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46章 省委唐秘书长!

第三百四十六章 省委唐秘书长!

从内心深处讲,陈京并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的去向问题。

他想到下面区县去,现在德高正处在大力发展的黄金时候,到下面区县,可以说是大有可为。

陈京有基层工作经验,而在跟随伍大鸣的这一年多时间,他也建立了比较广泛的人脉,有经验、有人脉,机会又好,正是大展宏图的良机,这个机会,陈京又岂能放过?

但是,这个想法,陈京不敢向伍大鸣透露,现在德高发展是发展了,但是随着发展,德高社会各个层面的问题也在逐渐暴露。

首先,德高班子在很多事情上分歧渐渐的明显,班子内部意见不一,导致伍大鸣一直倡导的团结,正面临非常严峻的考验。

伍大鸣现在面临的压力实在是大,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不想因为个人的问题给伍大鸣添麻烦。

陈京和伍大鸣选的钓点临近一棵高大的桔子树,陈京在调试着钓竿,伍大鸣在一旁给海竿钩上饵,同时准备抄网,鱼护这些东西,两人配合很默契。

刚才,两人谈到了陈京的去向问题,也只是点到即止,伍大鸣并没有细细追问陈京的意见。

陈京能够感觉得出来,伍大鸣内心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他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值得犹豫?难不成自己一个小小的副处干部的安排真就那般困难?

陈京的感觉的确如此,伍大鸣对陈京的使用问题,现在的确是纠结犹豫。

伍大鸣当初看重陈京,使用陈京,培养陈京,就是要用陈京。

把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位置上,这是伍大鸣来德高市就任市委书记就职演讲上面的原话。

凭陈京现在的才华能力以及经验,完全可以重用了,对这一点,伍大鸣有绝对的信心。

正因为有这个信心,伍大鸣才安排陈京去党校学习,在重用之前,充一把电,认真的强化一下,这对干部的成长是非常有利的。

但是,伍大鸣从来就没想过,就在陈京在党校学习期间,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陈京竟然狠狠的得罪的廖哲瑜这样京城权贵!

在体制内混了这么久,廖家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伍大鸣是再清楚不过了。

当年在衡州,伍大鸣失败在哪里?

归根到底,他就是派系斗争的牺牲品,各派系斗争激烈,最后吃亏的是谁?就是像伍大鸣这种没娘亲,没姥姥疼的干部,伍大鸣当初是如此的小心谨慎,最后都惹了麻烦,最后吃了大亏。

现在的陈京,力量如此弱小,竟然就得罪了廖系一派,看廖哲瑜的那个架势,恨不得把陈京生吞活剥,最近廖系官员蠢蠢欲动,已经开始向德高方面施压了!

伍大鸣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压力,这种压力,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关于陈京的使用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继续重用陈京,把陈京放在关键的位置上,他能够顶住压力,能够应付得来吗?

对这一点,伍大鸣心中是个大大的问号。

陈京是他一手提拔的干部,陈京的素质、能力,等等各个方面,他心中都有数,也很有信心。但是,他一想到现在外面的环境,他心中就打鼓。

陈京太年轻了,年轻气盛,纵然才华横溢,又哪里能够抵得住廖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的打压?

这正是伍大鸣纠结的地方,为了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了很久了,一直都找不到答案……

“把杆子打下去,我们随便走走,这里的风景好,我们走走再回来看鱼是否上钩不迟!”伍大鸣冲陈京道。

两人一共五根海钓杆,全部打入水中,放好铃铛,伍大鸣便带着陈京四处转悠。

显然,这里伍大鸣经常来,遇到河边钓鱼的熟人,他都会打招呼,叫这个书记,叫那个主任,很是热情。陈京就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伍大鸣不给他介绍,他也不出来打招呼。

两人就这样,极其缓慢的漫步,最后一直走到小岛的最外面,伍大鸣往河边的一处地方指了指。

那里有人垂钓,使用手杆钓鱼,动作很快,上鱼也极快,只看其将钩子扔下去又提上来,钓上的河鱼三寸多长,一条条活蹦乱跳。

“我们吧!”伍大鸣走在了前面,大步流星的向那个方向走过去。

对方钓者戴着蓝色的遮阳帽,留给陈京和伍大鸣的只是一个后侧身像,看不到其真容。

等走到近前,陈京却依稀觉得此人有些熟悉,伍大鸣就在这时加快脚步,一溜小跑过去,那人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是伍大鸣,笑道:“老伍啊,你可了不起啊,回了省城还有来这里的闲心!”

