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37章 卑鄙小人!

第三百三十七章 卑鄙小人!

一场集团内部会议开成了一场批斗会。

邵坤一直就紧跟廖哲瑜,在集团内部,他向来以元老自居,一般的人他不放在眼里。

所以,他的人缘就不是很好,爱树敌,树敌多的毛病在他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也正因为如此,他一旦出事,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他,责备他做生意太张扬,没有和气生财,得罪了人。

的确,像德高发生的这件事,不得罪人,谁会干这种没屁眼的事儿?这种造谣太阴损,但偏偏却效果奇佳,都是因为德高民间老百姓普遍信风水、迷信的缘故。

这一招使出来,三江地产简直就是完全没有应手,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局面。

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局面陆续恶化,苦思找不到良策。

两兄弟回到下榻的酒店,邵坤的情绪终于控制不住了,进屋子见东西就摔,整个人变得极其疯狂,他大声吼道:“这些小人,这些王八蛋,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没有丝毫为公之心,没有丝毫为老板为集团利益之心。

这些家伙就是蛀虫,就是蛆虫,就是败类!”

邵坤的情绪完全失控,邵洪岸在一旁,脸色极度阴沉。

他脑子里想着刚才在会议上,那些所谓的高管一个个发言,趾高气扬,盛气凌人,一派指点责备的口吻,他们对邵坤都客气一点,对邵洪岸简直就如同批小马仔一样,言谈说话,没有给他留丝毫的面子。

邵洪岸这么多年了,还从未像今天这么狼狈,这么委屈过。

想当年,他在临星拖拉机厂做厂长的时候,走到哪里都是黄土铺地,净水泼街,谁见他不是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

现在他下海进了一家私企,竟然连那几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都敢对自己出言不逊,简直是岂有此理!

邵洪岸本就是心胸狭窄之人,今天又遭遇了羞辱,他甚至有冲动,拿一把菜刀就直接杀回去,把今天所有羞辱他的人砍杀个精光。那样才能消他心头之恨,那样才能平息他此时的怒火……

邵氏兄弟,一个发火暴跳如雷,一个生气沉默不发一言。

会咬人的狗不叫,这句话实在是太有道理,邵坤发泄了一会儿,情绪渐渐的平息了。而邵洪岸的脸色一直未见变化,他脑子里面各种念头交织,他努力的想着,如何保证现在的位置,如何想办法重新取得廖哲瑜的信任,然后重新夺得主动权。

多年在社会上拼杀的经验让邵洪岸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要想把那些羞辱自己的人踩在脚下,唯一的路,就是要想办法东山再起。

对目前的邵洪岸来说,他本来在三江集团的地位就不稳固,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他的位置可以说是岌岌可危。

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保证位置,怎么保证让廖哲瑜继续信任他,这是重中之重。

他脑子里面飞速运转,各种念头在他脑子里面升腾,渐渐的成了一条体系了。

“大哥……”邵洪岸抬头,眼睛盯着邵坤,就在这声大哥一说出口的时候,他偌大个男人,眼泪哗啦啦就下来了。

“都怪我,是我连累了你!如果不是我,你肯定得罪不到陈京,得罪不了陈京,也就不会有这件事发生……”邵洪岸语气哽咽。

“我去向廖总请辞,德高有今日之败,都是因为我树敌的原因!”

邵坤一看邵洪岸这幅模样,他脸色一变,道:“我们老邵家没有孬种,这事既然发生了,那我们两人一力承担,分你我、分彼此,又有什么意思?洪岸,男子汉大丈夫,胜败乃兵家常事,哭什么哭?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蓄积力量,伺机卷土重来!”

邵洪岸手拍大腿,道:“大哥说得对,但是我们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廖总还会信任我们?还会给我们机会?”

邵坤叹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

他跟随廖哲瑜多年,深知廖哲瑜赏罚分明的性格。这一次,篓子的确捅得有些大,按照集团内部的规矩,他再负责这个项目的机会不大了……

邵洪岸在旁边察言观色,一看邵坤这幅神情,他的心渐渐的下沉。

他眼珠子乱转,道:“大哥,你听说外面的传言了吧?外面传言,说陈京和廖总抢女人,两人大打出手,廖哲瑜动用关系,把陈京赶出了德高,他这还没得意够呢,竟然遭到了这么一闷棍,说起来,咱们兄弟俩有些冤啊!”

邵坤抬头盯着邵洪岸:“洪岸,这话可不能胡乱说,你都听谁乱嚼舌根子呢?”

