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42章 奇耻大辱。

第三百四十二章 奇耻大辱。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尽了办法,用尽了手段,努力了一个多月,邵氏兄弟终于把三江地产在德高的局面稳住了!

稳住了局面,已经到年关了,一年一度,在三江集团的团拜会上,三江地产今年注定露不到脸。

邵坤这个三江地产的老总,越来越名不副实了,他拘于德高一隅本来就是因为集团内部权力斗争的缘故,那个时候有高人给他建议,告诉他重耳在外而安,申生在内而亡的故事。

邵坤到德高,就是想以德高为据点,干出成绩,然后挟这个成绩再回归,从而真正坐稳地产老总的位子。

可是现在,德高遭遇了这样的大失败,他成为了整个集团讥笑的对象,人到了这一步,参加这个团拜会又有什么意思?

和邵坤相比,邵洪岸也强不了多少,这一个月稳住局面,他可是下了血本,他在德高经营多年的资源,用到了极致,才让整个事情刹住车,说到狼狈,这一个月,他觉得自己最狼狈!

……楚江边上,农历新年过后就是初春,料峭的春寒让楚江看上去更显碧绿,邵洪岸坐在江边茶楼,眼睛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脸色极度阴沉。

“咚,咚!”两声敲门声响,邵洪岸冷声道:“进来!”

门被推开了,没有看到人,却先嗅到了一股香风。

人未到,香先至,男人约会女人,每到这个时候,便是情动之时。

可是今天,邵洪岸却未见丝毫情动,他哼了哼,暗骂了一句:“骚包!故弄玄虚。”

门口出现一位高挑时尚的女人,女人戴着一黑框边眼镜,看上去又颇具知性,手上挽着名牌小坤包,摇曳生姿的走了进来,没有丝毫的客气,一屁股就坐在了邵洪岸的对面。

坐下去以后也不做声,而是从包中拿出一盒烟来,抽出一根自顾点上,身子一仰,有些慵懒的靠在靠背上道:

“邵总,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指教啊?”

邵洪岸冷冷一笑,盯着自己面前的女人,心中的怒火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怎么也控制不住了!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黄玲。

这整整一个月,邵洪岸挖空心思的平息舆论,可是黄玲却是处处和他作对。

由于她是资深记者,从市到区县到省各路媒体关系都熟悉,为了三江地产的鬼屋事件,她是做足了文章。有时候,好不容易邵氏兄弟将口子堵住,黄玲又在另一边捅娄子,搞得邵氏兄弟极其被动。

是可忍,孰不可忍,邵洪岸今天终于忍不住要跟黄玲摊牌了!

没有过多废话,邵洪岸直接拿出一盘光碟,起身走到茶楼的vcd旁边,插进光碟,光碟上面画面闪动,一男一女,赤身的影像很清晰,里面还有男女的说话声……黄玲手抖了一下,脸上的肌肉抽搐扯在一起,样子变得异常难看。

邵洪岸哈哈大笑,道:“小黄,明天我就可以让你名扬全国,不仅可以让你成为名记,还可以让你成为名妓,怎么样?你觉得我是否能做到?”

黄玲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缓缓的闭上的眼睛。

此时的她,情绪非常的激动,内心纠结不安,有恐惧害怕,更多的则是无助!

烟呛在肺里面,不吐出来,那种滋味,让人觉得胸膛都要炸!而就在这个时候,黄玲猛然醒悟来之前别人的叮嘱!

“不要怕!他比你更害怕!如果气势弱了,一切就完蛋了!”

一想到这句话,黄玲的神色开始渐渐的平静,手虽然有些发抖,但是眼睛却睁开了!

就几分钟时间,黄玲的眼睛前后差别极大,先前眼神还很清明。但是现在,她眼睛中已经布满了血丝。

那种无边的恨意,让黄玲整个人热血上冲,她嘴角微微一翘道:“邵洪岸,你有什么招儿尽管使!老娘我不在乎,不就是曝光吗?能拉上一个市委副秘书长,老娘值了!

老娘我就是个我行我素的人,男人我玩得多了,能玩上市委领导,我有什么不值?像你邵洪岸这种角色,老娘我还没胃口呢!”

她端起桌上的杯子,一杯滚烫的茶猛然倒向邵洪岸。

邵洪岸没料到她会突然出手,措手不及,被淋了一个正着,整个人从座椅上跳起来,疼得哇哇叫。

黄玲哈哈大笑,状若疯狂,样子十分的吓人。

她用手指着窗外,道:“邵洪岸,你想曝光,你就去曝光啊!你以为老娘我怕?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在德高混得累累如丧家之犬,如不是陈京主任高抬贵手,你早就他娘的蹲号子去了!”

