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56章 如何破冰!

第三百五十六章 如何破冰!

德水作为全市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德水区委和区政府的环境也都是一等一的。

德水区委大院,类似省委、市委大院那样设了常委楼,一幢深红色的四层小楼,坐落在绿树林荫处,这里就象征着德水区权利最集中之所。

陈京的办公室被安排在常委楼二楼,他到刘积仁的办公室需要上一层楼,他正处于刘积仁办公室的下方,办公室的布置和格局,几乎和刘积仁办公室一样。

办公室布置这些所有的安排,都是区委办主任甄巩亲自过问的,他大致做个安排,然后征求陈京的意见,最后才把一切布置做到位。

陈京办公室里的办公家具基本都是新采购的,几盆绿色的盆景点缀,房间外面绿树如荫,房间里面窗明几净,环境可以说好到了极点。

办公室主任甄巩是个非常认真的人,走到哪里,他手上都拿着一个本子,别人说什么,他就一一记下来,然后回去整理成条款,最后一款款的执行,这样做事老实准确,鲜少出差错。

坐在新办公室里面,陈京吸着烟,眼睛看着窗外,怔怔的出神。

他人到德水来了,可是根本就没进入工作状态,实际上,他对目前的工作如何开展,没有任何的头绪。

就在这两天,他和刘积仁谈了几次,大致都是工作分工问题。

本来作为专职副书记,陈京的工作应该是协助刘积仁处理全面工作。但是实际上,这是几乎不可能的。

陈京不是覃杨,刘积仁和陈京之间彼此都难以信任,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要默契配合,这完全不现实。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需要的是具体分工。

刘积仁和陈京谈话,他当时神情很认真,很推心置腹,道:“陈书记,外面有很多传言,都说你我两人搞不好!说起来,这对你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压力啊!

我还是那句话,没有团结就没有德水,所以你我两人,必须要配合好,必须要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说到这里,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话锋一转,道:

“我经过慎重考虑,你的工作分工问题,我看先这样,作为副书记,你先把党群工作抓起来。具体联系方面,文教、计划生育这块,这以前也是覃杨抓的工作,你就继续挑这个担子,你自己有什么意见?”

刘积仁这话,听得让陈京有些发懵,党群工作这是随便能放的权?

陈京初到德水,两眼一抹黑,就负责党群人事,那绝对是要栽跟头的。刘积仁这一手故作大方,让陈京一下有些为难。

如果是推辞,显得有些矫情,如果是接受,又有些不知轻重,而且肯定会出问题。

再说,一味的推辞,那就是没信心,在官场上,没有信心和没有能力是划等号的。

一个干部被认为能力不够,以后的提拔就难上加难了。

所以,针对刘积仁这个话,陈京斟酌后回答:“书记,工作问题,我初来乍道,而且以前底子一直都不扎实,独挡一面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所以啊,很多工作,我都得请示您,还得您拿主意!”

刘积仁眉头微微的皱了皱,颇有深意的看了陈京一眼。

他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自己竟然还没看透。年轻干部,一般气焰都盛,都多多少少有些锋芒,主动放弃权利的情况,基本是就从未见过。这个陈京能说这种话,甭管他心中怎么想,都是了不起的。

刘积仁自然不相信陈京的话,他干笑一声,道:“陈书记你太客气了,整个德高都知道你办事能力强,以前在市委工作你都是游刃有余,现在来德水了更是不在话下。

工作方面,你放心大胆的干,按照你自己的方式去干,有什么问题,有谁不听招呼,你告诉我,我看谁敢乱来!”

陈京笑笑,一语不发,话说到这里,就可以终止了!

说话容易做事难,现在该说的都说了,关键就是看具体的行动了!

