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57章 冤家路窄。

第三百五十七章 冤家路窄。

把这帮人都围起来,我看还反了天了,竟然还闹起事儿来了侯林这个举动和纨绔一致无二,尤其他那表情和神态,就标标准准的纨绔风范。

十几个汉子将杨大江几人围住,侯林爆了句粗口道:“他妈的,俗话说欺人不上家门,竟然还上门欺人来了,还有什么好说,今天这事没完!”

杨大江一看情况不对,他自己带过来几个人根本就驾驭不了现在的场面,他转弯滑溜得很,团团拱手道:“各位,各位,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几个跟杨大江过来的物业公司的员工,也被震慑住了,其中一个认识侯林。

他一看是三楚一品的侯总,吓得魂飞魄散,忙道:“候总,误会!真是误会!这事是我们物业公司的失误,是我们的失误······”

侯林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也不管别人怎么服软,他是通通的把人一概轰走。

轰走一会儿,物业公司过来一个三十多岁,长得很喜庆的女人,过来笑嘻嘻的向陈京道歉,说是物业公司失误让陈京受惊了!

陈京问地板是不是钻穿了,对方回答说开发商已经承担了全部责任,无须陈京在负责。

就这样,被一件小屁事耽搁了一个上午,下午时分,因为是周末,陈京安排出去透透气。

他负责联系文教方面的工作,陈京也想抽时间多到德水个个地方走走转转,多听听别人的议论。

他下午转到德水一中的时候,兴许是“冤家路窄”那句话起了作用,一下就撞到了那个杨大江。

陈京还有些尴尬,谁知那个杨大江一见陈京,满脸推笑的过来递给陈京一支烟,道:“小陈哥,上午的事儿是我老杨鲁莽了,不知轻重,来,抽支烟,算是我老杨对你说不是了!”

他自来熟的掏出打火机给陈京将烟点上,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走,小陈哥,我们去那里坐坐,走,走!”

他不由分说,拉着陈京就上德水一中门口的茶楼,热情的给陈京点茶,点点心,态度和上午比已经判若两人了。

一看杨大江的那副模样,就是在生意场上滚久的老油条,滑头得很,转弯也很快。

今天上午那事,他是见过阵仗了,陈京一个电话,就把侯林都叫了过来。一看这架势,陈京就不是一般的人。

但是他细细琢磨,觉得陈京实在是太年轻,德高生意场上的知名人物,他杨大江也都认识,就没有见过陈京这号人物。

他就想,陈京是不是官二代?或者是富二代?

他这样一琢磨,心中就很肯定了,再看陈京下午在大街上吊儿郎当,估计也是没什么事儿做,他便一时兴起,把陈京拉来聊天。

茶楼聊天,主要是杨大江一个人海侃,陈京也配和他。

杨大江旁敲侧击的问及身份,陈京也随着他的意思说,杨大江一听自己判断的没错,心情更是大好。

他问陈京:“小陈哥,怎么了?你到德水一中门口转悠什么?不会是看上里面的哪个年轻老师的吧?”杨大江挤眉弄眼,那副模样很是猥琐。

他胸脯拍得震天响,道:“小陈哥,你如果看上了谁,跟我说一声,我保证你手到擒来。我老杨不吹牛,但是教育战线这块,我说话还是能顶一些用的,现在这年头,再穷不能穷教育,教育产业可是个了不起的产业啊,这里面大有财路!”

杨大江说话条理不是很清晰,一说到大有财路,样子便有些眉飞色舞,他指了指对面的德水一中道:“小陈哥,不是我老杨吹牛,这所中学的师资调动,我老杨算是半个校长。

你别看那些当老师的平常道貌岸然,一副正人君子模样,其实啊,暗地里尽是男盗女娼。再说啊,你找妞在学校找也不一定就都清纯,现在这个世道乱了……”

杨大江边说边摇头,一副扼腕叹息的样子,陈京看得暗暗皱眉。

杨大江说话,十有八九不是不靠谱的,大都是夸大其词,危言耸听。

但是,再不靠谱,杨大江肯定也是说到一些情况的。陈京想自己出来不就是来了解情况的吗?现在杨大江这个家伙自来熟,那就跟他多聊聊,说不定,还真能聊出一些东西来。

心态一改变,陈京的态度就积极多了,陈京一热情,杨大江更是激动卖力了,在他看来,陈京显然是动心了,这事可能还真有得做!陈京房子装修完毕,正式搬家。

沈小童吵着嚷着让陈京请客,称不请客不准搬走,陈京无奈,只得是破费!

