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58章 终于要动了!

第三百五十八章 终于要动了!

德水区委,每天早上九点,区委办主任甄巩都会十分准时的到区委书记刘积仁办公室确认一天的日程和安排一天的重要事件。

刘积仁对这个要求很严格,他的工作特别强调计划和安排,领导有这样的要求,下面人在这方面自然不敢有放松,都是一丝不苟的执行。

最近,甄巩在汇报完日程外,便沉默不语也不离开,每到这个时候,刘积仁都会皱眉头,然后问他:“那边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甄巩便摇摇头,刘积仁便会嘿的一声,有时候还会说:“他倒还真能沉住气!”

刘积仁所说的那边,指的就是陈京,陈京进德水区委快一个月了,一直表现都非常的低调,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没有任何的实质性的动作。有人言,新官上任三把火,刘积仁倒是给了陈京烧火的机会,但是每一次,陈京都悄然的让机会从手边溜走了。

不夸张的说,陈京来德水以后,表现相当的言行一致。在党群工作方面,任何材料递交到他那里,他视情况而定。

对有一些简单没什么问题的材料,他批示:“同意!转刘书记阅!”七个字。

而对有些他认为有异议的材料,他会亲自拿着材料到刘积仁那里请示汇报,开头几次,刘积仁以为是陈京故意为之,并没有在意。

但是这一个月以来,陈京手头所有关于这方面的工作他都一一这样做,没有一件事擅自做主。这一下让刘积仁心中纳闷了,而让刘积仁吃惊的是,陈京拿捏事情的本事极其厉害。

什么事情可能有问题,什么事情无须向刘积仁汇报,他拿捏得非常清楚,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一个地方有疏漏差错的,这一点让刘积仁有些恍惚。觉得市委给自己派的这个副书记,竟然比覃杨还让人放心,这种感觉,让刘积仁觉得很荒谬。

让甄巩关注陈京,这是刘积仁亲自下给甄巩的命令,但是这一个月,每一天甄巩的汇报都一模一样,没有任何新的词汇,一直到今天,刘积仁终于按捺不住了,冲甄巩道:“行了,以后这事不用汇报了,随他去吧!”

刘积仁轻轻的摆手,心中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是看明白了,陈京还真就不是一般人,年纪轻轻,做事极有章法。一个月的沉寂,这是一个月的积累,只要有合适的机会,他肯定会崭露头角。

刘积仁忽然想到覃杨说过他心胸不够宽阔,现在陈京这个做派,好像也是对刘积仁的心胸颇为怀疑。

刘积仁也是傲气之人,他心想就干脆放手让你干,看你能干出多少成绩来?

……陈京手捧一杯清茶,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风景。

最近他一头扎进了文教系统这条线查资料,实地考察调研,不得不说,这条线以前陈京还真有些忽略了。

尤其是教育这条线,陈京以前一直都没关注,可是最近自从那次和那个杨大江接触以后,他是吓了一大跳。

目前全市教育的大环境,一部分是教育从业者的环境,随着高校扩招,现在新师范类毕业生就业开始面临了大压力,从教育系统公开招聘这一块,已经形成了相当的灰色产业链。

而对像德水这样的市区,最严重的是师资向少数重点学校集中,以及外面广大乡村教师进城的灰色产业链条,根据杨大江给的信息,现在从乡下调进一个老师进来,至少要花五六万块钱打点。

这也就算了,随着这一块腐败的泛滥,权利没有有效的约束,有一些手上有权的领导还滋生了其他的腐败方式,个别领导还有潜规则女老师,女老师主动攀龙附凤巴结领导的问题。

这一块陈京通过了解,实在是吓住了,从去年开始,市委区委信访机构接到的投诉举报,竟然有百例之多。每一次,都有人去查这些事,但是每一次,查无结果,都不了了之。

陈京自己深入了解后渐渐发现,德水教育系统这一块,已经成了一整条利益链条,大家互相包庇,各自闷头发大财,其种种内幕,是很让人震惊的。

除了这一部分以外,从整个教育大环境来说。

随着教育的改革,从公办学校为王,现在民办学校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出来。目前民办学校办校不规范、欺诈、乱收费,抢生源,等等各种情况非常的普遍。

就以杨大江为例,他自称就是小学文化,但是他进德高以后,摇身一变成为德水某职业技术学校的“招生办主任”,专门负责到乡下招生,他口才好,能吹善侃,每年业绩都非常突出。

学校反正给他待遇,招一个学生奖励五百元,他去年就帮这个学校招了一百个学生,光这笔奖励就是五万块。

有了这个甜头,杨大江也彻底阔了起来了,在市里买了房,对整个教育产业的“商机”也充满了信心,他在当“招生办主任”期间,结识了德水教育局的几个领导,他的生财之道,也就越来越宽泛了!

