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45章 陈京的安排!

第三百四十五章 陈京的安排!

陈京在党校学习,学校规定一共有三次请假机会,陈京本以为自己不会用,但是就在年后开学第二天,他就接到赵可的电话,电话中赵可说伍书记进省城了,要见他。

陈京连忙请假出校,直奔伍大鸣家而去。

过年前后,陈京去了几次伍大鸣家,由于伍大鸣春节期间太忙,没时间回来。所以陈京便帮助他买了各种过年的必需品,算是置办了年货,而这些东西,对陈京来说,也算是给伍大鸣拜年了。

伍大鸣的老婆吕红莲现在调到了省卫生厅工作,工作相对清闲了一些,到了她那个年龄的女人,工作一清闲,生活一安逸,又在更年期,难免脾气方面会有不好。

她就是老怀疑伍大鸣在德高天高皇帝远,有别的女人,见伍大鸣过年都不回家,她更是心急火燎,非得要往德高赶,要去和伍大鸣理论一番。

伍大鸣今年春节忙得不可开交,哪里有时间去和她理论?

但是,伍大鸣作为一市市委书记,总不能后院都搞不稳。一家的事情都管不好,都稳不住,他如何能够当德高这样的大家?

所以,伍大鸣无奈之下,只好给陈京打电话,让他去劝劝嫂子,把伍大鸣的情况说清楚。

陈京接到这个任务,自然就用了一番心思,采购了各种各样的年货送到吕红莲面前,说是书记安排的。

一到伍大鸣家,就跟吕红莲诉苦,说伍书记怎么怎么苦,有多少人看不惯他,有多少人嫉妒德高出了成绩,把伍大鸣的处境说得如履薄冰,危若累卵。

吕红莲一听这些,心里又惭愧又担心,先前的那些乌七八糟的思想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也不找伍大鸣吵闹了。

伍大鸣在前几天就打电话过来表扬了陈京,说他会做思想工作,还笑称,凭陈京这个本事,干个市委书记都绰绰有余了!

陈京到伍大鸣家的时候,赵可出来接他。

赵可比陈京大了十岁,但是在陈京面前,他却是异常的客气。

他知道在伍书记身边工作不容易,陈京在伍书记身边工作了一年,积累的丰富的经验,赵可想要接好他这个班,还得多用心思,有很多地方,少不得还要多请教陈京。

“怎么样?老赵!书记怎么这个时候进省城?”陈京道。

赵可道:“书记这次来省城,是为临星而来。今年发改委规划在中原地区搞一到两家大型汽车生产企业,省委对这个项目很重视,想从本省几家汽车相关企业整合开始,看能不能够在楚江打造一家大型汽车龙头企业。

伍书记很看好这个项目,希望这次全省的企业整合,能够以临星拖拉机厂为龙头,如果整个整合能够站在全省的高度,临星的未来会是相当的了不起!”

陈京点点头,国家发改委的这个计划陈京关注过,也想过临星厂的未来。

但是这么大的操作,离陈京还太远了,他只是稍微的想了一下,就没有再继续深究了。看来,伍大鸣和陈京应该是想到一块儿去了,现在这么快就付诸行动了!

“陈主任,你给书记家置办了那么多年货,又没有跟书记通气,刚才他可是差点在嫂子面前露陷了!”赵可道。

陈京皱眉道:“是吗?应该不会吧!”

陈京边说话边和赵可两人进伍大鸣的家门,吕红莲热情的迎过来道:“小陈来了,我们家老伍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别人都不念,就念你,你这一到,他在家应该可以坐安生了!”

陈京讪讪的笑了笑,换了拖鞋走到伍大鸣旁边道:“书记好!”

伍大鸣自陈京进门,他就眯眼瞅着,陈京这样一直走过来,他眼神就没有挪开过。

“怎么样?我看你变化很大,是不是受益匪浅?”伍大鸣道。

陈京点头:“的确如此,党校这个青干班,学习抓得很紧,管理很严格,能参加这个班的学习,我感觉太荣幸了!”

伍大鸣淡淡的笑笑,神情很是欣慰,道:“我听说你在党校的表现了,写文章是把好手,还写了一片纯文言文的文章,真是技惊四座啊!”

陈京有些吃惊,伍大鸣笑道:“你不用吃惊了,你的同学就没有一个是平庸之辈,都是受人关注的呢!你能够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你想不受到关注都难!”