从内心深处说,陈京住在德高能够认识沈小童,是他生活中为数不多的收获之一。

从他进入德高开始,陈京基本就是只有工作没有生活,有沈小童的存在,偶尔陈京能回家做做饭吃,沈小童年轻活泼,善于调节气氛,偶尔还耍点小姐脾气,对陈京来说,也是一个难得放松和释放压力的机会。

从沈小童的对面搬走,搬到了裴翠湾,陈京的生活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沈小童送陈京到楼下,陈京上了车,她忍不住冲陈京喊道:“陈大官僚,以后升官发财,当了大官,千万不要忘记了咱们这些草根兄弟姐妹啊!”

陈京回头一笑,心中觉得有一股暖意,再回头的时候,他便清楚,以后的一切,可能真的不一样了。

在裴翠湾,陈京搬家收拾整整花了一天时间,住进了新房,第一天晚上竟然睡不着觉,他才发现自己还真有些认床、认地方,换了环境,不容易适应啊!

住家换了环境不适应,陈京一下就想到了工作上,现在的陈京,在工作上一直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苦苦的等待,这对人的耐心是极端的考验。

一晚上休息不好,一大清早,就接到了陌生电话。

迷迷糊糊中,陈京将电话接通,对方说自己是物业公司,陈京问对方有什么事。

对方道:“陈先生,是这样,您楼下的业主反馈,说您装修房子,把地板给钻穿了,下面从天花板上能看到好几个钻洞·现在别人马上要装修,一看这种情况,心中有顾虑······”

陈京一愣,一下从**竖起来道:“这怎么可能?我房子装修′都是按照标准打钻的,怎么可能打透地板?”

对方道:“的确是这样,现在业主找到我们,让我们来处理这事,业主还想直接和您接触,一起商量怎么处理!”

陈京皱眉心念电转,他装修请的都是专业装修公司·如果地板厚度没问题,没有可能打透地板。

他正在沉吟间,听到有人敲门,他起身过去开门。

门外站了一溜人。

为首一人三四十岁的样子,腆着大肚子,顾盼之间,神气活现。

“喂,小兄弟·这房子是你的?”汉子瓮声道。

陈京点点头,汉子道:“你装修是怎么弄的,把地板都打穿了·你让我们楼下怎么住?”

陈京心情有些不畅快,他冲汉子身后的物业公司的人道:“你们物业是怎么搞的?这类事情,我们应该都跟物业谈,我们俩谈成什么事儿?你觉得我打透了地板,我还觉得上当受骗,买的房子地板厚度不够呢!”

那汉子一听这话,乐了,道:“小子,你这话我爱听,但是我跟你讲·我杨大江不懂那么多规矩,今天我来了,就得议个章程来,反正现在事情就是这样,你打穿了地板,你得负责任!”

陈京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遇到一个不懂道理的了。

房子的问题,究竟问题在哪里,应该是物业公司找专门的机构检测,该是谁的问题谁负责。

地板打穿,如果是开发商的问题,那就得开发商负责,具体谁来担这个责任,这都应该由物业公司出面认定,哪里有直接登门骂街索赔的看那汉子的模样,估计有点势力,物业公司的一帮人都过来了,基本都是帮他说话,搞得好像陈京今天不表态,就下不了台。

一大清早,遇到了这样的事儿,任谁都高兴不了。

陈京心中也有火气,指着一个物业公司员工道:“你跟你们黄总打电话,让他过来,你看他怎么说!”

那年轻人愣了一下,笑了笑,道:“嘿!陈先生,我们黄总一天工作繁忙,这点小事就惊动他,我们这些小角色,可是害怕得紧啊!”

陈京也不管其他几人的哄笑,他自己拿电话却没有黄总的电话,他干脆直接把电话打到侯林那里,把事儿一说,说得比较严重,说是别人都带着人走到家门口了,问这事要怎么处理!

侯林在电话中一听这事,立马道:“五分钟,五分钟之内我马上过来!”

“啪!”一下挂了电话,可能只有三分钟的样子,就听到楼梯被一群人踩得震天响,一众堵在陈京门口的人都回头看楼梯口。

“谁闹事?哪个闹事?”侯林尖尖的嗓音从楼梯口响起,十几个穿着保安服装的汉子一拥而出。

侯林指着门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