甄巩每次从书记办公室出来后,便很自然的下楼到陈京这里报道。

作为区委办主任,服务好两个书记这事甄巩的本职工作,所以,不管陈京有事没事,他都会每天过来。

今天,他过来见陈京捧着茶杯站在窗口,他笑道:“陈书记,现在外面春暖花开了,是个踏青的好季节啊!”

陈京转过身来,淡淡的笑了笑,他指了指桌面,道:“老甄,桌子上有两份材料,你先看看?”

甄巩一愣,陈京让他看材料,这可是头一次,他连忙凑过去拿起材料瞅了瞅,眉头微皱。

两份材料,两份材料均是举报区教育局副局长王文斌的,一份材料举报王文斌在教师工作调动的问题上受贿,另一份材料举报王文斌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在外面办学校,乱打招呼,乱收费。

甄巩仔细看这两份材料,内容很翔实,不像是捏造事实虚构的东西,他便问:“这两份材料要重视啊,书记您的意思是?”

陈京道:“这是从信访转过来的,我就是没有主意才问你,你有什么建议?”

甄巩沉吟了一下,道:“教育问题是比较敏感的,这一块不太好查,这条战线,大家都讲体面、面子,私下里也都注意形象。有时候,看上去证据确凿,但一查又是子虚乌有,您说这……”

陈京一语不发,捧着茶杯喝茶,甄巩一看这架势,他便道:“书记,我把成森叫过来,就用一下您的座机!”

成森是区委督查室主任,长得白白胖胖,平常一副弥勒佛的笑脸,但其实做事非常干练,算是刘积仁手下的一员大将。

成森很快过来,他笑嘻嘻的道:“两位领导召唤我,可有什么指示?”

甄巩将两份材料递给成森,成森扫了一眼材料,眉头一挑,道:“查查?”

甄巩道:“你说呢?”

“是,我马上组织人去调查此事!保证查清楚,查明白!”成森朗声道,他眼睛瞟向陈京。

其实他进门就一直在注意陈京,他发现陈京的表情一直都没改变过,一直都是那样莫测高深,自始至终就没说一句话。

陈京进德水以后,成森就接触过一次,那一次陈京倒是满脸笑容,但是两人一句工作都没谈。

陈京问他平常都有什么业余爱好,成森回答说工作太忙,业余活动都很少,陈京就说工作要一张一弛,相得益彰。然后他又问成森,督查室的工作为什么会这么忙。

成森说督查室管的东西太多,凡是区委需要落实的政策都需要督查室一步步跟进,光这块工作就需要相当大的工作量。

陈京点头说好,督查室的工作很辛苦。

就这样两人的谈话结束了,一共谈话就是十几句,几分钟的时间而已。

成森自从那次谈话以后,他对陈京的印象就是这个副书记有些云山雾罩,但是,就像下棋一下,陈京好像总保留了一些什么没显示出来。那保留的那点点东西,让人感到不舒服,很有探究的欲望。

成森领命出去了,一直都是甄巩在安排他,陈京就站在旁边不发一语,直到成森出去了,甄巩问:“陈书记,我这样安排是不是有什么不恰当?”

陈京笑笑,道:“南巡首长说过,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怎样安排没关系,关键是能发挥效果。巩主任和成主任都是能干之人,肯定是能够把这事查清楚、查明白的!”

甄巩听得心中一凛,他是久居官场之人,从陈京这句话中,他听出了一种锋芒。

陈京来德水这么久,一直沉稳不动,这一次他是要动了吗?是要拿教育局的王文斌开刀?他抬头仔细瞅陈京,想从陈京的表情中看出一点端倪,但是陈京却正在饶有兴致的欣赏着窗外怒放的迎春花,神情异常的专注,又哪里能够看出什么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