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31章 得逞了!

第三百三十一章 得逞了!

陈京接到胡棣的电话,胡棣在电话中向陈京汇报,说他已经做通了朱恩雨的女儿朱芳婷的工作,朱芳婷有重要情况向公安机关交代。

陈京接到这个电话很吃惊,他要求胡棣不惜一切代价,要将朱芳婷带到德高,一定要弄清她所交代问题的真实性,要严格做好保密工作,同时,也要保护好朱芳婷,千万不能够出任何乱子。

胡棣办事效率很高,他很快就过来和陈京汇报,他向陈京汇报的内容,主要包括朱芳婷目前所掌握的临星拖拉机厂内部的情况。

现在在临星拖拉机厂内部,临星拖拉机一厂副厂长林斌以前和朱恩雨相交甚笃,到目前为止,他和朱氏母女都有联系。林斌这个人,已经取得了邵洪岸的信任,是能够提供一些有用消息的。

朱芳婷承诺,只要胡棣答应他,帮他父亲翻案,她可以联系林斌,让林斌配合胡棣,摸清至少临星一厂的相关情况。

陈京当机立断,命令胡棣道:“就你出面去和这个林斌联系,你要记住,态度一定要好一些,也要谨慎一些!现在这个情况,我想你应该也看到大形势了!”

胡棣连连称是,神色有些古怪,陈京皱眉,他忙凑过来道:

“陈京,这个林斌我联系过了,这个人提到了几点,通过他提的这几点,可以看出来,他对我并不信任!”

陈京道:“他说了哪几点,你大致可以说一下嘛!”

胡棣道:“林斌提到关键一点,那就是邵洪岸最近有个阴谋行动,应该是针对临河县委的。具体是什么阴谋,这家伙守口如瓶,不吐露只言片语!”

他顿了顿,道:“照我看,这小子有些危言耸听,像他那样拿腔拿调的,应该是别有用心和目的的!”

陈京沉吟不语,他比胡棣更了解邵洪岸,深知邵洪岸这个人不会那么容易对付,很有可能,那个林斌并不是危言耸听,是确有其事。

如果是确有其事……

陈京正琢磨这事,手机铃声急遽的响起,他一看来电,站起身来道:

“老胡,今天时间不允许了,你继续跟进这事,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陈京站起身来接电话,他只听一句,身子立马定住。电话竟然是伍大鸣亲自打过来的,问陈京在什么位置。

伍大鸣是很少亲自打电话给陈京的,他要找陈京,都是让别人打电话。

他亲自打电话,那绝对都是有重要的事情。

陈京风风火火的赶到伍大鸣办公室,在外面就听到内面有人说话,他仔细一听,是方克波的声音:

“书记,我以我的党性向组织保证,我这么多年以来,不说两袖清风,但是违规违纪的事情,我是从来都没有做过!实话讲,我对省委的这次突如其来的调查,感到非常的震惊。

我实在想不通,我方克波在德高任劳任怨工作这么多年,究竟是得罪了谁,就一定要除我而后快!”

陈京听到这句话,他连忙退到自己的秘书室,一颗心怦怦的跳。

他感觉,市委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听方克波刚才的话,好像是有人向上面举报他。是谁举报他?举报他什么东西?

这样的事情,在市一级层面发生,影响是非常大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陈京觉得度日如年,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感觉这事不会这么结束,一定还有事情发生。

而就在他焦灼的时候,纪委书记杨杰从外面进来,陈京忙站起身来。

杨杰冲他摆摆手道:“小陈,书记在吗?”

陈京点头道:“书记在,但是方副书记在和书记在谈话!”

“恩……啊?”杨杰似乎有些吃惊方克波怎么在伍大鸣的办公室。陈京道:“要不杨书记,您先休息一下,我给你上杯茶!”

杨杰点点头,道:“那好,我就等一等!”

陈京心一惊,看杨杰的神态,他找伍大鸣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因为一般情况下,大家来找书记,如果书记忙,大家都会等会儿再来。毕竟,作为市委常委,大家都很忙。

而一般愿意等的情况,都是事情很紧急的,杨杰这样神色匆匆,是有什么紧急情况?

在休息室,陈京给杨杰递过一杯茶。

杨杰眼神望着窗外,眼睛一瞬不瞬,好像是想着什么问题。

陈京故意叫了一声:“杨书记,您喝茶!”

杨杰好像没听到,等了半天,才恍然道:“哦,喝茶,喝茶……谢谢小陈了,你是好茶艺……”

他干笑了两声,形容很是古怪!

