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54章 覃杨发飙。

第三百五十四章 覃杨发飙

三江地产庆典晚会,席位上座的都是廖哲瑜所仰仗的重要人物。

第一桌席位上,方克波作为核心,以方克波为中心,市委副秘书长满延波,德水区区委书记刘积仁,德水区前副书记、现任临河县代县长覃杨等由三江地产公关部经理宋歌作陪,坐在第一桌。

廖哲瑜率领邵氏兄弟两人挨个的敬酒,其敬酒的重点地方自然就在第一桌。

三个人端着酒杯过来,廖哲瑜道:“这样,方书记日理万机,您随意,我们先干为敬,先干为敬!”廖哲瑜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他身后邵坤和邵洪岸兄弟两人自然也是酒到杯干。

方克波端起酒杯浅浅的喝了一口道:“你们啊,喝酒的事儿老是要找我,我都说过了,我是不能喝酒的!你这不是让我破戒吗?”

方克波这样一说,气氛一下活跃了一些,廖哲瑜便挨着轮流敬酒,敬到刘积仁的时候,邵洪岸说道:“刘书记,您可是我真心佩服的领导。在德水,您干事儿有魄力,有成绩,在老百姓口中,您是他们的好父母官,您这样的领导还有什么话说?来,喝酒!”

邵坤也凑过来举起酒杯,道:“刘书记,最近市委的调动,我们都关注着呢!我倒是听说,有人不知轻重,没有自知之明,硬是要插到您下面做事。照我说,是人不是人,都能干您刘书记的副手吗?有些人恐怕是要自讨苦吃了!”

廖哲瑜扭头过来咳了咳,道:“行了,老邵!今天这个日子,不要提那些不高兴的事儿。刘书记是老书记了,什么工作不游刃有余,还用得着你去杞人忧天?”

他干笑一声,举杯冲刘积仁道:“老刘书记,你我是旧识了!该喝一杯!”

刘积仁道:“廖总啊,你在德高投资这么多,都冲着前河去了,我们德水哪一点差?就那么入不了你的眼?”

廖哲瑜道:“老刘书记,您的区是德高最核心的区。我们搞的政策是农村包围城市,先在新区站稳脚跟,然后再往市区开进,这是个过程。您放心,德水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我肯定是第一把握住,到时候恐怕要麻烦您多帮忙了!”

廖哲瑜胜就胜在一张嘴上面,他见谁都用尊称,一点也不托大,他本身所拥有的身份在那里,别人对他的评价,就是他平易近人,好相处。

刘积仁和廖哲瑜聊得很欢,聊几句,不知怎么又被旁边的邵氏兄弟扯到陈京去了。

陈京去德水已经尘埃落定,刘积仁一向是和方克波走得近的,有方克波的这层关系,刘积仁对陈京肯定是防备的。

再加上,刘积仁向来傲气十足,去年一年他就尽搞他的独立王国,完全不遵照伍大鸣的意图办事,他和伍大鸣的矛盾已经凸显了出来了。

综合这一些,陈京去德水,刘积仁会待见他?

伍大鸣派陈京去德水,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目的就是要在德水的这块铁板上炸个口子,从而把德水的问题逐步解决。

刘积仁会信任陈京?

这一桌子人,从方克波起,就没有一个待见陈京的。一扯到陈京这个话题上,就有说不完的话。

各种各样对陈京的攻击和蔑视就成了餐桌上的主流,尤其是邵氏兄弟还有宋歌,两人添油加醋,把陈京说得一文不值,好像陈京去德水,刘积仁不压他那硬是不行,必须压他才能平民愤,才能让全德高人心情舒坦。

邵洪岸说话的兴致最高,好不容易逮着了这个机会,今天能够会上方克波这一系的核心人物。能够通过他的口,把陈京的种种“劣迹”说出来,他心情畅快到了极点。

以前他和陈京所有的对手,都是以灰头灰脸而告终,这一些事情在他心中造成的压抑感是非常强烈的,今天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释放,他感到很放松。

不夸张的说,邵洪岸对陈京的仇恨已经到了骨子里面了。

就在这不久以前,邵洪岸去探监看邵冰莹,两人聊天,邵冰莹还劝他不要太要强,太争了!这些话听在他的心中不是滋味,在他想来,邵冰莹能够有今天,能够蹲监狱丢尽了脸,这都是拜陈京所赐,这些仇恨哪里能够忘记?

