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55章 走马上任!

第三百五十五章 走马上任!

市委组织部高明治副部长陪同陈京上任,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高明治是德高政坛绝对的实权派,在德高官场流传一句话,“高明治提拔不了人,但是他可以让人不被提拔。”

这个话很有意思,从一个很独特的角度说明了高明治所处位置之关键,德高干部的任用提拔,基本都要通过他的手,他手握春秋笔,某个干部的材料漂亮不漂亮,基本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所以在德高,他是非常有威信的。

他到下面视察走动,比有些市委常委和政府副市长更有面子,排场更大,由他陪同陈京上任,德水区的欢迎仪式不隆重,也得隆重。

德水区刘积仁可以不顾及陈京,可以不给陈京面子,但是他能不给高明治面子?

刘积仁在德高政坛是出了名的张狂,出了名的倔强,但是他也绝非不知轻重的人,得罪高明治显然是不明智的,无端给自己树敌,也不是他的性格,所以,陈京上任的当天,德水区区委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

欢迎宴会上,所有在德水的区委常委全部出席,所有人一起欢迎区委副书记陈京的上任。

这一点倒是很出乎陈京的意料,因为欢迎宴高明治是不参加的,而在他上任德高之前,外面就流传了很多说法,说是刘积仁已经放言,要陈京在德水好看。

又有传言说,陈京会变成第二个易先平,易先平出任德水区副区长,最后走得很狼狈,而他在德水期间,有几次想挑战刘积仁权威的举动,皆成为了德水的笑料。

不客气的说,易先平在德水干得很不成功,处处遭受打压,这样也就算了,关键是他在德水干部群众心中留下的印象极差,而说陈京步易先平后尘的话的人,肯定也是极端不看好陈京的人。

刘积仁以前和陈京鲜少接触,因为大多数时候,刘积仁从不主动找伍大鸣汇报工作。

由于在发展方面他和伍大鸣的意见相左,他们彼此之间,也都有意无意的躲着对方。对伍大鸣来说,要拿下刘积仁,时机不成熟,而对刘积仁来说,他和伍大鸣叫板也只能旁敲侧击,他再狂妄,也懂得上下级观念的重要,真要是太肆无忌惮,伍大鸣不拿他,组织上也不允许。

正是这种微妙的关系,让刘积仁和伍大鸣之间几乎没有交集。

伍大鸣上任德高市委书记一年多以来,也从来没有视察过德水区,刘积仁也只是象征性的向伍大鸣汇报过一次工作。

刘积仁个子并不高,身子看上去有些单薄,光看身形,很难相信他是个个性如此强烈的人。

在酒桌上,他说话一言九鼎,一上桌,他便道:“各位,陈副书记是我们整个德高市最年轻的书记,今天他能够来我们德水任职,这是德水的骄傲。所以啊,大家今天就多和他亲近亲近,来,陈书记,我们先走一个!”

刘积仁端起酒杯,陈京连忙端起酒杯两人碰杯,几乎同时一饮而尽。

刘积仁道:“好,你是个爽快人,我们大家也都爽快一些!”

刘积仁发话了,其他人又岂能落后,大家都一个个的过来向陈京敬酒。

陈京知道今天欢迎宴会阵势很大,事先做好的准备,肚子里已经吞了解酒药,所有常委一轮喝完,他脸不红,气不喘,神色无惧。

在喝酒的自始至终,他都鲜少说话,直到最后一个敬酒的过来,他和区委办主任甄巩喝完,他放下酒杯道:

“各位,我陈京来德水可以说是不速之客。以前德水副书记是覃杨担任,他现在被调到临河去了,组织上就把德水这边的重任交给了我。就在前两天,我和覃书记谈了一次话,他特别提到了德水班子的团结。

刘书记有句话说得好,‘有团结才有德水’,这句话我深以为然。

所以啊,我来德水工作,首先对自己的最低要求,是不希望我成为德水的不团结的因素。

外面现在谣言四起,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有人问我,对那些说法怎么看。我很直接的告诉那些人,那都是无稽之谈!德高要发展要进步,这是自然规律,也是党和人民迫切的期望。

不会因为某个人而改变!我来德水,目标也和大家一样,也是为了德水的发展和未来而来……”

陈京说话简单直接,不遮遮掩掩,把目前彼此的不信任都直接说了出来,三言两语,把事儿便挑明了。

另外,他的言语之间也颇为诚恳,上十杯酒过后,他思虑还如此清晰,不卑不亢,倒是很让人动容。

刘积仁面沉如水,冷眼看着陈京的表演,心中却想到了覃杨的话。

覃杨是刘积仁一手带起来的干部,刘积仁最是信任依仗他。在他的内心,他是一百个不愿意让覃杨走的。

但是覃杨的去留他决定不了,再说,他器重覃杨,也不能够断他的前途,覃杨出去是升官提拔,他怎么好阻拦?

