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32章 太突然了!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太突然了!

屋里烟雾缭绕。

陈京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头在烟灰缸中摁灭。

伍大鸣坐在窗口,窗户开着,外面的冷风吹进来,吹乱了桌上的翻开的书页。伍大鸣也在抽烟,他抽得更凶,一支接一支的抽个不停。

每到这个时候,陈京都不敢打扰他,因为他清楚,伍大鸣如此抽烟,脑子里面是在想问题!

临河出事,德高班子内部出问题,这两件事情现在已经在德高引起了不小影响了!临河那边,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程度,降到了历史最低点。根据反馈上来的信息,据说有老百姓编了顺口溜,专门讽刺临河出贪官的,这样的顺口溜在临河社会各个阶层流传。

临河当地老百姓办喜事,有人写对联的横批写:“决不当官”,以此来讽刺临河政治的风气。

临河那边如此,在德高市,有传言说方克波是能力太强,太能办事遭人妒忌,有人要整方克波。整方克波,然后利用各种不实举报,企图把方克波搞臭。没想到,最后省委很容易就证明了方克波的清白,举报者反倒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关于举报者的猜测,在德高内部一直争论不休,好像猜出这个举报者,就能够弄清德高政坛真相似的,很多人对此都乐此不疲。

而这种乐此不疲,导致的后果便是,在德高社会各界,都受到了这些事情的负面影响……

陈京感觉得出来,伍大鸣的心情极差。

临河是德高北三县之一,临河北三县,伍大鸣是寄予厚望的。而他来德高以后,最先关注的就是北三县,经过了一年的努力,他利用各种办法,终于把北方三县都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中。

目前看来,修梅和澧河两个县,经济发展都走上正轨了,发展速度是一日千里。而临河的经济发展一直都是磕磕绊绊,遇到的阻力和困难极其多,好不容易,经历了诸多劫难,现在有了拨乱反正的迹象。

在这个时候,市委书记缪强出事,这直接让临河近段时间的成果化为了虚无。

对临河的事情上,伍大鸣是倾注了心血的,而调教缪强,他也是花了代价的。他好不容易调教的人,现在竟然成了严重违纪的查处对象,他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而在德高市委层面上,伍大鸣一直是高举团结大旗的,德高的发展要搞好,首要就是要搞好团结,这是伍大鸣的原话。

可是现在,班子内部明显不团结,有根搅屎棍在里面捣乱,搞得局面对德高下一阶段的发展极其不利,这是伍大鸣最不愿见到的结果。

陈京看着伍大鸣的那副模样,脑子里却想邵洪岸的事情。

看来那个林斌对胡棣没有危言耸听,这些事情的背后,还真有人作祟。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临河的事情,应该是邵洪岸在背后搞鬼。而这件事情的诡异,也和邵洪岸一贯的行为做派相吻合。

邵洪岸其人,行为做事向来不择手段,从来就不管什么道德义气,他做事,一律只管自己的利益,至于他人的死活,他是从来都不放在心上的。

而邵洪岸能够干出临河的事儿,他就能成为市委现在不和谐的搅屎棍。

他纵然和方克波打得火热,他来一次苦肉计又何妨?事实证明,这件事情对方克波毫无影响,不仅如此,方克波还极有可能成为这件事的受益者。

陈京不是阴谋论者,但是,一件事情由谁引发,看最后的受益人是谁,往往是个很简便的方法。

方克波在德高颇有威望,个人品德方面不至于干那些下三滥,但是,像邵洪岸这样的人,又有什么事情他干不出来的?

陈京脑子里面想着这些,心中想着措辞,想如何安慰伍大鸣,一时竟然想不到妥善的措辞。

不知过了多久,伍大鸣忽然道:“陈京,最近这段时间,你压力不小吧?”

陈京忙端正坐好,道:“书记,有些压力是不可避免的,压力来了,唯有承受,如此而已!”

伍大鸣欣慰的笑了笑,道:“很好,你的工作做得很好。”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陈京啊,你做我的秘书应该有一年了吧?”

陈京道:“书记,有一年零几个月了!这一年马上就要过了,再过十天就是元旦节了!”

