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61章 陈京的手腕!

第三百六十一章 陈京的手腕!

陈京坐在沙发上抽烟,吞云吐雾,房间里烟雾缭绕。

甄巩一进门就闻到浓浓的烟味,他暗自里皱眉,但脸上却不动声色,依旧慢慢踱步走到陈京身边,道:“陈书记……”

陈京指了指沙发,道:“坐吧,坐下说!”

甄巩在陈京侧面的沙发上坐下,将一沓文件放在沙发扶手上,道:“陈书记,督查室调查的关于教育局的问题已经出结果了,那些检举信大部分都是查无实据的,现在这些写检举信的人,杜撰的本事越来越强,个个写得煞有介事的,这真是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多的困难啊!

我们深入调查吧,查无实据,又劳民伤财,最后还伤害了同志感情!我们置之不理吧,又不能让人放心,这实在是很难办啊!”

陈京不做声,深吸了一口烟,将右手边的水壶放在电磁热水炉上,开始从茶几下面取茶。

陈京取茶、洗杯的动作不紧不慢,让人觉得特别的平静。

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甄巩刚才说的话,又好似刚才甄巩根本就没有说任何话一般。

甄巩有一种冲动,想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可是话到嘴边上,却说不出口。

水很快烧开了,陈京不紧不慢的冲茶,甄巩心中有些烦躁,他想开口向陈京告辞。他一天事儿很多,哪里有心情喝功夫茶?

而就在这时,陈京道:“你不急,喝了茶再走!”

甄巩喉咙里想说的话,硬生生的卡住了。官大一级压死人,陈京让甄巩喝茶,那是看得起他,甄巩怎么好拒绝?

喝茶对甄巩来说,简直是一种痛苦,茶喝在嘴巴里面苦苦涩涩,异常的难受,还得一个劲儿的说好。

他如坐针毡,而陈京却是分外的有兴致,喝茶聊天,一个人忙得不亦乐乎。

甄巩实在是忍不住了,道:“陈书记,我还有点事,我就不陪您品茶了……”

陈京嘿了一声,笑容渐渐收敛,挑眉道:“老甄,你整天都这么忙吗?喝一杯茶都静不下心来?一个人心静不了,怎么做事?”

甄巩脸微微一红,嘴唇掀动,不知道怎么开口。

在他的记忆中,今天陈京这是第一次以这种口吻说话,这是什么口吻?这分明就是教训的口吻。

作为上下级来说,这种口吻很正常,刘积仁就常常以这种口吻对甄巩说话。但是,这种口吻出现在陈京身上,还是让甄巩感到不适宜。

陈京放下茶杯,道:“你刚才说了,督查室调查的情况,大部分是查无实据。我问你,大部分是那些部分,大部分之外的那一小部分,又是什么情况?”

甄巩一愣,才知道陈京早就将他的话听进耳中了,他没料到陈京突然将话题转到工作上来,一时不知道如何应对。

沉吟了片刻,他道:“督查室主任成森专门就这次调查起草了一份报告,详细的东西,报告中都与纪录,我让他把报告交给您审阅!”

陈京笑笑,不说话。

一杯茶端在陈京的手上,让甄巩觉得陈京不是在喝茶,而是在把玩古玩。那种慢吞吞的劲儿,让甄巩实在是受不了。

一个人心中安静,一个人心情急躁,这样两个人谈话,可以想见那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老甄啊,你我都是搞笔杆子,像报告这种东西,究竟是怎么来的,你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啊,报告我就不看了,你老甄办事老持沉重,你说查无实据,那真实情况兴许就差不多。

我相信你!”陈京道。

甄巩忙道:“不敢,谢陈书记信任!”

陈京哈哈一笑,道:“说谢谢就见外了!还有个事儿,我有些纳闷。你说督查室调查查无实据也就算了,怎么,区委要调查德水教育系统,这么绝密的信息,为什么会泄露出去?

我可是听说,我们督察组到的时候,人家早就严正以待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区委督察组的行动,成了小孩子过家家了,毫无秘密可言了?”

甄巩心中一凛,道:“应该没有这事吧,这怎么可能?”

陈京眯眼瞅着甄巩,脸上似笑非笑,道:“老甄,你不要激动,我是就事论事,不针对任何人!我们德水不能够出闹剧,出洋相,那丢的是我们德水人的脸。

我想这一次我们区委保密工作如此之差,刘书记如果知道了,他会是怎样的反应?”

