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30章 邵洪岸疯了。

第330章 邵洪岸疯了。

德高日表发表一篇题为《艰苦卓绝,困难重重,记临星拖拉机厂的改革之路》。

这篇文章发表在第二版,占据了整个版面,文章从临星拖拉机厂的历史开始,一直写到现状。

文章主要有三个观念,一个观念是临星是计划经济的产物,改革势在必行,这其中,文章特别提到了临星拖拉机厂的前领导班子奢华奢侈,铺张浪费,每年亏损数亿人民币,将国库中的钱拿过去挥霍潇洒,以此沽名钓誉,这样的做法可耻荒唐,必将要被人民唾弃。

这个说法,驳斥了前段时间外面的议论,称改革不成,不如不改的论调。

文章指出,自从去年以来,因为没有临星拖拉机厂再向财政要钱,国家因此节省了至少四亿人民币的财政资金。这笔财政资金用于国家建设上,远比用在临星,任凭企业连连亏损要强。

第二个观念,临星的改革势在必行,改革的路线和方向,必然要走股份制道路。

如果临星的改革,找不到突破口,政府应该寻求引进外来资本,现在在国内,汽车产业合资建厂的情况已经成为了一种时髦,政府是否可以从这些方向努力?

第三个观念,目前在社会上,有一小撮人在背后煽风点火,造谣生事,故意挑拨临星厂内矛盾,这样的人是别有用心的。不仅普通民众不要听信这些谣言,而且厂内职工更不要听信这些谣言。

而针对造谣生事屡禁不止的情况,政府和公安机关应该要认真调查,揪住主犯,查明事情真相……

这整篇文章足足有三千多字,最后,文章指出,临星拖拉机厂的未来,改制是唯一出路。坚定不移的走股份制改革之路,是临星拖拉机厂全厂领导和职工应该要坚定的方向。

这篇文章一经发表,在德高社会掀起了不小的影响,而在文章的署名位置,赫然署名为“本报记者黄玲”的字样。

黄玲是德高知名的美女记者,后来无故失踪了一段时间,现在她以这篇文章高调的宣布她的回归,德高很多人对此都议论纷纷。

对黄玲前段时间的去向问题,有人猜测她是被外派学习,又有人猜测她是嫁人隐退,反正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

三江地产,副总经理办公室,邵洪岸手中举着最新一期的德高日报,怔怔发愣。

黄玲的回归,这让他感到很敏感。

当初,邵洪岸鬼迷心窍,用手段威胁过黄玲,想逼她就范,安排她去陪同领导睡觉。那时候的邵洪岸,牢牢把握住临星,可以说是一手遮天,根本就没把一个小记者放在眼里。

那个时候,邵洪岸甚至连满延波都捏在手上,恣意的役使,他哪里想到黄玲会反抗?

事实证明,邵洪岸的判断失误了,黄玲不是贞洁烈女,但也不是人尽可夫的女人,这种女人,开放自我,淡看男女关系,却最反感被人强迫。

就在邵洪岸觉得胜券在握的时候,这女人却突然失踪了,没有知道她去了哪里!

失踪近一年后,她重新回归,这一回归就是这样的文章抛出来,矛头直指临星拖拉机厂,这不得不引发邵洪岸的很多联想。

到目前为止,邵洪岸手上依旧握着黄玲的很多把柄。但是这个女人却是高调而来,丝毫不给邵洪岸的面子,直接就撰文写临星拖拉机厂的事情,而且直言拖拉机厂在邵洪岸时期的很多问题。

在邵洪岸看来,这就是明目张胆的叫板。黄玲叫板邵洪岸,不在意邵洪岸手上的所谓把柄,这明显是她手上也握有把柄。

一想到这里,邵洪岸就觉得头疼,以前黄玲和满延波还有好几个人关系都密切,而那个时候,邵洪岸的行为做事,也的确有很多问题。如不然,他也不会被伍大鸣吓一下,就吓得逃之夭夭了。

现在黄玲来者不善,这背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东西?

