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44章 女人王八蛋

第三百四十四章 女人王八蛋

茶还是去年的雨前茶,雨前茶放在冻库中保存,一直存到冬天再饮,其滋味不输于新茶。

方婉琦面前的这杯茶就是这种情况。

对茶,方婉琦其实一窍不通,她也很少喝茶。偶尔喝一次茶,只觉得茶的味道苦苦涩涩,大同小异,分不出什么滋味来。

至于喝茶有很多讲究,就像什么雨前茶需在冷库中保存等等,这些都是陈京告诉她的,大部分时候,对这些她听了也就忘记了,但是今天,方婉琦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这杯碧绿通透的茶,却是看得分外有神。

这杯茶是陈京冲的,冲完茶他人就走了。

在这一点上,方婉琦觉得陈京和自己很像,因为事情很多,总是来去匆匆,一件事情做完,马上就有下面的事情等着了,有时候一刻都耽误不得!

轻轻的捧起茶杯,方婉琦抿了一口茶,入口依旧很涩,她的秀眉微微的蹙了一下。

眼睛再看窗外,此时外面已经近黄昏了,江面上的碧波现在已泛起金色,这个时候的江景和先前相比,却又是另外一番风情。

方婉琦刚这样想,舌根部位便泛起一股甘冽的味儿,味道很淡,悄无声息的而来。

但是这种滋味却是含蓄而意犹未尽,让人觉得浑身上下一阵通泰,但有似乎欠了那么一点。

滋味由浓转淡,淡到回味无穷……方婉琦端起杯子再喝一口,想留住这种回味悠长的滋味,但茶一入口,又是一股涩味儿,很让人难受。

好像就在一瞬间,那种滋味就悄无声息的溜走了,方婉琦再喝一口,涩味更浓,她终于忍受不了,将茶杯重新放到了茶几上。

她脑子里想起陈京的话:“喝茶在于一个‘品’字,心要静,神要凝,心静神凝,茶的滋味自然出来了!”

她想到这句话,不禁摇了摇头,反问自己现在心静吗?为什么不静?

又是这个时候,一股甘冽的滋味从舌根处传全身,那种淡淡的,有些润润的清香似乎在身体中弥漫开来了,身体有一种正被洗髓伐骨的轻松感。

“这就是茶的味道?”方婉琦微闭双目,仔细的品着这种味道,忽然觉得有些陶醉。

雨前茶,味道疏淡却久远,那种香是润香,一如春雨绵绵的味儿,那种意境在脑子里面如同图画一般清晰。

“陈京!”方婉琦吐出两个字,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滋味都没了,脑子里面浮现的却是陈京的影像。

当年在澧河见到的那个少年老成,怎么看怎么土气的副局长和就在几个小时以前,站在楚江大堤上,指着滚滚东流的江水,高吟:“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的意气风发的年轻干部。

这两个影像在方婉琦的脑海中交替呈现,却怎么也融不成一起,这种奇怪的感觉,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有些乱。

坐下喝茶,江边散步,这两件事情方婉琦都觉得是奢侈,三年不回家,三年都想家,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哪里敢静下心来品茶散步?

从小,方婉琦就是个我行我素的人,她的梦想就是自己主宰生活,主宰人生,她最欣赏的话就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正因为这样的性格,方婉琦从小在家族中就表现叛逆,对家族的摆布和安排,他内心都极其抵触。

就像家里费尽心机的想办法要和廖家结成儿女亲家,要把方婉琦和廖哲瑜撮合到一起,对这件事,方婉琦就是莫名其妙的抵触。

在十年前,方婉琦其实就认识了廖哲瑜了。

那个时候的廖哲瑜享誉京城,是京城上流社会最佼佼的年轻人。那个时候,方婉琦情犊初开,也曾像那些花痴女人一样,为廖哲瑜心动过,可是一旦这事家里人搀和进来,方婉琦内心立马就转变了。

廖哲瑜好不好?平心而论,廖哲瑜不愧是廖家新一代子弟中的佼佼者,样貌和才华俱佳,难得的是其身上并没有那种出身名门的纨绔气息。

最重要的是,廖哲瑜对方婉琦也是异常的倾心,尤其是这几年,他对方婉琦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如此热烈的追求,方婉琦又不是铁石心肠,她岂能不动心?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认识了陈京。

并不像外面所传的那样,方婉琦和陈京之间有什么暧昧。实际上,方婉琦最早和陈京接触,也不过是无意之举,而且那个时候陈京也有女朋友,两人之间根本不存在有任何的火花。

就是到现在,就在这一杯茶之前,两人之间有火花吗?

