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43章 极目楚天舒!

第三百四十三章 极目楚天舒!

碧空如洗,虽然只是初春,但是阳光普照,楚城已经是暖意融融了。

老主席有词:“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楚江虽然没有长江那般气势宏大,但是站在楚江边上,看着滚滚江水东流,天空高远而舒展,陈京整个人都觉得舒坦舒服。

江边,散步其实只是临时的决定。

今天方婉琦从德高回楚城,约陈京两人商量最近她手上接的几个业务的情况,两人聊到中途,实在是受好天气的感染,陈京便提议出去走走,方婉琦也正有此意,两人便在江边漫步。

方婉琦今天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薄羽绒服,脚下蹬着小马靴,穿着一改其时尚前卫的风格,变得略有小家碧玉的味儿了。

但是,不管怎么穿着,也难掩其丽质天生,方婉琦性格直爽、直接,甚至有些粗犷的味道,但是她的人长相却是十分的婉约,堪称绝美!

尤其是她的那双眼睛,天生的长睫毛,眼珠流转间,便能表达无穷意思,很传神。

有时候,陈京还真不敢和其目光对视,不得不说,方婉琦的那双眼硬是有一种魅惑的力量,瞅一眼,就会让人怦然心动……

天气好,陈京也觉得自己的心胸开阔,加之前段时间,一直在党校埋头学习,人过得特别的充实实在。

远离官场的繁华喧嚣,真正的沉下心来学一点东西,读一点书,从旁观者的角度看一看地方施政,了解一些风土人情,不知不觉间,就觉得自己的内心沉淀了许多不明不白的东西。

甚至整个人的气质,都在潜移默化中悄然的改变……

“方总,刚才说到的新区的那个片子,我觉得可以加入一些蓝天白云的元素进去。刚才我们的讨论有些太过商业化,太过政治化了!我们总喜欢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角度去给一个城市或者是一个地方定位。

殊不知,别人眼中的世界,和我们看到的是有差别的。”

陈京扭头和方婉琦道。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楚江,继续道:“就像这滔滔江水,还有这蓝天和白云。在诗人眼中,这就是诗的源泉,在艺术家的眼中,这就是天人合一。而在我们的眼中,就想在这个地方搞一下开发,一定会大有市场。

而在普通人的眼中,他们就想像我们刚才一样,在这样的天气,在这样的环境中走一走,看看,图个心情舒坦。”

“我们做产品也是如此,我们得学会站在别人的立场上看这个新区。我们口口声声说新区怎么怎么重要,怎么怎么代表德高的未来。其他的人、普通民众这样看吗?

普通民众关心的是新区对他们来说有什么亮点,那里能不能吸引他们,他们才不会关心那个地方对德高意味着什么呢!”

陈京思维忽然很活跃,和方婉琦讨论起德高前河新区的宣传片拍摄的问题。

不得不说,方婉琦的声东击西起到了作用,她造了一个谣,用了一个下三滥的手段,弄得三江地产大受损失,连带廖哲瑜都忙得鸡飞狗跳。

这一大忙,在三江传媒的业务上面,他就没有精力亲自过问了。

而方婉琦便趁机把握住机会,连续签下了好几份合约,这其中,新区宣传的合约,就让方婉琦拿下来了。

陈京的谈兴很浓,越谈他观念越新颖,思路越活跃。而方婉琦也渐渐受到了感染,两人聊得颇为投机。

谈到兴致高处,陈京道:“方总,我刚才说到老主席写词‘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这首词作者自己有个解释,他给黄炎培的信中说:‘游长江二小时飘三十多里才达彼岸,可见水流之急。都是仰游侧游,故用‘极目楚天舒’。

今天你我二人,没有横渡长江的勇气,但是沿着这河岸一路走下来,没有三十里路,可能也不短了吧!”

方婉琦含笑道:“就你会卖弄学问,走个路你都能找到典故出来。你这样的人能够当上官,还真是异类,说起来,你应该在大学做个学者,恐怕更合适吧!”

