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59章 有女小燕

第三百五十九章 有女小燕

德水蓝天艺术学校,陈京就在艺术学校旁边的沿河小亭里面闲坐。

下午四点多,正是艺术学校一天放学的时分,学校门口挤满了老头老太太,偶尔也会有几个年轻妇女,这一些都是家长大军。

现在这个时代,父母都望子女成龙成凤,所以就造就了艺术学校的异常火爆,生源异常的多。

学校放学,一阵嘈杂吵闹,但很快便散去,热闹来的快,消褪也很快,没有太长的时间,艺术学校门口就没多少人了!

篮天艺术学校的工艺美术老师鲁小燕和往常一样下班,她齐耳短发,人长得高挑靓丽,手上挽着一个很大的包裹,从学校出来东张西望,然后招手叫了一辆的士,将包塞进车的后备箱,然后自己钻进车中,打车悄然离开了。

陈京就在这个时候起身也叫了一辆车,紧跟其后。

陈京关注教育系统内部的事情,他又并不信任德水现有的调查,最终,他找到了胡棣,让胡棣派几名得力的人深入细致的调查一下陈京精心从众多材料中挑出来的几份材料。

胡棣反馈回来的信息,赫然显示,有几份重量级的材料,都是一个叫鲁小燕的艺术学校老师写的。能够查到鲁小燕,还是因为公安局内部有大量的技术比对手段,有几个材料是手写的,通过技术比对发现的这个现象。

同时,公安局调查显示,鲁小燕并不是公办老师,她是连续考了三年公办老师都没考上。而在这三年中,她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消息内幕,又被教委的某些官员视为一大威胁,直接取消了继续参考资格。

而在蓝天艺术学校教授工艺美术,她也是频繁受到骚扰,无法安心教学生活,而她的母亲又去年生了一场大病,家里的条件非常的困难,胡棣向陈京反馈,也许这个人就是个突破口。

陈京仔细斟酌,觉得这件事情需要极度谨慎,他便选择了这样一个周末,想找个机会好好的和这个女孩接触接触。

车在市步行街的位置停下,鲁小燕从车上下来,神情好似有些不安,最后她掏出了三块钱递给的士司机,然后拎着包快步往前走。

走到步行街绿化带边上,她蹲下去,拉开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墩子,然后变戏法似的拿出很多剪纸,一张张的铺在绿化带外面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大约上十分钟的功夫,一个小地摊就摆好了。

看得出来,那些剪纸作品她异常的珍惜,她每放一件东西都是小心翼翼,一丝不苟,最后放的是一个自己做的小广告牌,牌上写着四个大字:“小燕剪纸!”

后面有小字:“各种喜庆剪纸,生肖剪纸,图案剪纸。”

她坐在墩子上,拿出剪刀和一沓沓纸,一会儿,就三三两两聚拢了一些人,她便起身非常热情的和那些人说话搭讪,偶尔有人有要求,她便现场开剪,有时候剪一个福字配图案,有时候剪一对鸳鸯。

各种各样的图案,在她的一把剪刀下,被剪得栩栩如生,那些人便高高兴兴的给了钱,拿着东西兴高采烈的离开。

陈京在不远处观察,发现有人给三块的,有人给五块,有些人还给十块。

鲁小燕将这些钱都小心翼翼的收起来,样子十分的专注,看得出来,这些钱对她来说很重要。

一直都很平静,陈京就坐在绿化带的椅子上抽烟,他以一种欣赏的目光看着自己前面不远处的那个女孩,女孩的专注、认真,还有那种面对生活艰辛困难的乐观,让陈京颇受感染。

上班之外,靠自己的手艺挣点小钱维持家庭的生计,那该需要怎样的困难才需要这样?

就像以她同龄的女孩子,在这个年龄,都还是靠父母养活,整天无忧无虑,整天互相之间比拼名牌的年龄,真是印了一句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陈京慢慢的吸烟,就在一支烟吸完的当口。

鲁小燕的摊上出了事儿了,几个穿着体面的中年男子大摇大摆的走到摊前,鲁小燕一见这几人,慌忙的收拾东西,其中一个领头的大汉过来道:

“行了,鲁小燕,你别收了!你都已经多次犯了,屡教不改啊!”