对方婉琦来说,他和陈京接触,似乎就能够满足她的一种叛逆之心。她独立门户开公司,请陈京作为首席文案,直接和廖哲瑜叫板,这似乎就能证明她活得比较自我。

就从她独立门户以后,她和廖哲瑜在不经意间,竟然越走越远,一直到现在,方婉琦造了这个弥天大谣,给廖哲瑜沉重的一击,这已经是两人彻底划清界线的标志了。

只是现在,天下人都认为方婉琦和陈京之间是有关系的,方婉琦不否认,陈京竟然也没有否认。

方婉琦不否认,是因为她不在意这种误解。陈京不否认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在陈京看来,这样的说法,根本就是荒谬而站不住脚跟的吧!

有时候,方婉琦想到这些传言,她也会觉得荒谬。

冷静下来想一想,陈京和廖哲瑜怎么能比?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天上,两人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任何一个女人面对这两个男人,恐怕选择都是一边倒的,因为仔细想想,陈京竟然没有哪一点能够比得上廖哲瑜。

一直以来,方婉琦也是这个思想,只到今天,她才忽然奇迹般的发现,她一直所拥有的这个想法,是有偏差的。

和陈京接触越久,方婉琦就能在陈京身上感觉到属于陈京的,与众不同的世界。

在陈京的世界中,悲天悯人,潇洒豁达,骄傲充实,自信执着,不屈不挠,还有就是海阔天空。

陈京出身普通,但面对廖哲瑜这样的存在,他也从未自卑。像廖哲瑜这样的天之骄子,从小锦衣玉食,生于高官之家,又如何能体会到底层百姓的疾苦?

廖哲瑜眼中,陈京入不了流,他根本就看不起陈京。殊不知,他自己在陈京眼中,照样什么也不是。

就是方婉琦,她最早也不怎么看得起陈京。但当她发现陈京也不怎么瞧得起她的时候,她内心的震惊和荒谬感简直难以用语言表达。

但渐渐的,方婉琦明白了陈京的世界,她才蓦然发现自己以前的见识是多么的狭小,就像自己的很多兄弟姐妹一样,在京城滚了滚,只知道高墙上面四角的天空,就以为高人一等了。

殊不知,到了基层,到了下面,别人对其的厌恶是难以说出口。

就像方连杰,在京城牛逼哄哄,到了中原军区便是处处碰壁。每次见他,他就是一肚子委屈,如果是以前的方婉琦,她也会为其打抱不平。

但是现在,方婉琦对自己的这个弟弟只是感到很无奈,他这样的心性,还需要大力的摔打才能成才,不经历世事,不洞察世情,就不会知道自己多么幼稚渺小。

拿廖哲瑜和陈京比,对方婉琦来说,那就是饮料之比茶叶。

不用心品不出茶的味道,没有人生历练,不洞察人情世故,进入不了茶的世界。

不懂茶的人,讥笑茶的苦涩,觉得那些整天喝茶的人又傻又蠢,不可理喻。殊不知,喝茶人眼中,那些人才是真正被人轻视的对象,人生的滋味如茶啊……“极目楚天舒!”方婉琦想到这句话望着外面的天空,天空中晚霞似火,极其高远,但是这五个字,从陈京嘴中说出来,才具有那种味道。

不得不承认,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当陈京指着滚滚激流,长吟:“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的时候,方婉琦整个人一瞬间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就因为那一下,一直到现在,她脑子里面还是思绪纷飞。

方婉琦忽然想,这么长的时间,天下人都说她和陈京之间关系匪浅,大有暧昧。可是实际上什么都没有,这简直是太可恶,太冤枉了。

陈京这人也的确自我,怎么就不知道出面解释澄清一下?

他不是有女朋友吗?有女朋友,对这样的绯闻也不澄清,这还不可恶?

方婉琦一想到陈京的女朋友,脑子里面立马浮现出金璐那嫣然而笑的样子,谈笑间,眉宇间风情万种。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方婉琦心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坐在沙发上开始不安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内心如此凌乱?各种念头滋生充斥在脑海中,她下意识的掏出了手机,下意识的拨通了陈京的电话,电话接通,陈京的声音道:“好了,我叮嘱过你没事不要打电话,在学校禁止与外界联系,我在自习呢,不方便……”

电话就这样被挂断了,方婉琦喊了一声,却只听到“嘟嘟”的盲音。

“王八蛋!”方婉琦牙齿都恨不得咬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