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35章 回楚城!

第三百三十五章 回楚城!

“陈京,你这人还真有意思啊,我在楚江的时候,你在德高待得逍遥自在。现在我好不容易把分公司开到了德高,你却又去楚江了。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跟我故意对着干?”

方婉琦语气严厉,面罩寒霜,语气中很是恚怒。

“德高的业务,我本就指着你帮我联系的,你自己不也答应了吗?现在倒好,你说离开就离开了,你答应的话能够算数?”

陈京摊摊手,道:“方总,我也不知道自己会离开啊!说句实在话,听到这个消息,我比你惊讶!”

方婉琦一双乌黑的眸子就在陈京脸上逡巡,好似在审视陈京言辞的真实性。

良久,她凑过来道:“怎么回事?你跟伍大鸣闹翻了?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呢?我在旁边看着,看见德高的好戏刚刚登场呢,现在怎么就戛然而止了?”

陈京缓缓摇头,道:“书记有书记的考量,领导看问题和我们总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我看就胆怯了,孬了!据我所知,廖哲瑜得了邵氏兄弟,现在在德高信心大增,你们德高的方副书记估计已经深陷在糖衣炮弹中无法自拔了!

眼睁睁的看着一帮犊子小人得志,伍大鸣竟然能够忍耐,什么性格书记?我看就是胆小书记!”方婉琦道,语气中流露出不满。

方婉琦的楚江传媒进入德高,立马就遇到了竞争。就在她宣布进德高的后几天,廖哲瑜的三江传媒也进德高了。方婉琦请刘明明捧场,廖哲瑜就请方克波捧场,声势比楚江传媒大。

方婉琦骨子立马就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个性,心中一直为这事耿耿于怀呢!

现在,陈京又突然离开德高,在某种意义上说,她的一个盟友离开,对她公司的业务影响是必然的。

本来,陈京推荐,方婉琦和前河区有接触,为前河拍摄宣传片。但是三江进入以后,前河方面提出为了公平起见,项目一律需要招标,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楚江传媒和三江传媒之间就会直接形成竞争。

“你等着吧,陈京!没人教训这帮犊子,我来教训教训这帮犊子!”方婉琦冷声道,她眼睛中放着寒光,陈京不敢和她对视。

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这话是太对了。

邵洪岸是个小人,被这样一个人虎视眈眈,滋味很难受。而方婉琦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一次廖哲瑜可能有些失算了。

客观上说,廖哲瑜在德高投入的资本现在是越来越大,而相比廖哲瑜,方婉琦的重心根本就没在这边。

所以方婉琦算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廖哲瑜在这个地方和她较劲,实为不智。

……

楚江,陈京掐指一算,已经有快三个月没有来过了。

三个月以前来楚江,那个时候还是行色匆匆,根本没有机会在家里面多待,这一次,他回楚江恰好赶上元旦,元旦长假过后,他才去党校报名,所以这一次,他有了一个难得的安静的假期。

回到家里面,母亲钟秀娟拉着儿子的手,一个劲的说陈京瘦了、累到了,嚷嚷着要老头子做点好吃的。

姐姐和妹妹听闻陈京回家了,也都赶过来。姐姐陈婷月的孩子一岁多了,能够亲热的叫舅舅了。而妹妹陈灿肚子也有了宝宝,现在陈灿两夫妻自己做生意,已经成为了某电脑品牌的正式代理,今年到现在已经挣了二十多万了。

一家人聚在一起,不像以前那般愁钱愁未来了,多了很多轻松,自然也就多了很多快乐!

对钟秀娟两老而言,他们都有退休工资,儿女能够自我生存,一个比一个有出息,他们走出去也有面子,受人尊重。

老年人就是为子贵,以前陈之栋和钟秀娟在一大家里面是两个臭教书匠,现在,在一大家里面,他们成了最资深的知识分子了,过年节生日,侄子辈、外甥辈,大家都争先过来探望。

陈京在家里住到第二天,听闻消息的堂兄弟,堂兄妹,还有表兄弟兄妹,都陆续过来。

大姑的女婿闫名现在着实发财了,去年挣了一百多万,新买了一辆宝马,但他到陈京这里来,他却不敢开过来,而是借了别人一辆丰田。

他心中清楚,有了钱再怎么想显摆,也不能到陈京面前显摆。

以前,闫名有点小钱,不知天高地厚,没见过什么世面,见人就得瑟,就显摆,以为自己了不起。

但自打陈京给了他教训以后,他逐渐见得世面多了,尤其是随着手上的工程越来越大,挣的钱越来越多,他自我感觉,自己的“档次”上去了。他心中开始明白,自己赚的那点东西,在别人眼中屁都不是。

他在楚城混,能够混一点小钱,过点小滋润日子。如不是陈京打了招呼,他根本边都沾不上,这就是现实!