陈京心中清楚,刘积仁的大方是有底气的,目前德水的党群工作,陈京根本就掌控不了。

他大大方方的把这个工作交给陈京负责,可以体现他的大度,同时又可以让其他人看到陈京能力的缺陷,关键是最后这块工作还得他说了算,这是一箭三雕的好戏。

陈京党群工作干不了,下面就是联系文教和计划生育,这两块工作政府那边有副区长专门负责,陈京不可能上来就按照自己的一套去改变,如果改变不成功,那绝对是引火上身。

但是,如果不改变,又是无作为,这对陈京来说,也是两方面为难。

万事开头难,陈京目前还真想不到以什么地方为突破口。

……

“陈书记,您和综合二科马科长熟悉了吧?关于秘书的问题,马进给我推荐了一个人选,那就是他科里的黄格。黄格这个同志在市委工作年限不是太长,但是工作很认真,能写得一手好文章,关键是年轻人脑子灵活……”区委办主任甄巩轻声向陈京请示。

甄巩今年四十八岁了,两鬓已见白发,而陈京今年才二十七岁,两人年龄悬殊,但是在陈京面前,他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刘积仁最好面子,越是他不待见的人,面子上就越要搞好,不能够出差错。

面子上出了差错,别人有话说,这是刘积仁最忌讳的,所以甄巩的工作做得非常扎实。

“老甄,这个事儿先放放吧!不急着找秘书,按照规定,我一个副处干部,哪里能配秘书?现在工作也不忙,咱就不搞那么急了,真到需要的时候我们再找不迟!”陈京压压手道。

甄巩点点头,道:“那司机的问题!”

“司机就让小张来吧!上午我跟他谈过了,小伙儿很不错,精神头很足,而且汽车兵出身,技术也好,放得心!”陈京道。

甄巩笑道:“这个小张还真有福气,他可是刚调到区委来的,一来就能跟重要领导开车,这是他的造化!”

他脸上笑着,心中却是忍不住想陈京的年龄,陈京也比司机小张大不了什么,可他一口一个小张的叫,神态如此自然,可能他自己不觉得啥,但是别人听起来就觉得别扭。

陈京对甄巩的小心思恍若未闻,他没有按照甄巩的意思要秘书。

一来他不想让甄巩觉得,自己作为书记,什么都需要他来安排,没有一点主见。

另外,秘书方面,陈京认真观察过,目前区委的一帮秘书,普遍年龄偏大。秘书年龄太大了,陈京觉得不恰当。

而司机方面,陈京自己有车,既然区委又配了车,司机只要技术好,灵活点都可以,这一点,甄巩怎么安排怎么好。

凭甄巩的小心谨慎,他在安排司机这类问题上是不敢马虎的,这一点应该可以放心。

“老甄,我来德水时间不长,各方面都在熟悉过程中。现在,我需要熟悉事,更需要熟悉人,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就就近开始,首先市委副处以上的干部,我想找个机会都认识认识,你看能不能安排?”陈京道。

“这……”甄巩有些吃惊,这个要求他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是很快,他便道:“行,我马上去安排,几个主任副主任我都让他们来向您来汇报工作,您逐个和他们认识!”

甄巩心中犯嘀咕,不知道陈京这是葫芦里卖什么药,区委的几个人有什么必要熟悉的?

对陈京来说,关键是要想办法站稳脚跟,脚跟站稳了,才能够有展开工作。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陈京需要的是个突破口,从哪里为突破口呢?

甄巩想不到陈京能从哪里突破,目前的德水,各方面工作都有条不紊,没有问题。

陈京虽然是副书记,但是他对德水政坛根本不熟悉,他怎么才能把自己的影响力渗透进德水政治体系中?

这不得不说是个天大的难题,陈京要攻克这个难点,就真得多想办法。

陈京缓缓的闭上眼睛,宛若老僧入定。

他脑子里想起马步平的话,马步平有一句富有哲理而经典的话,他讲,在政治上,如果不知道怎么做,就什么都不做。

这个话字面意思好像很好理解,但是细细一品位,个中味道却是非常的有深意。

政治上的事儿,都和责任挂钩,当官最怕什么,最怕的就是出事!

一出事,就可能官位不保,就可能丢乌纱帽,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会很紧张,一紧张,这就是机会!陈京现在无所事事,那只是没到时候,真要是哪方面有问题,陈京负责的那一块工作,会没有人向他汇报?

只要有耐心,就会有机会,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无疑是很愚蠢的。势单力薄,不能轻易动,一动就要有必胜之势,否则,动得越多,错得越多,错得越多,威信就会永远上不了,如是那样,工作就很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