而覃杨离开,刘积仁对陈京的到来是很有抵触情绪的。

陈京是伍大鸣的绝对心腹,他来德水是干什么来的?这明显就是伍大鸣往德水掺沙子,这个沙子掺得太明显了,刘积仁感觉自己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但是出乎刘积仁的意料,覃杨对陈京却是非常认同,苦口婆心的给刘积仁做工作,希望刘积仁能够给陈京一个空间。

覃杨的话说得直白,他道:“书记,陈京这个人才华就不用说了,心胸气度更是不错。他出任副书记,对德水是一件好事。您如果心态平和一些,给予他一定的空间,他肯定能够很好的展露才华。

但是,您如果压得他太厉害,他肯定也不会一直碌碌无为的,到时候,势必会是内耗。如果形成那样的局面,对德水,对您个人这都是不利的!”

刘积仁有些恼火的道:“老覃,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跟你讲,组织上派谁过来我都没意见,但是陈京过来意图太明显了。这分明是伍大鸣要拿我德水开刀,难道我还束手就缚?那我肯定做不到。”

覃杨道:“书记,您经常说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跟你讲,您懂这一点,陈京也懂这一点。我们做工作,目标都是要把德水的工作做好,那为什么就一定要有派系之见?

我们现在有一套东西,我们自认为可以把德水搞好,搞强大。但是我们是不是就一定正确?即使我们是正确的,但不排除也有其他更好的发展路子。所以啊,我的观念是,我们可以多吸纳一些别人的好的意见,兼听则明嘛!”

覃杨这样一说,刘积仁大为光火,大骂覃杨胳膊肘往外拐,是不是被人灌迷魂汤了。

覃杨灰溜溜的结束谈话,但是这些谈话内容终究还是进了刘积仁的内心了。

刘积仁不得不开始认真的考虑,他自己得如何和陈京相处了!

对陈京的问题,刘积仁也只听到覃杨一个人发出与众不同的声音。在市委方书记那边,乃至在省里,大家的意见都一致,那就是德水无论如何得以刘积仁为主,不能乱了规矩。

至于陈京这个人,他不是孙悟空吗?那就压一尊五指山上去,看他还怎么闹腾?

刘积仁起先是想用这个办法的,但是现在,他觉得这个办法可能不是上上策。有了覃杨这个帮手,陈京在德水恐怕还真不是单枪匹马,再看陈京上来的这一番表现,那就真有孙悟空的潜质。

用五指山压孙悟空,那得看谁出手,如来佛出手,那效果就很好。其他人出手,恐怕是压人没压住,反倒被他伤了性命。

刘积仁狂傲是狂傲,但是他再狂傲,也不至于连那点自知之明没有,他还不敢自比如来佛。

再说,伍大鸣这个人狡狯得很,他敢明目张胆的让陈京过来,说不定就真希望陈京能够像孙悟空大闹天空一样闹腾一番,一闹腾,局面一乱,刘积仁弹压不住场面,他伍大鸣不就机会来了吗?

刘积仁又岂能遂了伍大鸣的这个意?

刘积仁心念转动,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陈京却又和大家喝开了。

这一次陈京反客为主,开始回敬各位了。

他肚子里可是装了十几杯酒的人,可是看他的样子,依旧安然无事,逢人便干,眉头都不皱一下。

喝酒就是气势,陈京气势来了,给人的感觉就有些莫测高深。再说,这一桌子人,除了刘积仁以外(区长聂光不在)外,陈京在常委中排名最前,大家多少心中还有一点上下级观念。

所以,在不知不觉中,陈京隐隐有掌控酒桌节奏的意思了。

刘积仁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管中可以窥豹,一个细节可以看一个人,真是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

陈京敢来德水,就还真不能小瞧了他,更何况陈京一直在德高就颇有知名度,又岂能是易于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