所以,在陈京面前,他现在乖得像小学生,每年年节,丈母娘的礼物可以缓挑选,但是来二舅家的礼物,他是要亲自把关的。

说起来,闫名最早也是苦出身,一个小混混,在社会上是吃足了苦头才搞到一点钱。以前穷的时候,他就特爱幻想,老想着自己有钱了得搞一条小指粗的金项链挂脖子上,那个范儿才是有钱人的范儿。

现在,他这个梦想实现了,走到哪里,他脖子上都戴着小指粗的金项链,金光闪闪的很是好看。

可是,唯独见陈京,他会把项链取下来,这不仅仅是故意要低调,很大程度上也是照顾陈京的品味。

陈京的性子,是看不得人得瑟的,而且,人家文化人,审美观念和土老板相差太远,闫名觉得过瘾的东西,在陈京眼中就是庸俗。两人眼光不一样,闫名自然是要牺牲自己,照顾陈京。

老陈家的亲戚集中,钟秀娟两老忙得也是乐呵呵,看到同辈的侄子外甥,在自己儿子面前诚惶诚恐,像小学生一样,他们两老心中就觉得痛快舒坦。

父望子成龙,儿子有出息,受人尊重,能够说得上话,这才是老人之福呢!

陈京在家待了三天,收到的东西堆了满满一屋。

虽然陈京三令五申说自己已经没在德高市委了,但是德高方面进省城的人依旧过来拜访,真正接触德高政坛核心圈的人都知道。

陈京作为伍大鸣心腹这一点是变不了的,伍大鸣安排陈京到省委党校学习。

这一来可能是让陈京远离目前市委的纷争,对陈京是一种保护。另外,重用陈京可能是伍大鸣下一步要走的路。

陈京这一年多名义上是伍大鸣的秘书,其实他干的事儿,远远超过了一个普通秘书能干的活儿。这一年,陈京的政治素养日趋成熟,政治人脉也建立了起来,甚至在下面还有了一定的声望。

在这个时候,伍大鸣让陈京急流勇退,肯定是有新的重要的安排。

所以,陈京离开德高市委,没有人认为他是因为问题被拿下的,外面的那些以讹传讹,多半都不是体制内的人,跟着起哄的多呢!

官场的生态就是这样,一有机会就要往上走,有由头要往上走,没有由头创造由头也要往上走。

像这样的元旦佳节,来自各市县的官员,将省城很多领导的门都挤得快破了。陈京不过是一个秘书,就有这么多人来访,其他重量级厅局级领导,又有多少应酬?

陈京本来想和王凤飞找个时间聚一聚,可是王凤飞哪里有时间?

在电话中,王凤飞听说陈京进省委党校学习,他啧啧道:“哎呀,陈京!这可是个不错的机会。据我说知,党校的这个短训班,都是培训的全省青年干部精英,这个机会很是难得的。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有时候,假如我们走得太快,就该停下来,让灵魂跟上来。

这话我以前是写在笔记本的扉页上,现在我自己发现找一个停下来的机会太不容易了。所以啊,你要珍惜这个停下来的机会,好好的沉淀,好好的充电……”

陈京道:“老王,听你一席话,我是茅塞顿开了!你说得不错,我是该珍惜这次机会,你放心吧,我会认真努力!”

陈京和王凤飞闲聊几句,忽然觉得心胸开阔了。

他人一到楚城,一接触楚城的人和事,再回头看德高,就觉得那边有些小了。

哪怕是在德高市委书记秘书的位置上,但整天钻进去勾心斗角,每天一头扎进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乌七八糟的事情中,实在是感觉有被事务蒙着眼睛之感。

现在从那些具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陈京渐渐的能领会到伍大鸣的心思了。

邵洪岸算个什么?虽然其人危险狡诈,但终究只能算是个小角色。自己整天脑子里面就想和这个人角逐,甭管是输是赢,自己终究还是输了。

邵洪岸就是个小人,自己和一个小人较真,本身就把自己的档次降了下来。正如佛家所说,陈京觉得自己前段时间有些迷失了,现在这样解脱出来,实在是对整个人都是一种提升和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