他边说边指着椅子道:“先坐,坐会儿我们随便吃点饭,然后让老屠送我们去桔园滩,这个日子水温上来了,可以去河边试试杆儿了。”

吕红莲有些不高兴,道:“老伍,你回家就不能安安生生的待吗?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又想去钓鱼了,就那么大的瘾?”

陈京道:“嫂子,这您可误会书记了,钓鱼是假,去拜访客人是真。书记来一趟省城,心中是挂着事儿啊!”

陈京这样一说,吕红莲又想到陈京说的那些伍大鸣的难处,她的面色好看了一些,道:“你们聊吧,我去给你们安排饭去。”她眼睛盯着伍大鸣,“老伍,你年龄也不小了,得自己注意身体,可别太拼了!”

她起身去厨房,伍大鸣有些惊讶的看着陈京道:“哎,小陈,你真挺有办法啊,你嫂子被你说服得很好嘛!”

陈京笑着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说,道:“书记,说一千道一万,嫂子还是关心你的,有这个基础,我这套说辞才能起到作用嘛!”

伍大鸣讪讪的笑笑,摆手道:“老夫老妻了,提那些干什么?”

他顿了顿,道:“不过你刚才说得还真对,待会儿吃饭了,我们去见个人,但是钓竿也要带上,我们钓鱼也是重要活动。这个冬天太漫长了,好久没有钓鱼了,很是怀念呢!”

……

桔园滩是楚江的一个小半岛,这个地方曾经是楚江重要的革命圣地,大革命时期的楚江起义,其指挥中心就在桔园滩。

解放后,桔园滩一度被划为省委接待宾馆的修建地,那个时候桔园滩招待所,接待的都是楚江省重要的客人。

而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桔园滩逐步改成了省老干所和干部疗养中心,而部分区域,开始对公众开放,在半岛上修建了桔园滩公园,供市民茶余饭后散步休闲。

司机老屠驾驶着汽车,一路风驰电掣,到桔园滩老干所后门,然后通过后门的小道,一路将车开到江边。

这边的楚江大堤高大而雄伟,从大堤到河滩,都是青石阶,足足有百余步之多。

站在河堤上往下看,在下面的河滩上,三三两两,有很多人在那边垂钓。

滚滚楚江,恰到桔园滩的时候,经过半岛的拦截,在岛背面的方向,水流舒缓,这才是真正适合钓鱼的钓场。

陈京背着大的渔具包和伍大鸣两人沿着石阶而下,他边走边观察周围,他总觉得这个地方不简单,看那些钓鱼的人,不似是普通人。

而在河堤两侧,都有岗亭,里面有武警站岗。

“行了,你不用乱看了。这里是省干所的疗养基地,能来这里钓鱼的人,都是领导干部,不会是一般人!”伍大鸣道。他顿了顿,道:“领导干部也是人,领导干部也可以有爱好不是?”

陈京闭口不说话,默默的拾阶而下,伍大鸣紧随其后。

石阶长而陡,下去一步一步需异常小心,伍大鸣道:“这条石阶,一共有一百八十一阶,当初,有人提议,在旁边专门安排一条平缓的路下河,目的是要方便下河钓鱼的人来往。

最后这个提议被我们楚江籍的元帅何元帅否决了,那个时候何老担任国家体育部长,他讲说体育不能够只是运动员的事儿,全体国民素质,都要提高,就需要开展全民运动,全民体育。

楚江老干所的这几百台阶好,大家下去能够沿石阶上上下下,这就是自然的锻炼,老同志老干部都在锻炼上面下功夫了,其他的人还有什么话说?……”

“就因为他的一句话,这个台阶就一直保留,倒成了桔园滩的一道靓丽的特色了!现在走到这条台阶上,自然就能够想到老元帅的那番关于全民体育,全民健身的讲话。

不夸张的说,共和国全民健身的热潮,就是从何元帅开始的。”

伍大鸣给陈京讲这些故事,陈京听得很认真,不住的点头。心中也觉得颇有意境,一条青石台阶路,有了这样一个故事,意义竟然就全然不同了!

“陈京,你考虑过没有,你从党校学成结业后,你自己想去哪里?”伍大鸣冷不丁的问道。

陈京一愣,下意识的摇头,回头看向伍大鸣,嘴唇动了一下,却又闭上。

沉吟半晌才道:“我自己没有想那方面,我全凭组织安排!”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外面已经很出名了,公然得罪廖哲瑜,这可是惊动了不少人,连带省委有些领导都知道你的大名了!你说这样一个名人,我该怎么安排?把你安排到哪里合适?”伍大鸣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