鲁小燕依旧慌张的收东西,道:“王主任,王主任,我真的是没办法,想换点钱给母亲治病……”

“那行啊,你就摆摊行了嘛!还用上班干嘛?教育局有规定,全区从事教育职业的老师,任何人不得搞第二职业,你说你作为艺术学校的老师,公然在摆地摊,这是什么形象?这是人民教师形象吗?”被称为王主任的大汉瓮声道。

他身后两个汉字过来,从地上拿起两张剪纸,嘿嘿一笑,将剪纸撕碎,鲁小燕目眦俱裂,道:“别,我的剪纸,你们……”

“什么你们我们,我跟你讲鲁小燕,有句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是怎么回事你自己清楚,这年头,装清高的女人老子见多了,嘿嘿,你是给脸不要脸,有什么办法?”那年轻一些的汉子道。

鲁小燕怒骂道:“卑鄙,你真是多行不义……”

刚才为首的王主任道:“小燕同志,我们是按规矩办事,蓝天艺术学校虽然是民办学校,但是也得受教育局管辖。你的行为已经逾越了教育局制定的老师规范要求,所以你的班也就不用上了,你继续摆摊吧!”

鲁小燕大声喝道:“不!我……”

她说一个我字,后面的话却说不出来,满腹的委屈化为泪水,使劲的擦眼泪。

刚才那个年轻的汉子过来笑嘻嘻的伸手往她脸上抹,鲁小燕一挥手,就只听“啪!”一巴掌,那年轻汉子猛然往后跳,气得呱呱大叫。

一时恼羞成怒,道:“你这个骚娘们,给脸不要脸,你真当自己是一枝花?你他妈……哎哟……”

他话说一半,他只觉得身子一轻,被人拉开了,一个站不住,险些栽倒。

等他回过神来,却见面前站了一个年轻的男人。

陈京眯眼看着三人,道:“你们三个,我就还真想问问,教育局什么时候有规定有艺术学校老师不准靠自己双手挣钱补贴家用的条款了?”

为首的那个王主任,眉头微拧,道:“你是什么人?这事跟你没关系!”

陈京嘿嘿一笑,道:“没关系吗?我怎么看到,你们三个大男人,就欺负一个小女孩了呢?”

“你想英雄救美啊!”刚才被陈京拉开的那个小年轻凑上来道,他恨透了陈京,冲着鲁小燕道:“我道是怎么了?原来有了小白脸啊,还真就是个骚娘们,妈的……”

“我们走!”那为首的王主任老持沉重一些,不想惹事,向身后两人道。

他眼睛一直盯着陈京,目光闪烁,陈京道:“走有些说不过去了吧!刚才你身后两位兄弟撕乱了两张剪纸,就想这么走?”

“那你还想怎么着?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告诉你,在德高这个地面上,老子王小非……”那个小年轻扯着脖子,狠话放到一半,就觉得身后被人堵住。

两个彪形大汉站在身后,冷冷的盯着他,让他浑身不舒服,后面的话也就缩了回去了。

这两个汉子都是胡棣给陈京派的,说是非常时期,陈京边上不能没人。陈京今天本来没安排两个人干什么,但两人估计陈京来这里了,就赶过来,恰好适逢其会。

“给钱!”那个王主任道,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递给鲁小燕,“鲁老师,很好,很好!今天你是有准备啊!”

他给过钱,然后看向陈京道:“这位小哥,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陈京点点头,道:“你们什么时候都可以走,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三人都是教育局的?”

那个王主任道:“我是教育局督察组的,这两个孩子是我的朋友,年轻嘛,性格总有些急躁,呵呵,还需要认真教育啊!”

他冲陈京笑了笑,招呼两人离开,最后还忍不住看了陈京一眼。

他要走,王小非却不愿意,嘀咕说王主任没胆,那个王主任却很坚决,语气拔高,几乎是怒喝:“走!回去再说!”

三个人很快离开,等陈京目送三人离开,再回头看鲁小燕的时候,她已经将包裹收拾妥当了,背在了肩上。刚才的泪眼已经逝去了,换做了笑脸,有些刚毅,又有些阳光,还有一股英气。

她冲陈京点头道:“谢谢你了!没事的,我们蓝天的校长是个正义的人,不会听他们胡言乱语的!”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你不用谢我,我知道你叫鲁小燕,我找你有点事情!”

陈京指了指步行街街头的一处茶楼,道:“我们去那边坐坐,去请你喝一杯茶,我们详细谈谈!”

鲁小燕有些犹豫,看得出来,她对陈京并不是完全放心。陈京道:“是关于公办老师的问题,最近全市教育制度改变,可能会加大公办老师招聘力度,这可是个很了不起的机会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