伍大鸣叹口气,道:“光阴似箭啊,这话太有道理了,古人诚不欺我啊!”

陈京道:“书记,这一年多,我觉得自己进步非常大,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各方面能力都得到的很大的锻炼和提升,这一点我自己都能感觉得到!”

伍大鸣嘿嘿一笑,道:“是吗?那这么说,你继续留在我身边,是屈才了?你有了能力了,还当秘书耍笔杆子,你还乐意?”

陈京心中一凛,道:“书记您说哪里话,能在你身边工作,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怎么会不乐意?现在,市委多事之秋,我也希望凭我的能力,多做点事情,能够为您排忧解难!”

伍大鸣笑了笑,脸上的笑容迅速淡去,道:“陈京,你做好下放的准备!近段时间,我们各区县要调整班子,你就在这个时候下放!”

陈京一愣,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嘴唇连连掀动,想说几句话,却不知从哪里说起。

下放?

这是陈京从来就没有想过的问题,现在伍大鸣给他布置的任务很多,陈京每天应付这些任务,就感觉非常的吃力。而他为了干好工作,也是全心投入的去做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不夸张的说,他的心身都投入到了工作中,就是现在,在这一刻之前,他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应付目前的难局,如何妥善处理临星的事情,还有,如何解决邵洪岸这个大麻烦。

而现在,伍大鸣竟然忽然提出要他做好下放的准备,下放到哪里?下放了,这些手头上的工作怎么办?都不管了吗?

“你想说什么就说!”伍大鸣有些不高兴的道。

陈京道:“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每件事情……”

伍大鸣打断了他的话,道:“这个世界没了谁都照样转,不要把自己的作用想得太大!”

伍大鸣说这句话,陈京哑口无言,想说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伍大鸣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陈京能说什么?

不错,这个世界离了谁都会继续转。

回首看历史,千秋历史,有多少风流人物化为尘土?可是人归尘土,世界继续往前,没有任何的停止或者终止!人类的文明还是在延续……

陈京想想自己,又算什么?

这样一想,他心中豁然开朗了,他沉吟了一下,问道:“书记,您准备将我下放到哪里?”

伍大鸣微微的闭上眼睛,道:“那就不知道了,副处以上干部的工作调整,要常委会表决通过,不是我个人能够决定的。这个问题,目前为止,还只是我个人的意见,还没有研究。”

伍大鸣又点了一支烟,道:“下放你,是既定的计划。你的接替人选我都选好了,政研室赵可你觉得怎么样?笔杆子不错吧?”

“赵可?”陈京迅速反应过来,赵可是政研室新来的副主任,是从省里调过来的,能写一手好文章,这才来没多久,在市委的一种笔杆子中,赵可的名字就叫响亮了。

在市委,有人还拿赵可和陈京比过,关于这个比较,有人说赵可理论功底扎实的,写的东西逻辑更严密,更能够紧扣中央和省委的精神。但也有人说陈京基层工作经验丰富,写的东西朴实实在,言之有物,领导用他的稿子,给人的感觉都会很务实。

陈京自己也看过赵可写的几篇材料,他是真心觉得不错,他还想着,下一次市委要整材料,还一定得想办法把这个赵可要过来应急呢!

伍大鸣一提到赵可,陈京心中便清楚,事情真如伍大鸣所说,他下放陈京是早有准备的,他从省城将赵可调来的那天,可能就在做这个准备!

“陈京,从明天开始,你的工作就可以放一放了!我已经和郑部长交代了,省委党校有个青干短训班。这个短训班,在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个短训班的成立,是省委沙书记力排众议,一力推动开办的。

这个班的目的,就是要教育副处以上干部的为官之道,如何在为国为党工作的同时,凸显自身的价值,这是现在年轻干部的薄弱环节。”

伍大鸣的话语重心长,陈京却听得心情凌乱。

今天他太意外了,今天一天他脑子里面接收到的信息量,超过了以前任何时候。

而这最后,伍大鸣忽然安排他到党校进修学习,然后安排他下放的计划,最是让他措手不及!

他总忍不住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工作出现失误了?抑或是,自己犯了什么错误,等等这些事。

但是,不管他怎么想,怎么琢磨,都琢磨不出丝毫的理由来,他的心情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