陈京这下看清了,这垂钓之人赫然是省委秘书长唐剑平。

伍大鸣道:“秘书长,您一天日理万机,能够忙里偷闲那才是真本事,我们嘛,就是走一走,看一看!”他向陈京招了招手,道:“这是唐秘书长!”

“唐秘书长好!”陈京上前毕恭毕敬的问好。

唐剑平放下钓竿,冲陈京笑了笑,伍大鸣道:“别呀,您继续啊,我们看您钓一会儿!”

唐剑平淡淡的笑道:“算了吧,今天的收获不少了,钓这么多,已经算是有口福了。”

他边说边向陈京二人展示他在水中的鱼护,里面赫然已经有了百尾小鱼。

伍大鸣道:“哎呀,真不错,这种小鱼,用油酥一酥,然后用点腊肉来炖,那滋味是真的了不得!”

他顿了顿,对陈京道:“小陈,你看看秘书长的钓鱼方法,是姜子牙钓鱼法,他的钩上是没有饵的,就是空钩子下去,拉上来就是鱼,你钓鱼是把好手,你见过这种方法吗?”

陈京这一路走来,其实就在关注唐剑平的上鱼手法。

的确,其是空钩垂钓,扔下去拉上来就是鱼儿,乍一见,很让人惊叹。

但是,走到近前,陈京看到水面上有漂浮的标志,那标志处应该是投饵的地方,这种钓鱼办法,应该是先将鱼儿投下去了,然后在用空钩放到投饵的地方,那样来回动作,自然能够拉到鱼儿了。

陈京以前在澧河,见到有人用饵引鱼,唐剑平应该采用的这个原理。

陈京能够一语道出唐剑平的钓鱼之法,他笑了笑,道:“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我钓鱼纯粹是休息。不像你们书记,他才是真正的鱼痴,为了钓鱼,写稿子都在钓鱼场上。”

伍大鸣哈哈大笑,也不为唐剑平揭他的短脸红,反而道:“世人都说我和秘书长您相像,其实在我看来,你我就仅有两个共性,一个是钓鱼,还一个是写文章。

钓鱼我痴一些,但是写文章方面,秘书长您才是真正的泰斗,我是自愧不如!”

他冲陈京点头道:“小陈,你可读过秘书长的文章?”

陈京点头道:“读过,名字叫《楚江山水》,散文,在三楚晨报上看的。”

伍大鸣指指陈京,对唐剑平道:“秘书长,这个小陈可是我们楚江年轻一代的才子,今天我带他过来,就是想给您介绍介绍,看看能不能入得了您的慧眼!”

陈京一听伍大鸣这话,心怦怦的跳。

绕了这么大的圈子,伍大鸣原来其目的在此。他是要将自己推荐给唐剑平吗?其意何在?是要把自己往省委调?

陈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同时心中又觉得是万分感动。

他怎么也没料到,因为自己的个人问题,伍大鸣会专门带自己费这么大的心思直接见省委唐秘书长。

唐剑平上下打量陈京,一笑,道:“你这个伍大鸣倒是光棍直接,我就没见过像你这样塞人的。”

伍大鸣道:“不是塞人给秘书长,而且小陈的确是个人才,你不信现在您就可以考他,只要是涉及笔杆子的,他都内行,不输于我们省委一线的笔杆子!”

唐剑平淡淡的道:“考我就不考了!你这个秘书我也听过名字,现在在省青干班学习嘛!洋洋洒洒写了一篇文言文谈论国学,被誉为是本届省青干班一等笔杆子,这个脸可是露得大啊!”

陈京很吃惊,他没料到那点事,竟然省委秘书长都知道,一时他只觉得心跳加快。

一旁的伍大鸣一听这话,道:“那不就得了吗?考核都不用了,陈京的能力才华俱佳,这样的人才,我不忍其在德高荒废了,这才是往您这里举荐!”

唐剑平轻轻的哼了一声,一语不发,却又将钓钩扔进了水中。

水面安静,没有一丝波澜,唐剑平盯着浮标,一瞬不瞬,宛若老僧入定了一般。

唐剑平碰了一个软钉子,嘿嘿的笑了笑道:“小陈啊,你我的竿子,这个时候应该上鱼了吧!你先过去,我随后就过来!”

陈京应了一声,缓缓的退开,他想和唐剑平打个招呼,但是被伍大鸣制止了。

他心中清楚,伍大鸣要单独和唐剑平谈事情,自己留在这里,有些不方便了。

他便不再停留,快步离开,心中却怎么也平静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