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8章 定时炸弹。

第三百二十八章 定时炸弹。

永远都要把主动权抓在自己手中,陈京对这一点,认识逐渐深刻!

就像市委这一块的工作,以前因为有周青在,处处有周青指点帮助,陈京做起来就轻车熟路,很容易。

而现在,因为和周青之间产生了裂痕,工作起来就感觉处处掣肘,归根到底,这都是陈京平常考虑问题不够细致,很多问题没有及时的未雨绸缪。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陈京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现在开始重新努力,也算是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胡棣,这是陈京进市委以后,建立起来的最稳固的关系。

这个关系最早可以追溯到马步平的时候,只是后来,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胡棣在公安局被压制,说不上话,也办不了事,那段时间,无论是对陈京,还是对胡棣,都是面临考验的。

而后来,随着章化光的公安局长被免职,伍大鸣对政法的掌控大大的增强,自此以后,胡棣在公安局的地位终于稳固了,目前俨然成为了德高政坛的红人,公安局胡局长的大名,在德高叫得很响。

这一天,陈京和胡棣又像往常一样碰头,这个碰头的习惯,也是陈京最近才养成的。

定期和自己周围的人碰头交心,这不仅是了解信息,更多的是增进感情。当然,能够彼此交代一些事情办是最好的,有事,大家交流就有中心,这样的人脉关系,才具备高效率。

“陈京,你还别说那个邵洪岸,这小子真是还有几把刷子。自己贪得无厌,干事儿无所不用其极,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但是偏偏这家伙还能够有好人缘,临星厂的那些职工,还真念他好的多。

这次我们去临河的同事,反馈的信息都是这样,你说这气人不气人?邵洪岸反倒成了临星拖拉机厂工人拥护的领导了!”

胡棣大大咧咧,语气颇为感叹,又有些无奈。

陈京抿了一口茶,心中也感到很是憋闷,临星的事情,当初怎么也没想过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这样的结果,导致的是市委相当被动的局面。

邵洪岸这家伙狡猾就狡猾在这些地方。他花国家的钱,贪国家的钱,亏国家的钱。

但是有一点,他善于笼络人心,善于施小恩小惠。这一手收到的效果很是非同凡响,尤其是现在这个当口,临星的不景气,工人工资长期拖欠,这直接让他有了发挥的空间。

可以肯定,这次临河的罢工,背后是有人组织的。没有人组织煽动,动作怎么能够做到这样整齐划一?

说乱就乱,说停就停,像是指挥部队一样,这不是有人暗中搞串通,又是怎么的?

“老胡,临星的事情,你一定要想办法展开侦查,摸清情况!”陈京很严肃的道,“这个要求不仅是我的要求,也是伍书记的要求。而且,这件事情你只能秘密的去查,不能够打草惊蛇,惊动到某些人!”

陈京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点上,道:“临星的情况很复杂。当初书记做出企业改制、搞股份制改革的决议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个事情会遇到这么大的阻力。

民企的加入积极性很差,大家普遍不看好这个产业。

没有民营资本进入,临星的改制能起多大的作用?这改制与不改制根本没区别,还是到了老路上!

这里面一定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查不出来,以后会有太大的麻烦。”

胡棣找陈京要了一支烟,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这个邵洪岸啊,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人虽然不是临星的人了,但是对临星的影响还在。而且,他的影响,绝对都是消极影响。

你想啊,这次方克波到临河,能够把临河的事情压下来,早就有消息风传,说是邵洪岸从中帮助了他。我认为这个传言极其靠谱,如果是真的,那邵洪岸这家伙就太危险了,有他在,整个临星就不可能安静,就是个定时炸弹!”

胡棣起身踱步,忽然,他眼睛看向陈京,道:“这个事也不是完全没有线索,朱恩雨的死因就是线索。目前,朱恩雨的家属都在我的控制之下,他的妻子和女儿,受朱恩雨死的影响,现在她们日子都很难过。

其中,朱恩雨的女儿朱芳婷对父亲的死尤其存在质疑,我看这里面应该有文章。”

“那就把握这个线索,一直查下去!一定要保密,一定要用心,查出了头绪,随时给我打电话。需要什么帮助和支援,也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给你提供协助!”陈京道。

处于对邵洪岸这个人的极度警惕,陈京已经下定决心要吃透临星拖拉机厂。

邵洪岸这样狡猾的角色,只需要一点水波,他就能掀起滔天巨浪来。最近,他明显和方克波又搭上了关系,他能够干什么事儿,能够干多少事,现在都还是未知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邵氏兄弟必和自己为敌,必和伍大鸣为敌。

对这样的敌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掉以轻心的,必要早做准备,未雨绸缪!

