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60章 有女失踪了!

第三百六十章 有女失踪了!

鲁小燕有些紧张,步行街街头如此豪华的茶楼,她以前从未来过。

茶楼里面古典雅致的装修,袅袅的茶香清幽淡雅,偶尔可见三两对情侣如胶似漆,坐在这里面,鲁小燕觉得特别的不真实,因为这里的氛围和自己的生活相差实在是太大了,这个世界,都好似不属于自己。

她不住的打量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男人,对方开门见山,直接问:“你写了好几封检举信,都是举报区教育局王文斌副局长的,根据你的检举信,目前我们展开调查,已经有了一定的进展。

而后面的调查,我们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只有那样,我们才能彻底的把这个事情查清楚、查明白!”

鲁小燕觉得很奇怪,她第一眼见陈京,根本就不相信这个年轻人。但是两人聊了几句,那种不信任的感觉竟然奇迹般的被冲淡了。

她跟陈京讲,她是大中专院校不包分配第一年的学生,当时,她参加全区公办老师招收考试,考了全区第五名,但是没有被公招。后来有人告诉她,让她拿一万块钱送礼,然后便可获得公招名额。

当时的鲁小燕刚从大学毕业,年轻有正义感,颇为天真,她把这个情况向教育主管部门和区政府反映。没想到这一反映,麻烦事来了。第二年他考第二名依旧不被录取,原因是面试时面试官觉得她谈吐“不佳”,有内才但表达不出来,不适宜做老师。

连续两次参加公招考试失败,鲁小燕没办法,只能进蓝天艺术学校打工。由于在艺术学校表现优异,学校推荐她入公办,而就这途中,她受到了教育局王副局长的儿子王小非的骚扰。

王小非本是有妻室之人,但一直在作风方面存在问题,而他见到鲁小燕以后,更是把她惊为天人。

为了得到鲁小燕,他先是无耻的要求鲁小燕和他发生关系,他王小非保证其顺利通过公招考试,他的无理要求遭拒绝后,恼羞成怒,便处处纠缠鲁小燕不休。

后来鲁小燕母亲生病,王小非得到消息后,又找到鲁小燕,说可以出钱帮她母亲治病,只要鲁小燕和他好,他什么都可以答应。

鲁小燕再一次拒绝王小非,王小非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扬言要让鲁小燕在德高混不下去,这才后来这次步行街的那个故意找茬。

其实在这次之前,王小非已经多次刁难鲁小燕了。

而德水区教育局也多次查了蓝天艺术学校涉嫌违规招生,违规收费的问题,正如王小非自己所说,民不与官斗。

而官字两个口,怎么说都有道理,其真要认起真来,蓝天艺术学校又哪里会没有一点问题?

因为鲁小燕的原因,一家民办的学校都受到了波及,这在鲁小燕的内心是异常的愤怒,同时又异常的无奈,还有一些惭愧。

如不是走投无路,她又哪里会有颜面继续留在那里?

“那个……那个……”鲁小燕略微有些紧张。

陈京淡淡的道:“我姓陈,叫陈京!”

“陈……陈先生,我愿意配合你,可是,我真要去乡下吗?”鲁小燕道。

陈京笑道:“不是乡下,澧河也是一个县城,你在那里的工作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暂时也是教书。至于你母亲的病情,我也让人调查过了,属于轻度中风,目前病情也算稳定。

澧河人民医院那里有个专门的疗养所,专门是为中风病人提供恢复疗养的,条件比你现在的阳光医院还要好!”

“那……可是……”鲁小燕支支吾吾。

陈京一笑,道:“你是想说钱吧!这个你不用担心,首先你的工作会有保障,工资比你现在的要高。除此之外,我可以让澧河民政给你母亲一笔特困户医疗扶持资金,这笔资金接近一万块,让你母亲康复没有问题!”