邵洪岸道:“大哥,空穴不来风,我倒觉得这个传言有道理啊!你想啊,陈京那么受伍大鸣器重,怎么突然说走就走了?走了也就算了,他人一到楚城,德高就出现这种阴损的谣言,而且这些谣言能够传播那么快,影响那么大,没有人精心设计,怎么可能?

还有,大哥!德高日报那个一直和我们作对的女记者,那女人可就和陈京关系一直不明不白的呢,放眼德高,就她跟我们作对,上次也是她!”

邵坤脸上有几分疑惑,但是禁不住邵洪岸一番添油加醋的演说,他倒是信了七八分。

他信了,心中豁然了,道:“得了,为了廖总,我背这个黑锅也就背了!至少我心里舒坦一些……”

邵洪岸一听邵坤这样说,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觉得自己这个大哥有时候是傻得有些可爱,现在这个世道,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世道,他倒好,还搞愚忠的那一套。

和这样的人一起做事,真是急死人了。

邵洪岸无奈,只好坐下来从另外一个角度慢慢疏通邵坤。他跟邵坤讲,现在的三江集团,不能没有邵坤。

廖哲瑜身边的那些年轻人,少不更事,年轻气盛,这样一帮人在廖总身边,迟早要把集团搞得不成样子。所以在这个时候,不是意志消沉的时候,一定得想办法去争取位置,没有位置,怎么能够为集团贡献力量?

最后,邵洪岸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邵坤,邵坤向邵洪岸问计,邵洪岸开口道:“事情这样办,我们今晚就去廖总那里请辞,辞是辞了,但是,德高的事儿的来龙去脉,我们必须和廖总说清楚。

如不然,廖总以后还得面对陈京那个阴险小人,一不小心,可能又要中那个小子的道儿,那样话的,可能还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

事已至此,邵坤早已经没了主意,一切都听邵洪岸安排。

邵洪岸为了这事,在德高方面早就打招呼了,宋歌、方克波那里都有联系,方克波是力挺邵洪岸的,他已经在暗地里给了廖哲瑜一些压力!

而宋歌则在德高以牙还牙的四处造谣,把这次三江楼盘被人恶意攻击的屎盆子往陈京脑袋上扣。

为了让人相信,宋歌是使出浑身解数,编了很多版本。

有版本说陈京和廖哲瑜以前就有夙愿,两人一直都因为女人的原因,矛盾很深,这一次,陈京造谣生事,就是要对廖哲瑜实施打击报复。

为了把这些说法说得让人信服,她又还举了很多例子,说什么陈京为什么早不离开德高,晚不离开德高,偏偏就在出事之前离开德高?这时机像用表掐过一样,准得让人觉得特别的不真实。

这些谣言一起,马上就开始在三江地产内部流传。

这一流传,三江地产高层就开始人心浮动,毕竟,当大家知道这事和自己无关,谁也不想背这个黑锅。

从客观来说,三江为了策划楼盘,很多人是费了大量心血的,最后这些所有心血都付诸东流,这对大家的士气本就打击极大,现在又有了这么大一个“真相”,谁不觉得委屈?

在这种情况下,邵洪岸和邵坤两人到廖哲瑜那里请辞,在邵洪岸的安排下,两人是做足了戏,一副忠心耿耿,宁为老板死而后已的样子。邵洪岸还义正言辞的发表了一通演说,声泪俱下的告诫廖哲瑜,一定要小心陈京那个家伙。

对陈京,邵洪岸颇有研究,他从陈京在澧河的时候就说起,说陈京擅长搞阴谋诡计,做事没底线。

当初在澧河的时候,就先后得罪两任书记,最后被逼走投无路,还是靠女人的关系才得以到市委来。

到了市委之后,就成了伍大鸣的马前卒,帮助伍大鸣策划搞了很多阴谋诡计……

邵洪岸本就口才好,陈京的大致履历他又了解,他这样一添油加醋的说,让廖哲瑜颇受感染。

廖哲瑜一直在骨子里面就瞧不起陈京这个人,一个乡下的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现在邵洪岸说的这些,正对他的脾胃,他越想越觉得这肯定就是陈京在坏事。

他又想,陈京这人既然做事这么不讲究,是不是方婉琦也是被他蒙蔽了?要不然,方婉琦堂堂的方家小姐,怎么就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小瘪三?

他这样一想,心中就再也不能平静,而对邵氏兄弟的怒火,早也就无从谈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