方婉琦心情很不错,她满脸的笑容,嘴上说陈京应该去当个学者,内心却是对陈京颇为佩服。

她是冰雪聪明的女人,通过今天的接触,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陈京现在和以前的不同。

说起来,她和陈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那个时候陈京还在澧河的时候,两人就认识了。

陈京从澧河成长,一直都到现在,走到今天。陈京的每一次进步,每一次变化,她都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说句实在话,她很惊叹陈京的悟性,更惊叹陈京骨子里的那份不屈服,不服输的个性所能够迸发出来的惊人能量。

陈京到今天的位置,德高社会各界对陈京的成功也有各种不同的解读。

有人说,陈京的成功是靠个人的才华。

可是这个世界上,才华横溢者到处都是,自古以来,怀才不遇,有才华而一辈子穷困潦倒的人比比皆是,才华又哪里是陈京成功之根本?

还有说,陈京是运气好,方婉琦曾经也这样想过,但是,当她和陈京接触多了,她渐渐的觉得这个说话有些荒谬了。但凡好运,可一不可再,陈京从澧河,这一路青云直上,难不成都是好运在帮他?

除此之外,还有说陈京是靠女人,是靠身后的背景等等。对这些说法,方婉琦更是嗤之以鼻,觉得那纯粹是无稽之谈。

而现在,方婉琦能够真真实实的感觉到陈京的与众不同了。陈京的内心,有一种近乎执拗的坚持和执著,他出身普通,但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普通。

他行为做事,成熟老练,远超过同龄人,他做事能够面面俱到,但性格方面又并非八面玲珑。

由于其在基层摔打过,陈京对基层的领悟极其深刻,脑子里时时刻刻都想到基层,想到最下层的人,有一颗悲天悯人之心。

这一些所有,造就了陈京做事每每都有极强的策划和目的,每件事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效果,他事先就有很周密的安排。而做起事来,那种务实执著的精神也着实让人惊叹。

有时候,方婉琦甚至想,陈京就是个天生的怪物,这样的家伙不成功,还有什么人能成功?

不得不说,和陈京接触久了,方婉琦再去接触其他的人,再去看其他的人,眼界不自然就高了。就好像读书一般,读了一本好书过后,再去读其他的书,都觉得索然无味,形同嚼蜡。

而今天,方婉琦又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陈京的再一次进步。

两人沿着楚江边上走,这一路走下来,陈京的心胸是前所未有的开阔舒展,口中时而蹦出老主席的诗词,谈吐之间,似乎也颇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气魄了。

其实,方婉琦今天在见陈京之前,心中还有一些担心。

因为,现在各方面的环境,对陈京其实很不利了。

上次方婉琦以造谣生事的手段教训了三江地产,让三江地产碰得头破血流,这笔账不知怎么被廖哲瑜算到了陈京的头上。

这一次,廖哲瑜是动了肝火了,廖系在楚江的势力蠢蠢欲动,可以说对陈京是极其不利的。

除此之外,陈京重回德高如何安排,具体去向问题,现在在德高也被很多人议论。熟悉德高政治的人都清楚,目前德高政坛几位大佬正在暗中博弈,从几位大佬的态度来看。

除了市委书记伍大鸣愿意用陈京外,其余的人态度都比较坚决,伍大鸣能够顶住压力,继续破格提拔陈京吗?

如果顶不住压力,陈京何去何从?

不得不说,现在的陈京走到了一个瓶颈关口了。树大招风,才高遭忌,陈京现在走每一步?,背后都有无数眼睛盯着,稍有差错,可能就会堕入万劫不复之境。

为了这一点,方婉琦对廖哲瑜是恨得牙痒痒,廖家在楚江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以前他们在德高的力量略微薄弱,但是最近,廖哲瑜和德高市委副书记,也是德高政坛的实力派人物方克波接触频繁,过从甚密。

这一下让廖家的力量渗透到德高了,陈京在面对廖哲瑜如此咄咄逼人的攻势,他能否应对?如何应对?

基于这种担心,方婉琦今天想过在谈工作之余,和陈京谈一谈这些方面的事儿,她帮不了陈京,也可以给陈京一些建议和意见。

但是现在,方婉琦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

就以陈京现在的气度和心胸,就以现在陈京的执着和坚强,就以现在陈京的才华和智慧,又有多少人可以击溃他?

“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这种气度和心胸已经是放眼楚江了,楚江之大,纵横千里,足可让现在的陈京在这块土地上纵横驰骋,尽情的挥洒自己的才华了!

方婉琦忽然想,也许有一天,陈京还可以有更大的胸怀,更广阔的视野,楚天之外是何方?那也许就是整个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