叮嘱了胡棣,陈京立刻又见了侯氏兄弟和赵一平。

见侯氏兄弟,陈京的意图很明确,那就是鼓励他们下更大的决心去争夺德高地产的这块市场。

侯氏兄弟开发的裴翠湾已经成为了德高的标志性小区,侯氏兄弟能不能开发出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像裴翠湾这样的地产项目?

目前的德高,最大的两家地产公司就是三楚一品和三江,这两家地产针锋相对,竞争激烈。而在陈京的概念中,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种争论停下来。不仅不能停下来,而且还要让三楚一品在德高占据主动,唯有这样,才有办法压制邵氏兄弟。

否则,一旦邵洪岸这样的人失去了天敌,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而见赵一平,则是让他在临河要想尽办法支援胡棣,赵一平现在也很恼火,他在临河刚刚取得一点起色,这一闹事,他所有的功劳和政绩都顷刻化为乌有,这对他来说是相当郁闷的。

他郁闷,侯氏兄弟也就高兴不起来。

因为,侯林和侯冠中两人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在德高的薄弱环节,所以,他对赵一平的支持力度明显加大。

赵一平最近能够让临河变个样,就和侯氏兄弟的这种支持是分不开的。毕竟,他们的人脉比之赵一平要宽很多,赵一平最近在省里拿的几个项目,都是走的侯氏兄弟的路子。

侯冠中和侯林对陈京的召见很是感动,尤其是侯冠中,他和陈京握手的时候,久久不松开,道:

“陈主任,我小侯很少佩服人,但是你陈主任我是佩服的,真心佩服的。您年纪不大,但是心胸和气度不凡,我们兄弟对不住你,你却能够以德报怨,我侯冠中撂句话在这里,以后我和侯林兄弟,定对您得指示马首是瞻!”

侯冠中这话让人听起来有些发麻,但是这也体现了他的一种心态。

目前,他在德高面临的压力也不小,相比他的三楚一品,三江地产的实力更加雄厚。尤其是最近,三江地产明显咄咄逼人,这让侯氏兄弟感受到了相当的压力。

而在这个时候,陈京找到他们,明确表示对他们的工作要大力支持,这怎么不让侯冠中感动?

在这个名利场上打滚的都是聪明人,侯冠中也知道陈京之求,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很快就聊到了一起,算是建立了一定的盟友关系了。

侯冠中对陈京道:“陈主任,根据可靠消息,泛江建设将进军德高,看来廖哲瑜有些疯了,他是要把宝全压在这边了!”

陈京一愣,道:“你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消息来源可靠?”

“绝对可靠,这个消息应该很快能披露!”侯冠中认真的道。

陈京没有问侯冠中的消息来源,他心中早已明白邵洪岸和邵坤两人的意思了。

陈京能够想到办法压制三江地产,邵洪岸和邵坤就能想到办法拓宽三江地产的业务门类。如果泛江建设进入德高,有方克波给他们支持,他们可以拿到大把的工程做。

有工程做,利润就不成问题,三江地产方面的压力就骤然降低,邵坤和邵洪岸就有更多的战略纵深,他们的背后可以有廖氏家族支撑的。

如果他们能够冷静下来,放弃短兵相接,而一直就打持久战,侯冠中的三楚一品迟早会落入下风。

当然,陈京想不到,邵洪岸插手泛江建设,还有他们内部矛盾的因素。邵洪岸野心勃勃,而实现野心的第一步,就是要让邵坤走到相应的位置上。把泛江建设的掌控权渐渐的把握住,这就是在位邵坤往上走奠定基础。

不得不说,陈京从政这么久,直到今天,他感觉是真遇到了棘手的事儿了。他也遇到对手了,邵洪岸这家伙太精明,太狡猾,太不容易对付了!

要对付这样的一个存在,还真要多想想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