黄玲越说越激动,也不管茶楼里的东西是谁的,拎起东西就砸,邵洪岸刚刚被烫,又要躲闪对方的袭击,一时手忙脚乱。

“你住手,住手!先住手!”邵洪岸连连摆手嚷道,一脸的狼狈无奈,刚才的气焰已经消失到了九霄云外了!

黄玲泼妇脾气犯了,哪里能住手?邵洪岸越叫,她越是不住手,只片刻功夫,屋里面就是满屋狼藉,不成样子了。

所有的东西砸完,砸无可砸了,黄玲气喘吁吁的终于住手,她凑到邵洪岸面前,双眼发红光,咬牙切齿的道:

“邵洪岸,老娘告诉你,老娘这一辈子,跟你没完!你有种的就今天杀了我,如不然,你这一辈子就甭想安宁!老子要搞得你家破人亡,要搞得你身败名裂,要搞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顿了顿,声音提高八度,道:“实话告诉你,老娘当初离开德高,就得益于陈京主任的安排!陈京是啥人?整个楚江最年轻、最有前途的干部,你跳梁小丑,也想要跟他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照我说你他娘的跟他提鞋都不配,给他舔屁眼,人家还嫌你舌头糙,我呸!”

黄玲一口浓痰直接吐到邵洪岸身上,迅速摔门而出,只听外面“蹬,蹬”的脚步声,顷刻间便已经走了。

邵洪岸早已经麻木了,他脸上手上被烫红一片,一身西装笔挺的衣服上面全是茶渍和水渍,本来油光可鉴的头发,已经凌乱不堪,尤其是那一口浓痰,在头发和衣服上都沾着,让人恶心到发寒。

邵洪岸浑身气得发抖,脸上扭曲成一团,心中各种恶毒、残忍、凶狠的念头交织在一起,最终全都化成了无可奈何!

对邵洪岸来说,他当年可是德高最知名的人物,可以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个时候的风光是一时无两。他哪里经历过今天的狼狈?

“陈京!”邵洪岸心中念叨着这个名字,他恨不得一口把这个名字连带这个人嚼碎,吞下去,连骨头渣子都不吐出来。

他想想自己,自己能够有今天,全都是拜陈京所赐。

当年在临星,如不是陈京和伍大鸣,他断然不会被逼离开,现在还在那里逍遥呢!

从临星出来,进入三江地产,如不是陈京作祟,三江地产也不会遭遇现在的滑铁卢,他和邵坤也不会这般累累如丧家之犬。

还有今天,黄玲那个娘们算个什么东西?当年邵洪岸想玩这个娘们,那是手到擒来,根本就不费任何功夫。

可是现在,这娘们竟敢直接跳到他头上拉屎撒尿,竟然敢搞出这么一出来,这不是陈京作祟,这女人能翻天?能有今天这般嚣张跋扈?

此时的邵洪岸,就像一匹受伤的恶狼,他一屁股坐在已经凌乱不堪的沙发上,自顾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他脑子里面想,古有韩信受**之辱,今天有他邵洪岸受泼妇之骂,他终有一天,要改变现在被动的格局,要让所有人重新审视他的存在。

他这样一想,心情似乎舒畅的一些,他开始默默的用餐巾纸清除身上的污渍和那抹让人恶心的浓痰。

“叮,叮……”腰上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

他从腰上将手机拿下来,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邵坤的声音很低沉:“洪岸啊,德高企业界团拜会,我们不能够缺席!这样吧,我在楚城还有点事,你回去应付这件事吧!”

邵洪岸脸色一变,脖子上青筋都要绷断,他长吸了一口气,道:“行吧,这件事交给我,我去处理!”

德高企业界团拜会,这是德高市委书记伍大鸣亲自率领班子成员要到场的,年年都是这个做法。

能参加团拜会的,都是德高企业界精英,一般的人和公司没有资格参与到其中。

以前,这个事儿是个露脸的事儿,但是今年对三江来说,参加这样的会,就是去被人羞辱去的。

现在的德高,谁都知道三江地产搞的是鬼屋楼盘,虽然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努力,这种观念已经在改变。但是三江地产从进入德高,一直就高调,第一年就把几家德高的本土企业压在了下面。

树大招风,才高遭忌,三江以前的高调,造就了其现在的四面树敌,别人到处落井下石的窘境。不得不说,这也算是报应来了,只是这个报应由邵洪岸来承担,这对他来说似乎太残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