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9章 危机四伏!

第三百二十九章 危机四伏!

方婉琦说干就干,楚江传媒德高公司很快就成立了。

成立当天,方婉琦广邀客人去捧场,竟然邀到了包括刘明明在内的德高社会各界人士上百人,连马步平都专程从修梅过来为她捧场。

公司开业剪裁,由刘明明执剪,而方婉琦将公司地址安排在前河新区工业园,她目前是租用别人的地方。但是,另一方面,她已经和前河方面谈妥,在新区工业园买了三十多亩土地,准备重新建写字楼和工作区,摆开的架势是大干一场。

晚上,方婉琦请客晚宴,地点在国际酒店,在晚宴上,方婉琦、刘明明都发表了讲话,方婉琦讲话是拜码头,希望大家能够多帮衬楚江传媒。而刘明明讲话,则是对楚江传媒的到来表示期待和欢迎,两人的讲话都赢得了阵阵掌声。

晚宴过后,方婉琦继续安排望月山温泉活动。不过这一次安排都是小范围内的,陈京因为已经请假,而今天恰好马步平过来,所以,他力邀马步平去望月山。

陈京和马步平碰到的时候,恰好刘明明也在,三个人便一起泡一池温泉。

这种感觉是无形中的,陈京和马步平自不用说,马步平每次来德高,只要陈京有时间,他都想办法要和其聚一聚。而刘明明则陈京以前一直很少接触。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刘明明在市委和方克波有些不愉快。

临河的事情,刘明明没有作为,最后成就了方克波的一次大露脸,这件事情,在他心中明显是存了阴霾。

一直立场摇摆的他,自从那件事情后,他明显向伍大鸣靠拢。

和伍大鸣近,陈京就离他也近一些,而马步平对这方面尤其敏锐,有他和刘明明接触,陈京再一同接触,就显得异常自然了!

温泉池中水雾缭绕,三个大男人算是**相对,几人都说望月山好,望月山的温泉养人。

刘明明是第一次和陈京距离如此近,他道:“小陈啊,我们德高旅游资源丰富,就以山论,五里山和望月山不相上下。我个人更喜欢这望月山,现在五里山的开发落实了,这是可喜可贺的。

我呀,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希望这望月山的开发项目,我能够为咱们德高人民贡献一点力量。”

马步平凑过来道:“刘市长,五里山项目做下来,是了不起的大项目啊,这件事情方副书记立下了汗马功劳,书记是大为高兴啊!”

刘明明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一提到方克波,无疑是触到了他的痛处。

马步平又道:“北三县的发展,总是摆脱不了大企业的陷阱。以前的澧河,就因为一家水泥厂,搞得澧河全县不得安宁,现在的临河,又饱受一家拖拉机厂的困扰。

有澧河的前车之鉴,临河的拖拉机厂的事情,就应该要认真处理,千万不能够掉以轻心。”

陈京有些惭愧的道:“这都是我工作没做到位,针对临星拖拉机厂的事情,书记早就给我布置任务了。是我没有引起重视,现在终于引发大矛盾了!”

刘明明不做声,身子全泡在温泉中,只留一个脑袋在外面。

过了一会儿,他道:“小陈,真正要做好书记的服务工作,重要的就是要耳听四面,眼观八方。该团结的人,一定要团结好,不懂得搞组织、搞团结的秘书,不是好秘书。

现在的德高,看上去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危机和隐患是绝不能掉以轻心的。怕就怕我们有些领导干部,头脑发热,急功近利,好大喜功!”

刘明明说到好大喜功的时候,嘴角明显的翘了翘,他的目标指向很明确,就是冲着方克波去的。

方克波最近颇为活跃,不仅力压刘明明,而且隐隐还有威胁伍大鸣的意思。

尤其是针对临星拖拉机厂改制的问题,他在公开场合表示,拖拉机厂的改制工作当初是欠考虑的,当初对临星拖拉机厂的改革,应该按照中央针对大型企业的改革要求来做,不应该一刀切搞盲目改制。

方克波的这个讲话,是在临河说的。虽然不是在正式场合,但是这个讲话,明显有针对伍大鸣的嫌疑。

虽然,这个讲话后来方克波矢口否认,但是,这个事实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体现了方克波的一种心态。至少他是居功自傲的心态。

陈京道:“刘市长,有个事情我觉得不吐不快。方副书记和三江地产关系匪浅,而三江地产的邵洪岸以前是临星的老厂长。我估摸,这次方副书记的军师就是邵洪岸。

如不然,方副书记怎么可能能够到临河就解决问题?而且不费任何力气?”