邵洪岸忘不了这些,可是他自己的情况又不见好转,陈京却是越爬越高,针对这种情况,邵洪岸只能迂回通过别人的力量了。

好在,这一次陈京竟然被伍大鸣安排在了德水担任副书记,这简直是太嚣张,太张狂了!这首先就没把廖系放在眼里,这对廖系是**裸的羞辱和挑衅,这是不可容忍的。

而对心高气傲的刘积仁来说,伍大鸣就是给他掺沙子,只要刘积仁容不下陈京,陈京在德水就难有所作为,这是毋庸置疑的。

敬酒一个接着一个,终于,几个人端着酒杯到了覃杨的身边。

邵氏兄弟说话正到最热烈的时候,他在覃杨面前又故技重施,说陈京小人,不知轻重,竟然敢接覃杨的位子,这不是自讨苦吃又是什么?

面对各种攻击,覃杨淡淡的道:“行了,在我看来,和你们说的恰恰相反。我个人认为,有陈京去德水,这是德水之福。我坚信他一定能够干出成绩来……”

覃杨说这话脸上含着笑,但是这话一说完,整桌人都静下来看着他。

覃杨面对众多目光,怡然无惧,神色自若。他的自若自在,配合邵氏兄弟还有廖哲瑜等的脸色涨通过,构成的一副图画是如此的讽刺,刺眼!

没有人打圆场,场面迅速尴尬了,就好像背后说别人的坏话被人揭穿一般,邵洪岸的脸色甚至都成了猪肝色了。

最后,方克波有些看不下去了,道:“覃副书记,这么说,你是很看好陈京了?他在你眼中,很不错嘛!是真不错还是假不错?”

覃杨道:“陈京是我在党校时的同学,对他我是真心的佩服。是同学也是朋友,我自信对陈京颇为了解……”

方克波脸色变了变,一旁的刘积仁道:“有点关系要什么紧?这就是你和邵总红脸的原因?这么一点气度……”

覃杨打断刘积仁的话,道:“我觉得有什么事情大可以当面锣,对面鼓的把事情说清楚。像这种背地里中伤别人,说别人坏话,不是君子所为……”

覃杨这样一说,方克波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了,神情变得很是难看。

覃杨说这样的话,不啻于是当面顶撞他,他市委副书记的威严何在?

方克波本就好面子,这个地方失了这个面子,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他嘿嘿的笑笑,道:“好,很好!不是君子是小人。德高就你覃杨是君子,别人都是小人了……”

覃杨脸一红,不再说话了,他性格向来耿直,从政这么多年,得罪的人也不在少数了。但饶是如此,直接得罪方克波,他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他的这个顶撞,就连一向器重他的刘积仁都觉得不可思议,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一场本来兴高采烈的宴会,因为覃杨从中搅局,一下把气氛全都破坏了!一顿饭吃到此处,再也进行不下去了。

方克波第一个走,邵氏兄弟和廖哲瑜慌忙出来送他,他冲后面的摆手,示意谁都不用送,他口口声声都说自己是要赶到市委开会去了,没有什么其他别的意思。

他一走,主心骨走了,其他的配角,又有多少人会在意这个两周年的庆典?

恐怕就连廖哲瑜和邵氏兄弟自己,其内心都不是重视这些的吧?他们不过是借这个机会,想建立一个所谓统一战线,可是这个统一战线还没建立起来,在覃杨面前,就土崩瓦解了!

一件扫兴的事情过后,覃杨单独见刘积仁。

刘积仁冷眼看着他,一语不发,两人彼此陷入了沉默,似乎在彼此试探着对方的耐心。

不知过了多久,刘积仁道:“你很行嘛!竟然敢在那种场合让方书记难堪,你小子比我还狂!”

覃杨道:“书记,我一直都谨遵您的教诲,做事向来堂堂正正。试想陈京人家堂堂全楚江优秀的年轻干部,号称楚江才子,如真是那么不学无术,那可能是整个楚江的大闹剧了!

是爷们,对陈京有意见,就拉开架势和他比一比,背地里使刀子,这算是什么?尤其是那个邵洪岸,处处信口开河,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可是你得罪了方书记!”刘积仁严肃的道。

覃杨道:“就是得罪省委书记,那事怎样就还得怎样,颠倒黑白,乱说一气,不是我老覃的性格!我看方书记是不是有些魔怔了,怎么就像被那姓邵的灌了迷魂汤似的,在那种场合,他……”

覃杨说了一个半截话,住口不言了,但是他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晰了。

“怎么?那个陈京真就那么了不得?”刘积仁皱眉瓮声道。

覃杨嘿嘿一笑,缓缓摇头道:“那谁知道呢?他很快就来德水报道了,以后你们打交道的机会多,你自己慢慢去感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