邵洪岸花了天大的代价,最终取得了方克波的信任,但是,与此同时,各种各样的问题也开始滋生。

无论是楚江传媒在德高设分公司,让廖哲瑜大为光火,还是三楚一品地产公司的冬季促销,让他们在德高的楼市大火,抑或是泛江建设那边,邹海对他的掣肘,这都让他心情糟糕。

从种种迹象看来,陈京不是好相与,他已经开始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而且已经开始动手布置了。

陈京的眼神很犀利,他看出来,要压制邵洪岸,最主要的就是要压制三江传媒的作为。三江没有作为,邵洪岸就翻不了天。

除了正面的压制,像黄玲的出现,邵洪岸都怀疑和陈京有关。

而黄玲发表的这篇文章,文风犀利,批判深刻,写的东西极有煽动性和针对性,这是不是出自黄玲之手都难说。德高上下,谁都知道陈京有一支硬笔杆子,他炮制的东西,能是简单的文章?

邵洪岸发觉,不知不觉,有一张网在向他罩过来,那张网的背后,隐隐就是陈京在作祟。

这让他心情很难平静,恨得牙痒痒,但却又无可奈何。

他精心打的一张方克波牌,在他想来,这张牌打出去,德高政坛就会有震动。

但他万万没想到,伍大鸣很沉得住气,根本不浮出水面,也不做任何表态,这让邵洪岸觉得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伍大鸣不出面,陈京却活跃在前台,陈京本身就难对付,而且其背后还伍大鸣,没有绝对把握,谁敢拿陈京当目标?就是方克波都没有考虑过这一点!

方克波自重身份也许只是一部分因素,更重要的因素,恐怕是他的内心,对伍大鸣也是极其忌惮的,伍大鸣不浮出水面,他是绝不敢轻举妄动的。

脑子里想着这些,邵洪岸开始在房间踱步,他越踱步,越是心浮气躁。

他一肚子的坏水,脑子里想的就是乱起来,斗起来,他巴不得德高政坛大乱,然后在乱中,他躲在暗处趁机夺得资源,渔翁得利,最好是借机让伍大鸣还有陈京玩完,他自己也收获足够的金钱和名誉。

最后,他脑子里就只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办法可以让德高乱,能不能整点刺激的事情,下点猛药?

他这样一想,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办法,他马上着实开始写关于方克波的举报信,举报信的内容主要包括方克波受贿、暗箱操纵工程招标。

另外,方克波和多位女人保持情妇关系,而且这些女人的姓名都写得非常翔实清楚,煞有介事。

最后举报方克波造谣生事,暗中操纵临星拖拉机厂工厂工人罢工,以此为借口,方克波向市委向组织要权。

他亲自操刀,一封举报信洋洋洒洒写了二千多字,他又几次删改,力求做到整篇举报信内容翔实,言之有物。

他举报的那些内容,听上去似是而非,真要调查,那绝对是调查不出什么名堂来的。

他将这些举报信打印几十份,分别寄到省委、省政府、省纪委、人大,等等各个要害部门,这些举报信全部撒出去,必然会有动静和反响,他也想拭目以待,这事最终究竟能查出什么名堂来。

只要调查下来,德高市政坛必然震动,最后事情查无实据,上面肯定会追查举报信的来源,到那个时候,德高政坛就有好戏看了。

而且,对方克波来说,经历了这件事情,他肯定会更加信任邵洪岸,他对邵洪岸的提醒和意见,再也不会当耳边风了……

忙活完这些,邵洪岸觉得还不过瘾,又打电话给他临星的旧部,让他们火速到德高见面。

在见面后,邵洪岸又给他们布置各种工作,安排他们组织手下学习市报文章,认真深刻查找问题,反思过失。

对市报提出的三个问题,邵洪岸安排他们组织逐一反思。

比如,市委提到领导班子挥霍浪费问题,通过学习和反思,就可以凭此找到相应的问题人员,邵洪岸叮嘱,这种反思,务必要和地方官员搞上牵连,让大家都看到官员在临星拖拉机厂的事情上面,扮演的角色和地位。

现在中央和地方党组织不都强调自我反思,主动交代问题吗?现在,就到了主动交代问题的时候,越主动越好,最好能够主动到拉一批官员下马,以此来让大家见识临星拖拉机厂所存在的各种问题。

邵洪岸将自己脑子里想的东西一一布置下去,又安排几个有意下海的领导干部再耐心等待,等到合适的时机,他再统一安排。

一切布置妥当,一共就花了一天时间。

邵洪岸再回到公司的时候,整个人的心气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有信心,他的布置一定能够发挥效果,而德高的局面也一定会按照他的设想走。

一想到这里,邵洪岸内心不知多得意,他仿佛看到了伍大鸣惊慌失措,四面树敌,最后不得不步衡州后尘的模样。他又仿佛看到陈京走投无路,最后如当年在澧河一样,累累如丧家之犬的情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