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49章 卧薪尝胆。

第三百四十九章 卧薪尝胆。

德高市农历新年以后,第一个城市改造工程,绕城高速重新规范化建设开工仪式正式在前河区举行,市委副书记方克波出席开工仪式并剪彩。

这次绕城高速改造,一来是规范绕城高速路况,完全按照高速公路标准重新整改路况,把绕城高速建设成德高市的第一张形象名片。

另外,这次绕城高速,重点是要把前河新区纳入绕城范围之内,绕城高速的主要干线,将穿过新区毗邻三江地产投资的广大区域,对整个三江地产投资区域价值的提升有莫大的意义。

最近这段时间,三江地产在德高的项目组,由廖哲瑜亲自指挥,全面多点的做工作,一来是澄清关于鬼屋的不实谣言,另外,便是和政府疏通关系,游说政府加大市政投入,提升整个新区的地产价值。

为了配合这次绕城高速开工仪式,廖哲瑜指挥地产销售部重新策划营销,打出了德高门户的广告语,三江地产投资区域,成为德高的门户,鬼屋之说自然站不稳脚跟。

而同时,廖哲瑜改变了经营策略。他对早期开发的楼盘实施大幅度打折,展开零利润促销,目的是增加人气,吸引人进来。

廖哲瑜的确是颇具经济头脑,经历了这次大挫折,他干脆下定决心一条路走到黑,原定的投资期限被他提前,重新在原来区域外围购了几块地,作为备用开发土地,他已经坚定决心,要把德高这边的业务做起来。

有了廖哲瑜的带动,新区的投资价值进一步得到了全省全国各地投资人的关注,新区招商引资方面在今年年初捷报频传,新区的发展进一步升温。

春寒料峭,廖哲瑜一大早就登上了位于新区的五里山山顶,最近一段时间,他天天早上都登五里山山顶,登山顶俯瞰整个新区,似乎能够通过这个举动,他能够坚定自己投资新区的决心。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他是承受了相当大压力的,德高的失利,在廖家内部对他的质疑很多。

而这一次,他反其道而行之,正印了那句话:“事到危难宜放胆!”

廖哲瑜做出大投资新区的决心,是极具魄力的,但是,尽管如此,他内心对这次投资也是极其看重,表现得很紧张。

五里山山顶的风景很好,在五年以来,政府就讨论开发五里山,那个时候在五里山最顶峰就建了观景台,现在观景台被廖哲瑜个人投资改造,在这里建了几座很古典的八角亭。

名义上,他这个做法是支持五里山开发,实际上,这是他大败以后,有朋友帮他找了堪舆大师,大师过来看风水,建议他在五里山山顶修“风水庭”从而占据整个新区的风水局的制高点。

廖哲瑜接受了这个建议,从建亭以来,只要他人在德高,基本上每天早上都过来走一走,看一看,而每到这个时候,他心思都是异常复杂的。

廖哲瑜坚持清早登山,连带三江的政府老总邵氏兄弟也养成了这个习惯,三人在山顶常常谈论关于三江的发展,倒是能够偶尔撞出灵感的火花,而这种方式,也成为了三江高层卧薪尝胆的一个主要形式。

“廖总,您最近可是劲儿越来越足了,我和洪岸可跟不住您的脚步了!”邵坤冲廖哲瑜谄笑道。

他顿了顿,道:“昨天绕城高速开工仪式,这个仪式搞得很成功,对我们的工作是个很大的促进,方书记还是很有魄力的!”

廖哲瑜点点头,道:“在德高,方克波算是真正的实干家,这样的干部应该多几个。”

廖哲瑜最近在邵氏兄弟的积极斡旋下,和方克波互动非常多。他利用自己廖家丰富的政治资源,为方克波开了很多方便之门,让方克波在德高的政治地位大幅提高。

而方克波也是大胆的支持三江地产,最近市委市政府在酝酿打造一批上市龙头企业,三江地产就是这次市里面重点扶持准备上市的大型企业之一。廖哲瑜能够得到这个机会,也是方克波努力的结果。

而廖哲瑜最近购买的几块土地,都是按照政府出台的一个补偿办法来定价的,这给廖哲瑜让利颇大,也可以说是坚定了廖哲瑜大投资德高的信心。

得到了这些好处,廖哲瑜也深深意识到了自己在政府有人的重要性,最近整个廖系在楚江的人马蠢蠢欲动,也可以视作是廖哲瑜已经开始重新的审视自己在家族的地位了。

随着廖哲瑜的事业越来越大,他开始有了政治方面的诉求,他需要家族在这方面给予他更多的支持。

邵洪岸在一旁听着廖哲瑜和邵坤说话,他插嘴道:“廖总这话太有道理了!方书记这样的实干家是很值得人钦佩的。最近这段时间,德高市委拟定调整下面的区县班子,外面的风传很多呢!”

