,以前的那种压抑和不得意,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方克波今天的客人有周青,另外便是邵氏兄弟二人,当然,少不了宋歌。

宋歌现在在三江地产上班,出任公关部经理的位子,好像是有了人认同缘故,现在的宋歌比以前更自信、更有气质了,唱歌跳舞的那种感觉,变得更生动了。

有宋歌凑趣,今天的气氛很不错。

方克波饶有兴致的给周青介绍,道:“老周,这个地儿怎么样?五星剧团一直都保留着,剧团不仅有现代的歌舞,而且还有我土家传统歌舞。说起来,原生态的艺术,这真是宝贵的财富,是我们需要大力想办法保护的。”

周青道:“我早听说方书记您关注文化产业,现在看来,果然不虚!这些都是精神文明嘛!目前我们薄弱的就是这一块,大家都关注经济,关注物质,太过的关注,造成的就是精神文明的缺失,这都是要不得的。”

方克波哈哈大笑,笑得甚为畅快,他冲邵洪岸招手,道:“老邵,拿两瓶酒来,我们陪秘书长喝几杯!”

邵洪岸拿着一瓶波尔多红酒凑过来,道:“两位领导,这酒是我珍藏了很久没舍得喝的,今天招待两位领导,就用上了!”

方克波心情很高兴,随意的道:“你这家伙,就是脑子灵活,你呀,出来下海浪费人才了。你如果在政坛,可以大有作为的。”

他又对周青道:“老周,贵公子在澳洲遇到的难题,我就托洪岸办的,应该还满意吧?”

周青一听这话,连忙站起来要谢邵洪岸。周青的儿子留学澳洲,毕业后在那边搞了一家服务公司,经营很是不善,到了破产的边缘。

前段时间,他儿子一直给周青打电话,让他想办法弄点钱过去救急,帮他渡过难关。

可是周青哪里来的钱?他是没办法,急得头发都白了。

可就在他最急的时候,儿子打电话回来,说公司那边接到业务了,危机过去了。在电话中,他提到是有人帮了忙,好像是方书记的什么亲戚。

周青一听这事,他马上到方克波那里做谢。

方克波提到这事,连连说那不算啥,说他也是偶然知道这事。

当时,也是周青的公子联系业务,找到了他那边的一个关系,方克波一听有这层关系,就下了“命令”,让他们要优先考虑周公子,他也没想到这事能成,能成,这事自然是皆大欢喜!

方克波对周青道:“老周啊,你我二人别看是党的高级干部,其实啊,落伍得很。外面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但是话又说回来,孩子们在外面生活不容易,要干出事业来更不容易,贵公子敢于干事,敢于创业,这就值得鼓励,值得支持嘛!”

周青心中颇为感动,当天他和方克波聊了很久,两人是大为交心。

有了那一次,方克波和周青的关系便开始升温了。可能是周青也是长期隐忍,在伍大鸣这边又得不到重用,多重因素作用,在市委,他也有些坐不住了!

面对周青的道谢,邵洪岸连说不敢,他道:“我老邵这人,为人做事把义是放在第一位的,领导的事儿,我既然有能力帮,我自然是用尽全力。说谢的话,那就是看不起我老邵了!”

他顿了顿,又道:“我老邵这人就是个怪脾气,对我信服的领导,我绝对恭敬客气,义字当先。但对有些领导,一味只注重搞一言堂,搞个人英雄主义,任人唯亲,颠倒黑白。嘿嘿,我老邵惹不起,我躲还躲不起吗?

临星待不了,也没见我饿死,我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邵洪岸略带酒意,就稀里哗啦一通牢骚,矛头直指伍大鸣,听得周青的脸都有些色变。

方克波摆摆手道:“好了,老邵,这些话就不说了。今天高兴,我们说点高兴的!”

邵洪岸忙止住话头,道:“行,这话不说了!是非曲直,终究会有公论,我希望能够等到公论。”

方克波有些歉意的对周青道:“洪岸这个人,心直口快,口无遮拦,在这里,我代替他向你致歉了!”

周青矜持的笑笑,道:“酒后之言,不可当真,不可当真啊!”

他这样一说,周青和方克波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方克波现在逢人就向人介绍邵洪岸,对邵洪岸,他现在是相当信服的。

自从上次,他和廖哲瑜见了面,算是和廖家有了一点关系。邵洪岸就向他建议,应该要利用廖家的关系做点事情,发挥一点实效。

这次,方克波进京,找的就是廖家的关系。

有邵洪岸在那边做廖哲瑜的工作,廖哲瑜这次对方克波的事儿也是相当的上心。邵洪岸进京,他也专门陪同进京,最终,邵洪岸得以打破常规,直接找到发改委投资司,把项立下来,这实在是让他狠狠的露了一把脸。

从京城凯旋,马上就遇到临星的事情。

方克波近水楼台,先找到了邵洪岸。邵洪岸在临星经营多年,对临星的情况了若指掌,有他给方克波献言献策,方克波自然能够把这件事情处理得妥妥当当。

相比刘明明的焦头烂额,方克波的处理可以说是不费一枪一炮,就把矛盾给压下去了,谁高谁低,通过一件事情,立马就见了真章了!

除了这件事情,方克波和周青能够缓和关系,这也是得益于邵洪岸。

是邵洪岸知道了周青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在澳洲干的那些屁事。这小子说是在澳洲开公司,搞项目,其实就整个是个花花公子,整天只知道往家里伸手要钱。

周青能够多少钱养他?没了钱,这小子就发疯,疯狂给家里打电话闹。

周青又惧内,有时候被逼得是走投无路。

邵洪岸能够顺利把握这一点,把周青那个在澳洲的儿子拿住,把这个人情送给方克波去做,果然大有收获,周青最近态度转变非常明显!

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对方克波来说都是好事,这不由得让他欣喜的同时,也把邵洪岸当成了自己的一员福将。

而正如邵洪岸自己所说,临星拖拉机厂的是非曲直,那真的还很难说。

这次方克波下去处理事情,还真有很多工人念邵洪岸的好,也不由得让人对当年伍大鸣执意要改制临星拖拉机厂的决定产生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