陈京从休息室出来,手机又响起,这一次是赵一平从临河打过来的电话,陈京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接听。赵一平的声音很沉重,道:“陈主任,出事了……”

陈京心猛然下沉,道:“什么事情?”

“临星一厂这边最近搞自省自查,查出了一大把问题干部。这些干部大搞检举揭发,我们临河班子受到了大牵连,可能……可能缪强书记都受到牵连……”赵一平道。

“你说什么?”陈京提高嗓门道,“怎么会这样?什么自省自查?省什么,查什么?”

陈京正要继续追问,伍大鸣办公室的门开了。

伍大鸣亲自送方克波到门口,陈京压低声音道:“现在没时间,我稍后跟你打电话!”

陈京匆匆挂掉电话,方克波恰好出到秘书室,他看见陈京,笑笑道:“小陈啊,最近省报、市报上鲜少看到你的大作啊,这可不好啊,你作为我们楚江才子,不能够让笔尘封不动!”

陈京道:“谢谢方书记鼓励,最近太忙,没去琢磨文章!”

陈京边说话边观察方克波的形象。看方克波的样子,红光满脸,气色大好,哪里又被人举报,遭纪委调查的沮丧?

方克波上前还亲昵的拍了拍陈京的肩膀,说了几句勉励的话,才背着双手,昂然而去,四方步子踏得周正方圆。

杨杰见伍大鸣,证实了赵一平电话里的情况。

最近,临星拖拉机全厂内部整顿,反省上次内部沟通不力,导致一厂工人罢工的事情。厂党委组织了一次内部违纪检举揭发,这一检举揭发,暴露了一批问题干部。

而这批问题干部,则更是迁出了临河县委县政府几位重量级官员的问题,这几名重量级官员中,赫然就有临河县县委书记缪强。

临星一厂公关部经理主动交代问题,他与两年前为了巴结缪强,送了缪强两万元现金,外加一块劳力士手表。

纪委根据这一举报,立刻对缪强进行调查,调查的最终结果显示,这件事情完全属实,缪强受贿事实俱在,不容抵赖!

陈京亲眼见到杨杰一项一项的向伍大鸣念纪委调查的各种情况。

伍大鸣则微闭双目,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一直到杨杰汇报完毕,他依旧一语不发。

过了很久,杨杰有些沉不住气了,他道:“书记,这件事情究竟怎么处理,还需要您指示……”

伍大鸣轻轻的哼了哼,道:“严肃查处,该怎么处理,不能徇私,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当成典型的案子来抓!”

杨杰精神一振,道:“是,我一定认真办理此案,保证把这个案子办好,做出影响来!”

伍大鸣点点头,他端起杯子喝茶,却端到了旁边的一个空杯子,他一口茶喝空,皱眉冲陈京嚷道:“怎么回事?茶水都没有了吗?”

陈京连忙上前,伍大鸣喝茶有两个杯子,一个杯子喝绿茶,一般是午后用。而早茶都是喝红茶,红茶有养胃功效。

现在正是下午时分,红茶的杯子是空的。

陈京将杯子拿起来,重新填茶叶冲茶,规规矩矩的放过去。

伍大鸣将茶杯端起来捧到手上,陈京几次要提醒他茶水很烫,小心烫手,但是话到嘴边,他都咽下去了。

在德高,有两个人陈京是琢磨不透的,一个人是伍大鸣,另外一个人是覃飞华。

伍大鸣思虑问题周详,却轻易不流露自己的想法,下面的人和他接触,常常觉得云山雾罩。

陈京跟了伍大鸣这么久,依旧看不明白伍大鸣行为做事的方式,更摸不清,伍大鸣做事的底牌。

伍大鸣做事,擅长举重若轻,一些很难处理的事情,经过他的手来处理,都能够很轻巧的处理妥当,不留丝毫的痕迹。

至于覃飞华,这个人给陈京的感觉很奇怪。

在市委层面上,有时候似乎感觉不到覃飞华的存在,他在常委会上很少说话,很少表态,很少发言。

他给陈京的感觉就是,这人好像超然与常委会之外,没有争权夺利,要做主作为之心。这种感觉十分的怪异。

但是,覃飞华是德高实实在在的市长,一市之长,主管一市的施政。这一年以来,德高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这其中市政府的功劳也是巨大的,而覃飞华作为市政府的头,他的作为也是十分突出的。

但是要说覃飞华的作为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覃飞华就是那种低调到别人忘记的存在,但是谁也不能忽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