廖哲瑜冷冷的笑了笑,道:“这我知道了,外面很多人把陈京的去向问题说得神乎其神,我就不是很看好。我不相信德高市委的领导会如此任人唯亲,陈京这样的干部,能够放在重要的岗位上?”

邵洪岸道:“廖总,外面现在有最新传言,说是陈京要调离德高,去省委任职,这个消息恐怕不是空穴来风吧?”“

廖哲瑜眉头一皱,勃然道:“你这是听谁说的消息?我怎么不知道?”

一旁的邵坤道:“这个消息最近几天在德高传得颇多,说是省委唐秘书长看中了陈京,有意将陈京调到省委去。”

廖哲瑜道:“从市一级调到省一级,就一个秘书而已,怎么可能?是什么了不起的人才,还走这么大的步子?这简直就是胡乱来嘛!”

邵洪岸道:“那就不知道了,反正外面传言是那样的,心许是谣传!”

“谣传,谣传,哪里那么多谣传!难不成德高的人都不用干事生活了?天天靠造谣就可以过日子?”廖哲瑜瓮声道,他一生气,脸上就涨得通红,活像一只刺猬。

邵洪岸不敢做声,心中却是暗喜。

他心中清楚,廖哲瑜和陈京的梁子是结实了,廖哲瑜这次是下定了决心要让陈京好看。

他一方面利用廖系的力量向德高市委施压,从德高市委内部吸纳重量级人物进入廖系。另一方面,廖哲瑜这次加大投资力度,带动了一批企业投资德高。这一批企业都是以他为头的,这些来自于京城、省城的企业,都是看他脸色行事的。

廖哲瑜在德高走的路就是利益联盟的路子,当他在德高的实力和联盟强到一定的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就可以制衡政府。

廖哲瑜在德高扩充自己的实力,矛头早就对准了陈京,为了陈京,他丢尽面子,而且连心爱的女人也丢了,这口气他怎么咽下去?是个男人都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只要陈京继续留在德高,他和廖哲瑜就无可避免的会起冲突。

而现在,陈京如果离开了德高,进了省委。省委那里的水那么深,陈京就是一个小虾米而已,廖哲瑜对陈京就很难聚焦了!

“廖总,陈京这小子的确是很能来事。这次在省委党校,据说他也是大出风头。如果不出意外,他将以全优的成绩结业,在整个青干班都是排在前面的。

而据说伍大鸣为了陈京的问题,还专门去了一趟省城,你说这是不是太夸张了?”邵洪岸继续添油加醋的说道。

邵坤在一旁听邵洪岸说得来劲,他也道:“陈京这样的干部,一味的任人唯亲,的确是很难服众。有人说,他善于处理各种关系,他在德高连和我们三江地产的关系都没处理好,这还算会处理关系?”

“好了,不要说了老邵!”廖哲瑜吐一口气道。

经历了刚才的失态,他迅速冷静了下来。在廖哲瑜的词典中,从来就没有退缩那个词。这次他既然将矛头瞄准了陈京,那陈京就是去了天涯海角,他也要把揪出来好好的教训一通。

调进省委又怎么样?调进省委廖哲瑜也要让陈京没好果子吃,德高的造谣恶意中伤之仇不报,他誓难消心头之恨。

和廖哲瑜相比,邵洪岸也是恨陈京入骨的。上一次,他和陈京剑拔弩张的时候,陈京忽然被伍大鸣安排进了党校。让邵洪岸酝酿了那么久的策略全部付诸东流了,他一直都心有不甘。

而这一次,陈京重新回德高,邵洪岸本想着卷土重来,重新和陈京真刀真枪的碰一碰。

可现在外面又传言说陈京要去省委,这让他觉得很失落。他和陈京接触得就,深知这人的不一般,如果不早点下手对付,任凭他羽翼丰满,以后就真的对付不了了。

一念及此,邵洪岸对廖哲瑜道:“廖总,如果能够想办法让陈京调不动就最好了!一个小秘书,从市委调到省委,这爬升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相信省委领导如果知道这事,也一定是有反对声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