陈京顿了顿,接着道:“既然是这样,我就想,临星拖拉机厂的职工闹事,说闹事就闹事,说停止就停止,这里面总是透着古怪的,我就不信,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准确的事情。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临星厂的职工闹事,是有人在暗中作祟的。”

陈京这样一说,刘明明眼睛发亮,他用手一拍水面,道:“对,小陈这样一说我想起来了。当初我在临河的时候,赵一平也说到了这一点。临星拖拉机一厂,这么多年在临河没有给临河创造多少利益,反倒成了临河最大的包袱。

自从市委做出决议,对临星拖拉机厂采取断奶政策之后,临星坚决履行市委决议,可能因此得罪了某些利益群体,不排除他们因此生恨,暗中搞鬼的可能性!”

刘明明说话很激动,这段时间,他一直被这件事情困扰着。在这件事情上,他的无能和方克波的高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让他大感颜面扫地。

现在,陈京提到了这些疑点,这无疑是他非常想听到的。

而且陈京提到的这些疑点,都是大有可能的疑点,这对他来说,是个很好的安慰。

他道:“小陈,你说到那个邵洪岸我想起来了,这个家伙以前在临星的时候,手眼实在是通天,不仅在德高底子深厚,就是在省城,他的关系都很有底子。当初,在德高不是没有人想动他,只是这人太狡猾,很能迷惑人。

后来伍书记过来,他又干脆吓跑了,没想到这家伙还在兴风作浪,对这样的人,我们一定要引起重视,引起百分之百的重视。”

马步平目光闪烁,道:“的确如此,邵洪岸这个人我们要引起重视,他对临星拖拉机厂问题的解决,是个关键人物。也许,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在控制着临星拖拉机厂的局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要万分警惕。”

经马步平这样一说,陈京和刘明明两人都沉默了!

刘明明就不用说了,最近他面临的压力和挑战非常的大,现在德高形势一片大好,但是他在班子中的地位却在不断下降,作为常务副市长,他内心的压力可想而知。

而对陈京来说,现在市委他面临周青的压迫,在外面,邵洪岸虎视眈眈,而伍大鸣布置的一系列的任务,陈京现在都遇到了阻力,他想要扭转局面,目前都不知道从哪里动手。

前车之鉴!

马步平提到澧河,让陈京想到了当年的彩水水泥厂,澧河班子的分崩离析,和这家水泥厂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

现在,德高又出现了临星拖拉机厂。

临星拖拉机厂可不是一家小企业,这可是资产上百亿的一家企业,这家企业的一切,现在市委都掌控不了。政府那边主导的企业改制工作,又迟迟的找不到突破口,不得不说,这让陈京对这事有芒刺在背之感。

现在的陈京,无疑处在了比较被动的位置上了,他现在要扭转局面,能够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合纵连横,先巩固自己的阵营。将自己的阵营巩固的同时,努力的寻找对方的破绽,这样的做法,让陈京有时候觉得很憋屈。

温泉泡过,陈京和马步平送刘明明返回,送走刘明明,两人又在温泉中心喝茶夜聊。

这一次聊天,马步平给了陈京很多的意见和建议,不得不说,马步平经验丰富,看问题很深入透彻。

他告诉陈京,现在德高的局面,伍书记心中是很清楚的,而且,凭伍书记的能力,他也是能够把握局面的。

能够把握局面是一回事,把握局面用什么方式是另外一回事。目前德高所产生的一些竞争,对德高的发展都是有利的,都算是良性竞争,这个时候,伍大鸣需要站出来吗?

再说,陈京一直就是被伍大鸣推在前面的人物,很多问题,伍大鸣需要陈京更有作为一些,帮他多分忧一些,这既是对陈京的信任,也是对陈京的考验。

陈京需要勇敢的面对这样的考验,马步平建议陈京可以大胆一些,只要目标和方向正确,犯一些错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年轻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在现在的条件下,正是陈京可以大开大合,有作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