鲁小燕一听陈京这样说,她眼睛中焕发出希望的神彩,但是旋即,神彩又渐渐淡去。

她虽然年轻,但是人生历练丰富,她也懂得天下没有免费宴席的道理。陈京能够给她提供这么多好处,自己又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陈京看到鲁小燕神情的变化,心中也明白她所想。

但是这个时候,解释什么也不知从何说起,既然这丫头能答应这些条件,现就这样安排吧…………教育局督查组王格选今天心情有些烦躁,莫名的烦躁。

就在昨天,局内部开会,柳局长就已经放出了风声,说最近风声紧,区委有领导对教育工作不满。

王格选一直就把这个事儿放在心上,可是今天,他禁不住王小非的一通软磨硬泡,还是去跟着这小子搞了一次督查。

一次不太顺利的督查,让王格选心中总觉得不对劲,那个鲁小燕的根底他知道,家里就一个母亲,孤儿寡母的,母女俩相依为命,可是半路怎么杀出一个英雄救美的来了?

那个人很年轻,但是王格选目光和其对视一下,就感觉对方的目光很犀利,很有威严,好像一柄利剑一样,能够一下洞穿人的内心。

不知为什么,就和那个年轻人对视了一眼,王格选心中就觉得不舒服。

而就在他最不舒服的时候,区委督查室督察员找他谈话,那些谈话是例行公事,督查室调查教育局不止一次了,每次都是毫无新意的问一些老问题,问过以后,便不了了之。

这一次谈话也没有例外,王格选对这些问题对答如流,滴水不漏!

一次谈话用时不多,就结束了,一切和以前都没有什么不同。他心中暗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可能是神经过敏,多想了,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能有什么问题?

教育系统一直都是靠自律自我约束的,在德高的传统文化中,尊师重道的思想很浓。包括很多政府单位,都很尊重老师,在这样的环境下,凡是涉及到教育系统的问题,那首先都得考虑影响力。

整个德水的教育和老师的荣誉不能被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王格选以一种轻松的心情回到办公室,督察组的组员小严已经在那里等他了,王格选以一种和蔼的口吻道:“小严啊,什么事情这么急啊,看你等了不短的时间了吧?”

小严凑过来,神神秘秘的对王格选道:“头儿,有个事儿。那个姓鲁的老师没在蓝天了,蓝天那边把她给开除了!”

王格选皱皱眉头,小严道:“头儿,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在这个小鲁的问题上,有些人做事还是过分了。人家就是一个小丫头,硬是逼得别人走投无路,这也实在是过分了。

你是不知道啊,我留意过,这个小鲁不仅自己走了,就连其在病床的母亲都走了!你说这……”

“你说什么?”王格选吃惊的道。

小严把刚才说过的话重复一遍,王格选眉头拧成一团,神色渐渐的变得有些凝重!

作为督查组的组长,王格选可是清楚鲁小燕的,这个女人年纪轻,但是脾气实在是倔强得很。这个女孩可不是绵羊,而是一个野性十足的小马驹,就为举报教育局,这个女孩就写了很多材料,告了很多状。

这样一个人本身就是危险人物,这样的孩子,要么将其踩到底,磨掉他的锐气,否则后果难以估量。

这样一个女孩忽然不知所踪,这个事情恐怕有些不简单!

他正在犹豫间,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他抓起电话还没等他说话,电话那头王小非的声音响起“王哥,你也给太有效率了!我今天去到蓝天,那小娘皮竟然走了,这是你的杰作吧?哈哈,老弟我谢你了,改天我请你喝酒!”

王格选皱眉,嘿嘿一笑,既没否认,也没肯定!

“但是有个事儿我想知道,那就是那小娘皮跑哪里去了。这家伙是早有安排啊,一夜之间不仅是自己消失了,连带在医院那个半死不活的婆娘也不见了!这是失踪啊……”王非在电话那头扯着嗓门道,语气之中一派的高兴惬意。

王格选一听到“失踪”两个字,他只觉得心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他再也不想继续听电话了,啪一下把电话挂断,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感觉脑袋里面有些缺氧。

“这个事儿绝对不简单!”王格选心中暗道,鲁小燕很危险,这一直都在他心中挂着念想。

现在鲁小燕忽然不见了,走得无影无踪,这太诡异了。谁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一点,鲁小燕自己是没有这个能力的,那肯定是在别人的协助下才做到这一点的,王格选心中猛然想,那个人是谁。

区委督查室的督察员还在教委没有离开,这里面和鲁小燕失踪,是不是又有什么联系?

这样一想,王格选心中就有些乱了,教育局内部是什么情况,王格选自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时候,他晚上整天睡不着觉,又时候睡着了,早上都会被恶梦吓醒。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王格选自己心中有障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