甄巩脸色一白,变得极其不自然。陈京的一句话击中了他的命门,刘积仁最是严格要求下属,尤其强调执行力。

如果像教育局调查这个事发生在他身上,刘积仁肯定会大为光火,肯定要把这个东西给搞清楚弄明白,最后还人公道,还要严惩责任人。

一想到这里,甄巩背上的冷汗都流出来了,他忽然觉得,他有些低估陈京了。

陈京一天看似什么都不做,稳坐钓鱼台,但是他却能够很细微的揣摩人的性格。

陈京说这句话,就说明他对刘积仁性格很清楚,刘积仁做事认真,最讨厌下面的人阳奉阴违,而像这种泄密的事情,更是他容忍不了的。

区委内部都不可靠了,谁才可靠?

而至于泄密,这说是泄密,其实就是一个警告。教育局这几年上层路线走得好,尤其是这次要调查的王文斌副局长,每次过年过节,他给甄巩的这份礼就没有少过。

甄巩一直没有多少机会投桃报李,照顾一下他,这次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他想都没想就给了对方提点。

甄巩没有想到陈京会在这个事情上忽然发力,他不仅发力的位置突然,而且力道很奇怪,有些让甄巩措手不及。

继续喝茶,甄巩再也不敢乱动了,尽管他依旧坐立不安,但是这些神情在脸上都不流露出丝毫,他的面上是越来越安静了。

过了很久,陈京又换了话题,他扭头看向甄巩道:

“我们做事,首要的就是要静心。静下心来想想,一件事要如何做,从哪个地方着手。”陈京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还有,静下心的时候,人是可以感受到心脏跳动的,人心脏跳,做事的时候,自不自然的机会想到良心!

我们作为官员,时刻要想到良心,不要违背良心做事……”

甄巩脸上笑得不自然,道:“陈书记高见,高见,我受益匪浅!”

陈京话锋一转,道:“老甄,又回到教育局的这件事。你回去跟成森说,如果他真的没有查出问题来,你就让他自己来给我汇报!我不要什么报告,我就喜欢当面锣、对面鼓的直接问话!

刘书记在上次常委会上讲了,我们要有一支精干的队伍,这个精干应该从哪里开始?

我认为就应该从我们区委开始,如果我们区委内部,就存在问题,一个小事情都调查不明白,搞不清楚。还用什么“基本”、“大部分”这一些词汇,这样的同志,能不能够适应我们德水新时期的需要?”

陈京这一转弯,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刚才他喝茶时不紧不慢,俨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风范,让人和其对坐,感觉有些莫测高深。

但是现在,陈京忽然变得干练犀利了,他字字句句直指要害,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到了关键点上,让人有些喘不过起来。

陈京说这番话,听起来是在说成森工作态度有问题,做事能力不行。但实际上,他的矛头分明就是指向自己的,甄巩城府再深,也感觉有些扛不住,脸涨得通红了。

就在他尴尬不知所措的时候,陈京再一次斟茶,摆手道:“老甄,喝茶,喝茶!你再急,也得把这杯茶喝了走,乌龙茶大红袍,有帝王之气,这种茶最好喝的是前三水。

现在这是第三水,这一泡茶,水中的涩味淡了,滋味甘冽清香,如山泉一般沁人心脾,但却比山泉多了滑腻,你尝尝?”

甄巩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真觉得这一杯茶没先前涩了,他便道:“跟着陈书记我是涨见识了,原来喝茶还有这么多规矩和讲究,我今天算是学到了!”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喝茶只是小道,但是小道中蕴含有大道理,什么大道理。这第一个道理,就是先苦又甜的道理!还有一个道理更简单,那就是一种茶一种味!

一杯茶放在那里,味道从哪里来?终究还是从茶的品种中来。

任何人都没办法把铁观音冲出大红袍的味道来……”

说到这里,陈京话锋一转,道:

“我们现实中有些事,有些情况,很是迷惑人。但是有一点,那就是不管是什么事儿,只有一个事实!事实客观存在,任何人也改变不了。就像我们有些官员不自律,暂时有人能够给他们提供保护伞,暂时有人要护着他们。

但是违纪就是违纪,有问题就是有问题,这是完全客观存在的。这个事实只要存在,终究有一天会被人揪出来,自古以来,就有邪不压正的说法。我坚信这一点,所以,我有理由严格要求这一点……RQ